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老謝︰杜拜危機火燒連環船!

老謝︰杜拜危機火燒連環船!

謝金河

國際總經

676期

2009-12-03 13:50

杜拜危機暴露了金融業急功近利、輕視風險、漠視社會利益的人性貪婪一面。在全球化趨勢下,如果各國仍充滿自利主義,金融監管只是橡皮圖章,那麼,杜拜危機可能又是另一場全球金融危機的開端。

就在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史班拉高分貝,鄭重警告全球必然出現另一次金融危機之後,負債高達五九○億美元的杜拜世界公司,因旗下開發三座棕櫚人造島的子公司Nakheel有總值三十五.二億美元的伊斯提斯馬世界(Istithmar World)債券十二月十四日到期,無力給付,震驚全球。讓正值感恩節假期的國際股市,也跟著餘波蕩漾。

 

與中東有關的都被拋售

 

杜拜掀起的沙漠風暴由來已久,杜拜世界公司宣布延遲還債,其實是希望迫使銀行等債權人同意重組債權,削減部分債務,但是正巧踩在金融海嘯之後銀行的痛腳上面。

由於全球金融市場在各國政府救市措施下已持續上漲了一年,杜拜世界公司撒出五九○億美元債務,一時之間讓全球金融市場雞飛狗跳,大家彷彿看到去年金融海嘯又來了。

投資者想到中東可能爆發新危機,於是紛紛拋售跟中東有關的產品。例如,杜拜交易所持股二二%的倫敦交易所股價一度大跌八.八%,卡達投資局持有一○%的德國跑車保時捷(Porsche)大跌九.九%,有中東資金介入的法國空中巴士股價也大跌逾八%。在香港掛牌,有意回台掛TDR(台灣信託憑證)的台資企業真明麗,也因在杜拜設有辦事處,與中東有業務往來,股價在二十七日重挫逾九.三%。

 

當然銀行又成了受災戶,杜拜世界的最大債權銀行是阿布達比商業銀行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NBD PJSC,其餘還有匯豐、渣打、巴克萊銀行、萊斯銀行(Lloyds Banking Group)、蘇格蘭皇家銀行(RBS)及瑞士信貸等。

 

杜拜驚傳危機,香港匯豐控股在二十七日大跌七.一五港元,渣打銀行更是大跌十七.五港元;銀行股大跌,造成香港恆生指數大跌一○七五點,同時驚爆一○七五億港元的大成交量。主要原因是杜拜驚傳風暴,立刻有券商報告評估,一旦杜拜世界拒絕履行債務,高盛估匯豐潛在的信貸虧損可能達六.一一億美元,渣打銀行則為一.七七億美元,這是造成股價大跌的關鍵。

 

匯豐在今年上半年財報,有六.四三億美元的淨利來自中東地區,占總體比率的一二.六%。渣打力拚中東業務,上半年稅前盈餘有二.二億美元來自中東地區,占整體比率的八%,成為股價下跌的主要導火線。

 

杜拜世界公司的衝擊也波及區域經濟。其中,單是英國對阿聯的曝險部位即高達四九五億美元,其次是法國的一一三億美元,德國的一○二億美元;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歐洲銀行的總債務達八七三億美元。相較於美國曝險部位只有九十九億美元,日本只有八十八億美元,歐洲是杜拜風暴首當其衝的區域。

 

杜拜風暴威力不小,二十七日德國股市大跌一八八.八五點,跌幅達三.二五%;法國股市跌三.四一%、一二九.九三點;英國股市大挫一七○.七點,跌幅也達三.一八%。

 

歐洲銀行股災情都很慘重,像去年金融海嘯已受重傷害的蘇格蘭皇家銀行重挫七.七三%,剩下三十三便士;巴克萊銀行劇跌六.六一%;其餘如德意志銀行、瑞銀都大跌逾六%,瑞士信貸也下挫五.六一%。

 

歐盟估計,○九年全球銀行業虧損可能高達四千億歐元,歐洲各家銀行可能還有一半潛在虧損仍未提列。而去年風暴最核心的美國,截至九月底,因消費信貸、商業樓房的貸款問題,仍有五五三家銀行——即銀行總數的七%,被列入問題銀行名單,倒閉風險升高,比第二季還多了三成。

