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經濟「不平衡」仍將持續數年

全球經濟「不平衡」仍將持續數年

莊芳

國際瞭望

攝影/陳俊銘

729期

2010-12-09 16:50

有危機經濟學家、新末日博士之稱的魯比尼,十二月一日應《今周刊》之邀首次來台發表演講,全場座無虛席。他認為,未來全球經濟的「不平衡」狀態仍將持續好幾年,而各國政策與政治因素,將是造成市場波動與風險的重要因素。

十二月一日,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知名危機經濟學家魯比尼(Nouriel Roubini)從歐洲、亞洲各國緊湊的「巡迴行程」之中,特別應《今周刊》之邀飛往台灣停留,發表他對全球經濟趨勢的預言。

為一睹大師丰采,現場吸引近三千人全程聆聽。參與論壇的嘉賓,除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外,副總統蕭萬長也特地前來致詞。而這場由《今周刊》、台灣金控、中華開發金控主辦,台灣銀行、大華證券協辦,以及媚登?集團、長春藤預防醫學健康管理、台灣房屋、六福皇宮共同贊助的盛會,在三小時內圓滿落幕。

 

副總統

魯比尼(右四)首次來台演說,吸引副總統(右三)等嘉賓一同參與盛會。(攝影/劉咸昌)


未來全球成長動能在亞洲


魯比尼在演講開始時即指出,自從二○○八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後,各國祭出不同程度的量化寬鬆貨幣救市政策,阻止經濟像自由落體般地急速下墜,「因此,我們已從嚴重的金融風暴中漸漸脫身。」但他認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雖讓全球經濟止跌回穩,逐漸邁入復甦狀態,只不過,究竟會呈現疲軟的U形復甦?還是較具動能的V形復甦?甚至,有無可能走入二次衰退、再次觸底?都是投資人現時亟欲知道的問題。

「我認為不同經濟體,將呈現不同的復甦情況。」魯比尼說,成熟國家經濟體如美國、多數歐元國家及日本,將會呈現緩慢成長的U形復甦;新興市場國家如亞洲、拉美及中東,則是較為強勁力道的V形復甦。

他進一步解釋,造成U與V的差異原因,主要是由於成熟國家舉債過多導致。雖然過去二年積極實施去槓桿化,民間部門正在慢慢減少債務比重,但成熟國家的政府部門卻仍是不斷舉債,估計到了一五年,平均公共債務將占成熟國家GDP(國內生產毛額)一一○%。

危機爆發之時,人們收入減少,政府卻立即增加支出,負擔失業給付、減稅……等,來刺激景氣回升。此外,民間部門的債務也由政府來承擔,以「社會化」方式處理,無論是美國、英國、法國、愛爾蘭、冰島或是西班牙等國政府,都採取投入龐大金額的紓困方案,解救其金融系統免於崩壞。「這表示未來幾年,將歷經一場非常痛苦地、調整資產負債表的歷程。」

簡單地說,去槓桿化的工程尚未完成,由於成熟國家必須減少消費、增加儲蓄,因此,經濟增長力道勢必將疲軟一段時間,這是公私部門同步去槓桿化的必然結果,也是成熟經濟體須經歷較長時間的「U底」才能復甦的原因。

而大部分的新興國家,以亞洲為例,則會以V形走勢加速向上成長。魯比尼說,多數新興經濟體比起危機爆發之時,財政體質更為健全,達五%至八%的經濟成長率,但成熟國家卻只有二%到三%左右。

除此之外,部分新興經濟體常有經常帳盈餘、外匯存底,所以像是中國、台灣與其他亞洲國家,能夠在良好基本面支撐之下,快速走入復甦。

魯比尼表示,在未來可以看到,成熟與新興國家截然不同的表現。「全球的經濟成長,絕大部分會來自亞洲新興國家,而且影響力將愈漸升高。」他認為,不論是經濟實力或是政治勢力,已經從西方轉向東方,從歐美轉至亞洲,就連G20中的國家,其中也有一半是新興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將是未來全球成長的動力來源。」他更明確指出,像是中國、台灣、韓國、印度、印尼等國,表現將更加突出。

過去中國、台灣一直以出口導向為主,但這樣的經濟模式將在未來受到挑戰。由於美國必須減少消費與進口,藉以降低經常帳赤字,對於主攻出口型經濟體而言,一定大受影響。特別是中國儲蓄率高、消費支出卻很低,因此從出口轉為內需支撐的經濟結構,將是必然的趨勢。

