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化讓區域型危機擴散更快

全球化讓區域型危機擴散更快

謝金河

金融風雲

shutterstock

613期

2008-09-18 16:46

金融大海嘯席捲全球金融市場,也意味著全球化後的世界彼此禍福相倚;這次由美國次貸風暴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可能是自一九二九年世界經濟大蕭條以來,全球經濟最艱苦的一場硬仗。

繼貝爾斯登之後,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公司,在九月十五日宣布破產,震驚華爾街、更衝擊全球。雷曼寫下美國金融史上最不堪的一頁,也讓全球再度陷入金融大海嘯。這場已延宕一年多的金融大地震規模之大,恐怕無人預料得到。

 

資金未及時介入 雷曼兄弟倒閉

 

雷曼兄弟在攤出前一季財報虧損超過三十九億美元,使用到美國破產法第十一章已在預料中。只是雷曼兄弟過去有一五八年輝煌歷史,過去在新興市場,雷曼兄弟一向都是驍勇善戰,像在亞洲的新加坡、香港、孟買,都設有外匯操作的分支機構,這幾年雷曼兄弟公司進軍中國市場也最積極。

 

因此,傳出雷曼告急後,南韓的KDS(南韓發展銀行,Korea Development Bank)立刻籌思對策,準備購入雷曼兄弟公司進軍全球,後經過評估才知難而退。

 

最後只剩下兩個競爭者,一個是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 Bank PLC),一個是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按照美國財長鮑爾森的想法,雷曼是想要「配給」美國銀行;但是,美國銀行與巴克萊銀行只願意買下乾淨的資產,鮑爾森不願再循上一次用國家財政救貝爾斯登的先例,雷曼兄弟只好自我了斷,宣布倒閉一途。

 

事實上,從股價就可看出美國金融機構的實力,例如,同受次貸風暴襲擊,但是高盛證券(Goldman Sachs)股價從二五○.七美元跌下來,一直守在一三○美元以上;同樣是投資銀行,但是高盛團隊控管一流,似乎告訴大家高盛已逃過危機。其次是JP摩根股價從五十三.二五美元一度跌至二十九.二四美元,後又漲到四十一.三七美元,實力仍略勝一籌。

 

另外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MS)股價從九十.九五美元跌下來,一度重挫到二十九.六美元,後來中國投資公司決定為摩根士丹利注資,成為一○%股權大股東,摩根士丹利目前股價在三十二.一九美元,看來也度過這次危機。

 

高盛、JP摩根,及摩根士丹利三家投資銀行躲過這次危機。不過在次貸風暴中受創很重的花旗集團,這次股價從五十五.五五美元跌至十四.○一美元,雖有阿布達比投資局注資七十五億美元,但是問題似乎並未解決。

 

美國銀行趁火打劫 逆勢大成長

 

目前花旗集團已提列了五五○億美元的壞帳損失,後續恐怕還須大注資行動;所幸花旗是美國具有戰略地位的重量級銀行,美國政府一定不敢放任花旗倒下。

 

反倒是投資銀行傷得更重,美林在次貸風暴重創,呆帳提列達四四八億美元,僅次於花旗集團。今年新加坡淡馬錫賣力注資美林,股權已達一四%,結果美林仍然不支。原本鮑爾森要美國銀行搶救雷曼兄弟公司,但是美國銀行反而以五百億美元搶下美林。

 

從股價來看美國銀行,目前美國銀行市值已超越花旗,成為美國最大銀行。次貸風暴前,美國銀行的股價漲到五十五.○八美元,後來一度跌至十八.四四美元,顯然美國銀行也受次貸風暴影響。

 

不過美國銀行逆勢出擊,在風暴最烈的時候,買下即將倒閉的投資公司Countrywide,成為全美最大次貸銀行。這次再拿下美林,實力更進一步鞏固。

 

美林原本是投資銀行界的佼佼者,股價一度漲到九十八.六八美元,這次金融海嘯來襲之前,美林股價連番暴跌,跌至最低的十六.六美元。

 

這次美國銀行是以每股二十九美元全面收購美林。以淡馬錫一四%的持股,相當約二.一四億股,淡馬錫平均成本在二十四美元,預計全部出售會有十億美元的進帳,也算是意外贏家。

 

從貝爾斯登、雷曼兄弟到美林,美國已經有三家大型投資銀行中箭落馬了,對金融市場的衝擊不言可喻。下一個地雷會不會是AIG?

