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柏南克:追求更公平全球經濟整合

柏南克:追求更公平全球經濟整合

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的一言一行,足以牽動全球市場的敏感神經,成為影響市場走勢的主要因素,市場分析師紛紛拿著放大鏡解讀柏南克的片言隻字。《今周刊》特別摘錄柏南克最近一次發表的演講內容,探究他對全球化議題的看法。

編按: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柏南克(Bernanke)於八月二十五日在懷俄明州參與堪薩斯市聯邦準備銀行的年度會議,並針對年會主題「全球化及其對政策的影響」發表談話。雖然他沒有提及市場最關心的利率問題,但對全球經濟整合的前景提出了看法。柏南克提醒決策者要確定全球化的利益有分享給多數人,以免引起保護主義者的不滿和反抗。以下為演講摘錄:

當今地球一項重要特徵,就是距離愈來愈小。當世界的距離變小,各國的聯繫日益緊密,全球經濟以前所未見的速度整合,各國在經濟上的依存度也就愈高。未來幾年,科技發達可望進一步縮短人類的生活差距,提升生產力和生活水準。透過全球經濟整合,公司將會有更多機會行銷更多國家,雖然這可以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但隨著經濟版圖的變化,落後國家的人民將受到傷害。


科技促進了全球經濟整合

其實,現今全球經濟的變化軌跡,可以從歷史發展中得到一些指引與結論。首先是新科技的發明成為全球經濟整合的重要支撐。在經濟獎勵制度下,科技研發蓬勃發展。科技的進步,不僅大幅降低運輸及通訊成本,也擴大了市場規模。

第二個結論是,國家政策的抉擇是擴大國際經濟整合的關鍵因素。從歷史可以看出,英國在十九世紀提倡自由貿易與自由資金流動,協助催化了國際間的經濟整合。十五世紀的中國則提供了相反的例子。當時,鄭和率領中國寶船船隊揚帆遠航,曾抵達亞洲及非洲東岸等港口,但朝廷政治權力鬥爭阻礙了進一步的遠航,導致遠航活動僅帶來有限的經濟效應。由此可見,政治決策者不同的抉擇,最終帶來迥然不同的結果。

從歷史中看到的第三個結論是,經濟愈來愈開放時,社會階層動盪與反抗就會產生。隨著貿易機會的擴張,各國生產商品的分工狀況變得混雜,企業及工人的相對報酬也產生變化,促使工人連成一線,群起反抗全球化過程。此外,國際經濟之間的相互依賴,不僅刺激各國的社會與文化改革,也容易造成「某些人比其他人從全球經濟整合中獲利更多」的印象,最後帶來強烈的不滿與反抗。


全球化引起社會與政治反抗

現階段的全球化進程,與以往幾個國際整合階段有許多相似之處。與過去一樣,科技發展將會繼續在全球經濟整合中發揮重要作用。國際貿易因為科技及通訊的進步而變得順暢,不僅使得可交易產品項目擴大,也讓廠商得以在大幅節省成本的情況下,將供應鏈擴及全球各地。

更重要的是,通訊與資訊科技的進步,使得國際貿易從商品買賣延伸至一籃子的服務項目,從客服中心的營運,到先進的金融、法律、醫療及工程服務。跨國性的服務整合,也因為科技發達而得以落實。

和過去一樣,政府決策仍是支撐全球經濟整合的關鍵。過去幾十年,即使遭到不少阻力,貿易自由化的步伐仍然一直向前邁進;促進全球貿易的組織如世界貿易組織(WTO),也一直穩健壯大。各國政府對於國際資金流動的限制已逐漸減少,支撐資金流動的「軟體設備」如司法架構及會計準則,透過國際貿易合作也獲得了改善。

另一項與過去歷史相似的現象就是,從古至今,全球經濟的快速整合,都會引起社會與政治上的反抗。過去,類似的反抗主要是因為生產模式的改變,造成效益分配不均所致,如今,全球經濟整合對環境及貧窮國家帶來的負面影響,則是造成反抗的主因。


生產分工依地理重新劃分

除了上述相似點,現階段的全球化在很多方面仍具有獨特性。首先是中國、印度和一批前社會主義國家在短短二十年內崛起,迅速融入全球經濟,這是史無前例的,同時,也意味著現今的世界已有更多人口正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整合的進程,至少目前看來有這種潛能。

其次是成熟工業市場與新興市場之間的整合愈來愈多,相互依賴性也愈來愈高,核心與邊陲的傳統分野於是愈來愈模糊。十九世紀的經濟模式是由核心國家的製造廠商把產品出口到邊陲國家,如今,大部分的生產及出口動能已經移轉到新興國家。另一項打破「核心——邊陲模式」的現象,就是資金流動方向的變化,最明顯的例子是,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的經常帳赤字屢創新高,正是新興市場資金不斷流入所導致。

在現階段全球化經濟中,廠商為節省生產成本,把製程打散,在不同的國家製造和組裝,有別於以往在單一國家生產單一產品的製造模式。這種超越地理疆界的生產分工方式,比從前更普遍。此外,當今的國際資金市場愈來愈成熟,使資金得以透過更多元的投資工具及組合在各國之間流動。


政府政策將發揮關鍵作用

未來,經濟與科技發展將會繼續加速全球化的步伐,進一步改善生產力及生活水平,有助於解決全球貧窮問題。不過,全球經濟整合的下一步發展,並非理所當然的事情。與以前的幾次全球化一樣,目前這波全球化進程中,社會和政治方面的反對力量很強。反對全球化者,通常來自生活水平因生產方式改變而利益受損的群體,包括收入受威脅的工人,以及既得利益受損的公司。即使這些生產變革能帶來整體生產力和產量的提高,但是受到威脅的工人和公司的自然反應就是抵制變革,抵制方法包括努力要求通過貿易保護主義的政策。

保護主義所施加的壓力,將阻礙全球化的發展。全球的經濟政策制定者必須採取更多措施,確保自己國家內部能普遍分享到經濟整合的好處,比如幫助失業工人進行再就業培訓,以便他們找到新的工作機會,繼續為全球經濟持續整合提供充分的政治基礎。雖然要廣泛建立「全球化帶來福祉」的共識非常困難,但仍值得各國政策制定者全力以赴,因為全球經濟擴大整合的潛在利益,確實非常龐大。

 

延伸閱讀

全球糧荒的意外收穫

2008-05-08

中國央行行長談中國經濟和貿易戰:承認貿易摩擦的負面效應,已做好準備

2018-10-15

全球化造就中國崛起,卻害美國淪為輸家!後全球化時代:一場瘟疫,將如何改變這個世界?

2020-04-06

以SDGs對抗全球分崩離析的動盪!

2020-05-26

重磅預言!經濟權威:中美將再混戰十年 台灣應保持獨立性

20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