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不能錯過中國經濟回春

台灣不能錯過中國經濟回春

謝金河

金融風雲

635期

2009-02-19 17:23

儘管各國專家並不看好,但在中國政府極力作多下,中國經濟已有復甦跡象,不僅股市先於全球市場大漲,兩個重要指標貸款總額和PMI也都回升,與中國連結日深的台灣,是否能搭上這波中國復甦列車?

每年一度,為期五天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WEF),農曆新年時在瑞士的達沃斯(Davos)舉行。

這很可能是改變世界經濟命運的一次會談,原因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元月二十八日,親自出席這場以「建構危機後的世界」為主題的論壇。由於美國新總統歐巴馬不克出席,中國經濟安危成了全世界焦點。

 

各國專家唱衰中國經濟


WEF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每年元月都會在達沃斯舉行年會,邀請各國政界領導人、商界領袖及學者專家參與座談討論,每年還發表世界各國的競爭力報告。

知名的資誠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在會中針對全球二千多位專家及企業CEO進行了一項問卷調查,結果有超過七○%的人,認為企業受到金融海嘯的影響;覺得全球經濟會在一年後復甦的,只有二一%。

這次達沃斯年會,很多專家異口同聲唱衰中國經濟。

擁有龐大外匯存底與財政盈餘的中國,在金融海嘯發生後,一向被視為未來救世主。然而隨著中國公布第四季GDP(國內生產總額)只有六.八%,及○八年十一月起出口出現衰退窘境,經濟專家對中國的看法也開始轉向。甚至有人認為中國未來在金融海嘯中,不但將自身難保,且會拖累全球景氣復甦。

首先表達態度的是IMF(國際貨幣基金)總裁多米尼克.史特勞斯-卡恩,他認為中國經濟將會「大跳水」,○九年的GDP成長預測將從九.七%回落至五%。他說:「我們一開始預測中國經濟成長將有一一%,接著是八%,然後是七%;但現在看來,可能只有五%到六%。」

新「末日博士」紐約大學魯賓尼教授也表示,中國經濟在○八年第四季已經陷入衰退,未來全球金融市場還要面對中國經濟成長大幅放緩的這個事實,全球股市今年將會再跌二○%。

惠譽機構的亞洲主權評等主管麥克名則表示,中國經濟已經大幅開放,受到國際金融環境的影響已無可避免,今年將出現硬著陸。

還有指責中國在金融危機中未負起責任的聲音也甚囂塵上。最受矚目的是美國前任財政部長鮑爾森指責,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高儲蓄率造成全球經濟失衡,是導致金融海嘯的主因;投資銀行出身的鮑爾森不說投資銀行的高槓桿是金融海嘯的主要推手,反而指責中國的高儲蓄率是禍首,有一點倒果為因。

不過更令中國難以忍受的是美國新財長蓋特納,公開指責中國政府正在操控人民幣匯率,歐巴馬政府將循外交途徑來促使中國改變操控匯率行為;逼得溫家寶出面指責美國的保護主義政策抬頭,將加深金融海嘯的危機。

 

溫家寶舌辯群雄 動作更是頻繁


面對這麼多對中國經濟的質疑,溫家寶挺身為中國經濟辯解。他在歐洲之旅,三番兩次強調別對中國挽救金融海嘯危機抱持太高期待。溫家寶二月二日與英國首相布朗會晤的時候,公開指出:「中國首先要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不要給世界添麻煩,這就是最好的貢獻。」

前一天,溫家寶在英國劍橋大學演講,被一位德國學生丟鞋子,他再一次重申:「信心比起黃金及貨幣都重要,是力量的泉源;有了信心我們就有了勇氣,也有了克服困難的力量。」

同一天,溫家寶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再度指出:「這次金融危機的始作俑者,是某些經濟體自身經濟的嚴重失衡,有長期的雙赤字(財政赤字與經常帳赤字,前者指財政支出超過收入,後者指貿易進口超越出口),靠借貸保持了高消費。此外,對一些金融機構長期失去有效監管,使他們利用高槓桿來獲取巨額利潤,一旦泡沫破滅,災難就留給全世界。那些靠舉債過度消費的人,反過來指責借給他錢的人,這不是顛倒是非黑白嗎?」這一席回應鮑爾森的談話,真是擲地有聲。

