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是歌手」解密

今周刊

兩岸三地

852期

2013-07-15 14:36

350人團隊、耗時100天、投入2億元,創造一個15億元營收的歌唱節目,轟動兩岸的「我是歌手」,創下中國電視史許多驚人紀錄,《今周刊》現場直擊這個團隊如何拚搏,並解構它的成功密碼!

去年,在一架韓國飛往中國的班機上,一位中年男子坐在飛機艙裡,播放從韓國帶回來的音樂節目帶,聽完歌手演唱後,他感動莫名,不禁淚流滿面。沒有人想到,這一萬英尺高空的眼淚,催生了湖南衛視「我是歌手」這個節目。

一萬英尺高空的眼淚
催生轟動兩岸超紅火真人秀,屢創佳績

那位流淚的中年男子是「我是歌手」製作人洪濤,在此之前,他製作了包括「超級女聲」、「跨年晚會」等幾個中國指標性節目,奠定湖南衛視娛樂帝國的龍頭地位。

他因為忘不了飛機上看韓國「I Am A Singer」(「我是歌手」原創)的那份感動,毅然決然投入成敗不明、執行難度高的「我是歌手」。

洪濤放手一搏,讓收視率跌落全中國十名外的湖南衛視重振昔日雄風,創下四.一三%的最高收視率,一季總收視人口逾十億,奪回僅次於中央電視台的地位。這一仗,洪濤打得驚險,也贏得漂亮。

四月十二日,中國電視史上,首場電視直播台前幕後的全景真人秀「我是歌手」總決賽,進入倒數計時,湖南衛視即將再次創下紀錄。

事實上,「我是歌手」早就創下許多中國電視史上的紀錄。它是第一個真人秀的歌唱節目,它是第一個找專業歌手比賽的節目,它也是第一個完全由觀眾投票決定選手去留的節目,並且還是第一個在電影院同步播出的節目。

「中國電視有幸了!」湖南衛視台台長呂煥斌說,「我是歌手」節目建立了一個標竿,無論在場景布置、真人秀的拍攝技巧都更加精緻,團隊陣容更龐大,讓中國的電視節目進入了大片時代。

為了一睹這個兩岸紅火的節目,《今周刊》遠赴湖南長沙,直擊「我是歌手」總決賽現場,採訪團隊直接進入攝影棚,近距離四十八小時採訪,解構「我是歌手」的成功密碼。

四月中旬的長沙,天氣陰晴不定,但粉絲熱情依然不減,大批粉絲聚集在湖南衛視門口,一睹前來彩排的歌手丰采。事實上,拜湖南衛視之賜,長沙電視產業蓬勃發展,誕生許多明星,追星族在湖南長沙也特別多,連計程車司機都能與你聊上兩句,談他們載到哪位明星的趣事。

湖南長沙現場
聲勢驚人,連觀眾粉絲也扮明星樣

總決賽前兩天下午,製作團隊連續安排彩排,湖南衛視門口架設多架攝影機,從藝人下車的那一刻起,開始全程記錄。只見禮車不停來回地從定點開到門口,模擬最好的角度以及可能發生的狀況。

進到攝影棚內,洪濤不時抱胸與工作人員討論,一語不發、表情凝重,時而跑到最後一排觀眾席,觀看整個場面的效果。現場燈光、音響的臨場感,由於空間小,比演唱會的視覺、聽覺效果還要棒。

根據工作人員透露,每一場錄影動用的攝影機高達四十七台,光是拍攝觀眾的攝影機就有八台,每位歌手配置兩台攝影機,歌手彭佳慧就戲稱:「除了上廁所,攝影機幾乎不離身。」除了第一集外,「我是歌手」一個工作天平均錄製三百小時的內容,再剪接成九十分鐘的節目播出。

而絢麗的燈光效果,是由授權的韓國MBC電視台派了一組團隊支援,洪濤表示,此次「我是歌手」並無外傳有一本所謂的韓版寶典,節目的製作流程都是由韓方人員口述,以及製作團隊提問方式複製,這也是湖南衛視引進國外版權而沒有寶典的首例,據悉,是因韓國MBC電視台輸出模式剛起步,尚未建立書面資料。

在總決賽的前兩日,「我是歌手」團隊全程可說是不眠不休準備,所有歌手的助理、工作團隊、樂手,以及兩岸的各大媒體,全擠到湖南衛視的攝影棚。在湖南衛視負責媒體接待的彭珊說,「我們所有工作人員幾乎四十八小時都沒睡覺。」在備戰四十八小時後,工作人員懷著興奮、期待的情緒,迎接總決賽的現場直播。

