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破解中國泡沫危機

破解中國泡沫危機

張弘昌、周啟東

房地產

shutterstock

663期

2013-07-17 14:22

為了讓2009年經濟成長率「保八」,中國政府透過「財政」和「貨幣政策」兩種手段,釋放出大量的資金到市場上,雖然經濟因此觸底反彈,但後遺症卻開始浮出水面。這些管不住的資金就像脫韁野馬,在全中國四處撒野,影響所及,股市漲了一倍,房價更是突破2007年的高峰,「泡沫化」成為北京政府現階段最頭痛的問題。中國復甦的經濟會是海市蜃樓嗎?

八月十九日,中國的華中地區,是一個豔陽高照的典型夏天;上海市最精華地段的靜安區(類似台北市大安區)一棟高級公寓預售中心,早上九點就擠滿了近百人。

 

泡沫首部曲 房市瘋狂 偏離常軌

 

「開盤才二天,八十戶房子賣到只剩最後一間,現場買家抱著現金推擠搶著要,建設公司最後只好當場開放競標,實在太誇張了!」富邦證券上海代表廖志強帶著台灣朋友去看房,被現場瘋狂的氣氛嚇到說不出話來,二人連擠都擠不進去,只好悻悻然離開。

不僅市中心如此瘋狂,在黃浦江邊全上海最珍貴的小陸家嘴金融區,湯臣集團號稱全中國最貴豪宅——「湯臣一品」,共有四大棟白色建築樹立在江濱第一排。

這四棟豪宅在二○○五年就已建好,從○五年到○八年四年間只賣出一棟,但是六月二十二日重新開盤後,僅僅二個月就賣出三十五戶!

「C棟二十層以下已賣完了,現在每天都有十幾組客人預約看房!」湯臣集團企畫專員楊東輝高興的說,一戶價值超過三千萬元人民幣(以下幣別同)的豪宅,就像菜市場裡的蘿蔔一樣被搶購。

「三千萬元可以在香港西九龍海邊精華地段買一戶頂級豪宅,上海豪宅價格這幾年實在漲太快了。」戴德梁行中國行政總裁張國正感嘆的說。

上海房價大漲,主因是來自於資金氾濫。去年十一月九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為對抗金融海嘯的衝擊,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中,宣布一九四九年建國以來的最大救市計畫:預計未來兩年,推動四兆元的振興經濟方案,力保○九年的經濟成長率達到八%;同時改弦易轍,將原本「從緊的貨幣政策」,全面轉為「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

在「寬鬆貨幣」的大旗號召下,中國銀行體系今年前六個月,新增貸款金額高達人民幣七.四兆元;這個金額是去年同期的二.四五倍,也創下歷史紀錄。

天翻地覆的決定,不但讓「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個復甦的國家」,卻也帶來新一輪資產泡沫的後遺症。

 

資金過剩

▲點擊圖片放大

 

泡沫第二部曲 資金過剩 國企不務正業

 

「若把這些銀行新增貸款的錢排在一起,長度等同從地球到太陽距離的六.七倍,其所造成的流動性過剩,對中國及全球經濟都有重大影響。」瑞士信貸證券董事總經理暨首席經濟學家陶冬如此形容。

截至八月底為止,上證指數從去年的最低一六六四點漲到最高三四七八點,漲幅達一○九%,指數位置已回到歷史高峰的半山腰。

而房地產則更為狂熱,土地價格不僅紛紛突破○七年的景氣高點(當年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為一三%),而且「地王」還不斷更替。以北京來說,六月二十六日奧運村鄉以總價十九.六億元躍居為地王,短短四天,又被朝陽區廣渠路十五號以四十.六億元的天價超越,震驚全國。

股價、房價不斷上漲,買股票、買房的人都賺了錢,激發更多的資金往股市、房市流動,一場追逐泡沫的遊戲早已鳴槍開跑,不少國營企業垂涎業外收益,也開始「不務正業」。

像今年以來,各地不斷上演地王爭奪戰,參與競標的買主除了綠地、中海、中糧地產、招商地產等原有的不動產大戶外,中國電子集團、中國鐵路、中冶等不相關的公司也開始加入搶地行列。「房地產市場已經出現泡沫,」SOHO中國董事長、人稱北京地產怪才的潘石屹,在自己部落格中寫道。

