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謝青良」事件給投信業上了一堂課

「謝青良」事件給投信業上了一堂課
面對業內可能人謀不臧,對外又有社會壓力,林弘立決定展開一連串自律行動。

劉俞青

金融風雲

攝影/陳永錚

831期

2012-11-22 11:46

明星基金經理人坑殺政府基金卻擁豪宅事件曝光後,引發外界高度關注,一夕之間,連帶所有投信業從業人員,都被以「貪婪」的有色眼光看待;但事實上,一股自律自清的行動,已悄悄在業內展開。

「這是最好的時刻!過去推不下去的政策都可以趁此時徹底執行,公會在這個時候,要訂出更嚴格的自律規定。」投信投顧公會理事長林弘立宣示。

自從明星基金經理人擁豪宅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在投信界捲起千堆雪。有人正面看待,認為越是嚴格的檢查,越能讓循規蹈矩的業者得到更多的肯定;但也有人叫苦連天,認為是投信業的白色恐怖來臨。

十一月以來,在金管會要求下,國內三十八家投信幾乎全部動起來,因為所有的基金經理人、夫妻及未成年子女帳戶全部清查,平均一家中型投信,要交出近百人次的帳戶資料,忙得不可開交。

 

投信

投信業時值多事之秋,人人自危,但張錫認為,也別殃及大多數兢兢業業認真工作的同業。(攝影/吳東岳)

 

自律第一步:該殺的殺  建立主動查核權


初步檢查結果,日前金管會主委陳裕璋在立院接受質詢時表示,共有四家投信、四位經理人的相關帳戶資金有異常現象。

「拜託金管會就直接公布名單吧,該殺的殺、該打的打,但不要殃及無辜的人,因為投信業再也禁不起這種猜忌、懷疑了!」對金管會的處理方式,許多業者私底下頗有怨言,認為既然金管會監理大權在握,就應該在最短時間清楚公布監理結果,讓這起因為少數人引發的巨大風暴,有精準明確的處分,並讓事件盡快落幕。

不待金管會下手,為了這次投信業史上最大風暴,投信投顧公會十一月以來已經破例連開兩次會,初步達成最重要的結論是:未來所有投信公司的基金經理人、代操人和配偶,要進入公司之前,都必須填寫一份同意書,同意隨時接受投信公司可以向證交所查詢所有交易紀錄的「主動查核權」,亦即投信公司可以隨時查核基金經理人的帳戶。

別以為這是容易的事,因為《個資法》上路,目前投信公司對旗下經理人和其相關人帳戶的股市進出情形,只能採「主動申報」的方式,換句話說,就是「我願意說才說,我不說,你也很難知道」,也讓所有經理人的操作,留下「想像空間」。

「過去要經理人接受查核,立刻有人反彈,覺得隱私被侵犯。」一位中型投信總經理坦白說。但在民氣可用的當下,這一次,投信投顧公會直接公布這項政策,「以後不簽(同意書)的不用。」林弘立表示,公會態度明確,沒有轉圜空間。

如果投信公司有主動查核權,未來一旦再發生相關人帳戶進出異常,毫無疑問,公司絕對有責任,權責非常清楚。

此外,公會也還在研擬,希望未來除了嚴格防弊之外,也要給予正面表揚。只是,表揚的「KPI」(關鍵績效指標),必須好好坐下來討論。除了「績效」之外,也會把金管會的懲戒紀錄列入,讓操守、團隊績效好的投信,獲得肯定。

 

自律第二步:分清選股與買股  杜絕炒作


「長期以來,我們一直默默在做。」國泰投信總經理張錫打破沉默表示。自謝青良事件以來,所有的投信業者幾乎是處於一路挨打的局面,敏感時刻,多數人都選擇閉口,沉默以對。

「如果都不發聲,我覺得對不起絕大多數認真研究、兢兢業業的同業。」張錫表示,以國泰投信為例,長期以來,公司研究團隊把股票分為「不可投資名單」與「買股名單」,前者是無論如何都不得買進,後者才能買進。至於這兩者之外,則是必須加寫報告,清楚說明買進原因,才能破例買進。而這些選股上的劃分,則是由研究團隊與操盤人共同開會決定。