 

去年金融海嘯風波未平,杜拜世界公司又給大家出了難題。目前看來,若阿聯不出面力挺,五九○億美元債務未獲擔保,債權人可能血本無歸,英國可能會成為最大輸家。

 

杜拜

▲點擊圖片放大

 

杜拜風暴不至於蔓延全球

 

英國各家銀行在去年金融海嘯後,紛紛遭到英國政府接管,像蘇格蘭皇家銀行跌到三十三便士,已經是奄奄一息狀態。據英國《泰晤士報》報導,這家銀行這兩年又為杜拜世界公司安排二十三億美元的貸款,肯定成為最大輸家。

 

這幾天,杜拜世界公司已提出重整計畫,杜拜政府決定不擔保杜拜世界公司債務後,杜拜世界只有資產可以處分求現,但這些資產恐怕沒有人要接手。

 

近年來,杜拜世界公司以大舉借貸的方式,興建了世界最高的杜拜塔、棕櫚樹形狀的人工島嶼,還有室內滑雪場。這些大規模投資,維護支出更是龐大,即使杜拜世界公司想要尋找買主,恐怕也沒有人敢買。

 

另一方面,杜拜世界公司可能處分在世界各地的資產,例如○七年以一億美元買下的豪華郵輪「伊麗莎白女皇二號」、以九.四二億美元買下的紐約巴尼連鎖公司(Barneys New York),與米高梅共同投資位在拉斯維加斯的米高梅城市中心(CityCenter),及所持有的九.四%米高梅股份。

 

杜拜世界公司其他資產還有匯豐控股、渣打、德意志銀行及倫敦交易所的股票,他們在全球的投資組合耗費四十三億美元,如今市值卻只剩二十五億美元,這些資產反成票房毒藥。

 

還好,高盛的報告指出,即令杜拜政府不為杜拜世界公司的債務擔保,杜拜世界公司破產演變成世界性金融危機的機率並不高,因為各國政府都有一套救市機制。況且,杜拜世界公司債務規模不大,還有資產可供變現;只是杜拜危機對於全世界體質較弱的國家,會不會演變成「火燒連環船」效應,是未來必須面對的問題。

 

去年金融海嘯爆發後,美國政府背負了十一.五兆美元債務,平均每一位美國國民背債三.七萬美元,嚴重影響過去一年來美國的消費信心。

 

下一個出問題的會是誰?

 

杜拜危機也讓財政負擔較重的國家,再度浮現壓力。像東歐小國如拉脫維亞,去年GDP(國內生產毛額)是負成長一八%,烏克蘭經濟衰退二○.三%,愛沙尼亞是負一五.一%,立陶宛是負一三.六%,斯洛維尼亞是負八.九%,連俄羅斯都出現九.八%的負成長。

 

過去幾十年,全球獨立國家遽增,「小國就是美」大行其道,很多小國不論是國內人均產值(像盧森堡人均所得逾十萬美元,卡達逾八萬美元)、各項經濟指標都領先大國。但從去年冰島出事,到今年杜拜出問題,都可看出小國的風險。

 

去年冰島破產時,反映債券保險成本的信用違約交換(CDS)大約在四二六點,這次杜拜的CDS指數卻上升到五四一點,連阿布達比的CDS指數都從一○○點跳升到一六○點,顯然杜拜危機更受世人矚目。

 

杜拜政府國內的生產總值是七五○億美元,負債達八百億美元,而國企在二○一一年底之前必須償還二二○億美元債務,償債能力十分脆弱。

 

另外,杜拜財政赤字日漸嚴重,未來杜拜償債資金來源只能靠處分資產、發行新債,或祈求阿布達比伸援手。杜拜有個有錢好兄弟,阿布達比坐擁六三○○億美元主權基金;比起像是孤兒的冰島,杜拜起碼有靠山,這是全球較不擔心的地方。

 

杜拜是阿聯七個酋長國之一,但是杜拜與其他六個酋長國不同的地方,是杜拜石油生產只占其GDP的六%。因為石油蘊藏漸減,杜拜必須發展旅遊觀光、房地產與金融業務。

 

