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榊原英資:台灣一味干預外匯市場是無效的

榊原英資:台灣一味干預外匯市場是無效的

金山隆一,翻譯/孫蓉萍

金融風雲

榊原英資提供

723期

2010-10-28 09:21

一九九五年日圓升值時,時任大藏省財務官、有「日圓先生」稱號的榊原英資曾干預匯市,在日圓不斷升值的現在,《今周刊》特地專訪榊原英資,談談他對近來全球貨幣情勢的看法。他認為,投資資金流向亞洲的現象預料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各國必須針對這一點,思考因應對策。

編按:全球貨幣競貶的情況下,日圓兌美元會升值到什麼價位?全球經濟有什麼改善的良方?《今周刊》專訪現任青山學院大學教授的「日圓先生」榊原英資,請他發表對近來貨幣情勢的看法。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請問你預估日圓會升值到什麼價位?

 

榊原英資答(以下簡稱答):一九九五年四月,日圓兌美元曾經創下一美元兌七九.七五日圓的歷史新高,這次衝破這個新高只是遲早的問題,因為美元持續呈現貶值的走勢。而美元走弱的背景因素,是美國經濟惡化超出預期,而且這個狀況一般認為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日圓兌美元

 

善用日圓升值的好處

 

美國經濟和九○年代的日本一樣,出現「資產負債表衰退」現象。由於家庭負債增加,一旦有收入就會先拿來償還借款,而不會用在消費方面,因此不景氣應該會持續下去。

 

如此一來,美國不得不持續實施寬鬆銀根的政策,或是更進一步寬鬆銀根。這將使得美元貶值,亞洲所有貨幣都升值。

 

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說:「我們並未實施美元貶值的政策。」或許美國的確沒有明確指示要實施美元貶值政策,不過持續寬鬆銀根,結果就會導致美元貶值。

 

問:日圓持續升值,對日本經濟會帶來什麼影響?

 

答:日圓恐怕會維持在一美元兌七十到八十日圓之間。短期而言這並不是好事,但是如果我們改變一下想法,會發現日圓升值也有好處。例如日本可以用較少的錢就買到海外資產,也容易購併國外的企業。善用日圓升值的好處,受傷就不會太慘重。

 

問:日圓持續升值對全球經濟又會帶來什麼影響?

 

答:比起日圓升值,美元貶值的影響層面更大。現在先進工業國、尤其是歐美,因為放寬銀根、貨幣貶值,導致資金氾濫,流向新興國家市場,新興國家反而有泡沫的跡象。

 

投資資金流向亞洲的現象,預料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如果這些錢急速流往新興國家,這些國家就會出現嚴重的泡沫經濟狀態。各國必須針對這一點,思考因應對策。

 

事實上中國已經調高利率,印度也持續調升利率,泰國也開始管制資本流入。

 

問:中國如果調高利率、緊縮銀根,熱錢會不會瞄準高利率而流入中國?

 

答:的確會有這樣的惡性循環。印度也可能發生這樣的狀況。可是各國不得不消滅泡沫,因此至少要調高利率、緊縮銀根。大國很難管制資本,可是還是要想出各種對策,例如對海外的投資課稅等等。

 

問:各國要如何避免九七、九八年的亞洲金融危機重演?

 

答:亞洲金融危機時,事前也有大量資金流入,後來又一下子流出,導致流動性不足,引發了危機。

 

這次和當時比,中國和東南亞各國都有巨額外匯存底,不過流入的資金規模也擴大許多。流入新興國家的資金不只有中長期投資的資金,我認為特別對流入這些國家的短期資金,可以予以適當地管制。

 

現在全球經濟最大的問題,就是先進國家的流動性過剩,以及新興國家的資本流入過剩。

 

成立政府投資基金可紓解資金流入

 

問:沒有解決對策嗎?

 

答:政策手段有很多種。例如管制從海外流入的資本,或在課稅的同時,新興國家自己也採取資本流出政策,或獎勵資本流出,讓企業得以在海外購併企業。

 

各國也可以像中國政府一樣,用外匯存底成立基金,在海外投資。我認為日本也應該這麼做,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就是一個很好的典範。日本也可以成立一個像GIC一樣的政府基金,最好能取得資源權益或購併企業。這樣日本的海外資產不但能增加,同時因為資金放眼國外,中長期來看,可望引導日圓貶值。

 

問:十月五日,日本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你的評價如何?

 

答:這次日本的量化寬鬆政策對於匯率幾乎完全無效。不過市場預測美國十一、十二月將實施極大規模的量化寬鬆政策,因此日本也不得不有所因應。

 

現在是歐美日先進工業國家之間量化寬鬆的競賽,結果演變成匯率大戰。日本已經看到日圓升值會導致景氣惡化,因此不得不先寬鬆銀根。

 

問:這次的貨幣貶值競爭中,台幣並未升值太多,你給台灣金融當局什麼建議?

 

答:現在是美元全面貶值狀態,台灣金融當局要針對這種現象找出因應對策。

 

不是光干預市場就有效,單打獨鬥是找不出解決對策的。九月十五日日本獨自干預市場就是很好的例子,當時的干預,對阻止日圓升值一點效果也沒有。各國協調還是很重要。

 

問:如果實施刺激內需的政策呢?

 

答:匯率走高,多少一定會讓景氣下滑一些。如何靠財政和金融政策支撐景氣,的確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日本短期無公債泡沫疑慮

 

問:日本有沒有公債泡沫之虞?

 

答:目前沒有。日本公債餘額為八八○兆日圓,日本家庭的淨金融資產約一一○○兆日圓,公債還有發行的空間。從這一點來看,日本還沒有公債泡沫的可能性,我認為近期內也不會有。

 

問:那麼全世界有哪個國家可能發生公債泡沫嗎?

 

答:現在各國都把資金從股票市場轉移到債券市場。如果轉移到債券的動作太大,就需要防備公債泡沫。不過我認為這種現象不是在通貨緊縮的時代發生,而是在通貨膨脹減緩(disinflation)的時代,才會出現若干泡沫。

 

問:貨幣競貶之後,各國走向區域經濟和重商主義,是否會重蹈一九三○年代引發戰爭的覆轍?

 

答:所以外匯協調、以及金融政策的協調越來越重要。現代和以前不同,有G7、G20等各種國際會議,各國在這種會議上協商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中國和美國似乎意氣用事,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兩國討論匯價也沒有任何意義。

 

人民幣的確太低價,不過這也不是對中國施壓就能解決的問題。中美雙方需要控制自己的政治勢力,平靜地對話,繼續協商。

 

榊原英資

出生:1941年

現職:青山學院大學教授

學歷:美國密西根大學經濟學博士、東京大學經濟系學士

經歷:早稻田大學教授、慶應大學教授、大藏省財務官、國際金融局長

延伸閱讀

十年最大改變 美元會越來越強

2014-10-02

魯比尼:美國失業率改善前 不該對景氣樂觀

2010-11-04

大災變 日本走出經濟失落的絕佳機會

2011-04-28

日本災後 榊原英資全新解析台灣機會

2011-05-05

干預匯市已成顯學─全球匯率大戰 山雨欲來

2010-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