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直擊 中國房市冰風暴

直擊  中國房市冰風暴

周啟東、周岐原、梁任瑋、楊卓翰

兩岸三地

攝影/劉咸昌、陳俊銘

785期

2012-01-05 14:09

此刻,中國房市比被寒流包圍的冬天還冷!隨著政府的調控政策一一出招,原本過熱的房市如經歷一場冰風暴急速降溫,從北京、上海、深圳到海南三亞,《今周刊》採訪團隊見證中國房市劇烈轉變的過程,同時也發現儘管政府決心壓制房價,但是因為資金過剩、又缺乏適當投資管道,中國房價未來走勢陷入兩難!

「我最近才知道,我的房間是主臥衛生間隔出來的,雖然房東把馬桶拆掉、鋪上地板紙,但感覺還是怪怪的。」今年二十三歲、剛從大學畢業的「小資白領」常冰潔無奈的說,初入職場,她一個月的薪水才二千多元(人民幣,下同,約合一萬新台幣)其中一半就要繳給房東,扣掉生活費,她堪稱是典型的月光族。

 

海南現場

海南現場:豪宅打4折

 

上海現場

上海現場:仲介上街爭客

 

北京通州

北京通州:房價腰斬急售

 

中國房地產調整期  南北四大城市現場直擊

 

來自安徽的常冰潔,住在上海靜安區(相當於台北市大安區),要到她的房間,得先穿過一間間房間以及簡陋的浴室,一直走到幽暗盡頭,才是她在上海的避風港。為了增加收入,房東將三十多坪的房子用木板隔成九間小房,也就是有另外八個像她一樣的「蟻族」,在上海的角落喘息。

在這不到二坪的狹小空間裡,一張單人床和一張書桌已經占滿所有位置,為了節省走道,常冰潔連椅子都不敢擺,吃飯、上網、看書全窩在床上。上海的冬天,氣溫經常只有零度,沒有暖氣設備的她,只能靠電毯取暖。幾百公尺外的靜安區黃金地段高樓林立,很難相信,竟還有人住得如此艱難!

常冰潔只是上海數百萬買不起房子的白領階級之一,但是上海房價不是已經跌了嗎?為何一般人還是買不起房?

每天報紙、電視都在報哪邊降價、哪個地產商倒閉,但一般上海人對所謂的跌價都很冷感。真相是:過去十年,上海房價漲幅接近六倍之多,成為兩岸三地漲幅最大的城市。同一時段,台北市大安區也只漲了一倍,上海現在平均只跌了五%至一○%,想買房的民眾根本無感。

相對過去的瘋狂,中國房地產這二年開始進入調整期,中國房地產過去漲了多少?現在又跌了多少?房地產會崩跌嗎?對經濟產生什麼衝擊?帶著滿腹疑問,《今周刊》採訪團隊深入四大城市直擊,包括最南邊的海南三亞到北京通州,帶來第一手現場觀察。

 

上班族

上海白領「蟻族」>儘管上海房價開始回跌,但年輕的上班族就算每天努力工作(下圖),仍然買不起房,如同螞蟻一般,擠居在不到兩坪的租屋處(上圖)。

 

上班族

 

上海現場  房仲爭客戶,地鐵站「搶人」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周六上午九點,記者來到距離上海市中心車程四十五分鐘的地鐵十一號線白銀路站,才一出站,我們立刻被手拿傳單的大批房屋仲介業務員團團包圍。「五十五萬元買兩房!」「看看萬科的房子再決定。」就在此起彼落的推銷聲中,有一位業務員乾脆買票進站、搶在出口前迎接客人,免得被其他業務捷足先登。他在站內大喊:「張先生,你到了嗎?」為了一對一、人盯人掌握客戶,業務員搶客戲碼直接在地鐵站上演。

白銀路站所處的上海市嘉定區,是個面積比新北市新莊副都心大十倍的郊區,放眼望去,現階段這裡只有筆直的馬路、幾棟新完工的大樓在寒風中矗立,讓這個新興重劃區更顯寂寥。

出乎意料的是,原定開盤的「新城金郡」現場只來了零星幾位有意看屋的客戶,因為人數實在太少,買氣太冷,銷售人員臨時宣布當天將不會公開銷售,令一大早趕來現場的買家議論紛紛。

上海港資代銷公司漢宇地產總經理施宏叡說,現在上海預售市場流行「蓄水盤」,案子正式公開前會先累積到一定客源再賣屋,讓其他觀望客戶沒有比價、殺價基礎,如果「蓄水」蓄得不夠多,很多案子乾脆就不開賣。

 

打房

▲點擊圖片放大

 

郊區 不降價就賣不動  內環 有資格的買不起,買得起的沒資格

 