事實上,中國境內資金之所以如此氾濫,主要原因是銀行「敢」在不景氣時放款出去,這和目前美國的處境並不相同。

雖然美國透過降息和購買公債釋放出大量的貨幣,但政府還是尊重銀行的放款意願,並透過市場機制來運作。

而由於美國銀行界的「惜貸」氣氛仍然高漲,使得美國央行(聯準會)和銀行間資金流動雖然暢通,但銀行和企業、個人之間卻是阻塞的;企業要借錢投資,或者個人要貸款買房子,都難如登天。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為對抗金融海嘯祭出的貨幣寬鬆政策,如今後遺症逐漸顯現。(圖片來源/AP)

 

泡沫第三部曲 銀行拚命放款 股房泡沫成形

 

然而在中國,中央政策主導一切,銀行不管願不願意、有沒有做好風險控管,一切遵照上層指示放款。另一方面,中央也會拿著「棒子」要國營企業借錢,讓貨幣的乘數效果發揮到極致,但國企借到錢後,又由於景氣因素沒地方投資,於是也把錢投進當時狂飆、投資報酬率極高的房市、股市。

根據中國《新財經》雜誌報導,今年以來,房市價格突然飆升,和房地產業者可以輕易在銀行取得融資有密切關係。

一般而言,房地產公司都會和信託公司合作,由信託公司用貸款先把房地產一部分的住房買下來,用這樣的手法來創造出房屋銷售熱絡的假象。

之後,房地產公司會再以剩餘不多為理由,把房價順勢提高,誘導真正的消費者購買。等到銷售差不多後,信託公司再退回之前預訂的住房。

此外,不少地方政府轄下的城市建設投資公司,也可以透過銀行貸款,大量投資在鐵公基(鐵路、公路、基礎建設),以及水泥、鋼鐵等原物料產業,然而這中間有許多是重複投資或盲目投資。

以鋼鐵來說,目前總產能已經超過需求一億噸,但預計未來新開工的產能還會再增加兩成;過多的產能將造成投資公司營運虧損,最後還不出本息變成呆帳,倒楣的還是銀行。

儘管七月銀行新增貸款三五五九億元,已經比六月的一.五三兆元,減少了七七%;但陶冬形容,這就像拿一壺水往茶杯裡倒,就算倒的水量減少了,但若茶杯早已滿溢,茶水到處溢流的情形,就不會有改變。

 

新屋價格走勢圖

▲點擊圖片放大

 

泡沫第四部曲 二○一一年經濟泡沫破滅?

 

「如果北京政府沒有果斷地將流動性過剩問題解決,明年中以前恐怕就要被迫採取嚴厲的宏觀調控,最快二○一一年經濟泡沫就會破掉!」陶冬憂心指出。誰也沒想到,八個月前,中國還在為今年經濟成長率能不能保住八%而努力,現在卻出現景氣暴衝太快的問題。

「房地產是危機之母。」綜觀日本失落的二十年和美國次貸風暴,陶冬歸納出這麼一句話。

陶冬預言,萬一中國政府將來無法控制房市泡沫,地方政府的財政會先被拖垮。這是因為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有三分之一來自於賣地,一旦房地產出現崩盤,土地將無法再轉換成現金。

再者,地方政府管理的城市建設投資公司,大多用土地抵押借款,如果房地產價格下跌,就會有負資產效應(負債大於資產價格)。由於目前七.四兆元的銀行信貸中,估計有七成資金流向地方政府,如果財政出問題,自然又會變成銀行呆帳,這對經濟成長無疑是塊絆腳石。

事實上,在競相衝高貸款餘額後,開始有中小型銀行出現「手頭吃緊」的窘境,下半年要再放款已經力不從心。

 

中國房價

中國房價節節高升,各地看屋人潮卻仍不斷湧現。

 

泡沫第五部曲 大量放款 銀行經營風險提高

 

