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6A總裁彭淮南的困局

6A總裁彭淮南的困局
外匯存底持續攀升,風險也跟著增加,這個風險,彭總裁有責任向全民說清楚!

撰文.劉俞青/研究員.陶曉

金融

攝影/劉咸昌

683期

2013-07-17 14:32

千呼萬喚,中國QDII基金終於登台,但就在叩關前夕,央行總裁彭淮南緊急煞車,攔腰折半,可以投入台股的金額,只有5億美元,讓期待多時的股民希望破滅!馬政府一波波開放政策的目標,就是要「吸引資金來台」,活絡台灣經濟,但蜂擁回台的資金卻潮,卻硬生生卡在彭總裁這一關,形成了彭總裁與馬總統之間的尖銳矛盾。彭總裁為何不讓錢進台灣?背後有何不為人知的因素?新台幣長期趨貶,對你我財富產生什麼影響?6A總裁應該向全民說清楚。

「什麼,只有五億美元?」一月十八日禮拜一一早,台北市南京東路上的號子裡,投資人看著當天早報上斗大的標題,難掩失望神色。

這是中國的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基金正式進軍台北股市的第一天,但原本滿心期待的投資人,希望終究還是落空。

投資人失望的關鍵原因是,由於擔心資金潮造成台幣匯率波動,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最後關卡出手,緊急找上金管會協商,將原本規畫至少引進十億美元的額度,硬生生攔腰砍掉一半,只有五億美元的額度過關。


馬英九

▲點擊圖片放大

 

防堵熱錢 彭總裁與馬總統政策背道而馳


但這卻是馬英九執政一年七個月以來,最讓股民引頸期待的一項重大開放政策,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引進陸資投資台股。這個政策除了引進活水,促進股市動能之外,其實還隱含重要的戰略考量,也就是透過兩岸資產互持,加深彼此經濟上的依存度,以捍衛台灣資產的安全。

為此,馬政府費盡千辛萬苦打開兩岸的僵局,從江陳會協商、到好不容易兩岸簽署MOU(金融監理備忘錄)、最後終於敲定大陸QDII基金可來台投資,布局整整一年半之久;但所有的企盼、考量,全都在彭總裁以「匯率穩定」為由下,急踩煞車。

號子裡投資人議論紛紛,「看攏嘸(看不懂),政府到底是要、還是不要資金來台?」

投資人不經意的問題,其實正反映了彭總裁與馬英九總統之間的尖銳矛盾!

簡單而言,馬英九所有的開放政策,就是希望招商引資,吸引大陸資金來台投資,希望錢進台灣。但是錢進台灣,勢必會造成台幣升值的壓力,這與彭總裁的希望,完全背道而馳!

 

資金熱潮 馬政府視為執政以來的漂亮成績單


攤開馬英九執政一年七個月以來,幾項重大的財經政策,方向一致,幾乎都鎖定「吸引資金回台」為目標。首先是遺贈稅調降至一○%,當時財政部長李述德在立院備詢時信誓旦旦地指出,「調降遺贈稅估計在三年內可以吸引三兆元資金回台」;而去年金融風暴時,行政院提出銀行存款全額擔保,也讓許多原本停泊在歐美重災區的資金,快速回流;此外,MOU的簽署、到ECFA(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緊鑼密鼓的協商,在在都顯示馬政府把「資金回台」當作施政上的一項重要成績。

去年年中行政院的內部會議上,還鄭重其事地提出「亞太資產管理中心」的協調會,台灣要如何成為資產管理中心?資金的匯聚當然是第一步。

兩岸關係持續改善,股市名嘴喊出的「和平紅利」確實喊出了效果。根據能夠代表一個國家對外收入支出情況的國際收支帳,台灣二○○九年前三季收支帳順差達三六四.七億美元,市場預估全年可能超過五百億美元,也就是說,去年全年從海外匯入台灣的資金,可能達到新台幣一.六兆元之多,足夠蓋二十六棟的一○一大樓。

其中,最能代表股市投資資金熱絡程度的第三季金融帳(直接外人投資與金融性資金移動)淨流入六十五.一億美元,更創下四年半來的新高點。

還沒完,這波資金狂潮顯然才正要開始。金管會網站上已經公布第四季的資料,最新外資投入股市的數據,去年只增不減並一路攀升,到去年底一共匯入資金一五○九億元,完全回到金融風暴前的水準。在執政成績低迷不振的氛圍中,這波資金潮也被馬英九政府視為執政以來最漂亮的成績單。

