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大選牛肉吃不到?

美大選牛肉吃不到?

Jane Sasseen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08期

2008-08-14 13:58

政治限制、經濟疲弱,以及聯邦預算不斷膨脹,都將使下一屆美國總統無法盡情施展。新政府上任後,所提的競選諾言究竟哪些真能兌現?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約翰.馬侃(John McCain),在穿梭全美的競選旅途中一再誓言,一旦入主白宮,他要維持如今的低所得稅率,進一步壓低房稅,還要減輕企業稅負。七月三十日,在科羅拉多州奧洛拉(Aurora)的一次地方性集會中,他告訴與會人士,「我敢向你們保證,我不會增稅,不會支持增稅。我不做這種事。」

民主黨候選人參議員巴雷克.歐巴馬(Barack Obama)也提出計畫,要花幾千億美元提升美國醫療、基礎設施、教育與能源體質。問題是,這類競選支票究竟有幾分可信?換言之,這些競選期間提出的計畫,落實的可能性究竟如何?答案只有兩個字:「不大。」


歷年經濟承諾跳票機會大

 

政治條件、疲弱的經濟、以及聯邦預算不斷膨脹,都將使下一屆美國總統無法盡情施展。馬侃若當選,面對民主黨勢力很可能更形高漲的國會,他的低稅策略會被整得體無完膚。歐巴馬若當選,就算民主黨人也未必能支持他那些極度複雜、開支龐大的計畫。

每一屆大選,競選諾言與選後實際施政之間總有巨大差距。以柯林頓為例;選前他保證為中產階級減稅,推動全民醫療、與改善基礎設施。而一旦開始主政,柯林頓主要忙的是削減赤字,而不是推動大型新計畫。以布希為例,在與高爾對決時,布希誓言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但一旦當選,他很快將這諾言拋諸腦後。

今年,這種競選諾言與主政現實之間的差距,可能尤大於往年。華府政策研究組織策略研究夥伴(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負責人丹尼爾.克立夫登(Daniel Clifton)說,「無論誰當選,選舉一結束,就會面對冷酷現實,許多競選諾言必須放棄。」對一位有意大舉推動新政的總統而言,明年的經濟條件很嚴峻。新政府必須面對低成長、低就業的現實,房市將持續低迷,信貸市場依舊緊縮。

此外,由於今年實行的一千六百八十億美元紓困方案,聯邦赤字將在明年增到近五千億美元。越來越多的華府人士認為,為拯救房市或金融市場,政府推動的另一輪紓困行動可能有其必要。

問題是,無論白宮新主人是馬侃或是歐巴馬,錢要從哪裡來?

有些經濟學者認為,下一屆美國總統可以迴旋的空間其實很大。五千億美元的赤字,只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三.六%,仍遠低於一九八三年高峰期的六%。

許多學者也相信,經濟放緩時,政府大舉舉債開支是正確作法。但持續居高不下的赤字,特別是在醫療與社會安全成本不斷飛漲的情況下,確實具有殺傷力。

首先談馬侃。他相信減稅可以創造成長與就業。他保證,一旦執政,除繼續推動布希政府的減稅政策以外,還要削減中產階級恨之入骨的替代性最低稅負(AMT),將房稅從四五%調降為十五%,將企業稅從三五%降為二五%。但這些計畫如果付諸實施,將會造成聯邦預算的一個大缺口。

 

減稅政策面臨國庫缺口問題

 

曾服務國會預算局(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多年、現在稅務政策中心工作的羅伯登.廉斯(Roberton Williams)說,如果馬侃的減稅計畫真的實施,國庫收入會出現嚴重缺口。他說,目前的聯邦預算約占國內生產毛額二○%,而馬侃的計畫要將這個數字修訂到十七.六%,「要填補這個空,得有大得驚人的成長或削支才行。」


馬侃說,他會每年削減一千億美元開支,在第一屆任滿時平衡聯邦預算。郝茲·艾金也說,馬侃會要國會通過法案,將政府開支年增幅訂為二.四%,比國會預算局預估的四.三%低出甚多。但削支一直是最難辦到的政治任務。每一位候選人都保證削支,能做到的卻少之又少。

 

歐巴馬在稅務與開支問題上所提出的計畫較馬侃明確。他認為,美國經濟的主要難題,在於勞工與中產階級家庭受到打壓。

 

在密蘇里州春田(Springfield)的一次競選活動中,他說,「是時候恢復我們的經濟平衡與公正,讓美國人都能獲益了。」為解決這種經濟失調,歐巴馬主張以五百億美元投入短期刺激方案。

 

就長期而言,他計畫每年在全民健保上花費六百五十億、在今後十年,以一千五百億投入綠色能源科技、以六百億投入基礎設施。幼兒教育每年預算為一百八十億,大學生可獲四千美元學費抵稅優惠。

 

但錢從哪裡來?根據歐巴馬的計畫,年收入超過二十五萬美元的家庭,所得稅率將提高為三六%與三九.六%。高收入人士的利息與股息稅,也將從今天的十五%調升為二○%到二五%之間。
 

