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經濟「奇兵」招招致命

中國經濟「奇兵」招招致命
中國金鄉對大蒜市場有罕見的壟斷力,讓該地每一個人都笑得開懷。

葉揚甲、楊卓翰

兩岸三地

Top Photo

709期

2010-07-22 17:18

中國炒家已將版圖擴展到全球,把短期投機的藝術發揮到極致。究竟中國投資者如何能「招招致命」,把市場機制破壞殆盡,必須逼得政府機關出面才能遏止?就讓我們來揭開中國炒家出神入化的炒作手法。

中國炒家,也將眼光瞄向海外。去年,日本出了一本新書《中國人的世界霸占計畫》,赤裸呈現出中國流出的人民幣四千億元,以掠奪的方式購置海外房地產的景象。書中指出,中國人趁著日本二十年來泡沫化的最低房價,大張旗鼓地瘋狂炒房,是「有害的毒螞蟻」,甚至指稱中國炒家完全是靠日本泡沫經濟才能不勞而獲,是「欺騙、脅迫、掠奪的癌細胞」,藉以表達日本無殼蝸牛的激烈不滿。

 

「紅色」土地竟孕育炒房大戶


不只日本房地產遭受中國炒家狙擊,連遠在南半球的澳洲也難置身事外。去年,澳洲放寬《外國人置產條例》,包括阿德雷德(Adelaide)在內的八座城市,立刻遭中國炒家的熱錢淹沒。澳洲《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以顯著標題寫著:「中國要把我們買下來了!」;《彭博商業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也指出,澳洲農場的中國投資者在今年上半年多出十倍,逼得澳洲政府不得已,只好再拉起原本的外國人購屋限制。

過去三年,日本東京、韓國濟州島、澳洲阿德雷德、中東杜拜、英國倫敦與加拿大溫哥華等地,全出現中國炒家掀起房價旋風的影子。

「看得到、摸得著」的房地產,是近十年中國人迅速致富的主力炒作標的。炒家的背景,從房市先覺的富商大賈,到「八○後進」的年輕小生都有,他們的共通點是口中滔滔不絕的「炒房經」,而炒房致富的戲碼,竟不可思議地屢屢在中國這塊「紅色」土地上演。

 

打房政策排擠 游資轉往海外


事實上,中國炒家會將眼光瞄準海外,並非中國已無房可炒,說穿了,還是因為大陸政府自二○○五年起,開始進行打壓房市政策所致。

尤其自去年底起,到今年四月十七日出台的《關於堅決遏制部分城市房價過快上漲的通知》,連續二十次的打房政策限制,更讓炒家無法施展身手。而「新國十條」的政策,對於目前中國房市「量跌價滯」的情況,普遍解讀是有效的。

打房舉措雖然壓縮了民間游資在中國房市上的空間,卻讓大筆熱錢在國內無處宣洩下,金錢洪流最後擠破國界,像海嘯般席捲各國房地產,尤其,再碰上○八年的金融風暴,世界景氣盪到谷底,恰好給了中國炒房錢潮一個全新的處女地。

中國炒家挑選海外房市下手,最直接的因素,就是相較於中國長期炒作出的高房價,海外房市對中國炒家來說都「太便宜了」。以紐約來看,今年七月紐約的一平方米行情大約是三千美元(每坪約新台幣三十二萬元),而同單位價格在香港約是五千五百美元,相差幾乎一倍。

而目標首選華人密集的都會城市,如澳洲墨爾本,雖然只是澳洲的第二大城,但其唐人街在澳洲的歷史最悠久,華人凝聚力最強,成為中國炒家狙擊的重心。從去年三月開始的一年間,墨爾本的平均房價漲幅居全澳洲之首。

也因為中國炒家鋒芒畢露,擺明投機的行事作風,已經讓各國政府均提高警覺,不只是日本作家出手批評,澳洲政府在今年已連續升息六次,也被視為衝著中國炒家而來。

 

「盤子小」易操控收益大

 

若以為中國炒家只會炒房,則太小看這股錢潮的實力。農產品,如大蒜、綠豆等,更是中國炒家經常「狙擊」的對象,今年二月至五月,每公斤綠豆價格從人民幣二元,飆上人民幣十八元,三個月上漲八倍;大蒜更是驚人,從去年六月到今年五月間,漲幅高達十倍。

