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田園風情變調 有機食品陷入商業化迷思

田園風情變調 有機食品陷入商業化迷思

有機食品走向大眾市場,代表有機運動的勝利。然而,豐厚的利潤引起沃爾瑪等大型企業的覬覦,將有機農業所象徵的田園風情,踐踏得蕩然無存。

下一次你上超市,不妨留意一下Stonyfield農場的優酪乳產品。那印有乳牛與綠野景象的盒子,會勾起我們對有機食品的聯想:純淨、不雜農藥、本地小農場生產。

事實上,Stonyfield的有機農場早已煙消雲散。這家公司的主設施設於新罕布什爾州,是一座尖端科技工廠。而且,不多久以後,它的有機優酪乳原料,可能是來自紐西蘭的奶粉。沒錯,Stonyfield仍然堅持有機傳統,但對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賈利.赫西伯格(Gary Hirshberg)而言,想占有超市奶品市場,遠從九千哩外取得奶粉是必須付出的代價。他說,「能從我們住處方圓十哩內取用一切食品,當然美極了。但既加入有機這一行,你就得在全球進貨。」

赫西伯格面對的,正是整個有機食品產業共同的難題。隨著主流消費者對未汙染食品的需求日殷,有機食品原成分也愈見難求。美國境內有機乳牛數量不足,這是不爭的事實。美國沒有足夠的有機穀物以放飼乳牛,製作有機優酪乳所需的有機草莓、糖、蘋果漿也不足。

在厚利引誘下,從沃爾瑪(Wal-Mart)、General Mills、到家樂氏(Kellogg)等大型公司,紛紛進軍一度由家庭農場包辦的有機市場,來自華爾街、要求擴充與增加獲利的壓力也不斷增加。


市場化迫使降低標準

迫於有機成長的原成分愈益難求,食品業者不得不放棄一些詮釋有機生活風格的標準。有些公司將成千上萬頭乳牛關進餵食場;有些公司向中國、巴西等地進口有機材質,但這些地區的產業標準難以監控,工人工資與生活條件引人詬病,農地的增闢還往往有環境汙染之虞。

每個人都知道,所謂有機食品,就是未經人造化學物質協助而成長的食品。四年前,在「有機」一詞遭到濫用的批判聲中,美國農業部宣布規則,規定有機食品在成長製作過程中,不能使用農藥、荷爾蒙、抗生素、合成肥料、生物工程與放射線手段。有人甚至主張,農人必須善待員工與牲口,並且在本地銷售產品,以免為運輸產品而燃燒石化燃料。

有機的矛盾於是出現:這項運動取得始料未及的成功,但成功也危及有機的理念。

毫無疑問,自一九八三年以來,世事變化很大。在這一年,赫西伯格與沙穆爾.凱曼(Samuel Kaymen)合作,銷售少量全脂有機優酪乳。凱曼為養育他的六個孩子,讓他們「跳脫主流文化掌控」,而創辦Stonyfield農場。多年來他致力環保,還寫過一本書,教人建造風車。

但在一開始,Stonyfield農場生產優酪乳的經驗,回想起來令人惡夢連連。不使用殺蟲劑與化學肥料,為農事平添許多難度。工人往往須用手除草,用捕蠅紙、用捕食蚜蟲的瓢蟲來除蟲。由於不使用抗生素,害病的牲口必須花較長的時間才能康復。更嚴重的是,單位產量往往減少。據估計,轉換為有機養殖的玉米田,減產幅度達二○ %。

只要一探傑克.拉佐(Jack Lazor)夫婦的Butterworks農場,就能知道有機食品何以與大企業格格不入。這座農場有四十五頭乳牛,乳牛的飼料與拉佐夫婦的食物,大多出自農場本身。Butterworks每周只生產九千夸特優酪乳,而且沒有絲毫增產的壓力。

最重要的是,拉佐夫婦能做到其他食品生產業者幾乎做不到的事。例如,他們擁有夠大的牧地,能讓乳牛自由放牧。

消費者願意以高出一半的價格購買有機食品,因為他們認同Butterworks的經營倫理。他們相信,人不僅應為本身的健康負責,還應該負起管理土地與動物的責任。他們希望,食品能透過合理的工資與家庭農場而生產。雞隻一輩子關在籠內、乳牛從未踏上青草地的故事,令他們痛心。農藥與基因農作物的報導,也讓他們憂傷。