按理說,一個經濟體能夠匯聚資金,代表市場看好這個經濟體的未來發展,所以才把錢往這裡移動,而事實也正是如此,這波資金潮就是瞄準兩岸關係改善後,台灣經濟將被帶動成長而來。

如果平心去看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啟動的這波資金狂潮,堪稱天時地利。除了馬政府拚命改善兩岸關係,許多台商過去十幾年來,以個人名義、各種地下管道「出去的錢」,都想盡辦法要回來之外,馬英九的重要財經幕僚、前政務委員朱雲鵬說,去年金融風暴後從亞洲離開的資金,很多都從歐美又返回亞洲。各種原因匯聚之下,才引爆這波資金潮。

但資金一湧入,自然就會推升匯率,新台幣蠢蠢欲升的動力,卻成了彭總裁今年開春以來最頭痛的事。這也是他與馬英九總統兩人之間矛盾的根源。

 

繼續阻升? 新台幣難擋蠢蠢欲升的動力


到今年二月止,彭淮南任央行總裁就要滿十二年,十二個年頭裡,台灣發生太多變化,包括二○○○年的政黨輪替,彭總裁任內經歷三位總統、十一位行政院長,台灣經濟環境歷經產業出走中國、○八年的金融風暴等,驚濤駭浪一路走來,台灣經濟情勢不見明顯起色,但彭總裁的個人聲望卻越來越高,他不僅六度被《全球金融(Global Finance)》雜誌評為A級央行總裁(六A總裁稱號由此而來),更是內閣中唯一不變的財經首長。

但外界再多的掌聲都難抵今年經濟情勢的急遽變化。

央行總裁的手上握有兩大利器——利率和匯率,這兩大魔杖就足以撼動整個金融市場的秩序。過去彭總裁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維持匯率動態穩定」,但眼前,恐怕要面臨強力挑戰。

面對這波資金狂潮,彭總裁當機立斷,啟動「阻升三部曲」。首先,元旦三天假期回來,央行立刻心戰喊話,透過外匯局長林孫源召開記者會表示「外資不買股就出去」,清楚表明央行立場。緊接著緊盯每天美元進出,透過盤中電話熱線,向交易員關切交易量,最後甚至直接列出「熱錢的黑名單」,態勢一波比一波強硬。

但最後眼看快要勢不可擋,如果持續阻升,勢必只會釋出更多的新台幣,不得已,只好祭出「總量管制」,也就是以防堵的方式,直接切斷資金來源,彭總裁才在與金管會研議之後,正式宣布短期內QDII額度只有五億美元,等於向一觸即發的熱錢,當頭澆下一盆冷水。

 

台幣

▲點擊圖片放大

 

彭淮南

▲點擊圖片放大

 

長期趨貶 台幣的實質匯率貶值三成


根據彭總裁的一貫說法,「台灣是淺碟市場,禁不起資金一下子大量進出」,因此在「維持新台幣匯率穩定」的前提下,「央行不歡迎這些不是長期投資的資金」。態度清楚,立場堅定,捍衛新台幣多年如一日,也是彭總裁贏得高民意支持的原因。

這個理由聽來正當性十足。但如果進一步檢視,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說,「十多年來,台幣的實質匯率指數貶值三成(見95頁圖表),你我的財產全都無形中縮水,什麼標準才是彭總裁心中的『匯率穩定』標準?沒有人知道」。

林向愷口中所謂的「實質匯率指數」,計算基礎是新台幣相對一籃子貨幣而言的匯率價格,比起只和美元比較來得客觀。「尤其在美元大勢走跌,美元權威貨幣的角色被強力挑戰之際,實質匯率更能客觀顯示一國貨幣的強弱。」林向愷說。

認同實質匯率指數的學者,不在少數。包括金融研訓院院長許嘉棟、台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都曾有類似主張。

