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看管56兆資產 他預警:今夏當心歐洲

看管56兆資產  他預警:今夏當心歐洲

鄧麗萍

金融

陳俊銘攝影

1005期

2016-03-24 09:58

面對市場動盪,摩根資產管理負責全球投資的威爾克斯認為,漲多拉回的美股不算昂貴,高收益商品、新興市場仍是長期投資方向。而動盪不安的歐洲,可能是今年最大黑天鵝。

二○○八年金融海嘯後,摩根大通竄升成為美國最大金融集團,摩根大通旗下的摩根資產管理,更躍為全球第二大主動管理(Active Management)的資產管理公司。

 

目前,摩根資產管理的資產高達一.七兆美元(約新台幣五十六兆元),相當於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三.五倍。而負責全球投資管理的,就是克里斯.威爾克斯(Chris Willcox)。

 

有「華爾街最有權勢的女王」稱號的摩根資產管理執行長歐朵思(Mary Callahan Erdoes)欽點,威爾克斯自一四年五月起,擔任摩根資產管理全球投資管理執行長。

 

關鍵一〉負利率不會有更低利貸款


外匯投資出身的威爾克斯,在金融海嘯後早一步看見股債兼具的多重資產配置趨勢,積極調整公司組織和通路布局,讓摩根資產管理在一五年一舉成為多重資產全球第三大淨流入公司。

 

三月十七日,這位看管數十兆元資產的大掌櫃短暫來台訪問,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對今年金融市場提出了關鍵看法。

 

當前市場上最火熱的話題,莫過於歐洲多國、日本等央行祭出的負利率政策。負利率政策希望能刺激銀行放款及投資,但威爾克斯一針見血指出,「如果你認為,負利率政策會讓銀行以更低的利息貸款給你,那你就錯了。」

 

威爾克斯認為,負利率無助於提振經濟、紓解通縮,因為「歐洲央行的作法是,對各家銀行存在央行的超額存款準備金實施負利率,等於銀行反過來要付利息給央行,但對存款戶仍未徵收費用。」那麼,銀行就沒有動力、也不會更便宜地把錢借出去。

 

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經濟碩士畢業的威爾克斯,目前也擔任美國聯準會外匯委員會、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外匯委員會、英國央行外匯之聯合常務委員會、倫敦結算所董事會等成員,堪稱最熟悉各國央行政策、全球利率走勢的專家。

 

「負利率是個有趣的政策,但它無法解決經濟的根本問題。」威爾克斯經常和各國央行總裁坐下來討論,他發現,大部分的央行總裁是學者出身,而有些學術理論是無法在真實世界裡實踐,反之亦然。「就像柏南克說過,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在理論上不可行,卻能夠在真實世界裡運行。」

 

威爾克斯進一步解釋:「對學術界來說,利率○.一%和負○.一%,並沒有很大差異,尤其是接近零的利率,它只是一個數字。但在真實世界裡,對一般人來說,存款利息是正還是負,意義很重大。」

 

無論是負利率或QE,在威爾克斯眼中,都不是救經濟的長遠之計,「我們只是向未來借了一些成長。」○八年之後,各國央行採取非正規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其實是用更長的時間來分散痛苦,因此,在復甦過程中,人們覺得失望、認為經濟成長緩慢等,這些都是意料中事。

 

「我們簽下這個魔鬼交易,因為不想要發生災難性的經濟危機。」威爾克斯相當肯定各國央行和政府在避免經濟崩潰所做的努力,「在我看來,這是一個成功的交易,無論是對全世界,或是市場投資人。」

 

但,到了某種程度和時間點,這些政策都要走到尾聲。威爾克斯表示,過去六、七年,聯準會有兩大憂慮,第一是擔心重蹈一九三○年代的錯誤,也就是太快進行緊縮政策,導致前功盡廢,造成經濟大衰退;第二是聯準會深諳,過去的貨幣政策會對市場和資產造成扭曲,且時間愈久,後遺症就愈嚴重。因此,聯準會決策一直在這兩者之間拔河。