對大食品業者而言,消費者的愛上有機食品,不啻天降甘霖。食品大體已經商品化,愈來愈難經營,特別是基本超市食品更是如此。但近年來,有機食品的銷售卻增加了兩成。有機牛奶的批發價格,更是傳統奶品的兩倍有餘。


商機百億 巨型企業分杯羹

沃爾瑪也在今年加入有機食品市場角逐,誓言成為「每個人都買得起的有機食品」中心。全美最大有機農場合作機構有機谷(Organic Valley)執行長喬治.賽蒙(George L. Siemon)說,「每個人都想分一杯羹。Kraft與沃爾瑪現已成為有機社群一分子,我們必須接受這項事實。」

這些巨型企業,已經將有機食品轉型為一個一百四十億美元的生意。他們擴充通路,大舉增加行銷預算,提升品管。有機產品現在占所有雜貨開支的二.五%(如果納入不含添加劑的「天然」食品,這項比率躍增為約一○%)。如果價格降得下,需求還會激增。

但供應問題接踵而至,從沃爾瑪到好市多(Costco Wholesale)等業者,無不感受到這種壓力。欠缺一致性是有機食品的特徵。動物飲食、地方狀況、以及製備方式的變化,都會導致一批批食品味道的互異。而這是現代巨型食品業者深惡痛絕的現象。

以Heinz為例,就為了有機調味醬該選用甚麼草藥與香料的問題而費盡心機。供應不穩的問題,也迫使Heinz不得不在它的Classico有機醬汁中,使用乾燥或新鮮草藥。素以精通現代食品供應鏈著稱的沃爾瑪,面對有機化的現實,也只能放低身段。它的發言人說,「處於這樣的市場,你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美國人雖愛天然食品,對農業商業科技卻也依賴甚深。自合成殺蟲劑廣為應用以來,食品業者獲利頗豐。蘋果可以保持幾星期,依然鮮豔多汁;農地收成是七十年前的兩倍有餘。雞的體型較二十年前大了二五%;拜養殖新法與合成荷爾蒙之賜,乳牛產的乳也多了六成。但要生產富足的、價位大眾化的有機食品,真是談何容易。


國外進口原料 品質堪虞

奶品生產業者估計,有機奶品的需求,至少是現有供應量的兩倍。為滿足這項需求,美國必須將有機乳牛(只吃有機食品的乳牛)數量,在今後五年至少增加一倍到二十八萬頭。

有機食品業者,自然會考慮從紐西蘭進口有機奶粉的利弊得失。Stonyfield已經從中國進口草莓,從土耳其進口蘋果汁,從加拿大進口藍莓,從厄瓜多爾進口香蕉。因為惟有這樣才能保持業務成長。

但這麼做可能導致消費者反彈,特別是如果有機食品是來自中國,情況可能尤其嚴重。因為中國仍在製造DDT殺蟲劑,對仿冒品也繼續容忍,許多消費者不相信來自這個國家的食品。

對食品公司與超市而言,進口有機食品是必須時刻留神的要務。為避免意外差錯,好市多自派檢查員前往中國,檢驗它進口的有機花生是否合乎有機標準。由於在中國東北採購草莓的作法頗令她憂心,Stonyfield天然資源副總南西‧赫西伯格下令展開一項社會調查,以查核當地工人的工作環境。

對許多公司而言,最理想的情況是,不必委外,而且能採用規模生產。當然,巨型工廠式農場總惹得有機運動人士怨聲載道。十萬隻關在同一雞舍、不見天日的雞,生出的蛋,能貼上有機食品標籤嗎?


變調的有機意識?

