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艾克森美孚比你想像中要脆弱

艾克森美孚比你想像中要脆弱

SteveLeVine、譯者.戴志中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34期

2009-02-12 11:41

當儲量減少、競爭對手放眼未來之際,石油公司之王艾克森美孚卻堅守著過時的作戰計畫不願改變,這讓分析師與員工對公司前景都表示極度的擔憂。

就像不停擴張的宇宙一樣,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似乎不知道極限為何物。它在二○○八年的獲利是四百五十億美元,這是全世界公開發行公司歷來所寫下的最高金額。排在後面的是誰?○七年的艾克森。第三名呢?○六年的艾克森。

油價暴跌肯定會把今年的其中一些盈餘給吃掉。但即使如此,機會仍然存在,因為長久以來,艾克森在石油大廠中都是不可動搖的模範,它儲備了龐大的現金與持股,足以把敵人買下來。確切來說,如果要這家公司很快把王座讓出來,這是很難想像的畫面。艾克森的股價頗為抗跌,去年只跌了一五%。相較之下,它的對手跌了二二%,標普五百股價指數則跌了三八%。「假如有哪一家石油公司能活下來,那就是艾克森。」歐本海默公司(Oppenheimer & Co.)的長期產業分析師菲德爾.蓋特(Fadel Gheit)說。

不過,儘管看似無堅不摧,艾克森卻是出人意表地脆弱。在訪問中,產業分析師、顧問以及現任和前任員工都對它的策略及成長前景感到質疑。最明顯的是,艾克森的儲備油量和產量正在下滑,它是靠比較不值錢的天然氣來填補。更糟的是,它的這些天然氣有許多是來自同一個國家——卡達,而該國隨時都有可能推翻彼此講好的條件。

更廣泛地來說,艾克森似乎過度堅持數十年前所擬定的戰略。為了維持身段,該公司不願涉險,於是它在有利可圖但還不成熟的探勘計畫上便打了退堂鼓。此外,艾克森也讓人覺得自大,表現在外就是它對替代能源不屑一顧,而且跟外國政府的關係緊張。這使它損失了不少生意。

所有的石油大廠都碰到了規模過大的難題,但沒有一家像艾克森那麼嚴重。它的巨大使它難以成長,甚至是難以維繫。自從九九年跟美孚合併之後,艾克森在石油和天然氣上的總儲備量幾乎文風不動,但產量卻降低了。買下別的石油公司可以增加它的現金流量,但卻改變不了它無法獨立成長的事實。
 

產量下跌 令人質疑生產力達極限


艾克森的生產數字就是個失敗的結果。○一年時,前任執行長李.雷蒙(Lee F. Raymond)誓言,要在○五年之前把每日產油量從四百二十五萬桶增加到五百萬桶。到○六年時,隨著油價上漲,每天的平均產量是四二三萬桶,艾克森也把五百萬桶的目標延到了二○一○年。到了○七年,它只有產出四一八萬桶。到了○八年,隨著油價大漲,並且在該年的下年半還沒崩盤前,產量更掉到了三九二萬桶。

艾克森的表現引來了一個過去不可想像的問題:該公司的生產能力是不是已經到了極限?公司發言人艾倫.傑佛斯(Alan Jeffers)駁斥了這個看法。他說,艾克森從來沒有訂出具體的生產目標,而是提出「產量成長的估計數字」。他說,結果這些估計數字有誤:「計畫歸計畫,實際的情況可能會不一樣。」

艾克森對它的生產趨勢似乎不以為忤。它是業界其中一家科技最先進的公司,每桶油所賺的錢也是數一數二地多。確切來說,艾克森營業模式的核心有兩個主要的特色,一是有無比的自信,二是嚴格遵守它的作戰計畫,而不管市場的情況怎麼樣。

執行長瑞克斯.提勒森(Rex W. Tillerson)在○六年接手,他經營艾克森的方式與歷朝歷代沒什麼兩樣。提勒森比前一任的雷蒙要來得圓滑及長袖善舞,但兩人的差別在於風格,而不在於本質。

提勒森經常標榜艾克森在完成油氣工程時的「紀律」,既準時又合乎預算。所有的大型石油公司都會堅稱自己很接近獲利目標,不管油價是剛好漲到每桶一百三十美元(幾乎是怎麼賣怎麼賺),還是跌到每桶三十美元(新的探勘行動想都不用想)。可是分析師說,艾克森最拗,不管時局好壞都不肯在目標上讓步,就算要犧牲成長也在所不惜。
 

