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乾淨能源 華爾街新寵兒

乾淨能源 華爾街新寵兒

譯者:周宜靜

科技

達志

503期

2006-08-10 16:35

油價突破75美元、中東情勢惡化、京都議定書發酵,乾淨能源不再只是環保人士與政府推廣的對象,它也成為精準投資人眼中的大金牛。

最近,美國人的心頭上壓著一些大石頭,尤其是突破七十五美元的油價以及惡化的中東情勢。

不論是開明派或保守派人士,能源獨立成為國家緊急事務,再生能源吸引各式各樣的團體。「我們看到環保人士、汽車製造商、農業、國家安全與能源獨立倡導者,甚至是福音傳道者,」

億萬富翁創投家多爾(L. John Doerr)說,「以前哪有看過這麼多利益團體一起出現?」

當金主現身之後,你就知道某項文化運動有搞頭了。就在去年,一大堆金主包括創投家、對沖基金、投資銀行、公家年金基金,甚至保險公司,開始撒下大把大把的銀子給乙醇、燃料電池、超級電池、環保殺蟲劑等任何與環保沾上邊的生產商。拯救地球,保護美國,替天行道,或者只是附庸風雅,你愛怎麼說都可以。華爾街可是嗅到了錢味。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執行董事維奇六月去參加一項再生能源會議,他很訝異地看到會場大爆滿。「假如是五年前,你會看到一堆小伙子,」他說,「現在,這些會議擠滿西裝革履人士。」

這幾十年來美國政府已提供數十億美元的補貼給乙醇、風力和太陽能科技,希望它們更具競爭力,卻不成功。一九七五年時,再生能源占全美能源消耗的六.六%。二○○五年時,這個比率卻下降到六.一%。還要再花上幾十年與數十兆美元來興建無數的風力電場、太陽能板、地熱廠和水力發電廠,才能取代火力和天然氣發電廠。乙醇及生物柴油等生物燃料的產量必須由每天三十二萬五千桶激增到一千六百五十萬桶,才能取代傳統車輛燃料。劍橋能源研究的新興發電科技董事陶伯表示,要一步登天是「幾乎不可能」。


市占率擴增

華爾街並不是指望未來會變得完全不一樣,而是打賭風力、太陽能、生物燃料等等占全美一.六兆美元能源市場的比率會擴大,大到足以讓乾淨能源投資加入分散化資產組合。聯邦及州政府的乾淨能源配額在一夕之間出現,更增強了他們的信心。已有二十二州規定公營事業未來十年內必須有最多三三%的電力來自於再生能源。其他州亦可望跟進。以近來「綠色就是好」的氛圍,除非出現預算災難,才會促使政客取消乾淨能源補貼。所以,他們還會再流行好一陣子。

劍橋能源估計,未來四年內車輛使用的乙醇和生物柴油需求倍增,占所有道路燃料的六%,相當於二百八十四億美元的商機。該公司估計,風力、太陽能、地熱、生物量(biomass)和水力發電的需求將由占全美電力的二.五%,成長到三.四%。換算之下,乾淨發電廠商的新增營收在二○一○年前達一百億美元。這還是短期的基本假設。如果醞釀的科技能使植物提煉的噴射燃料具成本競爭力,大量訂單將帶來更大的商機。

華爾街等不及要提供資金。根據研究機構新能源金融公司估計,去年有一百七十億美元投入美國的乾淨能源計畫,比○四年多了八九%。至於全世界,○五年的投資總額達四百九十億美元,比○四年成長六二%。

錢潮不斷湧進也有缺點。他們推升價位,讓好的交易愈來愈難找。為擱置三十年的技術一擲千金,勢必會引發痛苦的混亂。例如,現在利用昂貴的矽晶圓作為原料的能源板生產大廠,不久可能會受第一太陽能(First Solar)公司的威脅,這家設在鳳凰城的公司表示,他們在四年內將使太陽能和一般電力一樣廉價,因為他們利用玻璃等低廉原料,而不是高價的矽。