看在馬克.卡斯特(Mark Kastel)這類批判人士眼中,這些產品絕對不符有機標準。馬克今年春天發表一份引起極大回響的報告,指十一家業者於道德有虧,其中包括全美第一號有機奶品品牌Horizon,與著名的Aurora有機奶品公司。兩家業者都聲明否認,都說自己的作業合乎有機精神,還說有了大農場,才能將有機食品送進大眾市場販賣。

但讓卡斯特等人忿忿不平的,是大型奶品農場造成大量糞便、沼氣、二氧化碳汙染的事實。

卡斯特在談到Horizon的愛達荷州農場時說,「當地長年無雨,必須不斷打水才能長牧草,這算不得有機。」

美國農業部主管有機業務的芭芭拉.羅賓森(Barbara C. Robinson)說,「真正的問題,其實不是動物受到的待遇,而是對大企業的恐懼。」她說,「這還是一種襁褓產業,新議題還會不斷出現。」

這其間,最充滿矛盾的人物,或許首推賈利.赫西伯格。他是有機產業的理念宗師,他遊說政府,鼓動有機消費意識,協助農人轉型。但他卻把Stonyfield農場大部分股份,賣給市值一百七十億美元的法國Danone集團。

他這麼做,部分為了讓原始投資人賺錢,部分也為了使有機食品邁入大眾市場。赫西伯格仍保有董事會控制權,但表示,他的「自主、獨立與人事權,取決於能否交出一定程度的成長與獲利成績單」。

赫西伯格如此委曲求全,似乎為有機業務的走向下了很好的註解。他說,「我們不能自顧清高地說,不做這種生態上有瑕疵的事,因為我們的孩子不能等。在這個產業,惟一影響強勢之道,就是本身成為一種強勢。」(By Diane Brady)

 

健康議題發燒  大型食品業者財源廣進


█迪恩食品公司
達拉斯,市值110億美元。
這家公司擁有Horizon Organic、Rachel Organic,與佛蒙特有機乳牛等品牌產品。因經營大型企業農場而遭到批判。它刻正改建設在愛達荷州、擁有八千頭乳牛的設施,俾便進行更多放牧活動。
█通用食品廠
明尼亞波利斯,市值120億美元。
它是Trix與Hgen-Dazs的製造廠商,還是Cascadian農場與Muir Glen兩大有機食品品牌的業主。它的有機部門負責人說,「消費者喜歡專賣的品牌,它們予人一種真實可靠的感覺。」
█Danone集團
法國企業,市值170億美元。
這家巴黎奶品業巨型業者,擁有Stonyfield農場大部分股權。它協助這家製造優酪乳的廠商擴展通路,購併法國與愛爾蘭境內的有機農場,並在全球搜購有機食品成分。
█Hain Celestial 
紐約州梅爾市,市值7億3900萬美元。
Hain Celestial是美國最早的幾家天然食品業者之一,擁有Earth's Best、Arrowhead Mills、Walnut Acres Organic等品牌。公司執行長艾文‧賽蒙說,有機食品成分「最重要的供應問題,讓我極為擔心」。
█家樂氏
密西根州拜特溪,市值100億美元。
除了生產Keebler有機餅乾,與Rice Krispies以外,家樂氏還購併了晨星有機農場與設有有機產品線的Kashi。
█Kraft食品公司
伊利諾州諾斯斐德,市值340億美元。
世人需要有機的通心粉與起士嗎?Kraft食品公司認為有此需要,它正透過回復自然與Boca食品等品牌,擴展有機產品。
█火星食品公司
維吉尼亞州麥克林,市值180億美元。
這家以M&M品牌知名的私營糖果公司,已推出有機品牌「改變的種子」。這個新系列號稱從冷凍食品到沙拉醬料一切有機。
█聯合利華
英國與荷蘭公司,市值500億美元。
你一定以為Ben & Jerry's已經是有機食品。其實就目前而言,它只有部分有機。聯合利華也已推出有機的Ragu醬、Bertolli產品與立頓茶品。

 

 

延伸閱讀

新零售vs.舊零售:Amazon的新時代

2017-06-22

德國百年企業 如何變全球農業龍頭?

2016-06-02

現代神農氏 打造全球首座中草藥中心

2016-05-12

卡位食安 台塑要把有機蔬菜做大

2015-06-04

統一、旺旺、康師傅搶食千億商機

200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