 

從股價來看,AIG確實很麻煩,次貸風暴前,AIG的股價達七十二.九七美元。在雷曼兄弟宣布倒閉之前,AIG的股價已經重挫到十一.四九美元,股價跌幅達八四.二五%。九月十五日AIG股價一度跌至三.五美元,已是出事的前兆。像是最近屢遭點名的華盛頓互惠銀行(Washington Mutual)股價從四十七.○一美元跌至一.七五美元,都可看出股價大跌背後問題的嚴重性。

 

美國金融未爆彈一顆顆引爆,其實源頭是美國房地產的泡沫。

 

在次貸危機來臨前夕,最早出現警訊的是美國房地產分類指數,○五年歐美房地產仍然欣欣向榮的時候,很多美國大型地產公司如D. R. Horton等股價已經回跌了。○五年美國房地產分類指數,從一三三三點跌下來;房地產股價先下跌,大家對房地產危機並未放在心上,到了○七年房地產分類指數已跌到四百點左右,次貸危機才正式引爆。

 

次貸風暴掀起來的一開始,大家以為這只是幾家次貸公司,像是New Century或Countrywide的事。但是龐大的衍生性商品如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抵押債務債券)、ABS(Asset Based Security,資產抵押擔保證券)把投資銀行炸得眼冒金星;美林、花旗、瑞銀、貝爾斯登、雷曼兄弟公司、摩根士丹利、JP摩根都受到很大的撞擊,這些大型金融機構開始為提列巨額呆帳損失傷透腦筋。

 

接著而來的,是國家主權基金向這些大型金融機構伸援手,包括阿布達比投資局入股花旗四.九%股權,淡馬錫入股美林一四%、入股瑞士銀行近一○%、中國投資公司入股摩根士丹利一○%。

 

這些金融機構提列的呆帳損失金額也愈來愈龐大,從數百億美元到突破千億美元,如今已累積到五○三○億美元。債券天王葛洛斯(Bill Gross)估計,歐美大型金融機構最後提列的呆帳金額,可能要超過二兆美元。

 

為了補足那些不良資產,金融機構被迫處置資產,開始掀起一波資金回流潮。

 

資金撤回美國 全球股市大跌

 

在過去高槓桿(leveraging system)的時代,金融機構發行了很多金融商品,也購買了很多國家的資產;現在必須「圍魏救趙」,拍賣各國的資產,把資金匯回美國本土。這造成美國以外市場開始反轉,全世界各國股市都成了外資提款機,讓原本已搖搖欲墜的股市,進一步大跌。

 

這些資金流出的市場,最具代表性的是熱錢逃出的越南股市,一下子跌了七成,歐洲的愛爾蘭股市跌了六七%。

 

金磚四國從原本熱錢挹注的市場,反成了外資提款機,中國深滬股市一口氣跌了六七%,俄羅斯股市也因外資大舉匯出重挫五成,巴西跌掉三五%,印度跌了四一%才反彈。二○○○年以來閃閃發光的新興市場,從金磚四國,到土耳其、巴基斯坦、墨西哥、南非、阿根廷全都失色。

 

大型金融機構告急,也間接造成美元長期貶值變成升值的走勢。美元強勢,又造成原物料重跌,到九月十六日為止,油價正式跌破一百美元,盤中一度寫下九十四美元新低價,貴金屬、農產品相繼大跌,BDI(Baltic Dry Index,波羅的海綜合指數)、CRB(Commodity Research Bureau Futures Price Index,美國商品研究局指數)紛紛重挫,意味了通膨明顯降溫。

 

次貸危機造成金融機構提列呆帳虧損,也使五千多億美元資金從市場上蒸發,金融市場活力大減;一直以來的槓桿活動,如今變成去槓桿效應(deleveraging),這是世界經濟反轉的轉捩點。

 

這個去槓桿現象,也使得過去以高息為利差交易對象的澳幣、紐幣大跌,歐洲的歐元及英國的英鎊,也因為經濟基本面反轉,瞬間跌掉了兩成。

 

次貸風暴的負面效應並沒有打住,後來體質不佳的銀行,例如加州的IndyMac銀行等十一家金融機構,都宣布破產;英國北岩銀行(Northern Rock)也宣布倒閉。一時之間,金融機構倒閉風潮湧現,這股風潮最後衝擊到主要房貸——房利美(FnieMae)與房地美(FredieMac)都被美國聯邦政府接管。

