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記取教訓 各國重建災後家園

記取教訓 各國重建災後家園
冰島出口雖受惠貨幣貶值而成長,然而外債也因貶值而更加沉重。

乾隆來、李書齊

金融

Top Photo

662期

2009-08-27 11:40

這場金融風暴的中心,雖然是由美國開始,但在全球各地同樣都面臨前所未見的危機。尤其像是已經宣告破產的冰島,一度傳出可能破產的英國與韓國,無論是政府或是當地居民,都在這一年來積極改變現狀,期望能夠盡早擺脫經濟的困境。

二○○八年金融海嘯的重災區,人口只有三十萬人的冰島,正在努力靠賣魚以及賣鋁來還債。

過去一年,冰島三家主要的銀行都已經破產,冰島人民在今年二月的選舉,重新選出早年出身空中小姐的女國會議員瓊安納(Johanna Sigurdardottir)擔任總理,並且即將投票決定是否加入歐盟;更重要的是,冰島貨幣克朗(Krona)貶值百分之五十,主要的出口產業漁業、鋁礦,還有觀光業都成了熱點產業,漁船拚命出海抓魚,鋁錠工廠產能全開拚出口,首都雷克雅維克的夜店也擠滿了來自英國與歐陸的年輕人。

冰島人民抓魚的技術世界一流,但是他們在金融操作上的成績卻被死當。冰島與一海之隔的小國荷蘭相去不過五百公里,但是五百年前在荷蘭爆發的鬱金香泡沫,竟然又在冰島重新上演。

在金融風暴之前,冰島中央銀行採取高利率政策,使得冰島成為歐洲基金公司套利的重心,從○五年到○八年,由於熱錢不斷湧入,冰島的人均國民所得暴增三倍、上市公司股票總市值暴增八倍,去年十月泡沫破滅,冰島人民突然發現,他們國內僅有的三家大型銀行,竟然背負了八百億美元的負債,是冰島全年國民所得的六倍。

 

冰島意外成旅遊熱點 貨幣大貶,靠拚出口、觀光還外債

 

冰島三家銀行遭到擠兌後破產,成為震驚全球的頭條新聞,這時,全世界的投資人才突然發現,冰島中央銀行的總裁竟然不是財務專家,他是文學院畢業,原本是名詩人。

泡沫破滅之後,冰島靠著IMF(國際貨幣基金)的援助,才勉強逃過國家破產的死亡召喚。不過,靠著貨幣近乎崩盤的貶值,冰島的經濟活力卻也重新恢復。

筆者的朋友、在著名投資銀行擔任副總裁的Alice Fuggerson上個月到冰島度假,她說,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的咖啡店、夜店裡,擠滿了來自歐洲各國的青年,實在體會不到,才幾個月之前,冰島竟然瀕臨政府財政破產的危機。他們突然發現,冰島是歐洲最便宜的旅遊勝地,尤其在冰島克朗貶值五成之後,「同樣的一百歐元,幾乎可以得到雙倍的享受」。冰島的觀光客人數平均大約每年一百萬人,今年上半年已經達到六十萬人,估計七、八月旅遊旺季還會創下新高紀錄,全年觀光客人數成長將會超過兩成。

成長的不只是觀光客人數,還有出口金額。今年第二季,冰島的出口金額(以當地的貨幣克朗計算)年增率高達一一%,而同時期,貿易出超大國中國卻衰退近兩成。冰島的漁夫比往常更認真地出海賺外匯,仍然無法滿足不斷湧入的歐洲需求;著名鋁業大廠美國鋁業(ALCOA)的煉爐二十四小時開機滿載生產,連一向最難搞的勞工工會都變得體貼,同意全體勞工同步減薪一○%,使得冰島的產品更具有價格競爭力。

 

外債清償遙遙無期

 

不過,雖然資產已經血本無歸,債務卻不會一夕之間消失。匯率貶值雖然刺激了外銷,對內銷市場卻帶來極為負面的衝擊,冰島三家銀行所積欠的八百多億美元外債,隨著貨幣的貶值,清償更顯得遙遙無期了;更糟的是,民間有一三%的房屋貸款、企業貸款都是向海外舉債,隨著貨幣貶值五成,這些海外貸款突然之間暴增了一倍,不論是企業或是個人,幾乎都沒有能力償還外債。

海嘯後的冰島,現在拚命地抓魚、挖鋁礦,賺取外匯來償還泡沫時期所背負的債務,日常生活一切如常,只是欠債恐怕幾十年都還不完了!

