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靠過去威信 市場仍信聯準會主席喊話

靠過去威信  市場仍信聯準會主席喊話

林晨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00期

2008-06-19 14:11

若柏南克運氣夠好,他便能利用多年來Fed建立的權威來喊喊話,撐過未來幾個月的難關。

想像你就是Fed(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美國正被多項重大危機所環伺:油價漲到每桶一三五美元,失業率徒升,還有嚴重的信貸危機。所有人都向你求救,情況令人毛骨悚然,你會怎麼辦?

 

光是喊話就有良好效果

 

你去了麻州鱈魚角參加波士頓聯邦準備銀行舉辦的一場會議,並以「通膨分析懸而未決的問題」為題發表演說;當中你對經濟前景發表一些樂觀的看法,也保證Fed會「強烈抵抗」通膨預期繼續上揚。

這就是柏南克六月九日所做的事;雖然只是張口說一說,市場反應卻相當激烈。交易員篤定認為Fed絕不會讓通膨侵蝕美元的價值,當天及隔日,美元兌六大對手貨幣,創下○五年一月以來兩個交易日最強勁的升值走勢;而無視於六月十日美國政府發布報告,指創新高的進口額導致四月美國貿易逆差擴大。一些分析師甚至預測美元長線將走多,等於是對美國經濟的實力投下信任票。

但柏南克深信,現在宣布戰勝經濟不振與信用緊縮仍言之過早。他對於Fed諸公所稱的「逆向反饋循環」的風險,依舊保持警戒;深恐向下沉淪的經濟導致更多民眾的房貸發生違約,進而增加銀行的損失,使信用緊縮更加惡化。

儘管新聞報導著重於柏南克演說樂觀的基調,其對經濟謹慎小心的心態,可見諸「房市持續萎縮,與能源價格不斷上漲,顯示成長仍面臨向下的風險」的相關談話。

Fed副主席柯恩,六月五日在美國參議院作證時,對於房市外溢的效果,也發表同樣戒慎恐懼的看法。

這是何以一直想要從柏南克的談話中,找出Fed不久後將升息跡象的交易員,很可能大多數都猜錯了。

 

一連串的兩難問題待解決

 

當然,根據彭博社的資料,期貨市場反映出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八月五日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二.二五%以上的機率有將近五成,遠高於一周前的七%。但在預測升息點上,交易員向來常犯過早的錯誤。高盛首席美國經濟學家海特席斯六月十一日在研究報告中寫道,期貨市場可能是「一個很糟糕的貨幣政策風向球。」

 

柏南克受限於採取實際行動的空間已然有限,因此談話得要有影響才行。

 

在始自去年夏季的一連串大動作後,包括將聯邦基金利率砍到二%,以及策畫出一些協助商業與投資銀行的新措施,柏南克無法再採取一些不至於產生麻煩副作用的手段。若他試圖以降息來讓經濟持續成長,將冒著通膨躥升的風險;相反的,若他想藉由升息來讓通膨降溫,則可能又將經濟推向絕境。

 

在處理信用緊縮問題上,柏南克同樣面臨進退兩難的困境。若他再進一步扶持問題的金融機構,等於是鼓舞這些金融業者在下一次產業多頭時重蹈覆轍;但若是拒絕對問題銀行進行紓困,則有可能引發骨牌效應讓體系整個崩潰。

 

柏南克的目的,似乎是要在兩種相互衝突的目標中,取得巧妙的平衡,用意無非是以適度的作為來兼顧各個環節,避免發生顧此失彼的狀況。

 

若柏南克運氣夠好,他便能利用多年來Fed建立的威信撐過未來幾個月的難關。威信的好處,在於利用它你只要喊喊話便能達到你要的目的,當然其風險在於,你也可能因此喪失它。

 

通膨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近幾年來當Fed堅稱它會維持低通膨的環境,大眾也信任Fed,因此發揮神奇的效果,通膨果真沒有躥升:相信的員工並未要求加薪,公司行號也沒調漲產品售價。儘管油價過去一年的漲幅已逾一倍,汽油價格目前來到每加侖四美元,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指美國)到今年四月為止的一年內,卻也僅上漲三.九%。最近的歷史經驗顯示,當通膨獲得控制,成長也比較能維持穩定,這是魚與熊掌兼得最好的情況。

