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麥嘉華:全球經濟通往「風險升高」方向

麥嘉華:全球經濟通往「風險升高」方向
勞工團體在傑克森洞會議現場抗議,提醒葉倫「就業市場沒那麼好」。

陳怡芬

全球股市

Getty

923期

2014-08-28 12:53

美國究竟會在何時升息?全球投資人都想在八月二十一日舉行的傑克森洞會議裡找答案。隨著聯準會主席葉倫演說結束,各界似乎沒有找到明確答案,倒是末日博士麥嘉華明確解讀,美國升息不會提早,甚至,會比預期得更晚。

二○一○年八月,美國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在此暗示推出QE2(第二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兩年後的八月底,他又在這裡釋出QE3的風向球;一三年,柏南克選擇缺席,改由當時擔任聯準會副主席的葉倫來到這裡提早「見習」,不久後,葉倫果然登上聯準會主席大位……。

基於以上經驗法則,每年八月,位於美國懷俄明州的傑克森洞(Jackson Hole),總會成為全球財經人士的關注焦點─名為「傑克森洞會議」的全球央行年會,可說是一年之中掌握聯準會政策方向的最佳時機。在今年,市場最渴望能在此求得答案的問題很明確,就是美國聯準會的升息時間表。

今年的傑克森洞會議在八月二十一日舉行,主題定為「重新評估勞動市場動態」,這個題目理應能讓葉倫自然而然地討論升息時機,因為聯準會利率決策就是與勞動市場的榮枯密切相關。


「務實」演講  卻讓鷹派、鴿派都失望

 

美國聯準會

▲葉倫在傑克森洞會議中忽左忽右的說法,讓市場對其政策態度有更寬廣的想像空間。(圖片來源/達志)


市場人士於是從八月初就開始興奮預期,屬於鴿派、不傾向提早升息的葉倫,將在傑克森洞演出一場「完全鴿派」的大秀,即使沒有明示升息言之過早,至少也會明白放話:「太早升息是危險的」。

從結果來看,葉倫的演說顯然令鴿派的粉絲略感失望,她用了相當篇幅解釋「目前的失業率數字,不足以充分代表經濟現況」,但接著卻不斷論述,聯準會須著手更多研究,才能理解金融海嘯後的真實就業市場結構,而未對升息時機明確表態。

英國《金融時報》以「更平衡」來解讀葉倫的通篇演說,「她雖然表達了太早升息有風險,但也強調延遲升息同樣會有風險。」

有趣的是,不只是鴿派粉絲失望,鷹派大咖也很失望;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末日博士麥嘉華(Marc Faber)劈頭就說:「在我看,葉倫不是完全鴿派,根本就是超級鴿派(Ultra Dovish)!」

麥嘉華解讀,葉倫表面上顧及了平衡,但她把「失業率」這個原先用來衡量升息時機的具體指標批得一文不值,就足以令人捏把冷汗;「她說必須更『務實』,不能讓聯準會被原本設定的目標綁住;聽起來,就是不管失業率降到多少,聯準會都打算用『務實』的理由拒絕升息。」

 

央行年會


忽視失業率  恐讓資產泡沫噩夢再現


末日博士所擔心的,是葉倫把「適當升息時機」的發言權完完全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情況有點像是聯準會前主席葛林史班在九○年代所提出的「新經濟」概念。

理論上,通膨率和失業率呈反比,當失業率降低,通膨可能隨之升高,為避免通膨失控,聯準會應在失業率明確降低之際開始升息以壓抑通膨;但在當年,葛林史班卻認定資訊科技讓生產效率提升、供給擴大,因此低失業率不會導致通膨,也就不斷拖延升息時間,造成了日後的資產泡沫破滅。「現在,葉倫又來了,又認為失業率沒有意義。」麥嘉華無奈地說。

「我無法準確預估美國升息的時間點,但我可以確定,明年第一季之前絕對不可能升息。」這是麥嘉華對傑克森洞會議的第一個結論。

延續這個結論,他繼續對接下來的全球經濟與投資環境做出分析。關於經濟局勢的部分,他先提到在傑克森洞會議中的另一位要角: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來自通縮危機所在地歐元區的德拉吉,這一回的發言充滿「積極寬鬆」的味道,強調歐洲央行官員「正準備進一步調整政策,並動用一切可能工具維持中期通膨。」此番言論被解讀為德拉吉「最明確的一次寬鬆暗示」。

