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俄羅斯正面臨全國性產業停頓

俄羅斯正面臨全國性產業停頓

Jason Bush,譯者/戴至中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40期

2009-03-26 15:28

隨著緊張加劇與希望破滅,俄羅斯雅羅斯拉夫市發現自己正因為不景氣的衝擊,讓整座城市呈現失業潮襲來等停滯不前的狀態。

在俄羅斯雅羅斯拉夫(Yaroslavl)市自由路(Freedom Road)上的求職中心裡,怒火一觸即發。「你們的人無能並不是我的錯!」一位戴著毛帽、面紅耳赤的魁梧男子對著桌子後面的臭臉女士大吼。民眾穿著厚重的冬衣低頭填寫問卷、圍在櫃台四周,並塞滿了走道,以等著輪到自己。擁擠的人群裡出現了推擠與扭打。

這個機關似乎並不習慣應付這麼多的求職者。直到不久前,在這座有六十萬人口的城市裡,勞力嚴重短缺成了企業所面臨最大的問題。一切全變了。「公司都在緊縮。」該中心的求職顧問娜塔莉亞.庫茲涅索娃(Nataliya Kuznetsova)說。「來到這裡的人,每位都很沮喪。」

 

整個國家現在正搖搖欲墜,因為碰到了俄羅斯人口中的危機。不景氣對莫斯科的衝擊來得又猛又快。現在痛苦更擴散到偏遠的工業城市,比方說雅羅斯拉夫。它在首都東北方的一百五十公里處,跨國的汽車零件製造商伊士曼柯達(Eastman Kodak)、日本重型裝備業者小松、德國的出版社貝塔斯曼(Bertelsmann)在這裡都設有據點。

 

通膨與失業率暴增

 

表面上,窩瓦河畔這座有一千年歷史的城市,看起來並不像是遇到不景氣的樣子。從積雪底下看出去,有金色圓頂的修道院和教堂。在繁忙的莫斯科公路上,居家中心(Home Center)的大超市、福特(Ford)和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的展示處、嶄新的公寓大樓都見證了俄羅斯的榮景。

 

可是仔細一看,這樣的繁榮似乎正在消退。市中心的咖啡店和酒吧空空蕩蕩,推土機和吊車閒置在蓋到一半的購物中心旁。雅羅斯拉夫一月的公用事業費用暴漲了三成,整體的通貨膨脹率則達到一年一五%左右。

 

在鎮邊的十月大道(Oktober Prospekt)上,雅羅斯拉夫汽車廠(Yaroslavl Motor Works)Avtodizel安靜地嚇人。那裡立著牌子寫道,該廠成立於一九一六年。數位鐘和溫度計則顯示著,下午一點的氣溫是凜冽的攝氏零下十二度。外牆上依舊懸掛著列寧的大照片,這是在蘇聯全盛時期所贏得的獎賞。當時這座工廠雇用了四萬名員工。現在還有一萬一千人,但目前現場只有幾名辦公室的職員。從去年夏天以來,柴油機的訂單少了四分之三,使Avtodizel不得不在去年秋天裁掉三千個工作,相當於兩成多的員工。從二月一日起,該廠一周只營運三天。

 

這個困境反映了全國性的產業停頓。Avtodizel和當地的其他企業都受傷慘重,因為今年的汽車銷售量預計將減少三成以上。「整個汽車業動也不動。」該廠的獨立工會領袖雷納特.夏佩斯(Renat Chapes)說。Avtodizel主要依賴兩家大型貨車製造商的訂單,包括卡瑪茲(Kamaz)和瑪斯(MAZ),而它們也都是一周只工作三天。夏佩斯揮動著一疊統計資料,他說是管理階層的文件,上面指出,有可能要再裁三千人。Avtodizel的管理階層對此拒絕受訪。慘況還不止於汽車。過去半年來,雅羅斯拉夫的大型化學和金屬製造廠銳減了一半以上的產量。這顯示出口一落千丈,全國各地的建設也在放緩中。連該市著名的交響樂團也被迫遣散三位大提琴手,以及好幾位支援人員。指揮慕勒.安納馬德多夫(Murad Annamamedov)對於那些負責的「智障和白癡」頗感氣惱。「對官僚來說,那根本毫無影響。」他說。「但那就像是把車子拔走兩個輪子一樣!」