 

二房發行了五.四兆美元債券,假如放任二房倒閉,很可能掀起世界性的金融危機,美國聯邦政府被迫出面收拾殘局。

 

但是二房的股東卻血本無歸,過去一年來,房地美股價從七十一.九二美元跌至○.三五美元,房利美從七十.五七美元跌至○.五七美元,二房股價市值最高達二千七百億美元,如今縮水到五億美元,幾乎只剩下零頭。

 

美國政府解決了二房問題,原本大家以為房地產風暴可望就此打住;如今再爆雷曼兄弟公司、美林證券,及AIG的新地雷,金融未爆彈一顆接著一顆引爆,連投資大師也被炸得七葷八素。

 

投機大師索羅斯今年堪稱諸事不順,旗下對沖基金,今年第二季大力買進雷曼兄弟公司九四七萬股,占雷曼一.四%股權。如今雷曼兄弟股價跌至○.二一美元,四.五億美元很可能虧得精光。

 

索羅斯同一時間還斥資八.二億美元買進巴西石油公司(Petroleo Brasileiro)股權,他在七月認為油價還會再大漲,大力下注巴西石油,這檔個股占該基金資產二二%。結果,巴西石油股價重挫四成,索羅斯成了這次金融海嘯的大輸家之一。

 

一九二九年全球大蕭條重臨?

 

目前,雷曼兄弟的風暴已撞擊到全球金融市場。一方面是美國金融股更進一步大跌,AIG股價跌至三.五美元,已接近攤牌狀態;雷曼兄弟只剩○.二一美元的殘值;高盛股價在十五日大跌十八.七一美元,併入美林的美國銀行股價大跌七.一九美元,只一天跌幅就高達二一.三%;花旗集團則下挫二.七一美元。雷曼風暴讓美國金融股更失血。

 

而全球金融股也被雷曼吹起的金融大海嘯沖得四腳朝天,像是澳洲股市大跌,麥格里銀行(Macquarie)股價大跌一○.三%,澳洲銀行下跌四.八%,德、英、法也都因為金融股大跌,指數大跌逾二百點。亞洲股市也跌得四腳朝天,香港恆生指數寫下一八○一九.二點的新低,國企指數跌破萬點大關,國企指數去年的二○六○九點跌至九一四六.五點,最大跌幅已超過五成。

 

最慘烈的調整出現在中國股市,所有的指數都在九月十六日創下新低點,例如滬深三○○跌至一九八七.二九八點,跌幅高達六七%;其他如深圳綜合指數跌掉五六六.○七點、深圳A股跌五九三.一七點、深圳B股跌三○五.七九七點。

 

上海證券指數原本大家以為二○○○點應有強力支撐,結果也不然,一口氣跌到一九七四.三九點,上海A股跌到二○七二.七六七點,上海B股從三九四點跌至一二四點,可說是前所未見的大調整。

 

過去股市的大跌,可以比照技術分析或是黃金分割律,跌深必有大反彈,但中國股市已跌了六七%,遲遲未見大反彈;台灣股市也從五二○後的九三○九點,一直跌到五七二四.五二點,台股連續重挫已達三八.五一%,是災情十分慘重的一年,但是這一輪急殺何時是底?

 

從九月十六日台股急跌,有多數個股跌停中,已看出一些相對抗跌股,例如,電子股的鴻海(二三一七),NB類股的仁寶(二三二四)、廣達(二三八二)、緯創(三二三一)、華碩(二三五七),大型電子股的台達電(二三○八),IC設計龍頭聯發科(二四五四),智慧型手機的宏達電(二四九八),還有晶圓代工老大台積電(二三三○),這些逆勢抗跌者是台股下一回合大反攻的新希望。

 

金融大海嘯席捲全球金融市場,也意味著全球化後的世界彼此禍福相倚;這一場危機可能是一九二九年世界經濟大蕭條以來,全球經濟最艱苦的一場硬仗,從槓桿到「去槓桿」,這個世界的調整會愈來愈辛苦。

延伸閱讀

美聯銀行爭奪戰——金融競爭五大態勢

2008-10-09

七千億美元破功——全球財勢大重組

2008-10-02

當心!第二波金融海嘯來了!

2009-01-22

從萬馬奔騰到休養生息——我們面對的世界經濟真相

2008-09-11

危機入市?銀行股布局買盤強

200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