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3隻小豬的故事:香港人移民台灣,對台灣是好還是壞?

3隻小豬的故事:香港人移民台灣,對台灣是好還是壞?

鄭立

國際總經

shutterstock

2019-06-14 13:52

今天香港的人口,大多是從中國逃難過去的人及後裔。中國這個草屋被狼吹塌了,就逃到港澳,港澳這個木屋也支撐不住了,就逃到磚屋台灣。

 

近年,香港人移民台灣,成為一個受關注的話題;2013年香港電台就做過這個題目的節目,相關報導也不少。

 

這些香港移民,對台灣是好是壞?

 

如果移民來台灣的,都是一些避秦心態的人,也就是說,因為香港社會動亂、面對巨大的壓迫者,不想反抗……來台灣只是為了逃避這件事,只是為了避開香港的政治,想要「安居樂業」的人。那麼,這些人對於台灣的影響,肯定是壞的。

 

因為,他們來到台灣,也只會維持同樣的心態,他們對台灣的政治是不會有興趣,也不願意認識,自然不願意參與。一旦台灣遇到中國的壓迫,他們也會繼續走向屈服與息事寧人,走向失敗主義與投降,不願意支持反抗,而是想辦法尋找下個移民地點。

 

那似乎就變成了三隻小豬的故事。今天香港的人口,大多是從中國逃難過去的人及後裔。中國這個草屋被狼吹塌了,就逃到港澳,港澳這個木屋也支撐不住了,就逃到磚屋台灣。

 

可是別忘了那個童話故事裡,磚屋的那隻豬可是準備好熱水誘大野狼來迎擊,故事才有圓滿的結局。如果有人還想逃下去或者拒絕預備這鍋熱水,甚至大叫「豬被大野狼吃掉是命,我們應該接受」的失敗主義者,那結果磚屋也只會變成三隻小豬的屠場。

 

你要當失敗主義者,就是有磚屋也沒意義。

 

「移民」國外的香港特權階級

 

你可能會問我,我不是香港人嗎?正常來說不是應該想要台灣開放港人移民權嗎?那是因為,對於香港人的我而言,這三十年來,我已看到別國開放移民對於香港社會的副作用。

 

從八十年代的《中英聯合聲明》以後,香港就不斷有移民離開的移民潮,至少都走了一百萬人。他們遠去了世界各國,特別是加拿大、澳洲、英國等地。表面看來,這些人都是逃避共產黨,想要安樂生活而走,照理說應該會是種反抗力量吧?

 

可是你看看今天的特首,家人都在哪裡呢?英國。梁振英的家人在哪裡呢?英國。親中派議員一大堆家人全部都在加拿大的。一大堆的親中派組織幹部、香港的權貴,全都是那些之前移民跑走的人。他們所謂移民,並不是真的脫離香港社會,他們很快就發現,在別的地方,他們根本就無法融入當地社會,也無法在經濟上佔一席之地。

 

所以他們看似移民離開,實際上和香港根本斷不開關係,只是贏取了一個外國國籍之後,再回來香港當特權階級。他們不能在加拿大當官員,便回來香港當官員,領取比加拿大更高的薪水。因為他們退休後也不需要住在香港,不用為香港的未來負責,他們反而更義無反顧的親中,對於香港社會的未來加以摧殘。

 

反正他們早就移民走了……哪怕香港動亂崩潰,他們只要一張機票回到加拿大,就可以離開這個他們有份製造出來的人間地獄,安穩住在那邊的物業,拿著從香港的稅金積下來的存款,安享晚年。

 

中國人自己也一樣。他們追求的是什麼?國家的強大?這只是表面的說話,真心的說話,就是變成像上述那樣的人。你看一堆中國富豪、高官,都把自己的子女拿去外國留學置產,成為真真正正的天龍人:擁有外國國籍,可以在外國享有美滿的教育,優渥的工作與生活環境,自由甚至民主。他們同時當外國的自由公民,但是在中國或者香港時,卻是本地的特權階級。

 

扯什麼共產主義,實際上這些中國富豪、官員最喜歡塔上的,還是香港本地的權貴,因為這些人可以把他們的人民幣洗成外幣,拉他們去國際社會。對於無法移民的本地窮人?他們是鄙視的。

 

我並不是完全反對香港人移民出去,但是客觀來說,世界各國開放收移民的準則是什麼?大部分情況之下,是錢。結果到頭來,就是最有可能收了一群這樣的人,至於勇於對抗中國的人呢?應該就不太會。

 

反抗中國的港人,才對台灣有幫助

 

我必須說,並不是任何時候收移民都是錯的,但是收移民的話,我是絕對相信,政治取態永遠是第一位。

 

對於那些擺明是親中,或者欠缺反抗意識形態的人,就算他們有錢,也一個都不能收。但如果是一些因為政治理由而在香港待不下去的人,不論他是因為要建立民主政體,或者因為各種社會運動或政治立場而被迫害,或者有心對抗中國統治,甚至要香港獨立的人,並願意當兵、從事高風險的任務,這種人才是值得收的。例如之前各種政治理由而被重判的人,他們已不能在香港選擇當順民,只能反抗到底,這些人就值得收下來。

