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何壽川忍字訣奏效 兩岸金融戰占先機

何壽川忍字訣奏效  兩岸金融戰占先機
對於逐鹿中國,何壽川紅光滿面,信心十足。

林月然

金融風雲

攝影/吳東岳

828期

2012-11-01 17:59

趕在富邦金控宣布入股華一銀行前,十月二十三日,金管會發出國內第一張中國子行的申設許可,由永豐金控何壽川奪標。這場鴨子划水多時的競賽,是何壽川布局多年的中國實力,一次展現。

這是一場耐力與實力的雙重考驗。

當金融業聚焦富邦銀行將宣布成功入股華一銀行之際,十月二十三日上午,金管會發出一道核准函,竟是永豐金控赴中國成立子行的申設許可。

這不僅是台灣監理機關發出的第一張中國子行申設許可,也意味著如無意外,永豐金將成為台灣第一家登陸成立子行的金控公司。而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多年來鴨子划水的功力,也在這場競賽中,顯露無遺。

為了避免盤中發布重要訊息影響市場,上午就接獲喜訊的永豐金,一直等到下午才對外發出新聞稿;相關的文字說明更是簡單,僅以二百字不到的篇幅,平淡陳述取得金管會許可籌設南京子行的消息。然而,儘管永豐金保持低調,但在這場兩岸金融大賽中,何壽川顯然已經拉開距離,領先邁出第一個大步。

因為這場有如海邊「撿石頭」的競賽,不僅比實力,更比忍功。到底是要先撿起前面的小石頭,或是賭後面還有更大的石頭,絕對是一場天人交戰。

 

中國

 

親自操盤  專注走子行之路


儘管開立子行的發揮空間,要比分行大上好幾倍,但申請子行的進度一定排在分行的後面,而早在永豐金之前,已經有十家台灣的銀行成功到中國成立分行。在看似落後的情況下,無論心中多有把握,但兩岸變數何其多,任何一顆小石子都可能影響大局,何壽川沒有著急,硬是忍住,最後終於奪標。

但奪標又何只是壓寶大石頭般地簡單,為了這場兩岸金融的大賽,外表看似溫和,但骨子裡卻有著鋼鐵般意志的何壽川,選擇將永豐餘集團本業交與專業經理人,自己跳下來操盤金融大局。而根據內部人士透露,早在兩年前,何壽川就很務實地拍板,永豐金要專心走成立子行之路,而非分行;至於參股陸銀,永豐金也在同一時間決定放棄。

放棄的原因有二,一是參股一般陸銀,沒有控制權;二來,一般陸銀有很多地方政府股東,不論交涉或溝通都得花時間。對務實的何壽川而言,掌控主導權,絕對是登陸競爭極為重要的一項堅持。

多年前曾經生過一場大病,從此細心調養身體,如今滿頭白髮,氣色卻紅光滿面的何壽川,病癒後為人處世更加務實低調。他身邊人士透露,何壽川深知,以永豐金的規模,在業內要比強、比大、比時髦,或許拚不過中信金控、國泰金控、花旗,這些有一定市場地位的同業。因此,「創新」是永豐金唯一能找到優勢的出路。

何壽川為永豐金找新路的過程不是亂槍打鳥,而是有章法與節奏。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何壽川已經感受到,接下來全球一定會掀起貨幣大戰,除了美元、歐元,人民幣勢將崛起,「世界一定需要新貨幣!」

有了這樣的信念,何壽川率領永豐金走上人民幣之路。他在內部會議上曾說過,「永豐金就是要打造能跨兩岸三地,既靈活又便利的金融理財平台!」在這樣的目標驅使之下,三年來,永豐金控默默地開業界之先,完成多項人民幣相關金融商品創舉。

 

永豐金

永豐金與中國工商銀行共同舉辦特展,工行蕫事長姜建清(中)親自來台,給足何壽川(左)面子。

 

傾集團之力投資  獲官方好評


包括在香港發行首檔人民幣台資企業債券、首創兩岸美元一日通、兩岸人民幣一日通,創下兩岸匯款最快速度等,何壽川不斷要求永豐金成為兩岸三地人民幣業務的領頭羊,並在這條新道路上,締造多項「第一」佳績。

值得一提的是,近三年來,國內銀行掀起與中國銀行簽署MOU(備忘錄)熱潮,通常一簽就是好幾家,但真正兩造合作的業務是什麼?可能一項也沒有。

相形之下,永豐金雖然只與全中國市值最大的中國工商銀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但雙方的合作關係,在所有兩岸銀行合作的案例裡卻最為緊密。包括永豐金發行首檔港企TDR(台灣存託憑證)、台資企業點心債等多項創舉,與工行緊密合作,帶來相當大的助力。

