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貨幣戰爭開啟財富消長關鍵時刻

貨幣戰爭開啟財富消長關鍵時刻
北京政府緊縮貨幣政策奏效,反使中國成為今年新興市場股市中漲勢最落後的,落後補漲可期。

謝富旭

國際瞭望

攝影/劉咸昌

721期

2010-10-14 11:33

「貨幣戰爭」不只是國家大事,更是攸關你荷包的個人大事。雖然我們對先進國家大印鈔票執行「量化寬鬆」政策行徑莫可奈何,更對匯率升、貶毫無置喙餘地,不過,了解「貨幣戰爭」的本質,以及制定正確的資產配置戰略,無疑地是個人進行資產保衛戰的最佳武裝。

這是一場誰都無法置身事外的「貨幣戰爭」!不管你是窮還是富?資產多還是少?也不管你願不願意,所有的人都會被捲進這場國際貨幣的「是非」之中!

在這場「貨幣戰爭」中,央行總裁彭淮南最擔心的是新台幣如果阻升失敗,可能造成國際熱錢在台灣興風作浪。電子業大老闆則憂慮,新台幣劇升可能產生的競爭力流失與匯損問題。而一般老百姓更擔心,自己的血汗錢會不會無端捲入這場貨幣紛爭,而莫名其妙地蒸發。

 

鈔票

▲點選圖片放大

 

窮人將是貨幣戰爭的最大輸家


受到美國聯準會祭出量化寬鬆政策影響,美、歐、日等先進國家的經濟,「病況」雖略見起色,但臉色還依舊慘白;不過,作為經濟櫥窗的股票市場卻紅光滿面。摩根士丹利世界股票指數過去三個月勁揚一四%,更較金融海嘯以來的最低點強彈達七六%。而經濟基本面更好的摩根士丹利新興市場指數,距金融海嘯以來的最低點則已大漲一四○%,離金融海嘯前的最高點僅差不到二○%的距離。

股市牛氣沖天,原物料市場投機風正熾,小麥、玉米、棉花等農產品價格迭創金融海嘯以來的新高。原油也突破每桶八十美元大關,漲勢開始蠢動。

專門為金融機構法人,講授總體經濟與投資課程的金融研訓院名師齊克用分析,先進國家的量化寬鬆造成國際熱錢四處流竄,股市、商品市場與基本面脫鉤,強彈大漲下形成所謂的資金行情。而第一波全球資金行情的最大受害者,是身無恆產的窮苦階級,因為,萬物皆漲、唯有薪資不漲,是全球普遍現象。

但更須密切注意的是,這波資金行情如果「失控」,吹起商品市場的泡沫而引燃通膨,逼迫央行調升利率而戳破泡沫,屆時,遭殃的則是大部分人。

 

聰明配置外幣  規避匯率風險


如果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是歐、美、日先進經濟體為提振經濟,不惜大印鈔票營造金融市場資金行情,暫時犧牲無資產階級利益的「第一輪」貨幣戰爭,那麼,市場擔心「第二輪」貨幣戰爭也已經同時啟動:先進國家對新興市場國家施壓,要求其貨幣升值,以改善出口競爭力。

花旗投顧研究部副總裁王進彰提醒投資人,別被誇大的情緒性字眼嚇到而自亂陣腳。他分析,美元貶值對美國經濟的確有好處,但絕非拯救該國經濟的最重要處方。美國要求人民幣或其他新興國家貨幣升值,主要是反映該國貿易逆差實況,貿易逆差國的貨幣貶值,本來就是經濟學上合理的現象。

王進彰指出,美元自二○○○年以來已經貶值了四○%,儘管未來持續走弱的可能性仍有,但大幅貶值的機率不高。他建議,台灣投資人持有的貨幣,頂多拿出三○%作外幣配置,這當中美元與歐元各半,就可達到匯率風險規避效果。積極型的投資人,則可在三○%的外幣資產中,除美元及歐元外再增加澳幣定存即可。

曾經擔任花旗與台新銀行副總,近年來擔任中國數家銀行顧問的祺縉國際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陳志彥指出,中國出口產業的平均利潤率太薄,根本無法承受人民幣大幅升值。他說,北京政府金融機構曾對沿海省分的出口產業作過「壓力測試」,結果顯示,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升值超過一○%,中國出口產業將掀起倒閉潮。因此他認為,歐、美政府認為人民幣低估四○%甚至是五○%,而要求人民幣進行同樣比率的升值根本是辦不到的,「在未來幾年,人民幣頂多升值五%至一○%,一○%可能是中國政府的底線!」他如是說。

雖然全球貨幣戰爭似乎一觸即發,但事實上,會因此導致新興市場貨幣大幅升值,或美元貶值失控的機率卻很低。不過,王進彰認為,國際間一股「借便宜的美元,投資資產價格看漲的新興市場,尤其是新興亞洲市場」的趨勢已經形成。他建議,投資人進行全球性資產配置要以「鐵三角」作為基本架構,即中國大型股、美國藍籌股以及新興市場政府公債,三者都不可或缺。

