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各國築壁壘「解除全球化」

各國築壁壘「解除全球化」
(圖片/Shutterstock)

陳曉夫譯

國際總經

647期

2009-05-14 10:12

透過由國外子公司經手的銷售,華爾街的銀行,已經把可能有毒的債券轉嫁給全球各地投資人。現在,各國政府可能要對外國金融公司設限了。

曾一度「紅火」的中國太陽能電池業者晶澳,最近總算見識到全球金融的猙獰面目。退休英國教師彼得.霍華,比利時督學希德利.魯伯與其父蘭尼,情況也一樣。

 

雷曼兄弟在去年九月破產,癱瘓了世界經濟。晶澳、霍華,與魯伯父子也因投資雷曼兄弟而血本無歸。全球各地數以萬計投資人受害,他們大罵銀行把問題債券賣給他們。從香港到漢堡,投資人紛紛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採取行動,幫他們把錢要回來。

 

經濟學者、決策人,與商業團體開始擔心,政府可能藉由保護人民、免遭全球金融機構毒手之名,放緩國與國之間的資金流通。

 

全球化進程將有嚴重阻礙

 

巨型債券業者PIMCO的執行長馬哈麥.艾伊利安最近指出,「在世界經濟已經委靡不振的今天,我們認為,即使根據最樂觀的預估,全球化進程也將暫停,而比較可能出現的狀況是『解除全球化』(de-globalization)。」

 

許多政府已經為外國公司設下新障礙,在英國出售債券的美國公司,開始接獲英國政府指示,必須提供數百頁書面證據,證明為這些債券背書的美國政府確能償債。
 

社會大眾對銀行如此信心蕩然,自然有理:在信貸熱期間,雷曼兄弟在阿姆斯特丹一家沒沒無聞的子公司雷曼兄弟Treasury,竟賣出價值三百五十億美元的問題債券,金額足足占母公司破產時債券總債務的四分之一。


在英國,至少有六千名退休人士受害;亞洲一些經紀商,用贈送數位相機與平面電視為餌,誘使小投資人上鉤。在破產的前六個月,雷曼更加拚命推銷這些債券,還以紐約母公司「保證」其安全。
 

但隨著雷曼兄弟在九月垮台,這些債券也形同廢紙。晶澳虧了一億美元,霍華的七萬四千美元退休儲蓄泡湯,魯伯父子也損失了約二十萬美元。
 

這次阿姆斯特丹事件,揭露了華爾街為榨取外國市場的無所不用其極。外國市場為銀行帶來「監管套利」(regulatory arbitrage,針對特定業務、搜尋最有利法律環境的作法)的大好良機。雷曼所以選擇阿姆斯特丹,就因為看上當地的稅務規範較寬鬆,有機可乘。

 

近年來,華爾街的金融公司在海外廣設子公司,透過它們,賣了好幾兆美元高風險的「衍生」債券。雷曼在破產時,有四三三家子公司;花旗的子公司更多:二千四百多家。
 

各國法律差異造成監管困難

 

銀行子公司在全球各地的盤根錯節,使問題複雜得令人難以想像。雷曼的例子顯示,一旦出事,投資人想求償難上加難。單就破產一項而言,雷曼事件已在十五國引發七十五起破產訴訟,而且每一國的相關法規各不相同。若不能協調一致,國與國之間可能為利害衝突而相爭。

 

同樣令人擔心的是,華爾街對外國市場的情有獨鍾,使各國規範當局幾乎不可能跟監它們在海外賣些什麼,或賣給誰。甚至在信貸危機正熾的今天,高盛等華爾街最大的幾家公司,仍在透過外國子公司出售高風險投資產品。這場金融海嘯之所以令決策人士如此惶惶,這是一個原因。

 

八○年代儲貸危機爆發時,曾任美國聯邦住宅貸款銀行委員會(Federal Home Loan Bank Board)首席法律顧問的湯瑪斯.法坦年說,「要我在今天做個規範人,我一定不幹。控制板上的一些按鈕根本已經失靈。」
 

重量級規範人同意法坦年的觀點,美國聯邦儲備保險(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負責人希拉.拜爾說,「這些出事的金融機構,有許多已經經過規範。」
 

