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是日本企業轉型的子宮 P.110

一九九七年七月,東南亞金融風暴從泰國銖驟貶吹起,兩個星期內,整個亞洲全受株連,逾五千億美元無端「人間蒸發」,受創慘重的投資人與企業哀鴻遍野。時為亞洲經濟實力最強的日本,對於受危機波及的國家都送去了十億美元,日本官方說,「這是為了防止重演九四年墨西哥金融危機的大災難。」

但心有不安的日本商人則暗自進行了一場企業大遷移。那時,常有人在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登機後驚呼:「怎麼有那麼多日本人要去中國?」而同樣的盛況,到了兩年後,就在台灣的中正機場或香港的赤臘角重現!

日本企業遷移中國四年多來,心更安了嗎?答案在今年四月底揭曉。

四月二十六日,是日本各大企業「二○○一年年度財務報告」出爐的日子。沒想到,各企業寫在財報中的虧損數字卻多得令人心寒。 日本電信( NTT 〉 是非金融業公司中損失最嚴重者,達八千一百二十億日圓。

而在七大電子公司中,除了索尼( Sony 〉 還小有獲利約一百五十億日圓之外,其它全軍覆沒,虧損的金額不忍卒睹。其中日立是虧損四八三八億日圓、松下為四三一○億日圓的虧損,東芝也有二五四○億日圓的虧損。日本東京匯豐債券總策略長蓋瑞‧伊凡斯( Gary Evans 〉 說:「這慘況是二十世紀八○年代實施統一帳目清算以來的頭一遭;這是七九年以來,日本企業表現最不堪的一次!」


早到中國卡位已不是優勢

受到這樣的指責,日本企業並沒有受挫,因為曾有著複雜恩怨、現有著最廉價成本的鄰居||中國,成了他們面無難色的支柱。

根據日本通產省的統計,至去年底,日本對中國的投資金額達三百二十三億美元,僅次於美國的三百四十九億美元,在各國中排名第二位。另外,從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的統計資料來看,截至二○○一年,日本在中國投資累計設立的日資企業達二萬二千四百多家,占全中國批准設立外商投資企業數的五‧七四%,排在港澳和美國之後,居第三位。

正因為五年前,日本企業早一步到中國卡位,至少保住了今天的本業。但在日本企業家的內心,其實還是有著一份恐懼,這份恐懼從今年五月的一項活動可以看出端倪。

五月十八日,由豐田、三菱商事、花王等日本企業公關部門負責人組成了一個代表團,以一周時間對北京、上海兩地的知名歐美企業和中國本土企業進行訪問,目的是為了解決日本企業在中國市場遇到的危機。在行程結束後,其中一位成員感觸頗深地對中國媒體說:「日本企業若還以十幾年前對中國市場、中國媒體的印象,去打造在中國的日本企業形象,日本企業將會逐漸失去在中國市場的原有優勢。」

雖然在日本通產省、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的統計中,日本企業進軍中國的確積極,但其中製造業的比重過高,約占七成左右。換言之,日本企業還是把中國視為「貿易加工廠」,以中國廉價的生產成本為產品加工,然後再返銷日本或其他市場。對中國龐大的國內市場反倒是視而不見。


外有外商挑戰──內有本土企業的威脅

「這裡已經是一個國際市場了!」日本貿易振興會北京所所長江原規由多次對日本企業呼籲。所以,純粹只是「利用」中國降低生產成本的日本企業,好日子的確已經過去,本刊在上一期所提到的 Uniqlo 就是其中代表。不過,即使是把中國視為國際市場經營的日本企業,近來也受到其他外商,甚至是中國以國家力量培植的本土企業的挑戰。

就以家電業而言,四、五年前紅遍中國的日立、三洋等公司,原本只有飛利浦可與之抗衡,但現在,日立、三洋不但比不上來自韓國的三星、LG,也拚不太過中國的海爾和長虹。

當然,外商要到中國拓展市場是有困難。美國駐上海領事館商務處(Commercial Service 〉 就特別編制了一份在華經商注意清單, 其中包括了猖獗的產品仿冒,盛行的商標、專利及版權的侵權行為,高關稅與配額的保護主義壁壘等等。

但這些困難並不特別針對日商而來,何以日商的發展卻顯得窒礙難行?根據中國雜誌《財經界》的調查分析,問題主要還是出在日商身上。《財經界》舉了一個很有趣的例子,那就是富士通。富士通在中國開了三十多家公司,但只有一家公司的總經理是由中國人出任,而這一家卻是富士通在中國最賺錢的公司。「敢用懂得中國文化的中國人到管理層,是歐美企業,尤其是美國企業能在中國做得好的原因。」


本土化是國際化的能力之一

其實,歐美跨國企業的這一種「本土化」能力,正是他們能繞著全球跑的「國際化」能力。雖然中國大陸對日文有專長的人才,還不如英文,甚至是韓文多,但東芝、日立等幾家日本大廠已經下定決心,要在中國這個兼具人才與資金養分的「子宮」,進行企業轉型。

於是,在四月底發布完財報後,東芝集團社長岡村正就率人到杭州考察。六月在浙江寧波宣布,東芝將出資七十億日圓,建立東芝在海外的最大基地||杭州東芝工業園,預計有二十六家子公司進駐,其中新成立的中日合資企業||東芝資訊機器將在十個月內,完成年產量七十五萬台筆記型電腦的生產線。據了解,不但是生產線,未來可能連研發都會從東京轉移至杭州。

在公布去年巨額虧損的刺激後,有東芝這位急先鋒帶頭,除了新力仍依自己的既定步調、按部就班地經營中國外,松下、三洋、日立等企業莫不加大也加快遷移的腳步。難怪一位在上海的日商不禁要說:「這將是日本電子企業向中國遷徙規模最大的一次!」

延伸閱讀

兒子赴美挨轟...張上淳該道歉? 趙少康:30幾歲的成年人了,關爸爸什麼事情

2020-03-24

港版那斯達克華麗登場 香港脫英返中

2020-07-29

台灣輸出確診個案暴增19例 專家曝:社區疑有潛在確診者

2020-09-24

台積電股價超強,為什麼0056絕對不會選它當成份股?一文分析:台灣人執迷「高股息」的偏誤

2020-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