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貪婪 讓非洲起死回生 P.156

貪婪  讓非洲起死回生 P.156

陳曉夫

國際瞭望

全台首次餘屋大調查

2007-12-06 11:57

「見利勇為」或許能使非洲起死回生。拜過去幾年全球商品熱潮之賜,次撒哈拉地區呈現6%的年均經濟增長,比美國快了一倍,投資人開始蜂擁而入。

馬紹.艾利卡尼(Masoud Alikhani)想視察自己的投資業務並不容易。這位生在伊朗的英國商人,在非洲莫三比克買下大片土地,計畫種植耐旱植物賈楚發(jatropha)製煉生物柴油。

憑空想像商機 從零做起

在今年十月的一次視察,艾利卡尼首先從總公司所在的倫敦,飛十一小時到約翰尼斯堡,再轉乘一架四人座的Piper Seneca II飛三小時,抵達莫三比克首都馬普托(Maputo);經過一小時折騰,驗完簽證,通過檢疫,他又回到這架小飛機上,飛九十分鐘,來到英哈班(Inhambane)機場。

艾利卡尼的弟弟,也是合夥人塞德,就在這裡接機。從這個只有7-ELEVEN超商大小的機場開車上路,還得在肆意亂竄的畜群與隨處燃燒的野火中穿梭,跋涉九十分鐘,抵達英哈松(Inhassune)村。

在一條土路上又走好一陣,土路盡頭是一片再生林地。艾利卡尼投資的ESV Biofuels就設在這裡。他與弟弟每兩個月來這裡視察一次。

近年來,次撒哈拉地區的三十幾個非洲國家——從茅利塔尼亞到索馬利亞,吸引了越來越多像艾利卡尼兄弟這樣膽大的投資人。他們必須憑空想像商機,然後從零做起。艾利卡尼看中一片休耕的棉花田,建立這座生物柴油基地。

美國私募基金公司新興資本夥伴(Emerging Capital Partners),去年在尼日利亞買下一座廢棄工廠,計畫生產肥料。南非的小額貸款業者藍色金融服務(Blue Financial Services),借助華爾街的投資,已在次撒哈拉九國建立一七一處分行,新分行也即將在盧安達、喀麥隆與史瓦濟蘭等地開張。

據估計,今年注入本區的私募基金超過二十六億美元,幾乎是前年金額的七倍。

次撒哈拉地區是投資世界碩果僅存的最後處女地。相對於這處完全未經開發的赤貧之鄉,哥倫比亞與越南簡直是現代奇蹟。在此地,機場隨意開關,道路多未經鋪設,汽油與柴油奇貨可居,停電是家常便飯。

提起醫護,更令人卻步:旅客在往訪蚊蟲肆虐的內陸以前,必須先接受一堆注射,還得一連數周服用抗瘧疾丸,因此產生幻覺者大有人在。

就許多方面而言,非洲的經濟情勢都似乎無可救藥。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伊斯特利(William R. Easterly)指出,二十世紀六○年代以來,投入非洲的外援金額雖高達六千二百五十億美元,但當地的每人國民生產毛額並無增長。

聯合國曾根據健康、教育與經濟福祉條件訂定全球人類發展排名,結果全球最差的四十個國家中,非洲占了三十四國。換言之,外援救不了非洲。

見利勇為或許能重振非洲


但「見利勇為」或許能使非洲起死回生。拜過去幾年全球商品熱潮之賜,次撒哈拉地區呈現六%的年均經濟增長,比美國快了一倍,投資人開始蜂擁而入。其中藍色金融已為投資人淨賺九個股本。

新興資本夥伴的投資報酬均值也高達三倍。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服務的新興資本執行長湯瑪斯.吉必安(Thomas R. Gibian)說,「我們可以賺到過去無法比擬的天價。」

