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掀起醫債風暴 P.186

美掀起醫債風暴 P.186

2007-11-29 15:21

沒有保險的病患成了金融家眼中肥羊,不少機靈的公司在多年前就開始鑽研這個領域,最近連奇異、美銀公司、第一資本和花旗集團都加入搶食行列。

在一項有利可圖的新形態財務煉金術中,有愈來愈多醫院和各式各樣的金融公司連手,以便從缺乏健康保險的病患身上擠出營收。

艾波蘿.戴兒(April Dial)曾經和阿肯色州梅文市(Malvern)的熱泉郡立醫學中心(Hot Spring County Medical Center)打交道,從中便可看出醫療帳單變成消費債務後,醫療業者為什麼賺錢更快,但對許多財力有限的病患來說卻更不利。

二十三歲的戴兒是高速公路休息站的服務生,一年的收入是一萬七千美元(約台幣五十五萬元)加小費,她罹患了第一型糖尿病。過去三年來,血糖量驟降讓她進了四次急診室。

九月時,她在熱泉待了三天,包括兩天加護治療,以對抗疾病的併發症,費用則超過了一萬四千美元(約台幣四十五萬元)。但戴兒的工作並沒有提供健康保險。

她的母親卡洛琳(Carolyn)也在同一家路邊簡餐店端盤子。在此之前,她都是透過非營利醫院的長期無息還款計畫,每個月寄一百美元給熱泉。戴兒說,她自己還不起錢,因為她每個月在其他的治療和胰島素上就要花掉一百五十美元以上。

十月時,她得知熱泉把她的帳款轉給了一家叫作全護(CompleteCare)的公司。有許多小公司正在促成一場不為人知的醫療債務革命,而它正是其中之一。

沒有保險和保險不足的病患是個廣大的潛在市場,在此誘因下,像奇異(General Electric)、美銀公司(U.S. Bancorp)、第一資本(Capital One)和花旗集團(Citigroup)這些金融巨擘正在這個領域迅速擴展,或是首度加入戰局。

全護通知戴兒說,依照新借債務的複雜條件,她每個月最低的還款金額是四百五十五美元,暴增了四倍以上。戴兒說,扣掉房租、飯錢和其他的看診後,她所剩下的錢連這個金額的邊都搆不上:「我的每一分餘錢都拿去付醫藥費。」

向戴兒這種「自付」型病患收帳向來是醫療單位的噩夢。當醫院沒辦法立刻拿到錢時,它們通常要對所欠的每一塊錢補貼一角左右,就算請了收帳專員也一樣。於是醫院和診所便找來了更高桿的幫手。

它們把病患的帳款統包給財務專家、銀行、信用卡公司,甚至是私募基金業者。這些外來業者有很多是以信用評分和風險分析軟體來為債務定價,並把逾期帳款的利率訂到二七%這麼高。

非營利醫院
比營利醫院缺錢


以醫院來說,像熱泉郡立醫學中心這種非營利單位比以營利為目的的對手更可能和金融業者連手。

目前設有內部收帳部門的非營利單位比較少,而且在許多地區,非營利單位的病患沒有保險的比率也比較高。「醫院不可能成為免利息的融資單位。」三健(TriHealth)的病患帳務主任陶德.柯爾(Todd Cole)說。

該單位是由辛辛納提的兩家非營利醫院合組而成,價值二十億美元。三健以極大的折扣把病患的帳款賣給了專門在催收過期消費債務的公司。「醫院需要現金。」柯爾說,「這是養活醫生跟護士的命脈。」

對醫院和負責收取這些現金的外界業者來說,錢要有人付才行。最容易感到痛苦的多半是那些最沒有能力負擔的人——這些病患既沒有私人保險,又沒有窮到能適用慈善照護或政府的福利計畫。

自付型病患的人數極為可觀:有些屬於國內四千七百萬個沒有保險的人,有些則屬於一千六百萬個計畫中所含保險項目不足的人,或是扣除金額高達一萬美元的人。最近有好幾項研究指出,醫療債務成為個人聲請破產的主要因素。

