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宏達電、比亞迪是亞洲崛起新典型

宏達電、比亞迪是亞洲崛起新典型

MichaelArndt

兩岸三地

shutterstock

696期

2010-04-22 11:52

過去十年,估計約兩百四十萬個工廠就業機會從美國流入中國,美國的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等研究機構,也因此發現一個至少令西方人警懼的走勢。

過去十年,估計約兩百四十萬個工廠就業機會從美國流入中國,美國的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等研究機構,也因此發現一個至少令西方人警懼的走勢。南韓、台灣與中國的工廠正在全球價值鏈力爭上游,他們的生產大宗,已從早些年的跑鞋、玩具與T恤,轉為如今的個人電腦、消費性電子、家電,甚至汽車。但西方人還抱有一線希望:真正一流的設計仍出自美國等所謂知識經濟,亞洲的高科技產品大體上仍只是次級的仿冒貨。

 

中國或許是令美國最擔心的頭號對手,但費雪曼(Ted C. Fishman)在他所著《中國企業無限公司》(China Inc.)一書中指出,中國有的是一種工廠文化:能夠仿造,但無力創新。不過,亞洲如果有一天也知道怎麼設計頂尖新產品,高價值研發與低成本製造一旦結合,將使亞洲在全球經濟爭霸戰中幾乎所向無敵。而這場爭霸戰已經開打。
 

蘋果、谷歌仍名列前茅


在《彭博商業周刊》今年發表的最有創意公司年度排行中,前五十名的公司,有十五家是亞洲的公司,比二○○六年的五家多了兩倍。自這項排名自○五年展開以來,美國境外公司今年第一次在這項排行的前二十五名中占得多數。放眼望去,從風力發電渦輪機到高速子彈列車(這只是隨便舉出的兩個中國計畫銷美科技的例子),亞洲的信心無所不在。中國鐵道部高鐵總規畫師鄭健四月間告訴《紐約時報》,「我們在許多領域都是最先進的,我們也願意與美國共享。」


當然,美國仍不乏有創意的公司,蘋果(Apple)仍然高踞榜首,排名第二的仍是谷歌(Google)。但超越奇異(GE)、排名第七與第八的,是南韓的樂金電子(LG Electronics)與中國的比亞迪(BYD),南韓的現代汽車排名二十二。進入前五十大的,大多數是歐洲與亞洲公司,南美業者(巴西的Petrobrs,排名四十一)也頭一遭擠進排行。中國的排名漲幅最大。一年前,進入前五十大的唯一中國公司,是個人電腦製造業者聯想集團,排名四十六。今年,除中國的比亞迪、海爾電子(二十七)、聯想(二十九)、中國移動(四十四)外,再加上台灣的宏達電(四十七),大中國區業者入榜數已與日本旗鼓相當。亞洲人的創意時代已經展開。美國的英特爾(Intel)與福特汽車(Ford Motor),英國的維珍集團(Virgin Group)仍在前二十五名,本田汽車、印度能源巨擘信實工業 (Reliance Industries)、麥當勞(McDonald’s)、迪士尼(Walt Disney)、Vodafone都被擠到前五十名吊尾,AT&T更是名落榜外。波士頓顧問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資深夥伴兼全球創意總監安德魯(James P. Andrew)說,「新世界秩序正在我們眼前展開。已開發世界對創意領導的掌控,正開始出現鬆動。」 

 

中、印企業主管重視創意比率超過歐美


宏達電是亞洲崛起的典型。這家一九九七年創辦、以代工起家的公司,多年來一直是全球視窗行動作業系統手機製造的頂尖業者。Verizon、T-Mobile、Sprint Nextel、日本NTT DoCoMo等巨型無線業者都是它的客戶。


○八年,技術更加精進的宏達電,為T-Mobile出廠第一支使用谷歌Android作業系統的手機。今天,宏達電在全球各地產、銷本身的智慧型電話系列,它的八千名員工約四分之一從事與工程相關的工作。行動電話晶片製造業者Qualcomm執行長保羅.雅各(Paul E. Jacobs)說,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觀察可能的商機,然後投入資源,而且他甘冒風險」。周永明說,「創意不是一項一次做完了事的工作,它是一項旅程。」


