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貨幣變局來自宏觀審慎政策

貨幣變局來自宏觀審慎政策

陶冬

金融

1097期

2017-12-28 11:28

銀行業外的貨幣擴張,乃是近年中國經濟系統性風險的潛在發生地,這是宏觀審慎政策的針對目標之一,是防範系統風險的主要戰場。

「穩健的貨幣政策」,最能體現中文的模糊藝術。過去十幾年,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一直被定位在「穩健」上,不過政策基調其實曾經擴張、極度擴張、中性、輕微收縮過。解讀「穩健」兩字,成為中國經濟學家的功課,也是藝術。

 

在剛結束的全國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國央行二○一八年任務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貨幣政策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與上一年會議公告相比,防範和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被提到前所未有的政策高度。

 

筆者的貨幣政策預判,就是隱性收緊。在不做明顯政策宣示、不提高政策利率下,容忍市場利率進一步走高,迫使銀行收縮表外業務,控制地方隱性債務擴張,強力監管金融交叉業務。貨幣環境事實上收縮,在一七年已經浮現出來了。M2(廣義貨幣供給)增長拾階而下,增速下降到本資料出現以來最低點,主要不是基礎貨幣的收縮,而是貨幣乘數效應的弱化,是金融內部槓桿下降的表象。

 

過去數年中國經濟增槓桿,主要是依靠非銀行金融業務(理財產品、大資產管理、保險資金等),製造出巨大的資金流動性。它們既是經濟增槓桿的主要牽動力,也是潛在金融風險的溫床,其交叉感染更可能觸發金融危機。強力抑制金融風險,尤其是清除交叉金融的管治盲點,對整體流動性勢必產生重大影響。

 

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監管框架,是一種新的提法。宏觀審慎指的是對經濟整體風險的把控,包括對經濟槓桿、跨市場金融風險、房地產市場炒作的把控。宏觀審慎政策是全球多邊金融組織創造出來的概念,被引進中國也有許多年了,但是出現在十九大正式檔中卻是在執政黨歷史上的破天荒。這個既反映經濟整體槓桿上升過猛的現實,又體現中國政府防範風險的決心,更預示強監管下貨幣環境收緊的未來。

 

 

延伸閱讀

美國減稅,全球變局

2017-12-14

參院通過川普稅改案 陶冬:最終版本可能落在明年第一季

2017-12-03

比特幣值得投資嗎?

2017-11-30

雙11節對剩下364天衝擊巨大

2017-11-16

全球QE下,打工仔是輸家

2017-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