「結論是,美國不會提早升息,歐元區更會加速寬鬆,這個世界仍然是充滿鈔票。」說到這裡,麥嘉華特別提到了印度央行總裁拉詹,「他在不久之前提出的擔心,果然是有道理的。」

還記得拉詹嗎?他的第一次嶄露頭角就是在傑克森洞會議上。二○○五年,他以IMF(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的身分出席會議並發表演說,那一年,葛林史班即將卸任,傑克森洞的會場裡充滿著「向葛林史班致敬」的氛圍;只有拉詹不長眼,他在公開演說中直指聯準會的長期寬鬆恐將造成資產泡沫與金融危機;當然,他當場受盡冷嘲熱諷。


熱錢滿天飛  拉詹:市場終會崩潰


幾年後,他成為率先預言金融海嘯的先知之一;而在今年八月六日,當市場陸續預期葉倫的「完全鴿派」演說時,拉詹又打開烏鴉嘴了:「我在世界各地的同事們,也就是各國央行總裁,這些年來都很努力用貨幣政策刺激經濟,但若『靠貨幣支撐』的作法繼續下去,市場終會崩潰。」

「拉詹的擔心完全正確!」麥嘉華說,從這兩大央行的談話來看,熱錢滿天飛的情況不會在短時間內改變,「很多人大概都忘了,上一次的金融海嘯就是因為貨幣政策過度寬鬆,信貸市場膨脹的程度遠遠超過實體經濟所需;但現在,過度寬鬆的情況早就更嚴重了。」

他以實際數字說明:「與二○○七年金融海嘯爆發前的情況相比,全球債務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又增加了三○%左右!」麥嘉華強調,這麼多的債務、熱錢,卻無法有效推動美國、歐洲和全球經濟明確復甦,唯一的效果只有資產價格快速上漲,「這種只靠貨幣政策驅動的多頭,漲越多,最後的結局可能就越會讓人失望。」

換言之,經過這場傑克森洞會議,麥嘉華更確定全球經濟正往「風險升高」的方向走去。

因此,麥嘉華沒有理由改變他「末日博士」的一貫態度,他具體預期,美股或許仍會高檔震盪,但再創新高的機會不高,「以標準普爾五百指數來說,我認為在今年年底收盤時,指數可能會比現在低個一至二成。」

至於麥嘉華目前的投資組合,「我現在持有一些國庫券(編按:一年內到期的政府公債,與一般政府公債相比,到期時間較短,因此能降低利率風險)。」此外,他雖不看好全球股市整體表現,但特別提到了香港股市。


想玩短線?香港股市有機會向上


「最近有一些香港地產股滿吸引我的。」麥嘉華說,雖然對中國經濟成長率不敢過度樂觀,「但中國股市基期偏低,加上熱錢氾濫,這個市場仍有機會向上,而對外資來說,多半會透過香港股市投資陸股。」當然,他補充說明:「別誤會了,我還是不看好長線,我只是說,如果你想要玩一玩熱錢效應,港股是個可考慮的方向。」

至於他手中其他的資產配置,熟悉麥嘉華作風的投資人大概都會背了,黃金、白銀等貴金屬仍是他的最愛,道理很簡單,他繼續押注於全球央行必會繼續營造出一個「貨幣貶值」的世界。

「我剛才說,葉倫在明年第一季之前絕不會升息,但我真正想說的是,她恐怕要等到通膨已經失控之後,在事態已經來不及的時候,才會驚覺必須升息。」麥嘉華說。

 

麥嘉華

▲麥嘉華認為,美國聯準會的升息時間,會落在「通膨已失控」之時。

延伸閱讀

下一個金融變局:等待葉倫升息

2016-09-01

葉倫這一槌如何定江山?--Fed升不升息 全球平息以待

2015-09-10

三大問號 決定新興市場風暴的下一步

2013-09-05

拉詹擋得住亞洲金融危機第一張骨牌?

2013-08-29

抗疫、抗失業到抗中 準財長葉倫火線任務

2020-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