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巴馬獵殺銀行——白宮與華爾街的鬥爭

歐巴馬獵殺銀行——白宮與華爾街的鬥爭

謝金河

國際總經

684期

2010-01-28 09:28

歐巴馬為了找回民眾對他的信賴,決定與貪婪的華爾街銀行家展開殊死戰,這場獵殺銀行的行動,也為全球金融市場帶來震撼性衝擊。

在提出國情咨文前夕,美國總統歐巴馬在一場市政廳集會上,對著民眾亢奮地說出:「我不會停止奮戰,讓每一位美國人獲得公平待遇,只要我還擔任你們的總統,就永遠不會停止為你們奮戰,我也會承受責難。」

正當歐巴馬發現支持他的民調一天天滑落,他的口號也從「Yes, we can!」悄悄改為「Yes, I get it!」的時候,歐巴馬鎖定的敵人不是賓拉登、不是中國,而是華爾街的銀行。

 

下滑的民調讓歐巴馬面臨空前壓力


歐巴馬為了找回民眾對他的信賴,決定挺身再出與貪婪的華爾街銀行家展開一場殊死戰,這場獵殺銀行的行動,也為全球金融市場帶來震撼性的衝擊,因為歐巴馬決定為正義而戰的時候,全球金融市場已悄悄轉向。

元月十九日,美國四大指數才創下金融海嘯以來的波段新高,道瓊指數漲到一○七二九.八九點、標準普爾五百漲到一一五○.四一點、那斯達克創了二三二六.八點的新高,費城半導體也漲到三七○.九一點的新高,歐洲股市也為創新高喝采,全世界都在為抗拒熱錢傷腦筋。

然而此時,美國麻薩諸塞州由愛德華.甘迺迪盤踞了三十多年的民主黨席次,這回竟被共和黨的史考特.布朗拿下,民主黨喪失了抵擋共和黨議事杯葛的六十席優勢,在面對今年十一月的國會期中選舉,以及多個州長改選的助選壓力下,歐巴馬決定對銀行業開刀,向華爾街銀行業鉅子宣戰。

歐巴馬在金融海嘯爆發後當選總統,當時雷曼兄弟破產、AIG倒閉,美國銀行業千瘡百孔,歐巴馬為了救急,只得動用國庫,透過TARP(問題資產救助計畫)對銀行展開紓困,美國銀行業最苦的時候,花旗集團股價只剩下○.九七美元,市值不到一五○億美元,美國銀行股價跌到二.五三美元,市值只剩下二百多億美元,銀行業朝不保夕,只得向政府要求紓困,但歐巴馬用國庫公帑來救銀行,銀行救起來後卻又慷慨分紅,終於激怒美國民眾,也使歐巴馬面臨空前壓力。

最具代表性的是投資銀行高盛,在金融海嘯中,高盛從投資銀行蛻變為商業銀行,也因為資產交易,純益從○八年的二十三億美元,到○九年暴增為一三四億美元,高盛獲利大增,有六十四億美元是來自投資交易利得;但是,高盛卻拿一六二億美元來犒賞員工,這讓失業率高達一○%的美國社會,產生了高度不平之鳴。

歐巴馬對於這個現象一直耿耿於懷,雖然白宮委任范伯格出任「薪酬沙皇」,給予廣泛且具約束力的權力,甚至有權收回已發放的紅利,但是華爾街根本未放在眼裡。

像接受四五○億美元金援的花旗集團虧損二七七億美元,卻一舉派發五十三億美元紅利;接受二五○億美元TARP資金的富國銀行,○八年大虧四二九億美元,卻也給員工派發九.八億美元;同樣接受二五○億美元紓困的J.P. Morgan,○八年獲利五十六億美元,卻分派了八十七億美元紅利;虧了二七六億美元的美林,在被購併之前,一口氣派發三十六億美元紅利;連已經宣布倒閉,被政府救起來的AIG,新的執行長一上任就獲得七百萬美元年薪及三五○萬美元紅利。此舉引起輿論大譁,歐巴馬上任第一刀就是砍向銀行業的肥貓。

