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周春芽 千山獨行的中國一線畫家

周春芽  千山獨行的中國一線畫家

林亞偉

兩岸三地

攝影/林亞偉

706期

2010-07-01 14:14

周春芽是今年中國當代藝術家裡,異軍突起的一位,名列「二○一○胡潤藝術榜」第八位,僅落後曾梵志,更超越了張曉剛、岳敏君、王廣義等昔日大明星。

世博期間,上海周邊各大美術館也如火如荼地舉行藝術大展,六月十三日於上海美術館揭幕的「周春芽四十年回顧展」,則是中國當代藝術界的盛事。從中國當代「F4」的張曉剛、方力鈞、岳敏君到王廣義等藝術家友人,再從北京、上海、四川到台灣、東南亞的收藏家,將周日的上海美術館擠得熱鬧非凡。

回顧展的開幕典禮中,講台上的嘉賓,都是周春芽一路走來的友人與貴人,包括策展人胡永芬、北莊藝術負責人林永山、羅芙奧暨大隱設計董事長王鎮華、寒舍空間董事長賴英里等,也來到了上海,站在台上與周春芽同享榮耀。

今年揭曉的「二○一○胡潤藝術榜」統計,去年全年於公開拍賣市場上總成交值最高的華人在世藝術家榜單中,周春芽超越了他的四川美院同學張曉剛等人,排名第八位;在他前頭的,分別是趙無極、吳冠中、范曾、朱德群、朱銘與曾梵志。周春芽已躋身中國當代第一線,是收藏市場上流動性佳,也深獲藏家喜愛的藝術家。


別人聚攏北京 他回到四川


台灣地區的藏家更是周春芽的堅定支持者。在十三日上海美術館的開幕式後,周春芽舉行晚宴,台灣藏家坐了滿滿四桌。藏家之一的苗豐聯就指著對面的另一位藏家笑說:「他們家有八隻綠狗,夠嚇人的吧!」

周春芽在收藏市場的第一位貴人,就是從一九九二年與他簽下一紙長約的北莊藝術負責人林永山。他以過來人的經驗說:「不要小看畫廊對藝術家的支持,這是你很難體會的。你給他一千塊、一萬塊買他一幅畫,重要的是對他的信心,讓他持續走下去的信心。」

周春芽說,他這一生另一個大幸運,就是考進四川美院。一九七七年,在文革結束的隔年,十年沒招生的四川美院,在鄧小平上台恢復高考制度後,他考進了四川美院;當時,數千人報考,那一屆只錄取三十人。

回憶川美時期,文革剛結束時的校園內,只有一本法國印象派畫冊,學校怕學生翻破畫冊,還做了個玻璃框把書鎖在裡頭,圖書館員每天開鎖翻一頁。「所有的學生去看,我們都去臨摹;當時的條件,你們是想像不到的。臨唷!臨唷!」畫冊裡,印象派大藝術家的所有畫作,周春芽都一幅一幅地臨摹,一筆一筆地調色,因為老師也不會教,最快的方法,就是自己不斷地嘗試,不斷地在畫布上調色,去追尋最接近印象派畫家們色彩的原點。


別人搞傷痕美術 他畫藏人


周春芽的油畫顏料,是他五七藝校畢業後,分發到公家美術社後,自己偷偷「截留」下來的。

「我們那時候要給各單位畫毛澤東肖像,工廠、學校、各單位都要掛,毛澤東的紅色嘴唇,必須畫得很紅,要防日曬雨淋的,那裡都是用最好的紅色顏料,叫福山銀珠,那時候顏料才一毛錢一支的,但那福山銀珠一支要四塊錢。我捨不得用,每次畫毛澤東嘴唇,都畫得很薄,把顏料省下來。整個四川美院,畫了四年,我都沒買過顏料。」回憶至此,周春芽笑容裡的苦澀不見了,有著他人面桃花相映紅畫布裡的歡快。

文革後的川美第一屆,程叢林、高小華乃至羅中立,從一九八○年起吹響了「傷痕美術」的衝鋒號,帶動了反蘇聯社會現實主義的風潮。同時期的周春芽雖然也同樣走訪了藏區,但他關注的卻非大歷史命題。胡永芬說:「真正吸引他的,是藏人飽吮陽光與自然風霜,所以褐紅發亮的膚色,那些充滿了生命表情、紋理與個性的面容。」

周春芽沒有趕上傷痕美術的列車,在「八五新潮」轟轟烈烈於中國開展時,他準備到德國冒險。

德國卡塞爾留學期間,周春芽看到基弗與巴塞利茲的畫時,「我傻掉了,這麼大一張倒著掛,太奇怪了,以前都不知道,從來沒見過。」卡塞爾文件展裡全球各地的參展藝術家,開拓他的視線,不再局限,但同時因為在德國,也讓他反思過去所遺忘的,傳統中國文人畫裡的精神與技法。

 

主流吹頭像符號 他畫綠狗

 

一九八九年一月,周春芽從德國返國,當時栗憲庭正如火如荼在北京策畫「中國現代藝術大展」,但他歸心似箭,當他的成都藝術家友人,正坐在從成都開往北京的列車上,在秦嶺漫長的隧道裡,他們反方向再度擦身而過。胡永芬說:「周春芽走的是一條千山獨行的道路。」

 

從描繪藏族,再到畫生活裡的德國牧羊犬黑根,再到太湖石系列、紅人、綠狗、桃花,周春芽一直不是所謂中國「政治波普」,頭像式符號的核心人物。中國重量級的藝評家栗憲庭這樣說:從太湖石開始,是周春芽的起點,是後來形成風格最重要的起點,從受西方表現主義影響,重新發展文人畫傳統和筆墨寫意。

 

周春芽說:「我從來不是畫狗,我畫狗,其實是畫人。」很多藝術家說,周春芽畫狗畫出名了,那我也來畫貓,畫馬……,怎麼都不出名呢?「藝術家首先要對你畫的東西有愛,如果沒有愛勉強做,做不出東西,沒有生命。我又不是畫狗的畫家,如果沒有當時對牠(指黑根)的感情,牠有四年睡我床上,那種感情,每天跟黑根一起打鼾,我把牠當兒子的。沒有那種感情,畫出來感覺不對。」
 

周春芽對物、對人,都有著強烈的探索與愛欲,在這樣心境下揮灑出來的作品,個人風格顯著。
 

從「截留」顏料 到畫價突破百萬美元


周春芽從一個身上只有一百美元,負笈德國的年輕學子,到畫價突破百萬美元關卡的中國當代一線畫家,他的故事是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的另一種縮影。

 

栗憲庭說,周春芽的成功,與個人的性情、經歷、才氣相得益彰,同時也是東西方文化、藝術交流,以及傳統與現代碰撞的幸運之星。而這位幸運之星,將來如何突破,再度發新芽長春枝,會是政治波普大退潮下,中國當代最受關注的重要指標。

(本文轉載自《典藏投資》七月號,與其同步刊登)

延伸閱讀

你不認識的趙無極

2017-09-28

他「收藏時光」 品味三百年中國藝術

2017-08-03

Pierre Chen超越豪奢的當代藝術知音

2014-01-02

林百里珍稀收藏的最後歸宿

2012-11-15

遠方的行星:尋找趙春翔的奇幻旅程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