場景同樣是上海,幾年前的房市,熱度卻和現在南轅北轍。二○○五年三月,本刊報導的《贏在上海》封面故事,就曾披露一個極具對照意義的個案。當時有台商準備三十萬元訂金,在浦東江邊黃金地段訂了十間住宅,沒想到因為行情節節高升,一周之後,其中七套房的屋主反悔,除了全數退還訂金,這位台商還收到每戶兩萬元的違約金賠償。

當年的房市,「熱」到讓買家在七天內平白賺進十四萬元(約合六十七萬新台幣),瘋狂的熱度令人印象深刻;對比現在連開盤都沒有買氣,可見上海房市確實急速降溫,幾乎已進入冰箱冷凍室。

十二月十六日,上海知名建商星河灣宣布建案直接打八折,退還已購客戶現金達六億元,創下中國房地產市場補貼房價最高紀錄。這個話題很快就在首購族群內發酵,因為從一一年十一月開始,上海預售案已到了「不降價就賣不動」的情況,但「假摔變真跌」的現象僅出現在郊區鎖定首購族的個案。內環豪宅案因每平方公尺開價八萬元(約每坪一二○萬新台幣)過高,即使降價還是很貴,買得起豪宅的客戶都受「限購令」約束,形成「有資格的買不起,買得起的沒資格」特殊現象,導致上海房市呈現量急縮、價小跌的窒息情況。

中國規模第二大代銷公司同策諮詢總經理趙鋼說,內環房價就算打八折也沒用,因為市中心很多案子是從三萬漲到八萬元,現在降至六.四萬元,但消費者依然沒有感覺。更重要的是,內環房價打完折,買得起的人沒有資格買,買房子有強烈需求的首購族依舊買不起。

這股寒流不僅籠罩上海,連位在中國最南端,同時是熱帶海濱旅遊城市和海港的三亞,也受到衝擊。自從○九年,中國決定將海南省建設為「國際旅遊島」,原來就有不少別墅社區的三亞,房價更加瘋狂上漲,同時成為大量建商爭相在此推案的天堂。「海口(海南省省會)只是海南的,三亞可就不一樣嘍,三亞是屬於世界的!」計程車司機小莊笑說,每當遇上外來的旅客,自己總是會這樣豪氣地介紹三亞。

 

買房

漲勢告終>當中國房市處在榮景,民眾為了搶購「現買現賺」的商品房,不惜漏夜排隊,門前人山人海(下圖);如今漲勢告終,新建案現場門可羅雀,熱絡買氣不再。(上圖)

 

買房

(圖片來源/Top Photo)

 

海南三亞現場  「第一豪宅」開北京價,兩年跌六成

 

由機場通往市區的寬敞大道上,除了轎車之外,數量最多的就是砂石車,道路兩旁,全是成群的新建住宅。然而略顯諷刺的是,除了在市區有一家免稅購物中心投入營運,「國際旅遊島」五個字,通常只被建商作為印製文宣的廣告詞,街上來往的旅客,絕大多數仍是中國人。

 

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當全中國都被寒流包圍時,氣候宜人的三亞,氣溫仍在攝氏二十度以上。這一天,我們為了尋找被當地人稱為「三亞之最」的別墅「鳳凰島」,來到海邊。「鳳凰島?海對面就是了,」我們順著路人指引方向看去,才知道鳳凰島原來是一座填海造成的人工島嶼,因屬於新開發觀光特區,一般人不能任意進入,必須預約登記才能參觀。

 

島上的五星級飯店式公寓,是目前三亞第一高價,接待處人員透露,現在售價每平方公尺九萬元(約每坪一三五萬新台幣)。令人吃驚的是,這個價位已經相當於北京、上海市中心豪宅的水準!

 

「其實鳳凰島房價已經跌了,○九年炒『旅遊島』最瘋狂的時候,一平方公尺要十二萬元以上呢。」一位業務員壓低了聲音說,「而且,你聽到的只是官方說法。我在附近談案子時,聽說有業主難忍套牢,最近正開價每平方公尺五萬元、六萬元拋售呢!」從行情頂端的價格十二萬元,打四折只剩五萬元,這座「三亞第一豪宅」,只花了兩年時間,就向所有世人展示,何謂房市泡沫。

 

上海

(圖片來源/Top Photo)

 

上海

房價不理性上漲時代告終,大批民眾不再漏夜搶購預售屋,凸顯中國房市將逐漸恢復理性,走向反映市場價值的新局。

 

北京通州現場  房價炒過頭,大漲十倍後腰斬

 

相對於上海的小跌、海南的腰斬,北京市郊的通州,則是受房價下滑影響最深的「重災區」。一一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個上午,北京氣溫只有攝氏零下十度,是入冬以來最寒冷的日子。當天記者參觀「運河灣」建案時發現,雖然是周末熱門時段,該建案在當地還號稱是「高級水岸社區」,但是偌大的銷售大廳裡,竟然只有一位客人,情況和室外氣溫一樣冷清;至於建商聘請的保全、業務總共數十人,因為沒生意,全坐在沙發上聊天。

