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打通膨三箭齊發 大陸今年經濟軟著陸

打通膨三箭齊發  大陸今年經濟軟著陸
從供給面觀察,巴曙松認為糧價上漲的壓力可望緩和。(攝影/劉咸昌)

巴曙松

兩岸三地

738期

2011-02-10 14:00

如果二○一○年是中國的「擴張之年」,那麼二○一一年可說是「緊縮之年」。物價上漲、經濟過熱、國際熱錢持續湧進亞洲,中國在今年能否達成軟著陸,成為全球注目的焦點。本刊特別取得中國知名經濟學家巴曙松的獨家觀點,帶讀者為中國經濟把脈,預測未來。

關於二○一一年物價走勢的預測,仍然存在非常顯著的差異,而物價的走勢又會直接影響中國對一一年政策力度的把握、政策節奏的選擇,因此客觀判斷一一年的物價走勢,仍然是目前最值得關注的焦點。

 

物價調控將成今年中國是否軟著陸的關鍵

 

一般人會覺得中國今年的通膨壓力將衝擊經濟,造成所謂的「硬著陸」,我想先對這種觀點做些解釋。中國因為工資上漲以及○九年以來寬鬆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物價上漲壓力,市場對一一年的通膨壓力仍然保持非常高的預期。因此有人認為,通膨的「超預期」必會導致宏觀調控的「超力度」,進而造成經濟的「超波動」,甚至硬著陸。這種「三超判斷」,導致這些預測者對中國一一年的經濟與資本市場的判斷十分悲觀,甚至有人認為,一一年的CPI(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漲達到一○%到二○%都是可期的。

 

但是,通過與歷史經驗進行對比,我們會發現中國這波物價上漲並沒有想像中嚴重。我們分析這次物價上漲的直接導火線,是去年十、十一月分蔬菜價格的大幅上漲所導致,蔬菜價格帶動食品及相關價格上漲,使得市場預期的CPI高點「超預期」。

 

然而,從中國的糧食和蔬菜價格波動歷史看,蔬菜和食品價格帶動的CPI上漲及其供應的回復,具有明顯的週期性;通常蔬菜的生產週期為三到四個月,生豬豬肉大概是八到十一個月,因此,這輪蔬菜價格帶動的物價上漲將逐步在供應恢復之後穩定下來。

 

而且從供給面考察,糧食已經連續七年豐收,大部分蔬菜品種供應充足,價格大幅上升的空間不大。在夏糧收割之後,糧價上漲壓力會有所緩和。

 

因此,整體上判斷,中國今年的通貨膨脹仍然處於大致可控制的範圍,目前通膨在很大程度體現的是一種可能性的風險,尚未形成全面的高通膨的現實;而且當前的通膨主要集中在農產品、蔬菜和糧食領域,尚未全面擴散。只要沒有重大的災害,及時採取緊縮措施並加大供應,則通膨壓力應當不會高於○八年歷史高點的水準。

 

上半年「三率齊發」的政策緊縮將會全面啟動

 

雖然如此,不能輕忽的是今年物價「前高後低」之勢所造成的政策影響。因為一一年上半年的翹尾因素(因基期而墊高數字的效果)明顯大於下半年,特別是一月和六月會超過三%,上半年某些月分的CPI成長率就很容易達到五%,甚至會接近六%;在已經明確年度物價目標是四%的條件下,這種明顯超過物價目標的物價走勢,就可能會形成較強的政策調整壓力,同時加大蔬菜和糧食的供應。

 

貨幣政策進行相應的緊縮,重點就是抑制通膨預期,防止物價上漲從蔬菜和食品全面擴散到其他商品。

 

因此,基於這種判斷,今年第一季度很可能會是中國政策調整、政策密集出台的時期,我們稱之為「三率齊發」: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利率與匯率。不僅如此,對部分投機性較強的產品物價的行政管制,以及適度的資本管制(特別是在加息和升值時配套使用)也將成為輔助性工具。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央行在年底的加息本身即顯示貨幣政策加速回歸常態化,政策緊縮的密集期提前來臨。

 

至於這「三率」之中,何種政策會先出籠?這時低利率水準將成為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

 

整體上,外部的低利率水準一直是政策的核心因素之一,而且這種因素短期內也難以改變。因此,在低利率條件尚未改變的情形下,政策組合的備選工具中,優先使用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的可能性最高,央票的運用,以及貸款投放的視窗指導(柔性勸說)等都是常用的工具。

 

相應的,利率工具的使用仍會非常謹慎,即使加息,次數也會相對有限。至於匯率,在經過兩次加息之後,匯率政策的作用會凸顯出來,無論是從抑制通膨預期,還是減少內外失衡的角度看,今年匯率調整的空間預計會高於去年。

 

基於去年全年中國經濟強勁的增長態勢,今年在特定季度過熱的可能性不容忽視。對於今年的趨勢判斷,增速、波幅都會比較溫和。總體上,一、二、三季度,都會平穩、溫和上升,第三季度可能是全年同比的增長高點,第四季度呈現一個小幅回落。

 

但是,同樣不能忽視的是,現在市場或許忽視了幾個因素,而這幾個關鍵可能導致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最終呈現偏熱的特徵。

 

首先,一一年是十一五和十二五的銜接之年,而從過去三十年的經驗可看出,在五年規畫的第一年,地方政府往往有很強的衝動推動經濟擴張。

 

第二,目前的預測通常假定美國等發達國家經濟持續低迷,但實際上美國經濟的復甦在今年可能會較為強勁,帶動出口等的上升,並且也可能繼續帶動資源價格的回升。

 

第三,去年底雖然實體經濟十分強勁,物價壓力也在明顯增大,但是如前所言,緊縮的力度仍然偏小,宏觀政策在進行緊縮時持十分謹慎的態度。

 

整體而言,一一年中國宏觀政策的重點日益轉向保持一個趨勢性的、正常的、接近潛在增長水準的、可持續的增長。而去年良好的財政收入狀況,也為財政政策積極支持經濟轉型,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外部條件。

 

中國經濟

巴曙松
出生:1969年
現職: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
經歷:中國證券業協會發展戰略委員會主任、中銀香港助理總經理、中銀杭州市分行副行長
學歷:中央財經大學博士

(圖片來源/Top Photo)

延伸閱讀

豬肉正關閉中國降息窗口

2012-12-13

A股底部墊高 逢低就是買點

2011-05-12

2011年的黑天鵝:通膨失控

2011-01-27

中國深陷全面性通膨危機

2010-12-16

銀行存款出走 A股反彈添動能

2010-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