 

但令人憂心的是,該魔法再過不久即將失靈。

 

若通膨一直高於Fed的目標(一%到二%之間,扣除食品與能源),即使升息不是一帖經濟的良藥,美國央行也將被迫以它來捍衛其威信。雅德尼研究公司總裁雅德尼表示:「Fed可能會不顧一切地捍衛它的影響力。」

 

令人擔憂的一點是,柏南克在對抗通膨上,比歐洲央行總裁特里榭還要強悍,特里榭日前才剛暗示七月將升息。

 

另一個經濟風險,是失業率連幾個月上揚,將使房貸戶查封問題惡化,並造成金融體系的損失擴大。果真如此的話,Fed又將會感受到被迫降息的壓力;而過低的利率水準,無疑將增加通膨危機終將難以避免的疑慮;這點柏南克在鱈魚角的演說時也提到了,他指出:「(通膨)預期不穩,必然危及經濟的穩定成長。」

 

信用緊縮亦是Fed所面臨的另一個難題,柏南克究竟是要扮演避免華爾街信用過度浮濫的市場紀律執行者?抑或是希望減少金融體系的壓力,讓從存款戶轉至借款人的資金流動回復正常?柏南克想要分飾好兩個角色並不容易。

 

直接做紓困帶來了後續問題

 

當Fed對商業與投資銀行廣開借貸的窗口,以及三月出資幫助摩根大通緊急收購貝爾斯登時,必然會打擊其身為紀律維持者的威信。

 

最近才卸任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總裁的波勒(William Poole)認為,Fed必須「明確定義緊急援助問題企業的範圍。」他表示,如今在Fed直接融通資金給投資銀行後,向其他有財務危機的公司伸出援手的政治壓力,可能接踵而至。「Fed是不是也該對某家大型航空公司進行紓困?」目前在華府智庫卡托研究所擔任資深研究員的波勒問道。

 

柏南克在幾次公開演講場合,已試著說明Fed並非華爾街或其他產業的代罪羔羊,但他寧可不要為了證明其堅決的立場,而讓一家大型銀行倒閉,因為那將危及整個金融體系,更會衝擊銀行的員工、放款機構與股東。

 

同樣的,柏南克也極為希望關閉始自三月起直接貸款給投資銀行的融通窗口;但因金融體系仍面臨可觀壓力,他可能被迫繼續開放該一窗口。

 

中期而言,Fed的目標是強化金融體系的體質,這樣當其他大型企業出狀況時,Fed就不用再借助激烈的手段,這正是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蓋斯納(Timothy Geithner)六月九日宣布一項計畫的立意。

 

蓋斯納表示,Fed打算讓銀行在資產負債表上,建立更強的避震功能。他正籌設一個信用違約交換的票據交換所,讓大型機構出現違約情況時,可以降低系統風險。

 

Fed的思惟在於:體質更強的金融體系,即使是發生一些大銀行倒閉時,也不致出現崩潰。在有不能寄望政府紓困的體認後,銀行的股東與債權人便會更為密切地監控銀行的營運體質,市場紀律得以發揮其應有的功能,Fed便能退居幕後。

 

以上種種,對於Fed未來幾個月將如何操作,又具有何種意義呢?

 

簡而言之,Fed在貨幣政策上將會「多說少做」。Fed在去年夏季發生信用緊縮後,所採取的激進措施是展現柏南克英勇的一面。但如同美國《商業周刊》今年三月所形容的,柏南克實際上是一名反革命派人士,他十分清楚Fed的能耐與極限,而且寧願讓Fed保持低調。

 

但問題是,美國經濟與金融體系能否充分配合,以實現他的心願?
(By Peter Coy) 

延伸閱讀

傳播妹、乾隆皇和我老爺

2008-06-19

三百副眼鏡收藏家 鴿子楊

2008-06-19

蔡英文:平淡中求進步 艱苦中見光輝

2008-06-19

洪蘭:為地球留下一點東西 讓後人感謝你出生過

2008-06-19

連股神巴菲特也看好的資金避風港

2008-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