乙醇業也面臨對決,一邊使用傳統的玉米粒,另一邊則使用玉米植株的更多部位以及風傾草(switchgrass),甚至公共廢棄物。

仔細看乾淨能源類股的行情,不難明白為何有錢人吵著要加入。○三年底以來,隨著油價攀升,乾淨科技資本集團的乾淨科技(Cleantech)指數成分股已大漲六七%,而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只上漲三一%。去年在美國掛牌上市的許多太陽源和乙醇公司締造三一%的平均報酬率。瑞士信貸估計,全球太陽能公司的市值總額在過去十二個月已激升三十八倍,達二百七十億美元。

就這種熱烈氣氛來看,人們很容易把綠色投資和九○年代的網路風潮相提並論。可是,其中有著重要的差異。一九九五年網景(Netscape)上市時,萬唯網路(World Wide Web)早已存在。相反的,真正突破性的乾淨能源科技迄今尚未發明出來。不妨將○六年的綠色投資想成是一九七六年的科技投資,當時電腦硬體才剛問世。現在下注在未來的英特爾,前景是無可限量。

當然,過去幾年來的環保勢力增長與油價有直接關係。高油價才能刺激替代能源的需求。一些經濟學家預估,在可預見的未來油價將觸及每桶一百美元。但也有人說,即使是最短暫的全球衰退,也足以把油價打落到四十美元以下。萬一油價驟然急跌,替代能源的可觀報酬,在瞬間就會煙消雲散。


投資銀行加入

以每桶七十五美元的油價,生產一加侖乙醇的成本只要生產一加侖的汽油的一半。現在,風力發電的成本大約是每千瓦小時六美分,而全美火力或天然氣發電的平均成本是八美分。投資再生能源的人就是打賭其間的價差不會消失。

甚至連老練的石油專家都投下資金。五十五歲的路斯成是私募基金公司河石(Riverstone)的創辦人,與卡萊爾(Carlyle)共同管理七十億美元,投資於各類能源,包括煤炭發電廠。

它並募集一檔六.八五億美元的再生能源基金投資在太陽能、地熱和乙醇廠。路斯成並不是激進的環保人士,事實上,他不喜歡討論全球暖化。「那是科學家的爭論議題,」他說。

兩年前一些大型公共年金基金跟他洽談成立一檔再生能源基金,他猶豫不決,心想替代性電力不可能帶來可觀的報酬。「我們對投資人的首要責任是賺錢,我一開始並不認為再生能源是賺錢的最好地方。」他說。

如今,他改變想法了。路斯成與佛羅里達電燈公司共同擁有全球數一數二的太陽能發電廠,在加州的摩哈維沙漠。河石再生能源基金的投資人預料將可獲得一五%以上的年度報酬率,主要理由是大多數的替代能源生產商都可以跟公營事業簽署長期合約,有些長達十五到二十年。

投資銀行也長期壓寶。高盛不想趕著讓環保企業上市,只是收取承銷費用,而是選擇直接持有公司,獲利落入自己的口袋。它投資十億美元於風力以及利用廢棄物製造乙醇等等的公司。

摩根大通銀行已投資了十七家風力電場,並且即將涉足太陽能和地熱廠。摩根大通駐芝加哥的能源投資經理董事艾伯表示:「風力事業以每年二五%的速度成長,我們是在因應今日的市場需求。」

綠色投資驚人之處在於各類玩家都進場了。大型公共年金基金加州公務員退休系統(CalPERS)與加州教師退休系統(CalSTRS),合計已投入超過十億美元於綠色投資。S.A.C.資本及D.E. Shaw等規模數十億美元的對沖基金集團亦投資及提供資金給地熱、乙醇和風力等廠商。連保險公司美國國際集團(AIG)都計畫將私募股權投資轉移到削減溫室氣體排放量的計畫。研究公司Clean Edge估計,去年創投家總共提供九億一千七百萬美元的資金給乾淨能源新創公司。「現在,幾乎每家創投公司要不有乾淨科技的公司或基金,要不有一些乾淨科技的合夥人,最少也要有一項乾淨科技投資,」創投家比爾.葛洛斯表示,他現在的投資焦點是一家名為能源創新的太陽能光電公司。


環保企業跟進

潛在的可觀獲利亦吸引了企業鉅子,包括柏克夏海瑟威的巴菲特,微軟的蓋茲,Google的佩吉和布林以及昇陽共同創辦人柯斯拉。還有,維珍集團執行長布蘭森和奇異執委會伊梅特等產業領袖,亦投入數億至數十億美元在環保企業。