 

關鍵二〉美股穩健 看好高收益產品


為了讓貨幣政策正常化,聯準會的作法是,讓決策變得非常透明化,也就是,在過去二、三年,一直給予市場足夠的警訊,冀望市場提早消化有關QE退場和升息等利空。「然而,問題出在,當市場知道何時該結束派對時,他們反而覺得可以先放輕鬆,等到時間逼近時,才來緊張瘋狂。」

每當市場陷入恐慌,聯準會又會擔心經濟衰退而退縮,類似反覆的情況發生了三次,直到去年十二月,聯準會才真正啟動升息。

 

由於全球都受到美國的直接影響,當實施已久的政策發生變化,市場需要一些時間來重新找到資產的合理價值。威爾克斯認為,今年全球市場仍會充滿波動性,因為它正在嘗試了解所有資產包括股債的未來價值。

 

即使開春以來,全球股市就接連經歷一、二月的大震盪,但威爾克斯對於二○一六年的展望仍然相對樂觀。他認為,一些漲多拉回的股市如美國,即使不算超級便宜,但也不再昂貴,原因是美國經濟復甦依然穩健,未來仍是表現相對好的市場。

 

「長期而言,我仍看好的是高收益產品,新興市場也出現長線投資價值。」在低回報、高波動的市場中,威爾克斯建議投資人透過多重資產配置,進行多元布局。同時,他也提醒投資人不應過度樂觀,因為市場波動仍有可能帶來實體經濟的負面影響,而且我們距離上一次金融海嘯並不遠。

 

「我現在擔心的市場最大變數,應該是歐洲。」德國出生、在倫敦念書、曾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目前住在紐約的威爾克斯,對於全球政經局勢有獨到見解。

 

威爾克斯認為,今年大部分成長的正面消息將會來自美國,而「聯準會怎麼做」是全球市場的風向球。(圖/Getty)

 

關鍵三〉德英政局 最令人憂心


威爾克斯指出,過去一年,許多人開始對歐洲經濟復甦感到樂觀,市場也認為歐洲應該被重新評價,因此資金大量湧入歐洲。但,懸而未解的難民問題,卻成了籠罩在歐洲上空的一朵烏雲。

 

三月十三日,被喻為「超級星期天」的德國三邦議會選舉,被視為是總理梅克爾尋求第四度連任、一七年大選的關鍵指標。

但,選舉結果卻讓梅克爾輸得灰頭土臉,外界形容「這是完全崩盤」,她主導的寬鬆難民政策是敗選主因。

 

威爾克斯指出,歐洲難民問題影響了整個歐盟的複雜政治結構。梅克爾願意打開國門迎接難民,曾受到國際間高度肯定,但難民引爆的連串危機,卻可能讓她從一位全歐洲最有權勢的領袖,在一夕間面臨失去政權。「這對歐洲來說是一大損失。」

 

此外,英國將於六月針對去留歐盟進行公投,威爾克斯認為,歐洲政治領袖的處理失當,已為市場埋下巨大風險。「如果英國公投結果是決定脫離歐盟,對歐洲來說是很糟的事。」不僅如此,烏克蘭、敘利亞、土耳其等地區的發展,都是歐洲可能引爆全球風險的地雷。

 

「當我們在這個夏天醒來時,有可能會發現,我們已經失去了歐洲最重要的領袖(指梅克爾),以及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盟國(指英國)。」威爾克斯為今年第二季的樂觀展望報告,下了一個憂心的注腳。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負利率 大勢已去

2016-03-17

負利率:全球央行的吸毒遊戲

2016-02-18

存銀行?不如買銀行?

2015-12-03

歐洲逼熱錢流向股市 效應擴及全球

2014-06-12

陶冬:2020年資產配置 應以「增槓桿」起勢

2020-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