但從實質匯率指數來看,新台幣從一九九四年以來,貶值幅度三成,即使從一九九八年彭總裁上任開始計算,貶值幅度也超過二成,長期以來新台幣趨貶的弱勢軌跡,其實很清楚。

如果新台幣長期弱勢的看法成立,那麼接下來問題來了。第一個問題是:貶值三成還算不算彭總裁口中的「匯率穩定」?第二個問題是:貶值三成到底代表什麼?最後一個問題是:彭總裁主政的央行為何要引導新台幣長期趨貶?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只有彭總裁自己心裡最清楚。但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就容易多了,世新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郭迺鋒說,實質匯率貶值三成的意義,代表你我的財產在不知不覺中都縮水了,如果以主計處的國富統計來代表一個國家人民財富的價值,目前台灣全國人民的財富加總大約是一百四十五兆元,三成就是跌掉近五十兆元,等於十幾年下來,每個人財產縮水超過二百萬元,國人的購買力也因此下降。

如果一國的貨幣就代表一國的經濟力,那麼台幣長期弱勢的結果,不僅影響人民購買力,甚至影響一國的經濟力。

這是央行長期引導台幣趨貶、全體社會共同付出的代價。

 

台幣

▲點擊圖片放大

 

營利機構 盈餘目標是維持弱勢台幣的原因?


當然,貶值也有好處,最大好處就是讓出口廠商收益提高,尤其在台灣以出口導向為主的產業結構中,貶值能刺激出口上升,這個好處,或許間接回答了最後一道題的答案,彭總裁也許就在台灣這樣的產業結構「壓力」下,讓台幣始終「升不起來」。

花旗環球董事長杜英宗說,一般而言,匯率是反映一國的經濟成長狀況,但台灣似乎不太一樣,一路走來,新台幣的匯率像是在「協助」經濟成長,維持出口產業榮景,但一路以來偏低的匯率,也讓出口產業不思轉型。中國信託首席經濟顧問劉憶如與杜英宗的見解類似,她認為,央行不該一味阻升新台幣,否則將讓台灣產業失去調整機會。

當然,貶值還有一個天大的好處,這或許也是彭總裁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祕密,就是貶值還有助於每年央行「盈餘目標」的達成。

原來,台灣央行除了《中央銀行法》中所規定的四大目標,包括「促進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維護對內對外幣值穩定、及協助經濟發展」外,我們的央行卻還身負一個特殊任務,就是和所有國營事業一樣,每年都有賺錢繳庫的責任。

中央政府每年為央行編列一千多億元不等的預算盈餘,而多年下來,彭總裁的績效達成率幾乎都超過一○○%(見95頁圖表)。

即使○八年在金融風暴襲擊下,彭總裁照樣讓台灣央行為國庫賺進一千六百多億元,盈餘達成率百分之百,十一年來,總共為國庫賺進一.四三兆元。

為了順利達成盈餘目標,無形之中是否牽制了彭總裁對匯率的走勢與看法,不得而知,但央行每年雙手奉上近台幣兩千億元的獲利,上繳國庫,也讓央行長期在中央政府各機關中走路有風,卻是不爭的事實。

這筆每年上繳國庫的央行盈餘,約占每年中央政府總預算的十分之一,對日漸羞赧的國庫貢獻度非常大。據了解,前一陣子國庫的財政日益惡化,閣揆吳敦義曾當面「拜託」彭總裁再提高盈餘目標,彭總裁也欣然答應,當場讓吳敦義感激在心,也看出央行在中央政府心中的崇高地位。

 

彭淮南

▲點擊圖片放大

 

升值效果 升值二元,全民資產增值約十兆元


既要維持匯率政策的超然獨立、又要順利完成每年上繳國庫的盈餘目標,彭總裁長期維持球員兼裁判的奇特角色,依然能獲得高民意的支持,確實非常不容易。

但針對這樣的怪象,朱雲鵬說,「以我個人的認知,一直以來,央行就是營利事業機構」。只是央行是否應為營利機構,有待商榷。

「央行要獲利其實並不難」,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說。對手握匯率主導權的台灣央行而言,最直接的獲利方式,自然是手上龐大的外匯存底。因為只要新台幣繼續貶值走勢不變,央行不用做任何事,就可以坐享龐大的匯兌利益。

如果兩相對照,長期積弱不振的台幣匯率,搭配年年達成的盈餘目標,彭總裁會不會無形中被盈餘目標給牽制住,成為新台幣無法轉強的原因之一?