但光靠在業務的創新與合作是不夠的,何壽川深知在所有金控家族中,只有自己具有產業背景的優勢,絕對能夠發揮魚幫水、水幫魚的加乘效果。因此永豐餘集團旗下的造紙、生技等公司,在廣西造林、在揚州做「電子紙」,投注的資金、當地的人力聘僱,每一筆都在何壽川算盤上仔細撥打過。

據了解,其中許多投資深獲對岸官方單位的好評。這些有形無形的投資,有無在子行的申設上推進一把?如今看來,答案是肯定的。

除了永豐餘集團在中國布局多年,何壽川本身對中國文化的素養與投資,也使他在與對岸重要人士交流時更有加分作用。何壽川身邊的重要幕僚形容,在與對岸重要的業務合作人士交談時,何壽川大部分的時間並未在談業務本身,「反而講文化的時間占大部分。」

例如十月三十日下午,永豐金與中國工商銀行共同舉辦「匯通天下──從錢莊到現代銀行」特展,連工行蕫事長姜建清都親自來台,給足何壽川面子。

 

選擇南京  進可攻退可守

 

又例如,永豐餘集團旗下信誼文教基金會,幾乎每年都會以中國的書畫為題出版一本書,例如其中兩本以名畫〈富春山居圖〉、〈清明上河圖〉為主題;巧的是,在兩本書出版後不久,中國總理溫家寶就在公開場合建議,兩岸應合辦〈富春山居圖〉畫展(因〈富春山居圖〉的畫當年被燒成兩段,現在一段在台灣,一段在中國)。至於〈清明上河圖〉,則是上海世博展中國館的主題,顯見何壽川的「文化投資」,也是筆筆到位。

 

集集團之力,結合多年布局,終於要結出第一顆珍貴的果實。但在正式敲鑼之前,何壽川仍不敢輕忽大意,以這次子行申設地點在南京,而非最熱門的上海,就可見一二。

 

之所以選在南京,而不是選在國泰世華、中信銀行都設點的上海,內部人士透露,何壽川其實經過反覆思考,才正式拿定主意。據了解,何壽川認為,選在南京,一方面可避免直接在上海與浦發、花旗、渣打,或是華一銀行短兵相接之外;另一方面,南京自古以來就是交通要衝,可連通安徽、揚州等,未來發展性更高。

 

無論如何,這是金管會為國內銀行業者子行之路所開的第一道門。除了子行的業務範圍、所能服務的客戶群、布點的機動性,遠比分行大得多之外,此次永豐金並非僅以最低資本額門檻人民幣十億元成立,而是以門檻的兩倍、人民幣二十億元資本額提出申請,也展現了永豐金旺盛的企圖心。

 

看在各大金控眼裡,何壽川不僅成功拿下第一局,且未來在金融業「逐鹿中原」戰鼓聲中,永豐金來勢洶洶不容忽視。

 

永豐金

永豐金此次奪標成功,蕭子昂(左)與張晉源(右)出力不少。(攝影/劉咸昌)

 

何壽川口袋裡的「逐陸」大將們

 

何壽川這次率先奪標的大賽裡,有幾位大臣所立下的汗馬功勞,功勞簿裡絕對不可抹滅,包括現任永豐金控策略長張晉源、總經理蕭子昂,及中信金控中國區前首席代表,也是現任永豐銀行總經理室副總鍾敏敏。

 

在業內頗受好評的張晉源,曾是有「獵豹」之稱的開發金大股東辜仲進行海外事業布局的重要幕僚,當時凱基證券高價出售韓國子公司的過程,也由他一手負責,操盤功力了得。個性低調的他,面對鏡頭總是悄悄避開,但對於擘畫海外拓展事務,卻是國內金控少有的人才。

 

此外,蕭子昂就更不用說了,他曾是摩根士丹利亞洲區的交易室主管、大華證券前蕫事長。當初願意投入何壽川麾下,跌破許多人眼鏡,但據了解,這次子行申設成功,蕭子昂透過中國人脈,出力不少。

 

而不久前才透過張晉源牽線,轉換跑道而來的鍾敏敏,曾經以中信金首代身分,在北京一待十多年,是國內金控最資深的首代之一,在中國的著力甚深。儘管剛轉換跑道不久,鍾敏敏更是低調不願發言。但據了解,他十多年的首代身分,也在這次申設上有不小貢獻。

延伸閱讀

中信金閃電購併信銀國際 幕後揭密

2015-06-04

2013年財經風雲人物 金融篇

2013-12-12

台灣金融業中國布局全攻略

2009-07-30

何壽川親自督軍 打下永豐金中國江山

2012-03-01

搶灘人民幣 何壽川已搭好灘頭堡

2012-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