不重替代能源 讓各方對手有機可乘


艾克森對於能源的未來看起來幾乎是無動於衷。在替代能源的議題上,它跟同業的步調尤其不一致。提勒森承認,化石燃料終將被淘汰,但不是這幾十年的事。艾克森預測,油氣會繼續供應全世界六○%的能源需求直到二○三○年,而「扭轉局面」地改用替代品,則要到二○五○年之後才會展開。

辯論的另一方是其他的大型石油公司,連同全球的汽車製造業者、矽谷,以及大多數的專家。他們表示,重大的轉變會來得相當快速。以同樣產量的油而言,由於世界各地的大型油田減少,工程成本正在大幅攀升。再加上氣候變遷為更乾淨的能源創造了需求,所以這個行業勢必會產生劇變。

艾克森的對手已經在為將來做準備。法國的道達爾(Total)說,它正在轉型為「電力公司」,並標榜它有蓋核能電廠的本事。雪佛龍(Chevron)在投資海藻。英國石油(BP)則砸下了五億美元在加州蓋一座生質燃料發展中心。 

 

相較之下,提勒森在一月時告訴記者,艾克森並未投資現有的替代能源技術,因為「我們認為,這些技術了無新意。假如真要徹底捨棄化石燃料,這種技術『也還沒誕生』」。他說,該公司正在為基礎研究籌措財源。它將在十年間投入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在「全球氣候暨能源計畫」(Global Climate & Energy Project)上。這是史丹福大學的一項工程案,出錢的還有奇異(General Electric)、豐田(Toyota)和席倫伯格(Schlumberger)。

 

除此之外,艾克森在矽谷及其周邊的替代能源實驗室中就算不上是要角了。文諾.柯斯拉(Vinod Khosla)是世界上投資替代燃料最積極的人之一,他說他都會定期會見石油大廠的代表,但獨缺艾克森,因為它「還活在不同的世界裡」。傑.柯斯林(Jay D. Keasling)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教授,他的替代能源觀念吸引了大約十億美元的私人投資,其中包括英國石油的五億美元。他說,他和艾克森談過,但「我想他們會採取伺機而動的戰略,以觀察其他公司會怎麼做」。

 

在跟外國政府打交道方面,艾克森也不太上道。長年以來,由於像俄羅斯、巴西和委內瑞拉等國的石油民族主義日益高漲,石油大廠都打不進世界上的主要地區。但這種局勢正開始改變。英國石油試圖跟俄羅斯的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組成全球合夥企業,到目前為止也很成功。義大利的恩尼(Eni)與世界各地的國營石油公司都建立了交情。因為油價暴跌而受到重創的委內瑞拉則邀請石油公司增加在奧里諾科河盆地(Orinoco Basin)的投資。

 

與委內瑞拉爭議未決 拒絕合作案導致產量損失

 

到目前為止,艾克森顯然不在邀請之列,因為它正在告委內瑞拉。這件爭議起於○七年,當時查維茲總統告訴外國石油公司說,它們必須賣回一大部分在該國的持股。雪佛龍、英國石油、道達爾和挪威的挪威石油公司(StatoilHydro)都很配合查維茲,後來恩尼還另外簽下了一百億美元在奧里諾科河的投資案。艾克森以及康菲(ConocoPhillips)則拒絕合作,並損失了一天四萬到五萬桶的產量。委內瑞拉的案子是為艾克森的帳上添得新油源的難得機會。美林(Merrill Lynch)在一月的投資人報告中預測,雙方將會重修舊好,但有人則認為機會不大。「我們很努力地要留在委內瑞拉。」艾克森的發言人肯尼斯.柯恩(Kenneth Cohen)說。「當條件變得不合理時,我們等於就被榨乾了。」

 

隨著儲量和產量降低以及油價下跌,艾克森看起來的確準備要大舉收購。在去年十月會見芝加哥的記者時,提勒森談到了這件事。向來嚴守紀律的他表示,可能的賣方要先多掙扎一下,才接受得了他願意付出的那種價碼。

 

當然大舉收購會讓艾克森變大。華盛頓顧問公司PFC能源(PFC Energy)的執行長羅賓森.魏斯特(J. Robinson West)表示:「變大不見得比較好。你必須跑得愈來愈快才不會被淘汰。」這是艾克森的豪賭:不輸人就夠好了。

延伸閱讀

油價直直落!看「油神」的大預言

2014-10-09

十年產量倍增 全球供需將變化

2009-11-12

OPEC減產杯水車薪

2008-12-25

高價石油意外的好處

2008-07-31

未來一百年不會缺油!

2010-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