貶值雖然能讓彭總裁順利達成繳庫的目標,但對一般手握新台幣資產的民眾而言,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為按照目前的匯率,只要貶值一元,也就是貶值約三%,等於全民的資產無形中就縮水四.三五兆元,平均每人資產縮水十八.九萬元。

但相反地,如果央行順應市場情況,讓新台幣適度升值,按照投資機構預估今年台幣可能升破三十元大關計算,以目前匯率維持一美兌新台幣三十二元左右行情來看,大約還有二元的升值空間,如此,全民的資產可能增值將近十兆元,等於每人資產增加將近四十萬元。

 

設下關卡 嚴格把關一千萬美元以上的資金匯台


按理說,大量資金來台,新台幣理應升值,但是升值是彭總裁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因為萬一台幣升值,央行就要立刻面臨龐大匯兌損失的壓力。也就是說,彭總裁不但賺不到錢,還會虧錢。

為了要賺錢,就不能讓新台幣升值,就得用台幣去買更多美元,外匯存底愈來愈多,台幣就永遠不能升,因為一升值,就沒辦法賺到這個利潤,最後一旦美元下跌,彭淮南的壓力就愈來愈大,因為抱太多美元,他的槓桿也愈來愈大,這恐怕也是今年開春以來讓彭淮南頭痛的另一個問題。

除了每年圓滿達成的盈餘目標有可能在今年出現跳空赤字外,彭總裁當然也深知升值對台灣經濟可能出現的龐大壓力。

根據投資機構的估計,這波資金潮至少有台幣數十兆元以上資金想要「登台」,其中有大半還被央行擋在門外;一位不願具名的票券業總經理更不諱言表示,「目前只要美金一千萬元以上要匯回來,都會遇到層層把關,銀行要看當初匯出去的水單,有的要資金證明,我身邊很多朋友都遇到類似問題。」

積壓的民怨不小,但很多都敢怒不敢言,因為這些多半都是當初循地下管道出去的資金,「要看當時的水單?不是時間太久早就丟了,而是從頭到尾就沒有。」一位台商氣憤地表示。

設下層層關卡,央行的態度已經很清楚,就是「阻升」。問題是,能「阻」得了多久?央行為了要「阻」,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則是降息,要不就是得釋出更多的台幣。前者幾乎不可能,因為利率已經降無可降,因此唯一的選擇,就是繼續釋出台幣,而如此一來,付出的代價就是造成包括房地產在內的資產價格持續飆漲,人民更加買不起房子,而高房價早成民怨之首。

 

釋出台幣 央行成台灣房價飆漲的重要推手之一


前陣子,彭總裁為了高房價問題,大動作邀請銀行的房貸主管喝咖啡,殊不知,彭總裁出手「阻升(台幣)」,「其實恰好就是造成台灣房價飆漲的重要推手之一」,一位不願也不敢具名的銀行房貸主管表示,「但一般民眾不懂得總體經濟的關聯性,還把彭總裁當作為老百姓發聲,成為抑制房價的聖人,民調當然居高不下」。

內行人看門道,自然了解總體經濟層層運作下的影響力。但最後還是擋不了,新台幣還是得面臨升值的壓力,彭總裁的頭痛問題還是要面對。如果根據市場上多數機構的估計,今年新台幣可能有一成的升值空間,這將是彭總裁今年最大的難題。

從數據來看,彭總裁為了阻升,在匯市不斷買進美元,導致外匯存底增加,一般人以為外匯存底增加是我們愈來愈有錢,事實卻不然,因為外匯存底愈多,全民風險也跟著增加。

這個風險,彭總裁有責任向馬總統、行政院、立法院,以及全民說清楚!

彭總裁以照顧出口產業為由,阻升新台幣,但事實上,台灣以電子業為首的出口產業,對匯率的依賴性正在逐漸降低中,尤其歷經前年金融風暴震撼教育,大部分的業者都已尋求各種避險管道,以免再次受創,未來,彭總裁或許可以更放膽地讓新台幣匯率交由市場去決定才對。

過去十二年來,彭總裁一夫當關,擘畫貨幣政策,造就了弱勢台幣。但可以想見,在馬總統開放政策之下,現在進來的只是小錢,未來還會有更多錢進來,彭總裁強悍阻止「錢進台灣」,到底是全民之幸還是不幸?

 

泰國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小心百年泡沫

2010-09-30

彭淮南的獲利魔術何時落幕

2010-08-19

揭開央行賺錢神話

2011-12-29

後彭淮南時代 繼任者該丟掉的3迷思

2017-12-14

「彭規楊隨」不是靈藥 楊金龍如何應對四大新挑戰?

2018-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