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信辜家 危機四伏!

中信辜家  危機四伏!

劉俞青

金融

shutterstock

618期

2013-07-17 15:40

才短短不到二年時間,長子辜仲諒遠走海外,次子辜仲瑩境管未歸,旗下兩大金控,中信金與開發金同步遭到檢調搜索;中信辜家王朝,這個曾經光芒四射的百年家族,危機四伏!年邁的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雖然風塵僕僕提前回國,但面對洗錢疑雲、個人龐大的股票質押壓力,以及檢調傳喚,中信集團面臨史上最嚴峻的考驗,他能不能走出這次風暴?

十月十七日下午兩點,台北的天空晴空萬里,但位於台北市松壽路上的中信金控大樓,卻是烏雲罩頂,這個百年家族正面臨有史以來最重大的危機……。

 

這天,特偵組大隊人馬進入中信金控總部大舉搜索,長達四個半小時的搜索中,調查人員除了翻遍所有重要的文件外,這是第一次,檢調直搗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的個人辦公室。

 

危機浮出台面 這次連大家長辦公室都被搜索

 

顯然,這次檢調大動作,是衝著中信集團大家長辜濂松而來。

 

就在檢調於台北辦公室被翻箱倒櫃之際,人在北京的辜濂松第一時間得到訊息被媒體詢問時,眼神頓時有些空洞,但臉上並沒有流露太多表情,彷彿知道這一天終將到來。

 

檢方動作連連,緊接著在三天後,特偵組發出傳喚令,約談辜家大總管吳豐富。這位辜家老臣重要性非同小可,過去辜家任何一筆重要支出,都須經過辜濂松點頭,吳豐富才會出帳;對辜家每一筆帳的來龍去脈,吳豐富都清楚掌握,是辜家具實權的大帳房。

 

此次,檢調直接傳喚吳豐富來問話,意味著檢調已掌握核心關鍵人物,頗有擒拿粽子頭的味道。

 

截至目前,辜家父子三人,長子辜仲諒遠走海外,通緝期限將長達二十五年。而辜濂松,一位七十五歲的老人家,過去二個月以來,連續質押股票近十萬張,顯示財務壓力不輕;儘管他於十月二十一日風塵僕僕回國,但也被境管。

 

至於次子辜仲瑩,入主開發金後爭議不斷;這次開發金被搜索,本人則遭到境管,被外界稱為「獵豹」的他能否全身而退?未來還能保住經營權?都還是問號。

 

曾經呼風喚雨、不可一世的中信辜家王朝,怎麼會走到今天這般境地?

 

在台灣舉足輕重的百年辜家崛起於鹿港,名列台灣五大家族。○三年,辜振甫與辜濂松兩脈寧靜分家後,辜濂松一手創立中國信託的金融王朝,光芒與社會評價一直凌駕和信辜家之上。企業版圖除了金融本業一度插旗兆豐金、並拿下開發金經營權,此外,還橫跨飯店、媒體、營建。

 

然而,就在巔峰之際,局勢急轉直下,短短不到二年時間就財務吃緊,由高峰陷入谷底,危機四伏。

 

事實上,在這次大搜索之前,檢調早有動作;而每一個傳喚的細節和行動,都挑動特定人士的敏感神經。

 

十月上旬,特偵組約談了一名綠營極為關鍵的重要關係人,顯示偵辦進度已經掌握某一條重要而且明確的資金流向,懷疑可能來自金融業某一位特定人士。

 

消息傳來的隔天,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瑩跟公司請了公假,上了飛機離開台灣;截至目前為止,開發金高層對於他飛到哪裡、多久才回來,一概三緘其口。

 

四年前辜仲瑩進入開發金後,惹出多起重大公司治理爭議與官司;辜仲瑩很少面露疲態,但面對愈來愈明朗的陳水扁洗錢疑案,惹上塵埃的他恐怕心裡都茫然。

 

這些情節似曾相識,因為二年前,類似的場景就在辜家長子辜仲諒身上上演。

 

危機1 股票高質押 二個月激增近十萬張

 

○六年十月,同樣是深秋的季節,辜濂松的長子、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因為中信金投資兆豐金一案,引發辜家可能藉由私人設立的紅火公司涉嫌背信的爭議。

 

最後,辜仲諒連同辜濂松女婿、前中信金法金總經理陳俊哲兩人,選擇遠走海外,至今滯日未歸,遭檢察官發布通緝。

 