魯比尼並提到,台灣無須太過擔心中國已是世界強權的事實,「這可能是危機,但也可以是轉機。」他說,與台灣相鄰的中國,有著十三億人口的龐大市場,消費支出金額依舊偏低,在中產階級持續增加的情況下,具有精良製造、生產技術的台灣,絕對會是受惠的經濟體之一。因此,他建議台灣,維持開放經濟、強化生產效率,將是邁向長期成長的必要途徑。

 

演講

為了掌握魯比尼最新觀點,演講會場擠進約3 千人,大師魅力可見一斑。(攝影/劉咸昌)


成熟國家二次衰退危機未解


過去數月來,歐洲債務問題頻傳,首先是希臘,再來是愛爾蘭,陸續需要接受紓困援助。雖然希臘僅占歐元區國家GDP的三%,但從今年春天開始,主權債務危機陸續蔓延到其他歐元區國家,接著影響美國與新興市場國家。就像新興市場從股市高峰下跌至今,已有二成跌幅。

 

魯比尼還說,成熟國家不僅將呈現疲軟成長,包含美國、部分歐元區國家以及日本,還有機會出現二次衰退。他以美國為例,由於聯準會進行二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2),降低發生二次衰退與通縮的危機,但整體市場仍顯疲弱,失業率達一○%、房市又無明顯好轉,「幾乎可說是沒有復甦過一樣。」而歐元區中的希臘、西班牙、愛爾蘭與葡萄牙等國,則因債務問題,中長期可能陷入經濟停滯不成長的情況。

 

至於日本,近年已經被中國迎頭趕上,從全球第二落到全球第三大經濟體。日本的經濟成長率長期偏低,人口老化情況愈漸嚴重,其醫療與保險支出更加擴大政府財政赤字,目前日本國內負債占GDP比重已達二○○%。魯比尼表示,日本之所以落入此種窘境,正是政府始終未採取「大刀闊斧的改革」,使得經濟持續陷入通貨緊縮、成長力道疲弱不已。
 

中國經濟過熱  引通膨疑慮

 

除了部分成熟國家可能走入二次衰退危機,超越了日本的中國,也因經濟成長過快,為其帶來通膨壓力的風險。主要原因是糧食價格升高,以及先前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導致信用擴張、市場趨向過熱,使得房地產市場出現了泡沫化跡象。

 

雖然現在中國開始採取緊縮政策,但能否以「軟著陸」的姿態安全幫助經濟降溫,將是未來觀察重點。因為,根據過去經驗,每當中國開始緊縮銀根,都會造成股市崩盤。

 

近期美國採取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在他看來,此一政策對於美國的經濟助益始終有限,因為美國經濟的問題並非只是缺乏流動性,更必須有效帶動消費市場的力量。

 

但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卻讓許多資金流竄到新興市場,造成這些國家央行貨幣管制難題。

 

資金流入新興市場、推升股市與資產價格,看來確實有其好處。但魯比尼強調,假使央行什麼都不做,讓貨幣自然升值,尤以亞洲出口國家,將會受到負面影響,競爭力也隨之降低。因此,許多國家透過干預匯市、調整外匯存底來阻止貨幣快速升值。像是台灣、巴西、泰國、韓國等國都採取資本管制,控制熱錢流入,不過即使如此,仍然難擋資金長期流入的趨勢,貨幣升值的壓力依舊存在。

 

從現今不平衡的全球復甦情況,再次邁向平衡、共同成長的經濟體,魯比尼坦言,恐怕得花好幾年時間才能達成。

 

尤其是政治、政策與法規的不確定性,在未來仍然會使得風險與波動持續升高,進而影響金融市場表現。所以,各國政府必須擁有良好的財務狀況、健全的金融機構及銀行體系;產業則必須具備創新能力、提高產品競爭力。

 

雖然他預期,世界各地仍然難免有些危機爆發,但像台灣具有強健的經濟體質,雖屬易受危機波及的開放型經濟體,但總能在風暴中快速突圍,繼續維持良好的經濟成長。

 

魯比尼 (Dr. Nouriel Roubini)
出生:1959年,生於土耳其
現職:魯比尼全球經濟研究機構創辦人兼董事長、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學歷: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義大利博克尼大學經濟學學士
經歷:白宮經濟諮詢委員會資深經濟學家、美國財政部國際事務副部長資深顧問

延伸閱讀

魯比尼:量化寬鬆有「成癮」危險

2010-11-11

魯比尼:美國失業率改善前 不該對景氣樂觀

2010-11-04

尋找危機時代的投資新機會

2010-08-26

新興亞洲滿堂彩最擔心歐元區

2010-06-03

新金融風暴正在醞釀中—— 下一個經濟風暴中心在歐洲

201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