銀行煉金
促銷醫療信用卡


有很多機靈的公司在多年前就開始鑽研這個領域,像是阿肯色州北小岩城(North Li-ttle Rock)的全護公司。大型的業者最近也競相加入,雖然這個市場還很零散,而且缺乏可靠的市占率訊息。

美國銀行(U.S. Bank)是美銀公司旗下的單位,它透過醫療福利機構為病患債務融通的金額大約是每個月兩百萬美元。它向大部分顧客收取的年息是一三.五%,遲交費用的年息則高達二四%。

奇異強大的金融部門把它的照護信用卡(CareCredit)賣給牙醫、整形外科醫生和一些醫院,今年的貸款量預計會達到五十億美元,比○六年增加了四○%。花旗集團和第一資本現在也有賣類似的卡。

替自付型醫療費用融資的早期實驗是始於一九八○年代,當時消費信用的主管從債務量的暴增和醫院收費作業的不足中看到了機會。

大部分的病患都想說,「假如你不付帳,醫生大概還是會幫你看病,醫院也不會把你趕走。」工業團體保健金融管理協會(Healthcare Financial Mana-gement Assn.)的首長理查.克拉克(Richard L. Clarke)說。「另一方面,有了信用卡或銀行貸款後,大家就會對違約比較在意,因為那幾乎一定會使他們借不到錢。」

這正是全護賴以維繫的策略。阿肯色州的這家小公司說,全國找它合作的醫院有四十家,醫師作業則有四百多項。為了招攬醫療業的潛在客戶,該公司在它的網站上自誇說,它「首創的觀念就是,當病患走出院所的那一剎那,他就變成了消費者」。

罹患糖尿病的服務生艾波蘿.戴兒說,她在九月離開熱泉醫療中心的幾個星期後,才發現自己陷入了這種處境。

戴兒說,醫院的財務顧問在十月時打電話給她媽媽說,熱泉大概把她的債務打了五折,金額是七千三百美元,然後才根據全護在六月時跟院方所簽訂的合約,把餘額轉交給該公司。

雖然得知轉交的事讓她頗為意外,但戴兒在熱泉簽立住院同意表時,其實就有一段小字授權醫院把她的帳款轉交給別人。相對於醫院過去的免息還款計畫,全護針對戴兒第一筆兩千五百美元的餘額,向她收取了五.七五%的利息,每個月的最低還款金額則是未結清債務的一○%。

全護本來只讓總帳款中的四千五百四十五美元適用一○%的利率,並要戴兒一個月付四百五十五美元。

經《商業周刊》在十一月初和全護聯絡後,戴兒也要求複審她的個案,該公司才說,它會把她的最低還款金額調降到一百二十五美元,而且免收利息。全護的總裁史提夫.歐文(Steven C. Owen)說,該公司修改條件是因為,就戴兒「所欠的餘額來看,她的處境十分堪憐。我們的中心理念是要讓人容易還錢。」

熱泉的財務長希拉.威廉斯(Sheila Williams)說,院方找上全護是希望病患「能因為要繳利息而早一點付錢,它會變得跟信用卡一樣。」今年夏天,全護在當地的報紙上登了一則廣告,以宣布這項改變。

但近幾周來,她說,院方正重新考慮這項作法,因為戴兒以外的病患也有所不滿。熱泉決定,從十一月九日起,採用全護的病患不必再繳利息。「我們好好重新想了一遍,並認為也許這並不符合我們病患的最大利益。」

病患權益受損
美政府介入調查


不明的醫療融資創新正開始引起華盛頓的注意。律師和國稅局正在廣泛調查,非營利醫院有沒有給沒有保險的人充分的免費照護,以獲取每年超過五百億美元的免稅額。

愛荷華州的參議員查爾斯.葛雷斯利(Charles Grassley)是參議院金融委員會的共和黨員籍幹部,他說,在全國五千七百家醫院中,有超過半數享有免稅的資格,而有些融資條款似乎違背了它的正當性。