但是華爾街貪婪成習,並未在金融海嘯中得到教訓,經過歐巴馬、柏南克奮力救市,美國祭出了半世紀以來空前最低利率,加上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銀行業的危機才算告一段落。首先是銀行的本業還未恢復,但是華爾街銀行透過交易部門的炒作,與透過存款息差、商品、利率、外匯產品操作都出現龐大獲利,高盛就是最大贏家。而J.P. Morgan○九年第四季淨利達三十一.八億美元,富國銀行第四季也創造二十八億美元純益,盈利改善後,股價也大大翻身。

 

美國銀行業實力逐漸恢復壯大


花旗集團從最慘的○.九七美元漲到五.四三美元,美國銀行一度漲到十九美元,摩根士丹利從六.七美元漲到三十五.七八美元,J.P. Morgan從十四.九五美元漲到四十七.四七美元,而獲利最突出的高盛,股價更是從四十七.四一美元一口氣大漲到一九三.六美元,成為美國銀行業第一家安渡金融海嘯衝擊的金融機構。股價翻升,銀行市值大增,實力也逐漸壯大。

但是此時銀行以高盛、J.P. Morgan為首,開始向華府償還TARP的救市資金,最後一筆是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富國銀行與花旗集團償還四五○億美元的TARP,象徵了大銀行亟欲擺脫政府掣肘。而銀行也忘了金融海嘯舊創,故態復萌,再度大舉分紅,招兵買馬,華爾街的貪婪終於引來白宮兩派嚴重對立。

在白宮內部,以財長蓋特納與白宮經濟顧問桑默斯為首的一派認為振興經濟為先;不過歐巴馬政府以大筆人民納稅血汗錢來拯救華爾街,但是華爾街銀行家貪婪胃口卻一直變大,終於引來了民怨沸騰。歐巴馬民調頻創新低,再加上麻州失守,終於讓歐巴馬決定採信「加息魔王」伏克爾(Paul Volcker)的政策,歐巴馬矢言不再讓納稅人淪為大到不能倒的銀行挾持的人質,向華爾街鉅子宣戰。

歐巴馬向銀行宣戰,首先對銀行下馬威,宣示未來不再救市,銀行該倒的就倒,今後政府不再出手相救;二是美國與英國都在研擬對分紅課稅。

英國最早提出分紅稅,對於超過五萬英鎊以上的紅利開徵五○%的紅利稅,匯豐的執行長帶頭反對,認為此舉將大大削弱英國的競爭力,匯豐甚至揚言要把總部遷到瑞士,美國雖未提具體方案,但是追擊銀行業肥貓已成共識。

 

歐巴馬試圖透過立法限制銀行業


歐巴馬第二把刀是對銀行推出危機責任稅,簡稱銀行稅。華府為了回收TARP計畫所提供的一一七○億美元資金,預計透過金融危機責任稅,未來十年要收回九百億美元資金。當中包括向資產逾五○○億美元的金融機構,按資產負債表內債務開徵○.一五%的費用,各大銀行預計每年要向華府繳費金額,美國銀行約十五.三億美元,J.P. Morgan十五.二億美元,花旗十三.七億美元,高盛是十一.六億美元,摩根士丹利九.八億美元,富國銀行是四.五億美元,連匯豐都估計未來十年要付出三十八億美元的費用。

這項新增費用將削弱銀行獲利能力。今年元月十五日歐巴馬提出這項計畫,美國銀行股紛紛大跌,但是真正的關鍵是歐巴馬採納伏克爾意見,採行一九三○年代經濟大蕭條後制定的Glass–Steagall Act法案,當時這個法案把銀行拆解,摩根銀行從此一分為二,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也一分為二,商業銀行則禁止兼營證券業務,這項法案一直到一九九九年柯林頓執政時代才加以廢除。

但是金融海嘯後,銀行業大合併,像富國銀行併入華盛頓互惠銀行,美林併入美國銀行,使得美國四大銀行市占率又再度大幅攀升。○九年底,美國三五%存款集中在四大銀行,投資銀行的市占率更是集中,這回歐巴馬採行伏克爾方案,將透過立法限縮大型銀行資產規模,並且禁止或限制商業銀行進行自營商交易(Proprietary Trading),以及挪用存戶存款從事高風險的證券或衍生性商品交易。