八月七日,華夏銀行公布最新財報,上半年每股現金流量呈現淨流出十三.四四元,資本適足率(BIS,以銀行自有資本淨額,除以其風險性資產總額,所得到的比率)只剩一○.三六%,離下限一○%只在一步之遙。主要原因,是上半年新增貸款高達七○四億元,而銀行整體淨值不過二八二億元。

就在華夏銀行公告財報不久,市場傳出中國銀監會,要求中小銀行應提高資本適足率,顯然此時才意識到銀行經營風險在走高。

為了整頓流動性過高導致的後坐力,目前中國高層已經展開一連串的補救措施。七月十六日,人民銀行(中國中央銀行)向各銀行發行定向票據收回近千億元資金,並宣稱未來的貨幣政策將轉為「動態微調」。

另外,溫家寶也在八月二十六日決定,針對鋼鐵、水泥、煤化工、平板玻璃、風力發電,及多晶矽太陽能等六項產業進行調控,將消弭產能過剩和重複投資的現象。

「中國上半年是『保增長』,下半年則是轉為『調結構』,」匯豐中華投信投資管理部副總、同時為匯豐中國動力基金經理人許倍禎表示。

許倍禎指出,大部分國家央行的貨幣政策,不外乎是存款準備率、重貼現率、公開市場操作和道德勸說;目前人民銀行只動用到後兩者,和「動態微調」性質一致,對中國暴衝的經濟成長具有一定的煞車作用。至於溫家寶的調控政策則是短空長多,有助於改善產業秩序,應該給予正面評價。

北京政府有意降溫,許多人擔心接下來會重演過去「硬著陸」的惡夢,但上海富蘭德林事業群總經理劉芳榮卻不這麼認為,「中國經濟才從加護病房急救回來,現在身體還很虛弱,政府不可能下重手進行宏觀調控。」

上一次中國經濟嚴重過熱是在一九九三年,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連下十二道金牌設法讓經濟硬著陸;在行政手段無效後,九四年七月七日,朱鎔基下令將違規繼續放貸的各地銀行行長撤職,才讓資金水龍頭整個關住。

「雖然資金不再氾濫,但強硬的措施卻造成房地產買氣瞬間凍結,賣不掉的房子,全都變成了爛尾樓。」台慶房屋副總經理陳史翎表示。由於有前車之鑑,中國政府不可能再犯同樣的錯誤;尤其現在全球景氣尚在復甦階段,出手太重,好不容易冒出的春芽就會被一腳踩平。

儘管目前中國經濟還未失控,但敏感性較高的股市已領先下跌;上證指數從八月四日最高的三四七八點,至今修正已超過二成,並吃掉這波上漲幅度的一半。

尤其八月三十一日更是跳水重挫一九三點,跌幅將近七%,直接摜破半年線,種種跡象顯示,投資人擔心後續政策的變化。

 

指數

▲點擊圖片放大

 

長線仍然看好 注意股市修正後的買點

 

元富證券上海代表處研究主管陳怡如認為,短線指數雖有回檔修正壓力,但由於中國的十一國慶在即,加上市場資金動能仍然充沛,估計在年線二千五百點附近應該有守;除非第三季GDP衝太高,否則在「保八」的前提下,北京政府政策只會微調,不致出重手。

「中長期來說,中國經濟和股市的前景,仍然充滿潛力,」景順中國基金經理人何淑懿對於中國仍然樂觀看待。

何淑懿認為,中國七月出口已經重回千億美元關卡,是今年最佳表現,加上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經連續三個月站上代表復甦的五十,站在全球的角度觀察,中國依舊是最閃亮的一顆明星,未來只要出現大跌,甚至回到年線附近,都是值得加碼進場的時機。

 

中國

中國7月出口金額回到千億美元水準,意味著歐美國家景氣正在復甦,因此中國經濟長線依然看好。

延伸閱讀

A股10月面臨再次修正壓力

2009-09-03

台灣不能錯過中國經濟回春

2009-02-19

中國經濟內外兼修——一個小蘋果給溫家寶的體悟

2010-07-22

豪宅的天價現象——尋找全球房市泡沫的源頭

2009-11-12

CPI 6.4%的訊息──中國經濟可能有大轉機

2011-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