而這一次,檢調搜索也許只是壓垮辜濂松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在此之前,這個百年家族早已疲態百出,辜家財力吃緊的傳言,傳遍台灣企業界已經許久。

 

辜家過去長期在中信金持股偏低、質押比重又高,已是市場「共識」。但今年八月開始,辜濂松個人在中信金的股票質押比重,出現不尋常的躥高,根據資料顯示,光八月辜濂松個人就向銀行申請質押一萬六千餘張,九月單月更質押了六萬三千一百張,十月截至十五日止,已經質借二萬一千五百張;總計二個半月下來,共向銀行質借了九萬七千餘張。到十月中旬止,辜濂松個人持股的質借比率,高達九三.七二%。

 

如果以貸款成數五成計算,乘以每個月中信金的均價,辜濂松近期總共向銀行借出將近八.七億元,其中,又以兆豐金為最大債權銀行。

 

如果融資五成,股價只要跌幅超過質借時的四成,就會遭到斷頭的命運。

 

若以中信金十月二十一日的收盤價十一.三元來看,兩個半月的股價跌幅已經高達五成;除非質押銀行特別融通,否則辜濂松在八月初向幾家銀行質借的股票,包括向兆豐銀、板信商銀,以及最近也處於風雨飄搖的台新銀行,應該都已經發出補繳保證金的通知。如果辜濂松無法在時限內補足,就要面臨斷頭。

 

而且,早在八月前,辜濂松質押股票已破九成,這些股票質押時的股價更高。換句話說,如無意外,今年下半年,中信金股價連番破底,頻創歷史低點,不待最近,辜濂松這位中信集團大家長,很可能老早就已接到質押銀行的「斷頭令」。

 

危機2 辜仲瑩高槓桿操作  經營權面臨考驗

 

而辜仲瑩的情況絕對不比老爸好到哪裡去!一個多月前,當時大盤還在六千點上下,他身邊一位最重要的財務大將向友人告急,「老闆真的會撐不住!」

 

辜仲瑩的財務情況會更嚴峻,主要是因之前為與官股一拚高下,去年六月開發金的董監改選,辜仲瑩槓桿用盡,融資買進的股票,幾乎都在波段高點的十四、五元,市場人士估計,平均成本大約在每股十三元;對照十月二十日收盤價僅剩六.五二元,「辜仲瑩可能早就被斷頭了」。

 

資料顯示,今年六、七月當開發金股票跌破十元面額時,辜仲瑩名下重要的投資公司興文投資,所質押的股票確實做了移轉。原本在台灣工銀的質押,轉到華票及與中信金相關企業萬通票券,是否財力吃緊被迫斷頭後,再與新的銀行重談質押條件,不得而知。

 

但辜仲瑩早就身陷官司風暴之中,如果個人財力再吃緊,後年開發金改選,會不會拱手讓出經營權?沒有人敢預估。

 

父子兩人雙雙面臨高質押的厄運,堂堂百年世家的手頭真的已經如此吃緊?

 

危機3 認賠也要變現 在市場籌錢

 

前年十月,辜家把全台最大的有線電視系統商中嘉賣給外資安博凱;外界原本以為和信辜家與中信辜家手上股權悉數賣掉。但事後證實,真正急著變現的只有中信辜家,出讓的只是他們手上的四成股權,辜濂松家族因此二百億元現金落袋。

 

緊接著,今年八月,原歸於中信辜家老三辜仲立名下的中信飯店,一刀切回給和信辜家;交易金額多少,買賣雙方說好絕口不提。

 

不過,按照觀光業人士估計,全台擁有十二家店、去年營業額十七億元的中信飯店,市價至少二、三十億元。

 

這個當初「兩辜」在分家時,辜濂松好不容易爭取來的版圖,如今卻一紙契約,雙手奉還,兩個辜家間的上下局勢,顯然已在悄悄逆轉。

 

此外,前兩年戰得難分難捨的金鼎證,如今開發金還握有近五成的股權。今年年中,據悉辜仲瑩曾主動派人上門,想把手上金鼎的股票賣回給金鼎證張平沼。不過此事遭到開發金的否認,表示近期之內,兩方只在董事會上碰過面,並未談及出售金鼎證股票一事。

 

雖然至今交易還沒達成,但熟悉內情的人士表示,開發金財報上購買金鼎的成本在十二元,如果辜仲瑩真選在金鼎股票只剩九元的時候上門求售,「除了亟需用錢,否則沒道理在這時候賣股票」。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辜濂松家族頻頻在市場上籌錢,甚至不惜認賠變現?