這些限制一旦通過立法,未來美國的銀行將無法操作對沖基金與私募基金,也不得投資房地產,華爾街一直以來存在的高財務槓桿遊戲,恐怕從此斷手斷腳,華爾街生態從此會有大改變。

大型銀行將被迫分拆負責交易、承銷和自營業務的投資銀行部門,以及承作貸款和保險業務的傳統銀行部門。彭博資訊的專欄作家David Reilly就稱,這是歐巴馬「獵殺銀行」,這是政府對銀行業態度一大轉變,也衝擊到華爾街未來生態。

這是一場歐巴馬與華爾街鉅子的戰爭,歐巴馬想用華爾街銀行來祭旗扭轉聲望,華爾街的銀行家則會為自己的利益而戰,未來的戰場很可能是美國股市,歐巴馬獵殺銀行立威,華爾街的銀行家也不是省油的燈,因為股市如果再度崩盤,過去一年來,柏南克與蓋特納連手救市,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經濟好轉氣象將化為烏有,屆時歐巴馬可能又引來更多民怨。

 

全球股市全面回檔的新觸媒劑


自從歐巴馬宣布規範銀行新方案後,道瓊指數連跌三日,元月二十日道瓊指數大跌一二二.二八點,二十一日又跌二一三.一七點,二十二日再跌二一六.九點,道瓊指數連三個交易日跌掉五五三點,全球股市都受到這個大衝擊,從海嘯以來營造出來的熱錢、景氣好轉氣氛突然轉向。美股大跌,歐洲的葡萄牙、義大利、愛爾蘭、希臘、西班牙(PIIGS)五國再度引爆新危機,希臘股市一度跌到一九五四點,創了海嘯後的新低,讓人對全球經濟復甦再度拉起了新警報。

歐巴馬在二十日祭出了他重新立威的金融改革方案,已成了全球股市全面回檔的新觸媒劑。從海嘯以來,美國奮力救市,讓各國經濟逐漸復甦,美國GDP在○九年第一季一度出現六.四%的負成長,但是第三季已出現三.五%的正成長,第四季會比第三季更好,此時祭出金融改革是符合社會正義,但是下藥若太猛,這場白宮內部的路線鬥爭引發了白宮與華爾街的一場新鬥爭戲碼,很可能是全球股市大回檔的一個大轉折,全球經濟很可能是一個全輸的棋局。

未來大家必須觀察,美國國會立法之前,白宮與華爾街的談判,美國的華爾街銀行家必須在海嘯中得到教訓,大家必須對分紅有所節制,而且,必須對過度的財務槓桿有所限制,美國的銀行業也必須思考商業銀行與投資銀行如何各走各的路,不要讓金融業成為傷害全球經濟的一頭怪獸;另一方面,歐巴馬政府在立法前也必須慎重,千萬不要讓這次白宮與華爾街的鬥法釀成一次世紀性大災難。

一九二九年美國面臨世紀大蕭條,後來救市措施太早退市,加上美國掀起關稅壁壘,各國保護主義大行其道,讓大蕭條持續到羅斯福總統推行新政才扭轉頹勢;這次金融海嘯號稱百年一遇,如果下藥太猛,引來太大後遺症,美國的苦果,很可能要全世界共同承擔。

尤其是全世界經濟在金融海嘯後,純粹是以資金堆砌出來的榮景,這個榮景一戳即破,美國道瓊指數從去年三月的六四六九點漲到一○七二九點,美股已大漲六五.八五%,這次如果出現較大回檔,很可能引發全球股市一次大規模回檔,歐巴馬獵殺銀行,已成全球投資最大的關鍵變數。

 

歐八馬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美聯銀行爭奪戰——金融競爭五大態勢

2008-10-09

全球共同向肥貓宣戰—— 華爾街的自省之路

2009-04-02

從救市到退市—— 誰敢開第一槍?

2009-09-24

鮑爾森的七千億美元世紀豪賭

2008-10-02

美國金改「小小改革一下就好!」

201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