當然,投資風險也大。國際監督機構不斷將非洲列為利商條件最差地區。有些非洲政府(如尚比亞)隨意沒收資產,有些政府對業者予取予求,非到吸乾搾盡不休。

如果這些問題還不能損及投資環境,一場商品市場的崩盤也一定能讓投資人望而生畏。投資人一旦大舉出走,將迅速窒息非洲進步的一線生機,不僅非洲國民生產毛額,就連萌芽中的非正式經濟(包括不列入官方統計數字的經濟行為,如路邊攤等等)也將化歸泡影。

但許多非洲領導人已經認定投資是非洲經濟永續發展的惟一途徑。加納總統約翰.艾吉庫.庫福爾(John Agyekum Kufuor)說,「投資人投錢進來,為在獲利。這是生意。」波札那總統費斯特.岡提班耶.摩蓋(Festus Gontebanye Mogae)在今年九月訪問紐約時,更直接向私募與避險基金經理人喊話。

這些領導人希望,經過一段時間,次撒哈拉非洲能利用透過私人投資取得的好處,走上自給自足的坦途。但要讓投資人掏錢,非洲領導人首先必須證明他們對投資人的友善。

賺錢才是幫助非洲惟一之道

莫三比克是全球最窮、最遭人遺忘的一個國度,時間在這裡似遭凍結。自一九七五年脫離葡萄牙、宣布獨立後,莫三比克一直內戰不斷,造成一百多萬人民死傷或流離失所,直到一九九二年,和平才勉強降臨。十餘年來,這個國家就在經濟解放的道路上胡闖亂撞,往返於兩位數字的成長與萎縮之間。

全國四分之三以上民眾仍處赤貧狀態。但艾利卡尼眼見孩子在馬普托機場外的垃圾場撿垃圾,看到的卻是莫三比克的光明面。他說,「莫三比克正欣欣向榮。」

馬紹.艾利卡尼並非道德之士。他認為,八○年代「我們是世界」(We Are the World)全球捐款濟助非洲饑荒的運動「使全國人民淪為乞丐」。他說,「我們是資本家與投機家。我們做的一切只為賺錢。賺錢才是幫助非洲惟一之道。」

艾利卡尼擁有農業經濟學位,上世紀八○年代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與保德信(Prudential)擔任交易員,從而建立他在華爾街的信譽。今天,除ESV以外,他還在三家小型公開上市的商品公司擔任董座。

ESV去年在莫三比克瘧疾猖獗的叢林區,買了一塊久已棄置的棉花田,取得兩萬七千畝地,種植麻風樹,預定明年此時搾出第一桶油。如果生物燃油價格繼續上揚,ESV可望在二○一一年前收支平衡。

它目前已有員工六百二十人,是英哈班省最大私營雇主。多年來一直苦於失業的當地工人,現在可以賺取六十美元月薪,經理的薪資高達兩千美元。

英哈松村一片生氣盎然。滅蚊裝備、電線與供水車迅速進駐。在一個和暖的周末,村民載歌載舞,迎接雨季到來的第一場雨。鼓聲中,許多村民揮舞政府新發放的身分證,滿面春風。ESV員工在學校校舍後方排隊數小時,等著登記,參加他們生平第一次投票。

蒙ESV造福最多的,或許是當地婦女。許多婦女每天走五哩路前來養殖場工作(艾利卡尼說,他們計畫從倫敦進口腳踏車),她們更願意花費時間與金錢,照料小片洋蔥、玉蜀黍與木瓜田,將收成賣到村裡新建的市場。

莫三比克公共衛生官員帕布洛.史曼高(Pablo Smango)說,在愛滋病氾濫的莫三比克,「有工作的婦女能夠自主,不必屈服於那些有危險行徑的男子。」

食物 最明顯的投資機會


非洲最明顯的投資機會,在於它最殷切的需求:食物。非洲占有全球幾近四分之一的土地,全球七分之一人口住在非洲。但根據瑞士銀行(UBS) 估計,相對於拉丁美洲的四五七美元與亞洲的一○七七美元,在次撒哈拉地區,每農耕畝的產值僅得一七八美元。肥料短缺是主要問題。