這些新上榜的創意業者,能為投資人帶來可觀的報酬。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領軍的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的一家子公司,在○八年以二億三千萬美元買下比亞迪的一成股份。比亞迪是中國最大的手機電池製造業者,也是一家迅速成長的環保車與太陽能面板業者。去年,比亞迪獲利增加三倍,達五億五五五○萬美元,它在香港掛牌上市的股價漲了五倍有餘。截至去年年底,巴菲特在比亞迪的持股市值約二十億美元。


比亞迪出廠的,儘管是起價僅八千餘美元的傳統汽車,但這家成立十五年的公司正進軍代用能源車輛。自這個月起,它開始在中國市場出售二萬四千九百美元的油電混合車,可以插上標準住宅插座充電。它並且在三月間與德國戴姆勒(Daimler)車廠合作,為中國市場生產純電動汽車。比亞迪計畫今年在美國銷售電動車,明年起在歐洲銷售混合車與電動車。


上海顧問業者克蘭德寧(Michael Clendenin)說,在億萬中國人因空氣嚴重汙染而痛苦不已的情況下,中國政府正極力提倡創意,鼓吹環保車輛,也因此為比亞迪帶來巨大商機。


但根據波士頓顧問公司對商界主管的年度調查,中國政府的鼓吹創意並非中國業者極力創新的主因。這項調查顯示,最主要的因素是心態:真正重視創意的心態。在中國,九五%的主管說創意是經濟成長的關鍵;在南美與印度,認為創意如此重要的主管分別有九○%與八九%。在美國,這項比率只有七二%。


同樣的,八八%的中國主管說,他們會在今年增加創意預算;其次為南美的八二%與印度的七三%。美國的這項比率降為四八%,只領先日本。在日本,僅有三四%的主管說他們的公司會增加創意開支。這一切跡象顯示,美國在短期內,可能無望在創意排行榜上重振昔日風光。


在一些亞洲公司衝進全球創意排行聲中,許多分析師與主管也有不平之鳴。他們認為,中國、南韓與印度的企業其實沒有那麼富有創意。這些國家的內需經濟成長太快,造就太多商機,企業只需守成、無須創新也能大發利市。
 

亞洲的競爭也日漸激烈


軟體銀行中印控股(掌握一億零五百萬美元的創投基金)合夥人賓恩(William Bao Bean)說,在美國,「你得推出一些革命性的新產品才能獲得豐厚報酬」,在中國與印度,「你不用革命,到處是輕而易舉可以摘下的果實」。


但對許多公司而言,依賴在中國與台灣輕鬆摘食的果實已經不再是選項。宏達電已經感受到華為科技等中國競爭對手的壓力。華為利用谷歌開放平台式Android作業系統,也已進入智慧型電話市場。據熟悉情勢人士指出,宏達電可能收購美國智慧型電話業者Palm,與華為廝殺。這自然會是一場惡戰,因為這是中國與台灣業者間的一場創意大戰,而這樣的情勢在十年前,是絕不可能出現的。


宏達電的周永明承認競爭已經激化。他說,「我們從不輕估來自其他地方的潛在競爭,無論對手是頂級品牌業者,還是中國或台灣的公司。對宏達電而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繼續為客戶提供獨特而超凡的價值。」


蘋果也已卯上宏達電。三月間,蘋果投訴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還向地區法庭提出告訴,指宏達電的智慧型電話侵犯蘋果專利。宏達電否認這一切說法。周永明說,「宏達電自一開始就在創新。早在iPhone問世前很久,我們已經在進行這項研發。」

 

在沒有人看的時候創新


樂金再造供應鏈,以降低創意產品的成本


去年,LG(樂金電子)花了12億美元推銷它的新產品,其中包括LG Cookie(一款售價200美元的觸控螢幕式電話)。但如果你想觀察樂金真正的創意,不要去手機商店,去看它的供應鏈。


直到不久以前,樂金管理層讓各部門自行向台積電等供應商採購,這也意味,韓國首爾的樂金手機部門的採購經理,不知道墨西哥樂金平面電視廠在向同一家供應商購買晶片時,付了多少價碼。