 

原因眾說紛紜,有一說是近幾年來,無論中信金、開發金,爭議案件一件件曝光,外界不斷用放大鏡看待辜家,資金調度不再像過去那麼有彈性,加上金融業整體情勢欠佳,財力才會越來越吃緊。

 

但也有金融人士表示,「大股東槓桿過高」者,遇到景氣轉差一定出事,最好的例子就是當時踮足腳尖,勉力咬下彰銀的台新金吳東亮,如今險況尤甚辜家;而第二個就是中信辜家硬是以不高的股權吃下開發金,還差點想要一併吃下復華金。

 

危機4 外資大賣 股價跌幅相對較大

 

股價會說話,十月二十一日,中信金的收盤價十一.三元,今年以來市值蒸發四七%;開發金六.三元,今年市值蒸發五○%。同屬辜仲瑩名下的凱基證每股八.二六元,市值減少五二.三六%。

 

目前為止幾乎沒有公告踩到重大地雷的中信集團,跌幅比海外資產部位高、受傷不輕的國泰金還大,幾乎和近來頻踩地雷的兆豐金一致。而同遭檢調搜索的元大金,今年市值跌幅還不超過三成。市場不禁要問,中信集團到底出了什麼事?

 

此外,過去中信金最引以為傲的外資持股,如今卻成了最主要的股價殺手。八月以來,外資一連摜壓金融股,賣超張數高掛第一名是台新金、其次是兆豐金,第三名就是中信金,賣超二十一萬張。前十五檔外資賣超的金融股中,中信集團全數上榜。除了中信金,凱基證第八名、開發金第十名、中國人壽第十三名。

 

其實,外人很難窺見辜家大門內,究竟出了什麼大事,讓辜家如此危機四伏。

 

但市場上爭議聲浪不曾停歇,除了過去一一曝光的紅火案件,讓辜仲諒遠走海外;開發金公司治理疑雲,讓辜仲瑩官司纏身之外,近期扁家洗錢案持續延燒,根據了解,在人頭帳戶之一——力麒建設董事長郭銓慶的妹妹郭淑珍的海外帳戶中,發現一筆來自中信集團的匯款,這似乎是辜仲瑩聞訊決定避走海外的理由之一。不過,中信證券鄭重否認有此資金流向。

 

近四年來,中信辜家的爭議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無論公司或家族的「商譽」,都越形黯淡。

 

但市場的競爭不曾止息,辜家的負面爭議與官司,無疑就是給對手機會。

 

正當十月十七日,檢調搜索中信金大樓同時,國內另一金控家族——富邦金辦公室也燈火通明,蔡明忠、蔡明興兄弟正與所有高階主管埋頭於與ING安泰人壽購併案的最後評估。十九日周日中午,這樁危機入市的合併案拍板;二十、二十一日,富邦金股價連續亮燈漲停,而甫遭搜索的中信集團股價全數打入跌停。

 

四年前,和信大家長辜振甫過世,有媒體以「風骨」形容;日前王永慶走了,社會對經營之神極為推崇。但幾乎同一時間,這些原本也加諸在中信集團身上的正面評價,卻悄悄淡化。

 

歷史不會停止腳步,國內大型財團家族的競逐也還未見勝負,但社會的評價、股價的起落,已經提前給了答案。

 

繁華不再,中信辜家的明天在哪裡?兩位遠走海外的兒子、寧可認賠也要拚現金的窘境,以及大家長辜濂松失焦落寞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了答案。

 

■中國信託金控
成立時間︰2002年5月17日
資本額︰531億5969萬元
董事長︰辜濂松
員工人數︰約11000人
子公司︰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中國信託綜合證券公司、中國信託保險經紀人公司、中國信託創業投資公司、中國信託資產管理公司、中信保全、台灣彩券

延伸閱讀

中信金老臣紛紛回鍋

2006-08-24

繁華落盡

2008-10-23

兩年後 辜家得讓出開發金?

2008-10-23

沉寂二年 辜家兄弟復出首演轟動

2011-02-24

辜仲瑩鋼索之上爭證券龍頭

2009-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