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日本雅虎不知道什麼叫回檔! P.100

劉焜滉

國際瞭望

155期

1999-12-09 17:06

十一月十二日日經二二五指數在盤中一度逼近一萬八千五百點創今年高點,不僅令投資日股的人雀躍不已,也令人對日本經濟的復甦增加不少信心。但是有趣的是,十一月十二日各股的收盤價創今年新低卻是特別的多,光東證第一類即達二三五家,這種各股的表現跟整體不合不相稱的現象,說明了日本經濟新的趨勢,也說明日本股市的特性。

日本出現兩年漲兩百倍的股票

日本雅虎在一九九六年一月成立,隔年的十一月在東京店頭市場獲准上櫃,上櫃後以一五四萬日圓的價位首次成交,由於九六年度公司剛成立,營業額少之又少,年度結算處於虧損狀況,每股淨損失一千三百二十日圓,當然這種績效和表現令人難以認同,因此市場上投資人對其股價議論紛紛儘管如此,日本雅虎的股票卻從此一飛沖天,漲了又漲,不知道什麼叫回檔,什麼叫休息,兩年下來雖然股票因分割(無償配股)幾次,股本膨脹了五倍,股價卻暴漲到近六千萬日圓之高,以市價總值來算是漲了兩百倍之多,在長期低迷的日本股市裡有此驚人的表現,可謂奇觀。

而擁有日本雅虎五二%股權的軟體銀行,這兩年來因水長船高,表現亦是可圈可點,從九八年一月上市後初次成交價三千七百日圓飆漲到目前的六萬六千日圓其間還有三○%的無償配股,因此前後足足漲了二十三倍之多,亦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大飆股。

軟體銀行不僅擁有日本雅虎過半的股權,舉凡全球具規模及名氣的軟體公司,特別是網路公司,幾乎他都擁有相當比率的股權,譬如:美國的亞馬遜、雅虎、美國線上、甲骨文、微軟、趨勢科技……等。擁有軟體銀行四○%股權的軟體銀行創始人孫正義社長,在十幾年前就堅信人類將進入數位時代,而開始做全球性網路股投資的布局,他的前瞻性眼光和付諸行動的堅定信心不得不令人佩服。如今軟體銀行總市值達七兆日圓,而孫正義的個人持分二兆八千億日圓市值,約合七千五百億元的新台幣,是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資產的十五倍,短短的十幾年孫正義的財富能膨脹如此龐大,其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有趣的是,十一月十日軟體銀行的半年結算出爐,公布出來是虧損,隔天股市一開盤就下跌,但是盤中止跌回穩,而收盤卻大漲。後來孫正義社長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道:軟體銀行的價值不在於它的獲利而在於它的潛在資產價值,目前軟體銀行擁有的世界各地的網路股市價總值已超過三兆日圓,並且這些資產在快速增長之中。因此投資人應把重點擺在資產這邊。

舊戲重演 只是演員換人

這使我想起過去十多年來在日本股市的一些經驗。八○年代後期日本經濟正處巔峰期,股市一片榮景。每隔一段時間,日本證券商,特別是野村證券,就會推出一個新的概念,這個概念當然是經過相當精心設計出來,不僅看似很合乎邏輯,而且很具說服力和煽動力。因為在當時日本股市正處長期好景氣,在股市上發大財或發小財的人不計其數,人人瘋狂於股市,也變得貪得無厭,所以最具影響力的野村證券只要推出一新的觀念,投資人即為此瘋狂,紛紛搶進圍繞在這新概念的類股上。

今年二月以來日本股市開始明顯翻揚,以輪漲的方式慢慢推升指數,其中有些個股表現特別搶眼,但基本上是整體的超跌回升。到了八月底九月初野村證券推出了「資訊革命」的概念,忽然間跟資訊產業有關的各股一飛沖天,雖然這些股的公司業績並沒有特別發生變化,只是一個概念的形成,股價從此就有天壤之別,一個月前我曾跟三菱商事株式會社總行過去的同事通了電話,問他三菱出資與美國思科( C ISCO )共組的公司網|公司( NET-ONE )最近的業績狀況, 他說:「跟預期沒有很大的出入,營業額及獲利大致維持一成到兩成的成長」。聽起來並不怎麼令人興奮,但是股價最近卻狂飆起來,從每股四○萬日圓漲至目前的二五○萬日圓,只見本益比從三○倍變成一八○倍。

資訊革命 為明年日股大行情熱身?

其實以龍頭券商主導的行情,不僅在日本市場,在歐美亦有之,記得在九五年初美國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經濟學家帶著兩百多位全球各地的基金管理人,浩浩蕩蕩從香港進去大陸拜訪各部政要及地方首長,也參觀各地的國營企業,兩個星期後回到香港興奮地大聲呼籲:BUY!BUY!買!買!買中國,機會都在中國。摩根的這一呼聲造勢把國企的股票包括在香港 H 股和紅籌股炒翻了天, 人人把國企的未來看成無限美好,好像只有中國股才有前途。當時在歐美的券商也出現無數的報告以助長這市場,譬如:有一位美國證券分析家說:中國只要每一個人多買一條褲子,可讓英國全國織布機二十四個鐘頭轉動連續十年也來不及應付。現在聽起來有點無稽之談,但在當時是如何地具煽動力。 如今紅籌股、國企 H 股的股價只剩原來的一成或五%,淒淒慘慘。而大陸人似乎不只多買一條褲子,但是英國的織布機卻沒有二十四個鐘頭轉動起來。只聽到有些英國的中國基金在中國國企股上賠掉八成,還剩下一半的部位賣不掉。

日本經濟歷經長達九年的低迷,終於見到了黎明,這黎明是不是會轉成晴空萬里,目前尚難斷定,但是面對明年的經濟成長,多數民間或國際知名研究單位都做了樂觀的預估。而小淵政府大手筆在振興日本經濟確實是給人無比的信心。

有了可期待的經濟環境,股票市場就可看好,歐美資金不斷湧入日本股市,今年來已達六百億美元之多,超過東京股市總值的一.五%,就是基於這個思路。然而上市公司的業績表現並不好,股價的大幅上升造成本益比的大幅上升,本益比上升太多會使風險急劇升高,風險度的高升會壓抑股價的上升,因為在日股的業績沒有明顯改善時,股價的上升就受到相當的限制,為了破除這個限制,去尋找不受本益比限制又能讓投資人願意去作大夢的股票就可獲解決,通訊及網路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形態,經濟活動形態,而且才剛開始,美國如此,亞洲更是如此,前途不可限量,因為是新的經濟形態,不能用過去的經驗來判斷它的價值,所以本益比可以達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甚至不要本益比。在日本上市公司業績沒有好轉的現在,來炒作這題材是最合適不過了。野村打的「資訊革命」確實是有一套。

(本文作者曾任職三菱商事東京總行資本市場部副總)

延伸閱讀

疫情釀股災該貪婪?美股達人:「現在是比金融海嘯時更好的買股時機」

2020-03-31

從金融轉向傳產 動輒百億投資 寶佳林陳海父子政商通吃傳奇

2020-05-13

皇家禮炮23年威士忌—讓藝術,是看得見的香味

202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