面對蓋特納操控人民幣匯率的指責,溫家寶也說:「保持人民幣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基本穩定,不僅有利中國,也有利世界經濟;如果人民幣匯率大起大落,那鐵定是一場災難。」溫家寶又說:「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在危機中採取積極負責的態度。我們特別把消費需求當作促進經濟成長的基本立足點,及時調整宏觀政策取向……。」

這是金融海嘯以來,中國政府對經濟最完整、也是最清楚的自我定位,溫家寶回國後,首先昭告國民,聲言「新世紀以來,今年最困難」。

接著,他提出擴大內需的六項指示,要地方政府全力做好首季經濟。在國務院會議上,溫家寶提出了「五個盡早」,要求各級政府盡早完善政策規畫,盡早核准項目計畫,盡早安排財政資金,盡早下達銀行貸款,及盡早落實各項基建措施。

溫家寶也指出,在兩會召開前將有一攬子三大計畫保經濟措施出籠,內容包括繼續人民幣四兆元擴大內需方案,振興十大重點產業及人民幣六千億元科技投資專項。在十大振興產業的措施當中,包括對汽車、鋼鐵、船舶、石化、輕工業、裝備製造、電子信息、紡織、有色金屬及能源產業都有全面振興計畫。

溫家寶一手捍衛中國經濟,一手全面主導中國擴大內需的振興經濟措施。他十分有信心地指出,中國會是第一個從金融海嘯中復甦的國家。

在歐洲,溫家寶特別向唱衰中國經濟的專家喊話,他指出中國經濟有幾個強項,一是中國金融體系沒有受到金融海嘯的影響;二是中國財政盈餘及外匯存底都很龐大,自保有餘;三是中國有十三億人口構成的內需市場,可在金融海嘯中自保;四是中國推動的人民幣四兆元擴大內需方案,可以創造實質的新需求。

這一番信心宣示,果然使中國經濟成為○九年世界經濟的「定心丸」。

 

中國經濟復甦的兩個徵兆


在全民救經濟的決心中,中國經濟在WEF後,開始出現明顯的曙光,最具代表性的是流動性的搶閘效應。

從○八年九月起,中國開始逐步放寬貨幣政策。同年十一月,中央頒布人民幣四兆元擴大內需方案,開始為金融體系注入活水。溫家寶到訪歐洲時即預告,中國元月新增貸款到元月二十日為止,已超過人民幣九千億元,創下新紀錄。

果然在二月十二日中國人民銀行正式公布,元月每月淨增加的貸款,是破紀錄的人民幣一.六二兆元,比起去年同期的人民幣八○三六億元成長逾倍,讓人民幣貸款總餘額增加到人民幣三十一.九九兆元,已比去年同期增加二一.三三%。

根據中國中央政府初定的目標,今年要將新增貸款成長一八%,約人民幣五.四兆元;但單是元月,即完成全年三成的目標。銀河證券的首席經濟學家左小蕾即表示,年初大規模的貸款成長,對全年經濟成長無疑地將提供強勁的資金支持。

本刊邀請來台演講的瑞士信貸陶冬博士,在農曆年前才表示實體經濟衰退才正要開始,並說新興市場是今年未爆彈;最大的癥結是銀行缺乏信心,不敢放款。

不過,當他看到中國元月新增貸款突然暴衝,眼睛一亮,認為中國經濟出現好轉訊息;一是中國的銀行積極放款,第二個數字是中國製造業PMI(採購經理人指數)連續二個月回升。

陶冬認為,這顯示中國中央及地方基礎建設投資計畫已經奏效;因此,他認為中國有希望在金融海嘯中率先脫困,但也說中國不可能成為救世主。

中國在○七年實施宏觀調控政策,嚴控銀行放款,○八年全年新增貸款在十月寫下人民幣一八一九億元新低,這是九月宣布放寬貸款後的最低值。

不過十一月新增放款上升到人民幣四七六九億元,已超越四月的人民幣四六三九億元,成為僅次於元月八○三六億人民幣的次高值;這個數字到十二月又被打破,創下人民幣七七一八億元的新高,到了○九年元月更達人民幣一.六二兆元。

中國中央執行「適度寬鬆」貨幣政策,內地貨幣信貸餘額顯著提升。到元月為止,中國M2的貨幣供給餘額為人民幣四十九.六一兆元,比去年同期成長一八.七九%,高於市場預期的一八%,也高於中央制定的一七%年成長目標。