除了工作人員與演出歌手外,總決賽的五百名觀眾也引頸企盼。當晚入場的觀眾,無論年齡性別,看得出來用心打扮,髮型穿著幾乎都有明星樣;今年五十三歲,專程從北京搭機前來的谷女士,一身盛裝驕傲地說:「我看演唱會都是這麼大成本。」

長達四個半小時的總決賽,為「我是歌手」第一季畫下句點,創下四.一三%高收視率,全中國有一.五六億人收看,台灣也吸引四十三萬觀眾,讓湖南衛視重返榮耀,再次回到○五年「超級女聲」及○七年「超級男聲」收視第一寶座的盛況。

跟著「我是歌手」水漲船高的冠名費與廣告費,收益驚人,成為湖南衛視的印鈔機,一季總營收達三億元人民幣(約十五億元新台幣),扣除成本後,至少賺進十三億元新台幣。第二季將於明年推出,據悉台灣的八大電視與民視已與湖南衛視洽談轉播權。

其實這個讓湖南衛視名利雙收、扭轉劣勢的歌唱節目,曾因執行難度過高,提案被冷凍一年,可以說幾乎是難產出來的。

成功密碼一:求創新
為了推出最牛節目,二十五人小組跑全球

一一年初,為了抗衡競爭對手KBS節目「男人的資格+兩天一夜」獨領風騷星期天晚上的黃金時段,韓國MBC電視台找來歌壇裡的重量級大咖,推出像是選秀節目那樣具有淘汰制的進階版歌手生存戰「I Am A Singer」(我是歌手),一炮而紅。

最先發現「我是歌手」的是湖南衛視「研發中心」,該部門約有二十五名人員編制,專責追蹤全世界各大電視台製作的節目,篩選出值得引進參考的,在每個月一次的創新工作會議上提出報告,找出下一個最「牛」(厲害)的節目。

這樣的工作會議,相當於節目的動腦會議,除了搜羅世界各地的好節目,也廣納內部員工的創意發想,成為湖南衛視最能創造價值的金頭腦會議。

去年初,研發中心提出「我是歌手」企畫案,隨後在一年兩次的創新工作會議上報告,該會議成員是台內的主管,以及資深的節目製作人、導演約十幾個人,大家針對韓國MBC電視台製作兩季的「我是歌手」真人秀節目是不是可以引進進行討論。

在這場會議裡,大家肯定「我是歌手」的節目新意,但是卻又有許多困難點。

這個節目有兩大特色,也是成敗的關鍵。湖南衛視副總監李浩說,第一、這必須是真人實境秀,用多機作業的方式,透過剪輯、多視窗將同一時刻、不同場景的藝人反應同時呈現,在製作上是一大挑戰。

第二、參賽者必須是實力派歌手,而非偶像。「我們要找有實力,但是可能有一段時間沒有舞台的歌手,這是最大的挑戰。」李浩坦言。

去年,湖南衛視進入一段收視率的低潮期,五月,洪濤受命重新評估「我是歌手」的可行性,「當時急就章,我走馬看花地看了韓國節目帶,心想怎麼可能耗這麼長的時間精力去製作一個節目。」

九月,在新一輪的創新會議上,「我是歌手」再度被提出討論,洪濤飛到韓國現場觀摩,「過去中國沒有那種敘事手法的綜藝節目,寫實記錄、張力強烈,而且節目只表達一件事,就是極致化音樂的呈現。」

洪濤被現場營造的故事感打動,在返回中國的飛機上,他看節目帶感動到痛哭流涕,回到電視台後,要求同事至少要看三集,「這個節目成功的最大因素,是真誠加真實,而且它是完全迥異於中國電視節目的創新形態。」

洪濤愛上了這個節目,他主動放棄原本的「跨年晚會」,全心投入「我是歌手」,「我有信心這個節目會成功,受到同業肯定,但沒想到會引起社會這麼大的回響。」

然而,去年十月才定案,距離元月播出,只剩三個月不到,洪濤必須找到合適的音樂團隊,以及七位知名歌手願意加入比賽的陣容,「找歌手是最困難的,要找家喻戶曉又最能唱,這些歌手不缺錢、不缺機會,他們為什麼要來?」