雷曼在阿姆斯特丹的作為激起公憤不足為奇。阿姆斯特丹子公司成立於一九九五年,專售連動債(structured note),這是一種彷彿債券的衍生產品,只不過它的支付方式取決於其他投資成果而已。

 

這家子公司有一個阿姆斯特丹的地址,但由歐洲雷曼兄弟國際(Lehman Brothers International)在倫敦運作,而歐洲雷曼兄弟國際本身,也是紐約雷曼兄弟控股的子公司。


銀行業界稱這類公司為「特殊目的實體」,說得白一些,也就是「空殼公司」。阿姆斯特丹子公司沒有獨立運作的員工,名義上由一個五人董事會負責監督。其中兩名董事為產權信託(Equity Trust,為公司與投資人提供行政服務的一家荷蘭公司)工作。雷曼是產權信託的客戶,而阿姆斯特丹子公司以產權信託的郵件信箱為自己的郵件信箱。

多年來,阿姆斯特丹一直是躲避某些營利稅的避稅天堂。根據研究團體SOMO(專門研究跨國企業)的一項報告,約兩萬家「信箱公司」純因這個目的而在阿姆斯特丹設據點。歐巴馬政府正謀方案,打擊這種海外避稅的行徑。阿姆斯特丹子公司由歐洲雷曼兄弟國際負責人傑利米.伊沙克負責監控,他在三十一歲時加入雷曼,不到四年成為雷曼整個歐洲營運的負責人。

 

什麼需求都有得買

 

從一九九五到二○○二年間,阿姆斯特丹子公司只是整個雷曼帝國的小角色。但隨著全球信貸熱潮出現,伊沙克使這家子公司改頭換面,成為一座虛擬工廠,從○三到○八年八月間,它發行了三百億美元連動債券。伊沙克已於雷曼破產之前兩天離職。

 

阿姆斯特丹子公司發行的這些債券複雜無比,它有約四千種各式版本,每一版本的相關文件動輒多達六百頁。

 

雷曼以驚人精密的手法,針對各式投資需求將這些債券分門別類。想買一種靠日本股市表現超越美國股市賺錢的債券?雷曼可以滿足你。想買一種在義大利抗通膨的債券?雷曼為你提供根據當地消費者物價而調整的債券,西班牙與墨西哥的情況也一樣。這些債券賣得的錢,都流回紐約。

 

晶澳太陽能去年夏天禁不住雷曼銀行經理花言巧語,買了一億美元這樣的債券。這些經理告訴晶澳,它們的風險不比金融市場基金高,最壞的情況只是投資不賺錢而已。晶澳財務長安西雅.鍾(譯音)說,「我們當時認為,買這些債券根本談不上風險。」

 

現在晶澳驚魂甫定。一億美元完全泡湯。自雷曼聲請破產以來,晶澳在紐約交易的股票跌了六六%。晶澳成為鼓吹「解除全球化」的先驅,計畫將金融交易局限於本國市場。安西雅.鍾說,「在近期內,我們樂於與中國的銀行打交道,因為它們有中國政府撐腰。」
 

雷曼也找上花旗,以及瑞士銀行等零售銀行業者,推銷阿姆斯特丹債券。根據StructuredRetailProducts.com的數字,華爾街總共向全球各地小型投資人售出六千四百多億美元連動債券,而且銷售點多為海外機構。

 

這個數字,與導致這場全球金融風暴的次級債務抵押債券(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的規模相彷。顧問業者Deminor負責人艾利克.鮑曼斯說,雷曼的債券「由這些銀行直接賣到零售顧客手中。」設在布魯塞爾、專精投資人保護的Deminor,正與代表比利時、義大利與荷蘭雷曼債券買主的律師合作。

 

魯伯父子就是這樣的買主。蘭尼.魯伯說,比利時花旗銀行一名經理以無風險儲蓄工具的名目,賣給他們二十萬美元雷曼債券,保證六%年息,「說白了,就是我們上了那些不誠實銀行經理的惡當。」

 