過去阿布達比與杜拜兩個酋長國一直存在競爭關係,在阿聯國的體系,阿布達比領導人阿勒納哈揚(Al Nahyan)是阿聯總統,杜拜領導人阿勒馬克圖姆(Al Maktoum)是阿聯副總統、總理兼杜拜市長。

 

阿聯七個酋長國,以阿布達比及杜拜力量最大,當年杜拜從阿布達比出走後,就一直要與阿布達比爭高下,這回阿布達比可能趁杜拜發生危機,將其重新納回麾下。

 

雖然阿布達比一直避免直接救助杜拜,但情況若惡化到波及自身利益,阿布達比勢必得出手相救。政治風險研究所Eurasia Group指出:阿布達比將會以金錢,換取杜拜摒棄一些會造成威脅的杜拜企業,杜拜統治者也將意識到金融風暴,會削弱其政治籌碼與尊貴地位。這是阿拉伯世界的茶壺風暴。

 

但是杜拜所引發因財政陷入困境的國家新風暴,可能是金融海嘯後,全球須面臨的頭痛問題。目前希臘、愛爾蘭、烏克蘭都面臨嚴重的債務問題,將讓全球金融市場更加動盪不安,很多隱藏的未爆彈可能還會再引爆。

 

例如,烏克蘭國營鐵路公司因未能償還部分債務,最近要求英國巴克萊銀行重組五.五億美元信貸,引發了投資者對東歐觸發金融危機的疑慮。

 

而更讓投資者擔心的,是下一個可能出問題的國家希臘。雅典股市上月二十六日大跌一四七.二九點,跌幅達六.二%,最近從二九三二.四五點跌到二一六四.一一點,跌幅達二六.一九%,其中銀行股跌幅最慘重。希臘央行已向歐洲央行借貸四百億歐元,作為吸納希臘政府債券之用;但信評機構卻不斷調降希臘債券評等,讓希臘深陷困境。

 

杜拜

曾經被視為杜拜經濟奇蹟最佳證明的世界第一高樓杜拜塔,在杜拜金融風暴後,以未完工姿態,冷視這場因人性貪婪造成的騷動。(圖/Top Photo)

 

CDS

 

金融海嘯病根仍未除

 

亞洲的越南最近允許越南盾兌美元貶值一成,利率從七%調升到八%,成為亞洲第一個升息的國家。越南經濟也浮現三個大難題,一是通膨急遽上升,二是貿易赤字嚴重,三是貨幣大幅貶值的壓力。貨幣愈貶,資金流出速度加快,越南正陷入惡性循環困境;最近越南股市從六三三.二一點急跌到四六一.四八點,跌幅也達三七.一七%。

 

杜拜危機又引出新的系統風險,一方面看出金融海嘯後的全球經濟沉痾未癒,二是金融海嘯的禍根未斷。

 

以前者來看,前一陣子各國政府是否應制定退場機制的討論喧騰一時;看起來杜拜危機發生,將讓各國政府更不敢輕言退市。

 

這次全球金融市場若因杜拜風暴出現一次較大調整,市場風險意識升高,美元套利交易稍歇,股市商品價格回檔,全球泡沫稍事調整是好事。不過美、歐政府不退市,市場資金更寬鬆,全球投機泡沫仍將繼續吹。

 

而後者是金融業的貪婪非但沒改,還捲土重來。杜拜危機暴露了金融業急功近利、輕視風險、漠視社會利益、人性貪婪發揮到極致,金融海嘯的禍根並未斬斷。金融業並未記取教訓,仍大舉分派天文數字的紅利;例如,高盛今年上半年就分派一一四億美元的驚人紅利。

 

還有各國爭逐金融利益,讓國際合作金融改革舉步維艱,在經濟全球化大旗下,各國卻充滿自利主義,金融監管如緣木求魚,杜拜危機只是一個新開端,正如筆者所言,金融危機必將再臨,這是杜拜風暴給的啟示。

 

杜拜

延伸閱讀

陶冬︰最壞的情況仍未可知!

2009-12-03

從奢華到債台高築 杜拜啟示錄

2009-12-03

國家大洗牌正式展開——看金融海嘯後的贏家與輸家

2010-01-07

新金融風暴正在醞釀中—— 下一個經濟風暴中心在歐洲

2010-02-04

杜拜神話破滅

200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