成功密碼二:敢挑戰
為了呈現極致化音樂,碰無數歌手釘子

洪濤組了一個小組,擬定上百歌手的名單,洽談三、四十位,但「大咖不屑、小咖怕輸」,甚至李浩都親自出馬當說客,卻仍無結果;到去年十二月,導演團隊幾乎都絕望了,那是洪濤記憶中最艱難的一段時期,尤其是他們還需要找一位像羅大佑、齊秦、周華健這樣「殿堂級」的歌手參賽撐場。

製作團隊找上齊秦的經紀公司,結果對方回覆,「十二月有十九場演出,所以不可能。」碰了經紀公司釘子,製作團隊仍不死心,改用人情攻勢,找了與齊豫、齊秦姊弟關係甚好的主持人張漫充當說客,「齊秦因為重朋友,於是就答應了我們。」洪濤表示。

齊秦成為最早確定參加節目的一位歌手,讓洪濤與製作團隊吃了一顆定心丸,隨後陸續找來兩人團體羽泉、唱搖滾樂的沙寶亮、新生代尚雯婕等人,節目才得以順利播出,洪濤表示:「參賽歌手的組合不找同質性,盡量多元,這也是保護歌手的方式,因為不同曲風,比輸了也不會沒面子,而且只要不墊底,就可以一直留在舞台上。」

成功密碼三:夠龜毛
為了九十分鐘精華,錄製一千小時

解決了參賽歌手的問題,但如何做到韓版「我是歌手」的手法與表現,成為考驗洪濤團隊的另一大挑戰。湖南衛視投入巨額的成本,每一集的製作費用高達人民幣三百萬元(相當於新台幣一千五百萬元),總計十三集,斥資近新台幣二億元。

但「我是歌手」這樣真人秀的歌唱節目,是中國電視史上第一遭,換言之,洪濤團隊必須重新建立體系,去處理龐大繁雜的節目製作流程。洪濤舉例,當初製作第一集,十五個工作天共錄製了一千小時的節目帶,最後只能剪輯出九十分鐘的精華,如果用傳統的方式,根本曠日廢時,無法應付一周一次的節目。

製作團隊使用數位化管理,化繁為簡解決了這個問題。洪濤舉例,要剪接某位歌手說一句話的畫面,可能有遠鏡或不同角度的鏡頭,那要從一千多小時節目帶去找幾秒鐘的畫面,就像到菜市場買菜,要花很多時間找,但你有定位地圖,馬上就可以直接走到攤位前,拿你要的菜。

「這是中國電視產業的升級,你可以說它是電視節目生產方式的改變,是一種革命。」洪濤對本刊記者表示。

除了製作方式的創新,「我是歌手」也建立了有別於其他節目的體系。節目動員二、三百人的團隊,如何整合就是一大問題。歌手彭佳慧第一次參賽,行程匆促,造形師還晚她一天到,結果造形師收到製作團隊簡訊,說明當天接機人員名字、車號、電話,「這個團隊的效率與管理,真是令人佩服。」

又例如,每位歌手都配置七位工作人員,這七位工作人員,其中一位要大量蒐集彭佳慧的新聞與資料,有一天,對方向她說:「我了解你,比了解我爸媽還要多。」讓彭佳慧對這個團隊的用心,印象深刻。

一般節目只有編導組,「我是歌手」為了處理大量的製作事務,一拆為三,細分三組,分別是後期製作組、導播組與編劇組。其中,編劇組在這樣的真人秀節目,角色吃重,負責包括音樂編曲、日程安排、表現形式。此外,導播組共有十位導播,也是史無前例的大編制。

成功密碼四:肯砸錢
為了一個音色,把頂尖樂團搬到現場

「我是歌手」除了節目的戲劇化呈現外,音樂才是這個節目的重心。為了達到最好的品質,洪濤找來曾擔任王菲、陳奕迅演唱會的音樂總監梁翹柏,擔任「我是歌手」的第一季音樂總監。

梁翹柏除了負責樂團的指揮,還要將所有歌手的音樂重新編曲。像是林志炫在第六集唱周杰倫的〈煙花易冷〉,詮釋出不同於原唱的味道,梁翹柏就扮演了關鍵角色。

梁翹柏說,原本預定今年一月初要上檔,但洪濤為了等一套最新的拍攝剪輯器材到位才開始錄製,因為洪濤要求的就是最高品質,而且不計成本,讓看過許多大型頂尖演唱會的梁翹柏都豎起大拇指由衷佩服。