瑞銀說,它「以正當作法將這些投資產品賣給客戶,文件上指明雷曼為債券發行業者,而且詳述了一切相關風險」。比利時花旗發言人也說,花旗「承諾將協助受害顧客,透過美國與荷蘭的破產訴訟,盡可能收回原始投資」。
 

不可能快速解決的問題


英國的情況又不一樣。在英國售出的連動債券,大多以倫敦經紀業者之名售出。投資人說,他們根本不知道雷曼是發行商。退休英國教師霍華說,「如果知道是雷曼的債券,許多人根本不會買。」霍華正設法組織英國投資人要回他們的錢,並促請國會議員向經紀商施壓,討回公道。


類似故事在亞洲也層出不窮。自雷曼解體以來,投資人已在香港數次走上街頭。香港特區政府說,香港金管局已接獲兩萬多起有關連動債券(當地稱為迷你債券)的投訴。港府表示,有些銀行將迷你債券賣給有精神疾病的投資人。


迷你債券與阿姆斯特丹債券類似,只不過它們沒有「主保障」。根據印在廣告小冊上的說法,迷你債券「在信用上與許多國際著名的金融機構結合」,事實上它根據的是一種債務抵押債券。廣告上說,迷你債券安全可靠,報酬可能高達四八.四%,事實上它的安全性不比雷曼的償債能力高明。
 

印刷精美的廣告,再加上數位相機、液晶電視贈品的誘惑,使許多投資人忘了風險。


現在投資人要討回他們的錢。一位香港居民損失約十三萬美元,正要發動更多街頭抗議。兩家出售雷曼迷你債券的公司已同意還錢。港府表示,約六千件投資人訴訟已和解。


而在阿姆斯特丹,雷曼阿姆斯特丹子公司的善後事宜才剛展開,複雜的案情,讓Houthoff Buruma律師事務所(在案中擔任破產信託)夥伴魯格.施密潘尼大吐苦水。

 

施密潘尼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所有債券幾乎都由英國法律該管,但債務效力以荷蘭破產法為準,債券義務則由美國紐約州州法決定。索賠必須根據美國破產法估算、申訴。」他認為,根本不可能以快刀斬亂麻的方式解決問題。


規範人員許多年來,一直對這類問題憂心不已。美國聯邦準備保險負責人拜爾的特別顧問麥克.克里明格說,「國與國的破產訴訟各不相同。」

 

最大輸家將是全球化本身


儘管阿姆斯特丹情勢如此,新交易仍在歐洲其他地方進行。二月十一日,高盛在愛爾蘭立案,銷售結構與雷曼阿姆斯特丹債券看來類似的債券。根據計畫書,這些債券將由高盛設在愛爾蘭的子公司、歐洲金融產品公司(Goldman Sachs Financial Products Europe)發行。像雷曼的債券一樣,高盛的一些債券也由紐約母公司背書。

 

不讓阿姆斯特丹專美,愛爾蘭也已成為全球銀行業者在海外設立分支、銷售金融產品的熱門地點。

 

高盛在愛爾蘭的作法,另有一項與雷曼類同之處。在愛爾蘭高盛子公司的董事之中,有兩名德意志國際企業服務(Deutsche International Corporate Services)的主管。

 

德意志國際企業服務是德意志銀行子公司,為高盛等業者設立的投資機構提供信託與債券服務。它的郵件信箱也和愛爾蘭高盛子公司相同。

 

如果更多連動債券出問題,如果銀行紓困負擔越來越重,最大輸家將是全球化本身。德銀董事長約瑟夫.艾克曼(Josef Ackermann)最近在一次演說中,針對金融保護主義的後果提出警告。他說,「商品、服務,與資金的市場整合,是我們繁榮的基礎。」但華爾街將高風險投資產品賣給全球各地不疑有他的投資人,危害了繁榮。

(By David Henry and Matthew Goldstein)

延伸閱讀

全球化讓區域型危機擴散更快

2008-09-18

當心!第二波金融海嘯來了!

2009-01-22

台灣將淪為金融酷斯拉殖民地?

2008-10-09

危機入市?銀行股布局買盤強

2008-09-04

歐洲金融板塊挪移 阿姆斯特丹出線關鍵

202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