貸款急增,這是中國經濟出現轉捩點的一個好消息,將來還要觀察的是這些新增貸款是不是流向實體經濟。

目前出現的PMI回升,是中國經濟帶來的第二個轉捩點。中國的製造業PMI,○八年四月創下五十九.二新高,到十一月下滑到三十八.八,十二月回升到四十一.二,元月回升到四十五.三。這個指數目前仍低於五○%,反映製造業的總體經濟環境,仍未擺脫衰退的困境,不過已經見到一些曙光。

三是從政治的角度來看,中國要讓全球刮目相看,就必須讓經濟獲益好看。

對內而言,胡溫上場以來,一直強調社會和諧發展。這次金融海嘯對中國經濟的衝擊算間接,但是領導人面對的考驗,卻是前所罕見;尤其是房地產、股市的連番下跌,已引來民怨沸騰,於是振興房股兩市便成了中國政府的重責大任。

一直以來,中國股市都呈現政治市。所謂中國股市沒有牛市、熊市,只有「朱市」,那是朱鎔基時代的一句順口溜。

時至今日,中央政策仍主導一切。像是為了挽救房地產,地方官員大打「全國保經濟,促內需熱情高漲」。

安徽省合肥市委書記孫金龍就號召民眾,以實際行動響應國家擴大內需政策,他帶頭考察房市,更掏錢買樓,又強調買樓就是「愛國行為」。溫州市長趙一德,也在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中為溫州炒房團正名,他說:「把炒房、炒煤、炒股當作一種不正當行為加以否定,那是不正確的。因為從客觀上講,房子、股票、煤礦都是我們投資的對象。如果說有什麼不當,那也是制度設計存在的問題。」全中國都在為炒作合理化找台階。

 

台灣產業將和中國高度聯結


就在這一股風潮中,中國深滬A、B股已悄悄拉出了一波大行情。

○七年底,上海A股從六四二九點急跌到一七四九點;但是到去年十一月時,中國股市陸續觸底。例如,上海A股跌到一七四九.○三點,上海證券指數跌至一六六四.九二五點,上海B股跌至八十六.四四四點;深證指數跌至四五二.三七三點,深圳A股跌至四七五.四二九點,深圳B股跌至二一五.八二點。

深滬A、B股全年下跌逾七成,是新興市場中跌幅最深的市場之一。

不過進入○九年,中國政府政策全力作多,深滬股市反彈,彈力一發不可收拾。到元月十六日為止,上海B股指數來到一五○.一七七點,從谷底彈升已達七三.七二%;居次的深圳A股彈升到八○三.八四九點,彈幅有六九%;深圳B股彈到三三三.六三三點,彈幅也有五四.五%;彈幅最低的上海A股也有四三.四五%。深滬股市漲幅領先全球,已成全球股市牛市的一盞明燈。

金融海嘯以來,各國政府莫不奮力挽救經濟,但是歐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以來,祭出七八七○億元紓困方案,不過在美股卻使不上力,道瓊指數跌破八千點關卡,面臨去年十一月的七四四九點保衛戰。至於歐洲股市,也仍在去年低點徘徊。

只有中國股市一馬當先脫穎而出,意味了中國經濟在○九年將扮演重要角色。

中國救市題材不絕,像是人民幣四兆元擴大內需方案,或者是十大產業振興措施,或者是家電下鄉,甚至是汽車下鄉,人民幣五十億元鼓勵農民購車方案,可說是一波又一波;兩岸的產業聯結,台灣的機會也從中國衍生而出。

今年以來,台股的上漲,沒有一個不與中國概念接軌,像是聯發科的山寨機概念、威盛的「中國芯」、面板起死回生的家電下鄉效應、汽車與汽車零組件的再顯活力,沒有一個能擺脫中國經濟的「制約」。過去台灣的產業與美國的高度聯結,未來則會改朝向中國。

延伸閱讀

關鍵時刻 等待中國當救世主

2010-05-20

中國經濟內外兼修——一個小蘋果給溫家寶的體悟

2010-07-22

中國經濟的三座大山——經濟最牛、股市最熊的怪現象

2010-06-10

是嫩芽?還是雜草?—— 股市反彈與景氣復甦真相

2009-07-02

放驚飛 捏怕死——中國經濟進入動態微調階段

2009-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