在回應《商業周刊》提問的聲明中,葛雷斯利表示:「我對於我們所看到的事感到非常憂心,有些非營利醫院想盡辦法把病患的醫藥費統包給銀行、債務收購業者和信用卡公司。」美國醫院協會(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說,他們對於融資問題還沒有深入研究,可是非營利醫院團體一再重申,非營利單位提供了廣泛的社區服務,所以稅務優惠並非平白享有。

這個新領域的一家領導業者HELP金融(HELP Finan-cial)說,他們只是要讓醫療業經營得更順利而已。這家密西根州普利茅斯(Plymouth)的私營公司說,他們已經為全國一百家醫院融通了將近三億美元的醫療帳務。HELP買下打折過的債務,然後在一到五年的期間內向病患收取一○%到一八%的利息。「醫院的動機其實是要把他們留在醫療業中,而不是把他們趕出銀行業。」HELP的副總裁史提夫.波薩(Steve Posa)說。

情況不樂觀
醫院、銀行合作愉快


今年稍早,米亞(Mia)和傑斯.瑞迪克(Jase Redick)不願意成為HELP的顧客,而且這才發現,他們欠該公司的六千兩百九十三美元(約台幣二十萬四千元)帳款要付一四.五%的高利息。

一月時,三十六歲的米亞由於輕微中風而被送進了喬治亞州威克羅斯(Waycross)的薩提拉地區醫學中心(Satilla Regional Medical Center)。檢驗顯示,她的心臟有個小洞,必須開刀。

米亞是製藥廠的員工,傑斯則是喬治亞州的職訓員,兩個人加起來一年可以賺九萬美元(約台幣二百九十二萬元),並有兩個小孩。當傑斯在○五年成為獨立包商後,他們就失去了州政府所提供的保險。米亞中風時,他們為了省錢,所以選擇不保險。

兩夫妻認定,只要利用每個月免息的分期付款,他們就付得起六千兩百九十三美元的急救與檢查費用。長年以來,米亞一家人和威克羅斯的居民都是這樣運用薩提拉的內部還款計畫。她說「我們一向都是這麼做。」

可是在米亞來到急診室的那個冬天早上,有一位醫院主管告訴傑斯說,薩提拉不再提供過去那種還款計畫。傑斯說他快瘋了,那天也拒絕討論錢的問題。到了隔周會面時,傑斯說,他們被告知有兩個選擇:在九十天內還清債務並可打八五折,或是透過HELP來融資。由於銀行裡的現款不足,瑞迪克選擇了HELP。

米亞的病情讓人煩心,所以他們並沒有問到必須付利息的事。他們在三月收到了帳單,利率是一四.五%,相當於月繳一百四十八美元(約台幣四千八百元)。他們不但欠另一家醫院兩萬四千元,因為米亞二月時在那裡動了手術,傑斯說:「整個債務要付的費用還很多。」

薩提拉的主管說,他們在○二年找上了HELP,以針對喬治亞這個南方鄉村地區替院方減少大批無保險病患的壞帳量。到十月時,HELP向薩提拉所收購的帳務已經有七百一十一萬八千美元。對於院方被積欠的每一塊錢,HELP所付的金額是○.九二元。醫院的應收帳款主管布蘭達.威廉森(Brenda Williamson)表示,薩提拉要是以更大的折扣出售債務,它就可以壓低該公司一四.五%的利率,但它選擇不這麼做。

芭芭拉.亞伯特(Barbara G. Albert)是薩提拉的病患金融服務經理人,她強調說,傑斯回絕了薩提拉的九十天折扣還款計畫。她說,由於有愈來愈多沒有保險的病患付不出醫藥費,薩提拉只好找HELP幫忙。

而薩提拉財務長卡翠娜.惠勒(Katrina Wheeler)也說:「當你去找牙醫或獸醫的時候,你知道自己必須付錢。假如你上的是醫院,情況為什麼應該不一樣?」
(By Brian Grow & Robert Berner)

延伸閱讀

黑松經營百年之道

2017-08-08

可樂行銷女王

2006-08-03

以色列 荒漠奇蹟

2013-07-17

從康師傅崛起看魏應州家族挑戰

2009-12-10

星巴克指定、歐普拉推薦!34歲女會計師,設計出時尚又環保的保溫瓶

2019-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