新興資本夥伴看準這個機會,去年投資三千五百萬美元,在綁架與武裝叛亂事件層出不窮的尼日三角洲,買下荒廢已久的Notore化學廠,生產肥料。坦尚尼亞出生、哥倫比亞大學企管碩士珍妮維.桑古迪(Genevieve L. Sangudi)說,尼日利亞政府所以任由這座廠房荒廢,是因為他們認為,「先入袋一美元,比花錢整修輸送帶、使工廠運轉以生產十美元的產品還要好」。

隨Notore執行長奧納吉.奧科洛科(Onajite P. Okoloko)往訪Notore廠房一趟,就能了解在尼日三角洲投資的憧憬與危機。第一站是尼日利亞首都、人口一千五百萬的拉哥斯(Lagos)。

在拉哥斯公路上,成群乞丐敲著過往車輛車窗要錢乞食,各式小巴擠得水洩不通。市街各處,觸目所及,盡是鐵刺網柵欄與成堆垃圾。路面情況慘不忍睹。當地流行一個說法:如果有人見街上有個大坑,他想的不是「為什麼沒有人來填補」,而是「我該去哪裡買個大輪胎,開過去」。

從機場到門禁森嚴的Protea Kuramo Waters酒店短短二十九公里,車程卻足足兩小時。由於房荒嚴重,酒店予取予求,住宿費一間房一晚五百美元,還不保證衛浴設施管用。

翌日,奧科洛科等人登上Notore私人專機飛一個小時抵達哈考特港(Port Harcourt)小機場時,接機的是一位美國特戰部隊退伍的Notore安全警衛;他安排一行人登上一輛重裝甲休旅車,在機場出口處,又一名當地警衛手提機槍跳上車,在另一輛載有五名武裝警衛的小卡車前導下,一行人整隊出發,前往占地一千三百畝的Notore廠房設施。

由於跨國石油公司與貪官汙吏的沆瀣一氣,一切環保法規在當地形同虛設。鑽油副產品天然氣,就敞著燃燒,無人照管。新興資本與Notore要利用這些浪擲了的天然氣,製造氮肥。預計到明年,Notore將成為次撒哈拉地區惟一氮肥生產商,雇用一千名本地員工,年產頂級尿素丸六十萬噸。

奧科洛科說,「尼日利亞一方面平白燒掉天然氣,卻又進口氮肥,這種無度的浪費不容繼續。」Notore預估,它生產一噸氮肥的成本不到一百美元,而市價高達三百五十到四百五十美元。奧科洛科說,「這是個絕佳商機。我們志在國際角逐,但我們先得照顧好尼日利亞與非洲。」

個人金融放款或賣身契?


此外,一種薪資小額貸款業者正崛起於次撒哈拉地區金融舞台。這類業者僅對正式職工放款,並且直接從薪水單上扣款,藍色金融是其中佼佼者。透過這種業務方式,藍色金融的壞帳僅及三%到四%,在擁有銀行帳戶者不到五分之一的非洲,這比率堪稱極低。

藍色金融去年初以二三%股份與兩席董事席次,換得保險巨廠美國國際集團(AIG)一千五百萬美元挹注,在一年內將業務從三國擴展到九國。

它並且利用與AIG的關係與飛漲的股價,向一些開發銀行借取廉價資金。憑藉低資金成本(約一四.五%)與二○%到三○%放款年息(就當地而言,這是很低的利率),每股營利暴漲了四倍。

有人指控說,藍色金融這種作法不能幫助失業或非正式勞工,還說它的手法,基本上是以借款人的未來勞力為質,與勞工簽下「賣身契」;對此,藍色金融則以借款人一旦失業,藍色金融並無追索權為由,加以反駁。

業界人士說,這種小額貸款能加速經濟進化;但當然,如果非洲那些沒有經驗的借款人信用風險超過業者預期,所謂進化也不會成真。
(By Roben Farzad)

延伸閱讀

柬埔寨 你想不到

2015-08-13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