 

中國炒家狙擊中國農產品的最大原則,挑選集散地集中、產量有限,也就是他們所謂「盤子小」的農作物,不到一年價格飆漲十倍的大蒜,就是個典型。

 

全球大蒜的主要集散地在中國山東省金鄉市,逾六成大蒜全從這裡外銷出口或分銷到中國各地;金鄉市有「大蒜華爾街」之稱,當地俗語說:「世界大蒜看中國,中國大蒜看金鄉」。大蒜與多數農作物不同,一年只產一季,由於產季集中、產量有限,操控價格的時間就能拉長。

 

透過越洋電話,本刊採訪到金鄉市的大蒜交易商黃老闆。他開宗明義就指出,只要大家團結起來,大蒜價格就會漲。「我們喊多少,全中國就賣多少。」他透露,金鄉市蒜業的每層仲介都賺飽了口袋,連開貨車的運輸工「估計今年也賺了好幾十萬元。」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基本月薪才人民幣一一五○元。

 

這種聯合上下游的手段,正是中國炒家炒作的殺招。從蒜農到交易商,整個生產線聯合起來壟斷蒜源,今年金鄉市囤積大蒜的冷凍倉庫,已從一千座增加到一千四百座,且持續增加中。

 

儘管日前中國官方祭出《物價法》進行管制,人民幣十萬元的罰單一張接著一張開,但大蒜經紀人的電話還是接到手軟,可見其中利益多麼龐大。

 

全球綠豆的最大集散地在中國吉林省洮南市,綠豆如大蒜一般,同樣是一年一產,自然也成為中國炒家的狙擊對象。連大蒜、綠豆尚且如此,就更別提如冬蟲夏草這類珍貴的中草藥,由於其產地更為集中─青海、新疆等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山區─更是炒家的最愛。中華民國中藥同業公會副理事長朱溥霖即指出,「蟲草是野生的,每年產量最多也就那幾萬斤,有心人士花個幾千萬元就可以壟斷。」

 

目前中國炒家炒作農作物,全都集中在中國本地,最大原因還是中國是個資訊極不透明的市場。以家家戶戶廚房裡必備的大蒜來說,其市場交易、交易資訊都很不透明,甚至連中國官方也搞不清楚每年的種植面積。

 

善於「製造話題」 天災成助力

 

因此,即使自去年起金鄉市就開始提供電子交易盤,但也僅限於提供價格資訊,而無法提供交易服務,由於真實的供需關係難以衡量,更提供炒家漫天喊價的空間,紅木和普洱茶更是如此。

 

中國炒家投機的真正藝術,則在於能否「製造話題」,讓市場產生價格上漲的心理預期,如青海大地震的「經濟效應」就被投機客擴大利用,讓冬蟲夏草的價格順勢飆升。「產量根本沒掉多少,都是炒家在放話。」朱溥霖指出。

 

至於影響層面更廣的大旱、「倒春寒」(已開春,氣溫卻極低)等異常天氣,也是炒家炒作農產品的好機會,如中國的玉米和棉花,今年都搭上西南大旱這班列車,讓趁機進場炒作的玩家大賺一筆。

 

隨著中國富豪人數暴增,如今中國炒家的炒作標的,已一路炒到了最高級的奢侈品。在亞洲,有「能喝的古董」之稱的頂級普洱茶早被鎖定,五種流通度最多的普洱茶品項,過去七年的最低漲幅是七.二倍,最高甚至達十六倍;此外,今年法國一級紅酒指數也大漲五十多點,除了因為去年基期較低外,中國投資者搶購紅酒也是主因。

 

中國炒家進軍世界,也可說是中國另類的經濟威力展示。

 

中國炒家全球狙擊 命中的標的價格狂飆

法國紅酒
2008年    一級酒莊紅酒單瓶平均報價 新台幣7380元
2009年    一級酒莊紅酒單瓶平均報價 新台幣30860元
1年漲幅318%


杜拜房地產
2007年第3季  杜拜房價指數91點
2008年第3季     杜拜房價指數184點
1年漲幅105%

 

新疆棉花
2009年10月   每公噸人民幣1.8萬元
2010年6月   每公噸人民幣2.8萬元
8個月漲幅55%

 