在「我是歌手」的錄製現場,洪濤要求「每一個音符都要是真實的。」梁翹柏舉例,在總決賽裡,返場歌手(被淘汰後又再次受邀演唱)沙寶亮演唱陳奕迅的〈十年〉,梁翹柏提議音樂裡若能有「豎琴」會更好,但豎琴必須向大型的交響樂團商借,通常一團只有一架,又因為體積大而重,運費很高。

梁翹柏原以為電視台會因為預算考量,改用電子合成的方式,「因為現在的keyboard(電子琴)都可以做到很像的聲音,其實沒差。」沒想到,洪濤只告訴他一句話,「不必擔心預算,我們有。」

看到團隊只是為了一個音色,就把樂器與樂手搬到了現場,梁翹柏不由得佩服,他說,「對一位做音樂的人來說,這就是我應該要合作的對象。」

在總決賽的編制上,湖南衛視更是大手筆,梁翹柏原本帶來的絃樂團,從十四位增加到二十四位,管樂也增加到九位,和聲、電音的人員也增加,現場麥克風超過八十多支,每一位樂手、歌手,都有專屬的麥克風與音軌,為此電視台還必須購買新的混音設備,才足夠應付這麼大的陣仗。

「我是歌手」開啟中國音樂節目真人秀的潮流,也引起兩岸話題討論,雖然湖南衛視砸下重金,動員人力完成這個大型節目,但事在人為,李浩就說,「事實上,這個節目的成功,在於認真的力量。」

認真的力量
拿命爆肝做節目,累了就睡在機房

在長達三個月緊張的製作生涯,團隊沒有人抱怨,幾乎所有參賽的明星,都稱讚這是一個「專業、高效率、用心」的團隊,洪濤自己也很感動,「我經常半夜一、兩點進棚,看到同事累了就睡在機房,常常凌晨三、四點還看到他們開會,這個團隊都不記得要吃飯睡覺了。」

導播組的都艷,是兩歲雙胞胎的媽媽,為了趕工,已經三個月沒見到小孩了,洪濤說:「可能是我喚醒了製作團隊內在的精神。」其實,洪濤本身也很投入工作,常常一天只睡兩個小時,總決賽四十八小時沒睡,為此,肝指數過高。

洪濤在微網誌上透露這段日子的煎熬,「一千小時的有效素材剪成九十分鐘的純節目,要嘛死,要嘛瘋,??只有瘋了的人才會拿命在做節目!」如今,第一季節目結束,他說:「雖然解脫了,但又有點不捨。」

歌手蔡琴曾說:「這舞台只有三種人,最年輕、最紅和最好的。」但要站上「我是歌手」舞台,除了是最好的,恐怕也要有勇氣,以及和製作單位同樣堅持的精神。

專業藝人的殘酷舞台
——「我是歌手」賽制介紹

賽制分五輪,一輪有兩場演出,每輪結束淘汰一位歌手,決賽前舉行一場敗部復活賽。每場有500位聽眾,每人有三票,兩場演出所得票數最低的歌手將遭到淘汰,再增加一位新歌手競演。總決賽觀眾只有一票選歌王。

3個問題決定你
能不能當評審、選歌王!

2013年4月12日,「我是歌手」決賽當天下午,5點鐘在湖南衛視的T2區大門口,早已排滿擔任當晚評審團的500位觀眾,將選出當天的「歌王」。

想入選觀眾評審團,並不容易。報名總決賽的觀眾超過七萬人,主辦單位必須從中選出500名,只有0.7%的機率,且為了避免年齡造成的偏好,分別在10歲、20歲、30歲、40歲、50歲等年齡層各選100人。

這套評選制度,湖南衛視從韓國完整地移植過來,每個人須經過二到三通電話的過濾篩選,並詢問三個問題:

1. 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音樂?(了解觀眾對音樂有基本的喜愛)
2. 你喜歡哪一位歌手?(對於參賽歌手有偏愛,會被剔除)
3. 你有沒有特別希望哪位歌手參加比賽?(了解你對流行音樂的認識)

經過篩選後,再以電話或簡訊通知出席錄影。報到當天,必須簽署一份保密條款,不能洩漏任何錄影的內容,也無法得知最後的票選結果,只有隔天看電視播出才知道。

延伸閱讀

一字頭到九字頭! 最便宜捷運末端站是這站

2019-04-18

美國務院罕見發言!逃犯條例一過 香港也將陷入貿易戰漩渦裡?

2019-06-12

只有國中學歷卻連舒淇、蔡明忠都收服!一個南投囡仔如何靠「日式料理」上演翻身記?

2019-07-17

5G超級訂單來了

2019-08-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