稅務政策中心估計,這些行動可以增加國庫收入,但歐巴馬也計畫推動多項減稅方案,包括根據通膨調整AMT、為老人與勞工家庭進一步減稅等等。 

 

歐巴馬支出計畫恐大於收入

 

根據稅務政策中心的估計,歐巴馬的計畫將使美國稅收在今後十年減少約二兆八千億美元。威廉斯說,就整體而言,根據民主黨的計畫,聯邦稅收約為國內生產毛額十八.三%,雖多於馬侃的計畫,仍低於聯邦開支預估金額。
 

像郝茲.艾金一樣,歐巴馬首席經濟顧問賈森.傅爾曼(Jason Furman)也說,不應以現行稅率來評估歐巴馬的計畫。若以此標準計算,歐巴馬能在今後十年增加七千七百八十億美元稅收,以壓低目前的赤字。但這些數字尚未納入歐巴馬增加醫療與綠色能源開支的許多計畫。

 

傅爾曼說,歐巴馬陣營還會用其他方式節省開支。例如,會運用更多科技,以較佳手段管理慢性病、降低藥價以壓低醫療成本等等。

 

重新調配目前用在伊拉克的每月一百億美元,抽出經費供作他用;建立以市場為基礎的系統,以控制碳的排放;煉油廠、火力發電廠等業者必須透過競價,取得這類廢氣的排放權,這能為政府帶來一千五百億美元以上的收入,而用這些經費發展來代用能源已足夠。歐巴馬另一位高級經濟顧問奧斯坦.古斯畢(Austan Goolsbee)說,「我們的每一項政策都明訂作法與經費來源,我們的預算並不是憑空瞎猜的。」

 

節省經費措施待考驗

 

歐巴馬的預算雖有憑據,但條件是這些開闢新財源的計畫必須真正行得通。而預算專家說,是否行得通非常難料。就算明天就決定撤軍伊拉克,撤軍與裝備重整成本在今後數年仍是巨額開支。

 

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稅務政策專家亞蘭.維雅德(Alan Viard)也指出,提高企業稅一直是熱門構想,「但真要採取確切行動,事情會困難得多。」
 

國會去年就曾計畫提高私募基金公司稅率,但在強力遊說下功敗垂成。改善醫療系統的管理,以節省大筆經費的計畫,成功機會也不大。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一家智庫)聯邦預算計畫負責人馬雅.麥圭尼斯(Maya MacGuineas)說,「事實真相是,沒有人真正知道這些行動究竟能省多少錢。」
 

使候選人無法盡情施展的,不只是經費而已。金融服務公司ISI集團的華府研究負責人湯姆.賈拉格(Tom Gallagher)說,國會的立場有很大影響力。這簡單的事實對馬侃的白宮極不利。

 

民主黨占國會多數不利馬侃

 

如果目前走勢不變,民主黨在參眾兩院的多數優勢將更加擴大,馬侃一旦當選,想讓現在對選民開出的許多支票通過國會這一關很難。


馬侃保證將維持布希的減稅政策,即使富人也能享有低稅優惠。但民主黨人幾乎都不支持今天這種高收入人士享有低稅率優惠的作法。馬侃降低企業稅的政策,同樣難望通過國會這一關。

 

歐巴馬也得面對眾多難題。迫於捉襟見肘的預算,他只能將醫療計畫縮水,或是放棄一些減稅方案。

 

他的一千五百億美元代用能源計畫,尤其可能遭遇強大阻力。歐巴馬想用拍賣方式,將廢氣排放權賣給發電廠、煉油廠等造成汙染的業者。但只是拍賣,卻不先將這類權益讓給業者,將使相關業者陷於更大財務困境。

 

傅爾曼說,在經費節省與財源評估上,歐巴馬陣營一直很保守。就政治而言,歐巴馬既已展現改革熱忱,又提出經費來源計畫,自會贏得國會青睞。傅爾曼說,「擁有總統的支持,改革計畫的面貌將完全改觀。」

 

在這一點上,傅爾曼與郝茲.艾金意見一致。馬侃如果以低稅與節省開支的政綱贏得大選,民主黨必須響應他擁有的民意授權。郝茲.艾金說,「國會不能忽視證據。」

 

到明年一月,新總統必須採取更加明確的立場,說明他的施政優先究竟何在。一旦選戰結束,新政府上任,歐巴馬或馬侃提出的那許多針鋒相對的競選諾言與目標,究竟有哪些真能兌現?對選民而言,這個問題現在根本無解。但無論誰當選,競選諾言的大打折扣似乎是必然的結果。(Jane Sasseen)

延伸閱讀

減稅方案 歐巴馬喊安可?

2010-08-12

美國大選後 「財政懸崖」效應大解析

2012-11-01

歐巴馬的新挑戰

2010-02-04

歐巴馬就職經改正式上路

2009-01-22

未來美國誰說了算?華府新權力要角浮上台面

2020-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