 

勞工發起大規模示威

 

俄羅斯各地的緊張情勢正在加劇。在許多城市裡,包括雅羅斯拉夫在內,憤怒的勞工在最近幾周都發起了示威。大部分的規模並不大,但在俄羅斯,任何的抗議都很不尋常。「你不應該這麼快就裁員。」剛在Avtodizel丟掉飯碗的技工尤里.李臣科(Yuri Lichenko)說。「員工的損失慘重。」他在求職中心一面填表格,一面說道。

 

在此同時,該市的血庫則是生意興旺。捐血量增加了一五%,因為失業的人大排長龍來賣血,最多可賺到二十八美元。「大家無以為繼了,所以自然會來找我們。」主治醫師阿納托利.沃洛寧(Anatoly Voronin)說。

 

但就目前而言,不滿似乎並沒有反映到俄羅斯領導人的身上。雖然民調顯示悲觀正在擴大,但總理普亭的支持率是七八%,總統梅德韋傑夫則是稍稍落後的七一%。弗拉基米爾.沙非列夫(Vladimir Savelev)是普亭同黨的地方議會議員,他認為引發嚴重衝突的風險並不大。他不屑地搖搖手說,近來的抗議只是「共產黨的公關行動,只能吸引到同情的眼光」。

 

但有人預測說,民怨會升高。「殘酷的暴動會出現,就像一九一七年俄羅斯大革命一樣。」工會的行動人士米哈伊爾.戈洛瓦諾夫(Mikhail Golovanov)說。拿著一份當地的共產黨周刊《雅羅斯拉夫蘇維埃報》(Sovietskaya Yaroslaviya)往空中猛刺,這位白髮蒼蒼的勞工說:「俄羅斯人會再三忍讓,但若是你欺人太甚,那就有得瞧了!」

 

主因:浮濫放款與地產泡沫

 

雅羅斯拉夫的生意人坦承,這次的危機主要還是該怪俄羅斯人自己。浮濫的放款標準和不動產泡沫是根本成因,而這種現象在雅羅斯拉夫當地可說是一覽無遺。「我們花起錢來毫不手軟。」韃靼(Tatneft)石油公司帥氣的年輕主管謝爾蓋.克塞約夫(Sergei Kiselyov)說。他在香草天空(Vanilla Sky)喝著咖啡,那是結冰河濱區一家時髦的咖啡館。他說,幾個月前,這家餐廳坐滿了生意人在談買賣,並享用奶油蛋糕和濃縮咖啡。而在最近這個星期四,裡面幾乎空無一人。「雅羅斯拉夫有公寓賣三百萬美元,但這裡可不是莫斯科或紐約。」他說。

 

以人人有責的道德觀點來看待這場危機,或許能解釋為什麼當地有許多生意人雖然遇到了不景氣,看起來卻是這麼地處之泰然。當然,他們對經濟動盪並不陌生:這個城市以前就過過苦日子,當時是因為蘇聯垮台。

 

馬肯(Markon)是一家替汽車和貨車做煞車皮的小型業者,它的經理列夫.莫列夫(Lev Molev)說,一月的銷售量比去年同期少了四九%。他的工廠位於河畔工業區的一棟混凝土大樓,裡面安靜得出奇,因為有很多工人休無薪假去了。

 

但莫列夫指出了長期成長的潛力:俄羅斯的汽車自有率仍然只有歐洲平均值的三分之一,而且盧布最近貶值了三成,這應該會讓他的產品更能和進口貨競爭。他說,九八年時,盧布跌了七成,結果銷售量幾乎增加一倍。「這當然很可悲。」莫列夫說。「可是總的來說,我們還覺得滿安心的。」

(By Jason Bush)

延伸閱讀

禿鷹環伺的俄國經濟

2008-06-12

巴西動搖國本的貪腐啟示錄

2015-03-26

俄羅斯經濟成長被迫喊停

2008-10-16

紐約時報精選》「愛國」二個字,一對香港父子的鴻溝!當年爸爸沒被槍打死游到香港,為何苦勸兒子退出反送中抗議?

2019-10-03

溫家寶嚴打炒房 高舉輕放?

201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