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徹底診斷 為歐債危機的未來把脈

徹底診斷   為歐債危機的未來把脈
國家形同破產,但希臘民眾似乎還不能接受福利被迫縮減的現實。

乾隆來

國際瞭望

Top Photo

761期

2011-07-21 14:28

七百年前「黑死病」橫掃歐洲,奪走二五○○萬人性命;七百年後,瘟疫以金融危機方式出現,歐豬五國龐大的失業人潮,將是瞬間爆發的政治火藥庫,長期的問題,恐怕沒那麼快解決。

西元一三四七年十月,歐洲爆發黑死病瘟疫,患者皮膚出現黑斑,全身高燒不退,痛苦不已的患者陷入精神錯亂,並且通常在發病四十八小時之內死亡,幾乎沒有治癒的可能。黑死病從西西里島往北傳遞,很快傳遍義大利、法國、西班牙、英格蘭,然後到了乾冷的德國、瑞典,最後連俄羅斯也淪陷,所有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都成了廢墟。
 

享樂多年、長期透支金融體系瀕臨崩潰


七百年前的那場大瘟疫,估計奪走了歐洲三分之一、約二五○○萬人的性命,更徹底改變了人類社會的結構。

在政治上,黑死病動搖了當時羅馬天主教教皇的統治地位,替民族國家打了底;在社會結構上,邊緣的族群猶太人、外國人、乞丐與痲瘋病人慘遭打入社會底層,幾百年無法翻身;在民族性格上,形塑了歐洲人「今朝有酒今朝醉」、「活在當下」的人生觀。黑死病瘟疫肆虐前後長達一百年,在揮之不去的末世降臨憂鬱氣氛中,人們束手無策,越來越迷信,只能將一切歸咎於上帝對人類的懲罰。

目前正在歐洲延燒的國家債務危機,讓人不禁想起七百年前那場悲劇,如今人類的醫學知識突飛猛進,但是,瘟疫卻以金融危機的形態,從西方文明的發源地希臘,一路向西、向北蔓延,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西北方的愛爾蘭,逐一爆發債務違約破產危機,每人背負的債務是三輩子也無法償還;希臘每六人就有一人失業、西班牙每五人就有一人失業,人民連收入都沒有了,更不必奢望國家償債。國家債信被打入垃圾等級,金融體系瀕臨崩潰。

金融黑死病沒有國界,也像瘟疫那樣無孔不入,已經享樂多年,長期透支、背負巨額債務的歐洲人,再度步上祖先的後塵,面對上帝無情的懲罰。

歐盟國家的政治領袖,正以十萬火急的速度設法防堵倒債危機的蔓延,醞釀當中的新世紀「金融黑死病」,會不會像十四世紀那樣,四處蔓延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在每天紛雜、數以千計的報導中,遠在台灣的我們,有沒有辦法簡明扼要的掌握到歐債危機後續的發展?
 

觀察歐債危機的三層指標


對於歐債危機的後續發展,筆者建議《今周刊》的讀者,以簡馭繁,抓住三個層面的指標來觀察。

第一層是「立即而明顯的危機」,焦點在歐洲領袖能否形成處理希臘債券的模式?第二層是「銀行體系的安全」,焦點在有如赤壁連環船般環環相扣的金融體系是否失控?第三層則是最無法控制的「政治問題」,歐洲各國在明後年都將舉行大選,民粹主義勢必抬頭,政治風暴如果來襲,後果難以想像。

至今,歐盟所有的力量,仍然投注在「死守希臘」這條防線上。截至目前,歐豬五國的國債總額合計超過四兆美元,至今發生問題、率先被打入垃圾等級的希臘國債,剛好占其中的十分之一。希臘是歐盟救火大隊全力防堵的標的,必須守住這十分之一的債務,火勢才能夠控制。

希臘國債形同倒債已經是眾人皆知的事實,《歐洲金融評論》雜誌資深記者沃夫,在他的專論中這樣寫著:「殭屍化妝得再漂亮,也還是殭屍!」但是,七月四日出刊的第七五八期《今周刊》則指出,布雷迪債券(Brady Bond)的模式,可以為希臘債券違約找到一條死裡逃生的道路。

 