 

收他們也不是要他們都變成台灣人,而是讓他們以台灣為基地,去影響香港人(特別是現在有了網絡就更可行),讓香港人理解台灣的立場、情況,建立親臺力量,以牽制在港的親中力量,並滲透香港各界。特別是金融、政府等重要產業和機關,為台灣提供情報與脈絡,這些就有用途。香港的金融界能夠提供大量的資金與融資給台灣,而台灣也真的有不少人和產業,需要香港當一個離岸中心的設立點。

 

這些都代表台灣增加了一點在香港的籌碼,對任何勢力都有用的。大家想想,為何國民黨在香港留下大量的力量和財產?就是因為他們理解香港的作用。

 

同樣地,這些香港人也可以在輿論上,作為代表,警惕台灣人被中國吞併的壞處,去破除一些迷惑。特別是讓他們演說,影響在台灣留學的僑生,使他們的政治立場走向親臺和理解台灣民主自由社會的可貴。政治立場是非常重要的,至於來避世的人,則一個都不用收。

 

長遠來說,如果有一群親台香港人的存在,台灣就可以用他們來連接全球說粵語人口(約一億人)的網絡,為台灣的經濟、商務提供貢獻。他們雖然不能擁有軍隊,但是力量壯大起來,也可以擁有自己的情治單位,以及在世界各國,例如是白宮的lobbyist(遊說者),協助台灣在西方國家進行政治遊說。就像猶太人一樣,只要有一群人保持自己的身份和網絡,即使他們不擁有一個國家,都可以對盟友有貢獻和助力。

 

沒有這鍋熱水,三隻小豬怎有圓滿結局?

 

3隻小豬的故事:香港人移民台灣,對台灣是好還是壞?

 

沒有必要逃下去,而是守住我們的家

 

台灣在這個區域中,是一個弱國,他的一切行為,都應該有保存自己長遠生存的戰略意義。包括移民政策也一樣,收留移民不應該是因為這些人可憐,而是因為這些人有用。因此,居留權不是為了增加台灣人的數量,而是為了令台灣在國際上有更多的盟友。

 

中國不會因為走了一些怕事不反抗的廢物而受威脅,但會因為反抗力量的壯大而被牽制。

 

有人說,台灣人已經接受我了,我才在說什麼怎樣的香港人不能收、不管他們死活。但我很坦白的說,就算我是很自私的人,移民到了台灣就不問世事,我很相信不久之後,我也會在台灣重新面對同樣的惡境。

 

到時我又要離開台灣嗎?我可不打算這樣做,這樣做也沒意義,就算我再從台灣移民到澳洲、加拿大,可能中國還是會繼續滲入他們的力量,控制當地的政治。這就是三隻小豬的故事,草屋被吹塌了,大野狼只會更有信心再下一城。這個故事要圓滿的結果,就必須有人準備好那鍋熱水。

 

三隻小豬的故事,也是香港政治的現實。最後連較聰明的建制派都會發現,不止所謂的本土或泛民,終究在北京眼中,建制派自己也跟港獨沒什麼分別。他們會重覆跟我們一樣的過程,有部分人先承認,有部分人慢慢承認,有部分人永遠不承認。很多人以為,港獨與否是香港人自己的選擇,而不想承認,但所謂港獨是只要北京認為你不夠聽話,你已經是,哪怕你一直都很聽話。

 

那就是說,不論是香港還是台灣,我們什麼時候才知道,根本沒有必要逃下去,而是要整合起力量,把這隻大野狼擋住。我既不同意多數香港人移民台灣,也不同意台灣人再移民去美國,這裡是我們的家,這裡有3千萬人,我們決心去嘗試,我們是守住我們的家是可行的。

 

原文發表於PTT,經SOSreader重新編輯。本文獲作者鄭立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作者簡介

鄭立,網名Cheng Lap、九龍帝國、無想流流星拳,尊稱C大、鄭夫子,香港理工大學電子計算學系學士、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與公眾史學碩士,政治評論家、專欄作者、遊戲開發者,曾在中學任教,代表作為遊戲《民國無雙》、《中山立志傳》及政治隨筆集《有沒有XX的八卦》等;參與製作的手機遊戲《光輝歲月》亦已推出。

 

延伸閱讀

獨家專訪1》談香港《逃犯條例》 黎智英:年輕人認為反正我都要死了,就跟你拚一拚

2019-06-13

去一趟中國,回台灣被槍決...從一場滅門血案看台灣的「送中協議」

2019-06-13

哪怕機票貴1倍,別到香港轉機!從台商的角度看「送中條例」:惡法之下,沒有人是清白人

2019-06-11

港人齊聲硬起來!逾百家中小企業響應「罷工、罷市、罷課」 要港府修例回頭

2019-06-11

預言經濟復甦將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國認錯,台灣地位大提升

202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