每位綠色銀行家、研究分析師和投資人都有類似的頓悟。多爾常年擔任合夥人的創投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為Google、Intuit和昇陽等新經濟企業提供創業資金,但在二○○○年聽到賽格威隨意車公司的創辦人卡曼預言二○三○年之前各大城市將淪陷在交通壅塞與空氣汙染,該公司開始了環保投資。五十五歲的多爾在○一年向《時代》雜誌表示,賽格威將以企業史上最快的速度達到十億美元營收。可是,賽格威的銷售熱度趕不上話題熱度,賽格威和多爾投資該公司都飽受嘲諷。

可是,多爾仍心繫環保。由○一年到今年,Kleiner Perkins悄然投資一億美元以上在生產乙醇等的九家公司。其中美國離子公司準備在今年內推出為大樓提供電力的燃料電池。二月,Kleiner Perkins宣布已圈定至少一億美元供環保投資之用。

曾任職微軟及Loudeye. com的托比爾斯也注意到潔淨柴油。連同保羅.艾倫的Vulcan創投和其他創投家,托比爾斯已投入一千萬美元到利用黃豆提煉柴油的Imperium再生能源公司,並擔任該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他要募集資金將產量提高八倍。

投資界對於環保投資的態度已大幅轉變。「環保已成吸引主流投資的主流事業,」劍橋能源的陶伯表示。四十九歲的考克斯於○二年十一月辭去投資公司資產組合經理人的工作,創立一檔只投資於乾淨能源股的對沖基金時,很多投資人對他嗤之以鼻。考克斯回想說,人們說那都是科學實驗,或者說沒有人可以靠那賺錢,或者說沒有什麼上市公司可以投資。靠著微薄的十萬美元,考克斯在○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成立了新能源基金。然後他搜尋全球永續能源或環保能源的上市公司,結果找到四百多家。他的基金今年以來已上漲逾五○%,資產已膨脹到四百萬美元以上。

去年,乙醇吸引了杜拉吉資本管理公司負責人杜拉吉的注意,該公司管理十七億美元的資產。○五年一月自立門戶的杜拉吉聽聞一些州即將禁用甲基第三丁基醚(MTBE),立刻跳了起來。他估算,煉油廠搶著使用乙醇這種乾淨的替代品。根據他的估計,乙醇無論如何都會供不應求。他便下注乙醇生產商的股票和債券,並進行私募基金投資。今年六月,乙醇躉售價格上漲一倍,達每加侖近四美元。


向下滲透

華爾街對於環保主題的渴求已向下滲透到電力交易市場的傳統市場。由於許多州都已下令公營事業未來必須大幅提高風力、太陽能和水力發電的比率,交易商與公營事業的大型交易一定要搭售環保電力。「假如你沒有能力介入再生能源,大型交易就甭談了,」摩根大通的能源交易全球主管泰勒表示。

隨公營事業的新法規激起排放權與再生能源信用的需求,以及對沖基金搶食交易大餅,避險產品的市場日趨活絡。挪威能源顧問公司Point Carbon估計,二氧化碳排放權等相關信用的全球市場在○五年初幾乎為零,年底時已暴增一百一十七億美元。今年市場規模將擴大一倍。

交易公司革命市場在二○○○年初創立的第一個月就開始賺錢,每年以五○%的速度增大營收。但這段時期,油價恰巧由一九九九年每桶十七美元上漲到目前的七十五美元。如果油價漲勢中斷,環保市場也將隨之萎縮,排放權、乙醇、太陽能和超級電池都一樣。河石的路斯成說,「如果油價跌到十美元,我想沒有人會再談論再生能源。」不過,路斯成和其他人都願意承擔這種風險。

 

(By Emily Thornton and Adam Aston, BusinessWeek)

延伸閱讀

「自然力」概念股興起

2006-09-14

低碳經濟當道 太陽能產業最夯

2006-08-03

比爾蓋茲的下一隻金雞母

2006-07-27

能源新寵兒後市看俏

2008-07-03

擁抱全球綠能趨勢 用風、光讓臺灣更風光

2018-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