今天,樂金任何經理未經「採購工程」辦公室批准,不能發採購單。透過採購作業中央化,樂金從一年300億美元的採購開支中,省了20多億美元。


樂金原是一家山頭林立的公司,各部門經理鮮少共享構想。自南鏞於2007年繼任執行長、聘了6位外籍主管,包括採購長林頓(Thomas Linton)進行整頓以後,樂金出現大舉創新,採購改革只是其中一部分。


當林頓上任之初,樂金遍布全球的115家工廠與子公司,各有不同的採購程序。林頓將它們整合為一本50頁的採購手冊,並且與台積電等供應商更密切地合作。去年初,樂金預估中國將有強勁的晶圓需求,林頓立即鎖住供應商,為樂金省了10億美元。


林頓的團隊還找出其他省錢之道,例如他們去年用鋁替代價位較高的銅,作為電器機身製造材質,為公司省了2500萬美元。首爾Daishin證券分析師說,樂金的成本競爭力非常強,特別在電器業務方面尤其如此。


這類節省成本的創意,使樂金在這波全球不景氣中,表現比許多競爭對手都好。去年第四季,樂金寫下營業額與營運獲利紀錄。四月,供應管理研究所將今年的採購領導與創意獎頒給樂金。


消費者或許不關心這類出現在供應鏈的創意。但在LG Cookie(到今天已經賣了1200萬支)於2008年年底上市時,他們注意到它比同級產品便宜30%。若沒有這些採購作業方面的創意,樂金不可能將價格定得那麼低。

 

微軟視窗行動市占率節節敗退宏 達電優雅的智慧電話走入死胡同


今年三月,德國電信營運商T-Mobile在推出宏達電新出廠的HD2智慧型電話時說,這款手機有許多令人驚豔之處。首先它有市場上最大的4.3吋觸控螢幕;其次,它使用宏達電製造的Qualcomm Snapdragon處理器,再加上500萬畫素攝影機。而這一切都裝在一個可以置於襯衫口袋的俏麗機身中。


但這是一個非常好、卻沒有前途的電話。因為HD2用的是即將過時的微軟行動作業系統。這說明一點:即使是一家富有創意的公司(宏達電在全球創意公司排行高居第47名),也會因過時科技而跛足。


微軟首先察覺到手機的重要性,但它原本擁有的先占優勢早已不存在。微軟雖一連推出幾種行動軟體,但它們總是失之古怪、笨重,加以微軟始終將手機視為縮水的個人電腦,螢幕上總像視窗一樣,有一個「Start(開始)」鈕。於是黑莓機BlackBerry搶占企業市場,之後,蘋果推出iPhone,改寫消費者市場規則。


去年秋天推出的視窗行動平台(Windows Mobile),雖改善了介面外觀,但用的仍是原有軟體,對市占率的滑落也毫無助益。今年一月,微軟在美國智慧電話用戶的市占率跌到15.7%,較前一季少了4個百分點。市占率已經落後RIM與蘋果的Windows Mobile ,可能進一步落在谷歌Android平台之後。


微軟雖針對較年輕的社交網路使用者推出兩款電話,但它的新一代作業系統(名為Windows Phone7)直到今年年底才能上市,而且新軟體不能回歸共容,換言之,HD2使用者不能用它。


優雅的硬體不能彌補讓人困惑的軟體。HD2使用宏達電專利的Sense使用者介面,問題是使用者稍不留神,就會從Sense介面誤入視窗行動介面。這款電話正面有兩個並排的鈕,按「home」鈕,你會回到Sense桌上主螢幕,按旁邊那個有視窗標誌的鈕,你會來到外觀、感覺截然不同的微軟桌上主螢幕。即使是慣用這類視窗手機的我,也不斷按錯了鈕。


智慧電話縱然精美,誤用了注定失敗的作業系統,一切心血都屬枉然。HD2顯示,就手機而言,硬體創新只算打了一半還不到的仗而已。 

延伸閱讀

司徒達賢vs.周永明 師徒解析宏達電成功策略

2010-12-16

Google、蘋果、三星 掀起台廠新風暴

2010-01-14

宏達電吃蘋果、摘黑莓的祕密

2011-02-10

微軟平台成了宏達電的拖油瓶?

2009-11-05

HTC的新里程碑

201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