但在謝青良事件之後,張錫透露,國泰投信已經率先同業,研擬更嚴格的規範。未來可能讓「選股」和「操盤」更清楚切割;簡單地說,就是選股的人不操盤,操盤的人不參與選股。如此一來,可以杜絕操盤人藉由「針對性」地選股,結合外部力量進行炒作。

但說來簡單,張錫說,如果要徹底實行,許多過去台灣投信業的既有結構,必須有翻天覆地的大調整。其中最關鍵的,就是敏感的薪資問題。

一直以來,台灣證券投信業的從業人員,都以當上「基金經理人」或「操盤人」,作為生涯規畫上的「終極目標」。因為無論從薪資、權力或業內地位,基金經理人都比研究員高一等,導致許多研究員不思蹲好馬步、打好基礎,成天只想如何快速當上操盤人,「這不僅是台灣證券業的通病,也是業內每次爆發炒股弊案的根源所在。」一位資深市場人士表示。

 

自律第三步:打破獎金制  不追求個人光環


馬步蹲不好,國內投信基金經理人年紀在三十五歲以下的多如過江之鯽,以謝青良為例,他早在三十歲就開始操盤基金。

年輕當然不是壞事,但資本市場暗潮洶湧,一位三十出頭的操盤人,專業功力不夠深厚、沒有經歷過一、兩次景氣循環,甚至定力不夠,在這個充滿誘惑的資本市場裡,一不小心,就會掉入深不見底的深淵,永遠不得翻身。

但如果如張錫所言,打破現行的獎金制度,讓研究團隊也能充分分享操盤獲利的分紅,讓「當上經理人」不再是唯一的目標;有朝一日,當好的「研究團隊」也能成為一家基金公司的招牌,或許才是台灣的基金產業臻於穩定成熟的開始。

 

「先明星,後腐敗。」林弘立一針見血,直指核心問題。他說,過去台灣投信界在媒體、基金公司共同的吹捧下,捧出不少所謂「明星基金經理人」。但出事的,往往也是這些人,從二十多年前群益投信的葉志勇,到這次謝青良,歷史一次次證實。

 

「回歸基金公司成立的本意,無非是希望藉由專業研究團隊,和有經驗的操盤人,達到降低投資風險,提高投資報酬的目的。」林弘立說,投信是團體作業,所有的績效與成績,絕對不是一、二位明星基金經理人可以單獨完成的。而一旦出現明星,樹大招風,誘惑只會更多,只要稍微動搖,就是腐敗的開始,憾事,往往也在此刻發生。

 

不過,這次事件更令人遺憾的是,這些不肖經理人手上不只是共同基金而已,而是與所有人都息息相關的社會退休金,因此影響層面更廣,引發的撻伐聲浪也更大。其中,有人提出,從此收回委託投信代為操盤的機制。

 

自律第四步:建立長期制度是改革的開始

 

「台灣眼前沒有這樣的條件。」台灣經濟研究院六所所長楊家彥表示,如果收回代操,由公務員自營操作,按目前的公務人員制度,無論從薪資待遇、升遷管道等,都沒有提供足夠的誘因,讓公務員做好「操盤退休金」,換句話說,「收回一定比現在委外代操還更糟。」楊家彥說。

 

「但長期而言,制度可以重新討論。」林弘立表示,尤其是國外常見的「個人退休金戶頭」模式,可以作為台灣的參考。在這個模式下,每個人可自由選擇自己退休金操作的標的、投資屬性,當然,也自負盈虧責任。如果台灣逐步改為這樣的模式,也就免除委外代操的問題。

 

畢竟,對投信公司而言,政府基金的「委外代操」實在是不可承受之重,業者都想取得額度,賺取手續費與好的名聲,卻又承受不起一旦虧損的責任,得失之間,在這次「謝青良」事件中,大家都上了一課。

 

勞退基金

▲點選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全民血汗錢 坑殺內幕

2012-11-08

五大解方搶救投信業信任危機

2013-03-14

五大問題 拖垮台灣退休金績效

2012-11-08

進場時機》四大基金護盤 —追隨政府基金腳步 不怕被反咬

2014-05-16

制度檢討》如何限縮「選標的、選時機」的人為操作? 勞動基金連爆四弊案 斷根弊端的三大改革

202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