世新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梁彥平進一步指出,在先進國家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以及美元趨貶的雙重加持下,資金行情形塑的全球股、債與商品市場多頭行情已經成形,短期間恐難逆轉。

但短期間難以逆轉,並不代表長期不會逆轉!梁彥平指出,原物料市場是最重要的觀察指標。她認為,若原物料如穀物、金屬、原油價格漲勢一發不可收拾,紛紛突破金融海嘯前所創的高點,就是危險警訊。

其次,則是主要國家的通膨數據。如果美國通膨率高於三%,歐洲通膨率高於二.五%,逼近兩地央行所能忍受的數字上限,而引起美、歐升息,全球熱錢也可能被迫班師回朝而產生大轉向,屆時,最好把資金大舉撤出市場落袋為安。

不過,在此之前,她建議積極型的投資人,如以一年投資為期限,可布局六成資產在新興亞洲市場股票型基金、二成放在原物料基金、一成放在黃金,其餘一成放在亞洲貨幣如新加坡元或港元為主的外幣存款。

 

貨幣

 

貨幣

 

貨幣

 

落後補漲  布局中、俄股市


梁彥平提醒,未來最可能泡沫化的市場在於亞洲及原物料,所以泡沫破滅前,這兩個市場的投資報酬率,可以高度期待,但投資這種市場就得保持高度警覺。

瑞士銀行(UBS)私人銀行執行副總裁謝淑琴則分析,新興市場雖然是全球資金的熱點所在,但部分市場不管股市或匯率漲幅已過大,現在介入風險太高,不如退而求其次,尋找股市與匯率漲幅相對落後,但經濟基本面卻不差的標的。

她認為,中國股市今年迄今漲幅還呈負數,人民幣兌美元僅小升二%,另外,俄羅斯股市今年迄今漲幅也在個位數,盧布兌美元則呈平盤,兩國經濟的基本面,其實比大多數新興市場強勁,是未來一年值得布局的標的。

因此,謝淑琴建議積極型的投資人,可配置四○%的可投資資金,在中國及俄羅斯股票型基金,然後以二○%放在全球型新興市場股票基金,再以一○%投資在美國藍籌股或其公司債,另外三○%則投資新興市場債券型基金。

保守型投資人則應以固定收益為主體,但不建議買太多先進國家政府債,因為高點已過,投資報酬率太低。建議可部署四○%在新興市場政府公債基金、二○%在全球債券型基金,其餘四○%放在股票資產,而在這四○%股市資產中,新興市場與美國藍籌股各半。

陳志彥則主張,這場「貨幣戰爭」,國際間若能協調好,彼此達到默契,大家都是贏家。反之,如果溝通不良,演變成國際情勢緊張,則大家都會是輸家。

他認為,最好的狀況是未來人民幣緩升五%至一○%,出口業者既能忍受,同時也能提升中國消費者的購買力,成為產業轉型的助力;而美國也因美元貶值,提升出口競爭力與企業獲利。這讓他認為應該逆向思考:這次所謂的貨幣戰爭最後最大的得利者可能就是中、美兩國。

 

華爾街

美元適度貶值,對該國經濟與企業獲利是好事,因此對美股不宜看得太空。(攝影/陳永錚)

 

未來一年配置仍應以中、美股市為主


因此,陳志彥建議未來一年資產配置應以中、美股市為主體,中國大型股基金或台灣中概股,應拉高至可投資資產比重的四○%,三○%則投資美國大型股基金,二○%投資原物料基金,一○%則放在黃金。

花旗投顧副總裁王進彰也說,若因美元貶值,連帶看貶美國企業是不智的。他指出,在美國經濟疲弱的狀況下,仍有許多美國企業的股價與獲利,創下金融海嘯前的新高或逼近當時高點,如蘋果、麥當勞、嬌生及開拓重工等。

王進彰提供另一個思考角度,「如果新興市場真的那麼好,為什麼股神巴菲特仍把八成以上的資產,放在美國幾支大型股?」

至於保守型投資人,陳志彥建議,可把三○%可投資資金放在全球型債券基金、一五%放在中國大型股基金、一五%放在台股、二○%放在美股、一五%放在原物料基金、五%則停泊在黃金。

每個人依其資產規模與風險承受度有別,資產配置應該尋求專業人士諮商,訂定最適合自己的資產配置戰略。「只要資產配置大戰略做對了,就可避免在財富管理上鑄下大錯!」謝淑琴強調。

延伸閱讀

投資長獻策 基金理財三招必懂

2015-12-24

關鍵六問 資產配置不吃虧

2014-10-02

強勢美元來了

2014-10-02

第二季海外資產配置攻略

2012-04-05

二○一八資產配置 股債攻防策略教戰

2017-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