 

英國景氣已到谷底 企業開始徵人,但復甦還在未定之天

 

對所有在英國倫敦金融區坎納瑞碼頭(Canary Wharf)上班的人來說,肯定都忘不了這一幕的情景。

去年九月中,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聲請破產保護,一時之間,在大西洋對岸的英國,各新聞台的SNG車全部開到英國雷曼兄弟分公司的辦公室,守在這棟玻璃帷幕的大樓外面,捕捉一位位衣著光鮮亮麗,但是拿著大紙箱,被迫離開這棟大樓的員工,大家互相擁抱的離別場景。

「我還記得,消息傳來的時候,我們正要準備下班,」與英國雷曼兄弟一棟大樓之隔,在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KPMG)上班的李鬱韻回憶,「看到雷曼兄弟的員工抱著箱子走出來,看不到未來的表情,讓我也擔心起自己的工作,每天打電話回家,跟家人說我可能也會被裁員。」即使已過一年,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讓她餘悸猶存。

坎納瑞碼頭是英國最重要的金融區,也是所有金融人夢想踏進的黃金地區,那是一種身分與前景的象徵。當倫敦夜幕低垂,只有這個地區的高聳玻璃大樓,依舊燈火通明,一個個在大樓頂端的發亮金融集團標誌,花旗、匯豐、巴克萊等,都代表著一個金融帝國的權利與財富。

台灣出生的鄧又升,十八歲就到英國,進入著名的華威(Warwick)商學院就讀,之後再取得劍橋大學工業管理碩士,因為耀眼學歷,沒有花費太多力氣,去年順利進入花旗銀行的投資銀行部門實習,但是十周實習結束後,部門預算緊縮,包括他自己在內,該部門二十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名校實習生,都沒有拿到正式工作,全部丟回求職市場。

「到花旗實習來得太簡單,當確定沒有工作時,真的非常失落,一下子不知道從哪裡再起步。」今年二十四歲的他,也有同學在雷曼兄弟工作,金融風暴肆虐下,大家都得卸下光環,一切重新來過。

離開花旗的大門,鄧又升只得把眼光縮小,開始搜尋小型券商與銀行的工作機會,並且參加CFA(特許財務分析師)執照考試。今年三月,通過重重面試,他終於拿到興業銀行交易部門業務助理的職缺,年薪二萬六千英鎊(約為新台幣一百四十二萬元),比起花旗給予畢業生的行情少了五十多萬台幣。「雖然是二線銀行,不確定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但至少心情比較好,能夠積極面對未來,」他強調,「只要有機會,就不要放棄。」

在銀行與會計事務所工作的鄧又升與李鬱韻分別表示,英國的景氣應該已經跌到谷底,大型銀行再出問題的機率不大,銀行與事務所也開始徵人,尤其是亞洲業務與金融相關部門。此外,倫敦房價也出現止跌的訊號,「這一切的跡象顯示,金融風暴已經落底。」金融風暴即將屆滿一年,在英國的大型銀行與會計事務所,雖然出現止跌的信號,但若談到經濟復甦,似乎還在未定之天。

 

銀行高壞帳還得維持一陣子

 

英國政府擁有七成股權的蘇格蘭皇家銀行(RBS),於八月初公布上半年業績,出乎市場意料虧損十多億英鎊,「高壞帳還得維持一陣子,」向來直言不諱的該銀行執行長海斯特(Stephen Hester)表示,「雖然綠芽確實出現,但是大家仍要小心是否被過分誇飾(over- embellishing)。」

對這些在英國打拚的亞洲人來說,這場金融風暴,讓他們更不敢在工作上懈怠,每天自願延長工作時間,周末也到公司加班,更加戰戰兢兢。但據他們觀察,當地人的工作心態還是跟以前一樣,五點半一到就下班,雖然擔心未來,但不會因為想保住工作而加班,「這大概是東方與西方,在金融風暴後,得到最大不同的教訓吧!」他們異口同聲的強調。


■韓國靠攏中國求活

 

韓國李明博政府最近公布一個大利多,南韓第二季的經濟成長率,與第一季相較大增2.6%,創下5年來的新高紀錄。

 

韓國中央銀行經濟研究處的主任金明琪說,韓國的出口非常強勁,而國內的消費與投資也在逐漸回升,早先公布的韓國第二季出口金額,相較於第一季來說也大增了14.7%,加上增長8.7%的投資,以及民間消費增長3%,共同構成了韓國第二季的亮眼成績單。

 

韓國股價指數KOSPI 更已經回升到去年金融海嘯前的水準,目前幾乎處在一年來新高價的位置,相對於海嘯時期的低點、去年十月二十四日的938點,韓國股市已經上漲了68%!

 

雖然韓國人嘴硬不承認,但是來自於中國的需求,卻是把韓國從海嘯災難救出來的重要因素。韓國今年上半年出口與去年相比,衰退了22%,但是上半年對中國的貿易順差卻高達12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整整增加了30億美元,韓國對中國的貿易順差,幾乎占了韓國對全世界順差金額的六成,與台灣相近。韓國生產的液晶顯示器,今年上半年對中國出口增加了將近4成,同時中國各級政府拚命投資公共工程建設,也帶動韓國鋼鐵、石化等產業的出口。

 

韓國的經濟復甦要靠中國拉動,能拉多遠,就要看中國這個火車頭的動力有多強了。

(乾隆來)

 

金融海嘯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你必須知道的市場走勢關鍵八問

2008-10-16

回想過去這一年—— 雷曼破產周年祭

2009-09-03

請小心守住你的財富 從槓桿到反槓桿

2008-10-16

台灣將淪為金融酷斯拉殖民地?

2008-10-09

逢八必有大轉折?下個地雷在哪?

2018-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