 

通州,原來就是古代京杭大運河的終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近年更成為北京周邊發展最快的衛星城鎮,地位相當於新北市的三峽,從這裡搭地鐵到北京市區,大約需要一小時。因為大量上班族白天在北京工作,下班才回住處休息、過夜,通州被居民起了一個暱稱,叫作「睡城」。

 

隨著大量通勤人口進駐,「睡城」房價一再被驚醒!一位深耕北京多年的台商,則對通州房價演變印象深刻。「一九九八年我去通州找朋友,那時候通州還叫作通縣,結果天才剛黑,我就連路都看不清楚,因為路燈根本還沒裝到那裡!當時我朋友剛買房子,每平方公尺二四○○元,一直說買貴了。」「到了○三年,那裡一平方公尺也才三六○○元;但是去年最高價時,你猜漲到多少?二萬四千元!十二年漲十倍!」

 

隨著建商的搶建及哄抬,漲幅最高、房屋供給數量最多的通州,自然成為價格修正最劇烈的地點。

 

房市

房仲寒冬>長期受益於房地產景氣的房仲業以往總是門庭若市(下圖),而今上海、深圳兩地的房仲,至少已有七成以上歇業,業務員閒得在接待處聊天、打瞌睡(上圖),在歲末年終之際可能得面臨失業的考驗。(圖片來源/Top Photo)

 

房市

 

中國繼續打房?  穩定優先,「打到底」

 

一一年年中,通州新推出的房價急劇下跌,不少建案售價甚至接近腰斬,引發不少已簽約屋主強烈不滿,抗議事件叢生。「通州很多一○年還賣二萬二(約每坪三十三萬新台幣)、二萬三的房子,現在開價一萬二、一萬五!」一位外商物業管理公司高層分析,相對於北京市區,通州的修正才正要開始。

 

一位台商感慨:「為什麼現在通州跌得這麼慘?因為中國從來沒有這樣子經歷過(房價大跌),沒有經驗,大家只知道一直買,不知道房子跌下來是怎麼一回事,以為根本不會跌!」他總結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現在只是一個壓縮的結果而已,政府已經壓抑兩年了。」

 

從上海、三亞到北京,中國房價雖然零星下跌,但都僅傷到皮肉,相對於十年來動輒三倍、六倍的漲幅,目前只是中國房市的起跌點而已。由於中國官方強硬壓制房市,造成交易陷入急凍,未來房價是大跌還是小跌,就要看中國政府的臉色。

 

房價急漲,再加上物價齊揚,造成中國的通膨怪獸蠢蠢欲動,在民怨沸騰情況下,中國共產黨不可能繼續放任房價飆漲。今年中共即將舉行「十八大」,會中將確立由新的執政團隊接班,在這個面臨「換屆」的關鍵時刻,自然不可能讓超過七成民眾不滿的高房價現象進一步惡化,埋下動盪的不確定因素。

 

過去中國政府曾多次對房市祭出「緊箍咒」,但卻一次又一次地功虧一簣。上海復旦大學房地產研究中心地產營運研究所長蔡為民說,根據歷史經驗,政府每兩年就會實施一輪緊縮政策。例如○三年、○五年和○七年,當局都曾經針對房市進行宏觀調控;但是「最長半年、最短三個月就收手」。有了這些經驗,開發商逐漸變得心存僥倖,自認為只要等待、撐下去,時間一到,調控自然會鬆手。

 

正因為過去的政策未竟全功,去年一整年,中國國務院就推出「國十一條」、「國五條」、「國十條」和新「國八條」等調控方案,數目之多,簡直令人目不暇給。若以調控時間計算,這次接近兩年的調控期,已打破以往紀錄。其中,又以新「國八條」方案,對房市的影響力最大。

 

「這『國八條』太厲害了,政府強制限購,就算你有錢也不准買房!」一位建商分析,新「國八條」中影響最深遠的規定,就是各主要城市和房價上漲過快的城市,必須嚴格執行限購。光是這一條,就將大部分的購屋者排除在外,投資客不能買房,房市只剩自住型消費者,市場一片蕭條。

 

中國房市泡沫吹了快十年,最近這三年,泡沫又大了一倍。在美國房市泡沫高峰時,全美房價與人均收入相比,也不過五.一倍;但是在中國,這個比值高達十八倍左右,北京、上海大城市,房價收入比甚至達到三十倍,泡沫之大可想而知。

 

而吹大泡沫的始作俑者其實就是中國政府自己,《北京青年報》指出,「過去十年裡,政府的政策提供了荒謬的激勵,似乎目標就是為了製造泡沫。首先,中國所有的土地都歸國家所有,而地方政府的官員壟斷了土地的供應。這種專制、晦暗和腐敗的制度, 使得官員們在決定誰能獲得土地使用權、以及如何獲得方面,具有非常大的權力。」

 

為了避免重蹈日本、美國房市泡沫破裂後的災難,中國政府決定自己先擠破泡沫,吞下這帖苦藥,希望戒掉地方政府與房地產開發商合作炒房,增加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的毒癮。這次中國政府是鐵了心對房地產的誘惑說不,也公開宣示,房地產行業的暴利年代已經結束!

