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前進上海自貿區 台資銀行停看聽

前進上海自貿區 台資銀行停看聽
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說,上海自貿區金融細則出爐前,不會輕舉妄動。

張舒婷

金融

攝影/陳永錚

881期

2013-11-07 13:33

上海自由貿易區掛牌剛滿月不久,但各界矚目的金融細則遲遲未公布,台資銀行搶進的熱情也漸漸消退。不少台資銀行的主管認為,自貿區的威脅沒有想像中急迫,商機也還有待觀察。

號稱中國金融改革史上最重要的一步「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開幕滿月了。經過一整月的敲鑼打鼓,自貿區管委會統計,每天至少有五百家企業在櫃枱大排長龍,只等著辦事員說明,窺得一點自貿區的細節。表面上,火熱到不行。

不過,雖然門口擠破頭,截至十月底,自貿區內的二三四家新設企業,僅有二十一家是外資。打著「與國際接軌」名號的自貿區,內地企業卻占了超過九成,這樣的成績恐怕不算漂亮。不僅如此,被部分聲音點名「如果不跟進,就會倒一半」的台灣銀行業者,反倒從容,隔岸觀火。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上海自貿區的門道,出了什麼問題?

有消息指出,在上海自貿區正式掛牌前,中國官方就替台灣銀行業者預留了一定的申請額度,但放眼台灣所有銀行,現階段只有國泰世華銀行的動作最積極,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表示,目前已規畫申請上海自貿區支行;至於其他業者則普遍表示,「還不急著去卡位」。

事實上,台灣的銀行業者並非不看好上海自貿區的商機。土地銀行總經理蘇樂明回憶,兩年前他曾親赴自貿區勘查,發現其基地不但腹地廣大,且坐落於浦東新區,位置絕佳,且離土銀的上海分行約五十分鐘車程,對土銀來說,確實是個機會。

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也表示,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市場,上海又是中國的樞紐,基本上想西進的台資銀行,不太可能忽略掉上海這個地方;如今上海自貿區開放,對世界各地廠商和投資人來說,確實有相當的吸引力。

既然如此,為何台資銀行業者對上海自貿區,至今還在停、看、聽的躊躇階段呢?首先,是上海自貿區對台灣銀行業的威脅,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急迫與嚴峻。

 

OBU

 

倒一半?對業者衝擊不致傷筋動骨


「有人擔心,上海自貿區將使台灣的銀行倒一半,這真是言過其實了。」黃男州表示,上海成立自由貿易區,台灣銀行業的OBU(國際金融業務分行)業務不可能完全不受影響,但衝擊程度絕對不如外界想像來得嚴重。

持悲觀論者認為,OBU業務是台灣銀行業者的主要獲利來源之一,OBU的客戶似乎又以在中國大陸打拚的台商為主,因此一旦上海自由貿易區的金融開放程度高於台灣銀行業的OBU,屆時可能會將台商客戶吸過去,導致台灣銀行業的OBU客戶嚴重流失,也就重創了台灣銀行業的獲利空間。

先從數字來看,根據金管會統計資料,二○一○至一二年的過去三年間,OBU占銀行整體稅前盈餘的比重約在一四%至二三%之間,今年前八月則占二○%,而若以普遍狀況來看,OBU業務中的台商客戶則約占半數左右;換言之,即使國內銀行業者所有的OBU台商客戶都被上海自貿區搶走,對業者的獲利衝擊大約也就在一○%上下;雖然有一定影響,但也絕不到「銀行倒一半」的嚴重程度。

此外,黃男州表示,OBU固然是銀行重要獲利來源,但OBU賺的錢,卻不見得一定真的與境外客戶的業務有關。「有時候OBU只是一個票券、債券投資或聯貸案的掛帳單位罷了。」一位深諳台灣金融業生態的會計師進一步解釋,以實務狀況來說,在銀行內部,不論是在境外從事外匯交易或投資外幣債券,通常是由投資部門操作,最後把這些交易金額掛在OBU的帳目上,可以享有賦稅優惠。

蘇樂明則強調,台資銀行雖然面臨上海自貿區的挑戰,但台商客戶不見得會在短時間內全數轉向。他以土銀本身的狀況分析,「在我們的台商客戶中,有為數不少的企業向土銀申請十年、二十年的貸款方案,以雙方長久的合作默契和信賴基礎而言,絕不可能因為上海自貿區一成立,彼此的合作關係,說中斷就中斷。」