雲南普洱茶
2003年     五大品項平均每公斤  新台幣4595元
2010年     五大品項平均每公斤  新台幣51453元
7年漲幅1019%

 

澳洲‧紐凱索煤
2009年4月     每公噸62美元
2009年12月   每公噸86美元
8個月漲幅38%

 

青海西寧冬蟲夏草
2007年    每公斤人民幣12萬元
2010年    每公斤人民幣20萬元
3年漲幅66%

 

山西煤
2007年1月   每公噸人民幣400元
2008年7月   每公噸人民幣980元
18個月漲幅145% *

 

台灣廢紙
2007年1月    每公斤新台幣2.6元
2007年8月    每公斤新台幣5.2元
7個月漲幅100%

 

加拿大‧溫哥華房地產
2005年    平均房價 加幣60萬元
2008年    平均房價 加幣92萬元
3年漲幅53% *

 

福建仙遊小葉紫檀  (紅木)
2005年      每公噸人民幣15萬元
2007年      每公噸人民幣75萬元
2年漲幅400%

 

澳洲‧墨爾本房地產、農場
2009年3月   中間房價 澳幣47.8萬元
2010年3月   中間房價 澳幣56.25萬元
1年漲幅17%

 

吉林洮南市綠豆
2010年2月    每公斤人民幣2元
2010年5月    每公斤人民幣18元
3個月漲幅800%

 

中國東北玉米
2009年2月    每公噸人民幣1330 元
2009年9月    每公噸人民幣1840元
7個月漲幅38%

 

山東金鄉市大蒜
2009年6月    每公斤人民幣1元
2010年5月    每公斤人民幣11元
11個月漲幅1000%

 

註:*炒家出場後,跌回水平
 1.一級酒莊包括:拉斐豪傑堡(Lafite Rothschild)、拉圖(Latour)、拉斐(Lafite)、木桐(Mouton)、瑪歌(Margaux)
 2.普洱茶五大品項詳見P.105
資料來源:綜合整理

 

中國女富豪襲台7個月 廢紙價翻倍

 

中國炒家如蝗蟲般橫掃世界,讓市場上人心惶惶,並迅速掀起價格的堆砌戰。類似情況,台灣也曾經歷過。

 

2007年初,台灣廢紙價格即一路攀高,7個月間,從原來每公斤2.6元上漲到5.2元,達一倍的漲幅,等於讓當時台灣造紙業的原料成本暴增83億元,而廢紙價格暴漲的原因,除因當年紙漿漲價外,另一個關鍵則是:台灣廢紙出現短缺現象,國內造紙業者擔心廢紙遭中資全數買斷。

 

這中資來頭不小,她是身價人民幣上百億元的大陸玖龍紙業董事長張茵,去年既拿下「胡潤中國女富豪榜」之首,今年更榮登美國權威財經雜誌《富比世》(Forbes)白手起家的富媽排行榜上。

 

07年在台灣發起的廢紙炒作戰,張茵是派出她的另一個事業體--美國中南公司的兩位員工負責,當時,兩位員工與廢紙廠談好價格後,只詢問要以哪種幣別支付,隔天即馬上以現金付清。而在此之前,國內造紙廠採買廢紙,大都採分批付款,而這種廢紙換現鈔的方式極具吸引力,也讓廢紙廠開始積極尋求門路,個個想做張茵的生意。

 

因此,一時之間廢紙變搶手貨,料源價格節節上升,造紙成本大幅驟增,為了鞏固料源,造紙廠開始對廢紙廠緊迫釘人,甚至轉而向政府施壓,當時,國內造紙公會屢向政府陳情,指台灣自身都不敷使用,不應讓廢紙出口。

 

短短7個月翻倍的廢紙價格,在同年的8月1日,因經濟部正式宣布管制廢紙出口而畫下句點。但,中國炒家物色好獵物後,就要一大口咬到底的作法,令人印象深刻。 

 

中國炒家

延伸閱讀

習近平祭最狂打房政策:查封仲介公司

2017-04-13

炒完全球 炒台灣

2010-07-22

溫州「狼」繞著地球跑

2010-07-22

原物料行情盛況難重演——當中國不再是推手

2010-05-06

「自己打自己」的泡沫戰爭 難收場

201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