 

中國房市

▲點擊圖片放大

 

十年房市暴利時代結束  土地國家化  始作俑者其實就是中國政府

 

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的火車頭,一○年,房地產總產值占中國GDP的一三%,而且占當年總投資金額超過四分之一,與房地產相關的行業高達一百多種。在中國「擠泡沫」的過程中,必定有許多行業受到影響,不但身處冰風暴核心的中國人受傷,這個風暴甚至可能波及台灣、全球,所有人都必須小心因應。

 

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銀行業,根據中國銀監會去年四月對銀行業進行的壓力測試結果,即使房價下跌五○%,銀行的貸款本金由於還有擔保品的保障,不至於產生風暴。

 

但真的如此樂觀嗎?《財經國家周刊》分析指出,中國銀行體系中估計有七十兆到八十兆元的抵押品都是土地或房地產,壓力測試並沒有考慮土地銷售下滑以及價格下滑,對銀行抵押品價值的影響。「原來以為土地使用權的抵押是不斷往上漲的,現在打七折還賣不動。抵押物嚴重高估,抵押物的變現能力很弱,對銀行來說就是一個不良資產。」一位不具名的銀行高層憂心指出。

 

除了銀行外,從鐵、銅、水泥、煤炭、燃油到家電、工程機械、發電設備,都受到中國房地產調整的影響。以鐵礦為例,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砂進口國,其中房地產行業消耗了四○%,但目前鐵礦砂堆滿了大陸各大港口,因為下游沒有需求,中國的鋼鐵廠根本拒絕進料。

 

如果中國房市今年繼續急凍,連遠在巴西的鐵礦砂大廠淡水河谷(Vale SA)、全球最大工程設備製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等有關業者,也難免受波及,沒有人能自外於這場中國式的冰風暴。而其中受害最嚴重的,就是買不起房,承受房價高漲之苦,又面臨失業,處在風暴中心的房地產基層員工。

 

上海下半年開始已有不少房仲公司業績「零成交」,「倒閉潮」已然出現,原本一萬六千家房仲至少倒了近七成,目前只剩下五千家,香港知名房仲品牌美聯物業,甚至宣布退出中國二手房市場。永慶房屋上海分公司總經理陳史翎說,目前永慶在上海還維持四十七家直營店,只有收掉幾家位置不好的門店,但他預估要到二○一四年初才會真正復甦。

 

工人

上海房地產工人皆是來自外省的農民工,他們是高房價下的犧牲者,最近又因為房地產崩跌,即將失業。

 

中國經濟火車頭急煞  台灣及全球均難逃冰風暴威力

 

老家在湖南懷化的吳順,已失業超過三個月了,他今年才二十三歲,高中沒畢業便輟學南下,到深圳找工作。一開始,吳順在深圳附近的加工廠擔任作業員,後來聽說房地產業好賺,轉行當起房仲業務。

 

「我是○九年上半年開始做的,那時候市場剛剛好起來,又還沒有政策,比較好做。」吳順回憶,金融海嘯後,房市曾經有過一段榮景。那時候較投機的業務員,只要看到好房子,往往自己買下來轉售圖利。不過隨著調控政策一一出台,來自政府的壓力越來越大,交易也越來越難促成。

 

在深圳,房仲業的不成文規定是,只要連續五十天沒有一件買賣成交,業務員立即降一級聘用。大環境嚴重不景氣,再加上資金不夠雄厚、無法自行買賣房子,吳順一連好幾個月都沒有成交案件,業績和職銜都降到谷底。

 

「市場太冷清了,當時我就在想,市場不會像以前好了,再做也是這樣,所以就離職了。」吳順略顯黯然地說:「過完年,我打算回老家或是到長沙做生意,看看資金多少,可能找人合夥做酒店吧!」

 

在房地產調控最冷的十字路口上,中國數億人不安的等待著,這波冰風暴會持續多久?範圍多廣?沒人知道,唯有準備好的人才能度過這個超級冬天。

延伸閱讀

失控的房市

2016-11-02

謝國忠:擠破房市泡沫是帖苦口良藥

2012-01-05

中國炒樓熱再起 貪官趁機拋售豪宅

2013-02-21

上海房地產 大跌仍可擇優進場

2010-02-11

溫州倒債風後 大陸房市泡沫風暴再起

2011-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