另一方面,蘇樂明也表示,台商向台資銀行申請貸款時,因為透過國內母公司的保證,因此可以享受到更便宜的貸款利率或其他優惠,在此既有基礎下,台商客戶料想不至於大量流失。

 

先卡位?細則未公布,業者不敢妄動


銀行業所面臨的威脅並不急迫,至於進駐上海自貿區所帶來的「機會卡位」效果,則因為「金融細則」遲未公布,讓業者不敢輕舉妄動。

上海自貿區掛牌至今,備受矚目的金融細則,始終停留在「只聞樓梯響」階段,尤其是最受關切的「雙率」(利率、匯率)市場化,以及人民幣可跨境使用、人民幣資本項目可自由兌換等要件,遲遲沒有動靜。

十月三十日,中國國務院研究中心辦公廳主任隆國強在北京表示,上海自貿區的金融政策細則,不宜倉卒推出,此話一出,讓台灣的銀行業者更加躊躇不決。

事實上,首家搶進上海自貿區的外資銀行星展銀行,為了能夠立即掌握自貿區未來的金融發展機會,還特別成立了專案小組,但星展銀行中國首席執行官葛甘牛表示,因為細則尚未出爐,至今還沒有明顯的研究進度。

「在中國,細則制定一向拖很久。」黃男州苦笑著說;他認為,上海自貿區在各界矚目的壓力下,細則出爐的時效可能會比以往快一點,但金融業畢竟是高度管制的行業,加上中國目前的金融開放只是剛起步,可以預期的是,「在官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評估之前,絕不會貿然公布相關細則。」

黃男州還提到銀行業者的另一層顧慮:自由貿易區的最大優勢就是「自由」,即使上海自貿區域裡,貿易往來自由,但中國市場如此之大,等自貿區五臟俱全後,和中國大陸其他區域的關係又是如何?「大家期望很高,但這些遊戲規則都還沒出來,要不要進去,真的都還很難說。」

 

備戰之餘  挾台資企業優勢走合作模式


儘管台資銀行業者對於上海自貿區的威脅和機會都還在停、看、聽的階段,不過自貿區的成立,仍帶給他們一定的危機感。

搶進上海自貿區腳步最快的李長庚就語重心長地說:「我對台灣很有信心,但不得不承認,台灣某些地方是辛苦一點,像是和其他國家簽FTA(自由貿易協定)、服貿協定的進度比較慢。」

黃男州、蘇樂明則表示,上海自貿區目前雖然細則尚未公布,但「開放」的方向應已確定,當發展趨向成熟之後,終究會與台資銀行形成一定程度的競爭關係;不過兩人也都認為,台灣銀行業者在積極備戰之餘,也應該思考「合作」的可能性。

蘇樂明指出,台資銀行不論是消金、企金、票券等業務,都比陸資銀行更為成熟,「而且中國人的排他情緒較強烈,陸資銀行若要向他人取經,與中國同文同種的台灣人,多半是優先對象。」

黃男州則強調,台灣的企業結構特殊,中小企業占比甚重,「對陸資銀行來說,這樣的base(基礎)夠大、夠特別,雙方可以一起搭建一個平台,一同吸引這些企業客戶。」

整體而言,上海自貿區上路至今,台灣銀行業者對於自貿區的態度已從一開始的「大危機、大契機」,到目前普遍轉變為「危機並不急迫、機會尚待觀察」。挑戰雖然難免,但若要看到銀行業者更積極搶進自貿區舞台,恐怕得等到自貿區進一步端出更多牛肉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

帳面虧損20%...在股市裡,重傷2次就提早畢業!在股災中,你只有這兩條活路

2020-04-08

台灣口罩到底比中國好在哪?熔噴布廠商透露測試數字,讓人驚呼:原來,差這麼多

2020-04-07

首次約會...她抱怨「路不熟開車狂看導航很掉漆」! 網:副駕公主才是大問題

2022-01-06

首揭二○五○碳中和路徑圖 高獲利鋼材出貨超標8成 翁朝棟:中鋼要擺脫景氣循環宿命

2022-01-19

保戶攻略 新制0+7怎麼賠?重複投保不受理? 關鍵10問搞懂理賠權益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