歐盟理事會主席范弘畢

由歐盟理事會主席范弘畢(右)召開的緊急財長高峰會,是歐債危機能否暫時緩解的關鍵。(圖/Top Photo)

 

義大利債務

 

歐洲債務

 

德國態度攸關希臘脫困與否


德國前央行總裁韋伯(Axel Weber)也認同這樣的解法,他說,希臘債務問題必須以三十年的期間來解決,無法用三至五年的短期方案,最終的解決方案,只有違約、折讓、或由歐盟出面擔保。

韋伯認為,在三種方案當中,希臘違約的成本太高,而且可能引爆更廣的金融動盪,如果能獲得歐盟的擔保,或許有助於說服民間債權人延展債務。韋伯所說的「獲得歐盟擔保」就是布雷迪債券模式,希臘債權人將公債轉換為歐盟所屬的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提供保證的特別債,雖然是「零利率」,但是卻可以保本。

然而,希臘總理巴本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雖然已經玩完所有籌碼,卻擺出「死豬不怕滾水燙」的嘴臉,對於「布雷迪方案」仍然在玩「梭哈」,希臘政府希望續做的新債券利率越低越好,還希望壓低法國提案的五%至八%,減少希臘的負擔;並且,巴本德里歐還有最後殺招──希臘公投退出歐元,如十九世紀那樣索性倒債重來。當然,希臘退出歐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卻仍然可以在談判中多要一點籌碼。

七月二十一日周四,歐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緊急召開財政部長高峰會,歐盟理事會主席范弘畢(Herman Van Rompuy)安排討論對希臘「第二波的救援」,也就是在已經提供希臘一一○○億歐元的緊急救助之後,再加碼提供可能的布雷迪債券援助。但是,德國這次堅持新的救援方案「必須民間債權人自願性的參與」,也就是說,救援的責任不能夠全靠政府,所有銀行、壽險公司都要分擔責任,這是德國基於政治正確的堅持,歐盟的財政部長在這次會議能否形成決議,將是「死守希臘」策略是否奏效的指標。

 

當然,「布雷迪方案」既然用了歐盟的信用替希臘國債做擔保,也就等同於歐洲所有的納稅人,不論是德國、法國、義大利、芬蘭或是愛沙尼亞的國民,人人都得分擔希臘的債務,後續必然會有複雜的民族與政治副作用產生。

 

台灣的投資人大多以歐洲股市的漲跌,來觀察這場「金融黑死病」的惡化程度,不過,歐洲股市的差異性仍大,真正歐債危機的「先行指標」,是歐豬五國的公債利率走勢,以及歐洲銀行股指數。

 

歐洲五國

▲點擊圖片放大

 

歐洲五國

 

銀行股與義、西國債利率可見端倪

 

在歐豬五國中,希臘已經被市場打入違約等級,葡萄牙與愛爾蘭則是垃圾等級,這三個國家的十年期公債利率,都在一二%以上,無可避免的必須進行重組、打折。這三個國家的國債走勢圖參考性已降低;相對上,義大利與西班牙的公債利率漲跌,反而能比較敏感反映歐洲金融市場的氣氛。

 

七月分,西班牙與義大利的公債利率,都在評等公司調降信用等級的衝擊下大漲,飆升幅度都逼近一個百分點,未來幾周是否能夠回跌,是「金融黑死病」能否獲得控制的最佳指標。

 

必須提醒的是,一旦局勢惡化,讓義大利與西班牙的公債利率升抵七%,背負二兆四○○○億美元公債的義大利,以及八五○○億美元的西班牙,將陷入無法在市場籌資的惡性循環,七%的「馬其諾防線」不能破,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此外,法國的三家龍頭銀行最近股價紛紛重挫,巴黎銀行股價跌掉一五%,興業銀行與農業信貸銀行暴跌三成,義大利的大型銀行UniCredit則從兩年前就一路走空,至今已經跌掉五○%的總市值。銀行股是金融危機的先行指標,專業的投資人可以觀察這幾家銀行的後續走勢;如果要節省時間,也可直接進入英國《金融時報》的網站,觀察義大利FTSE歐洲銀行股指數的走勢。FTSE歐洲銀行股價指數從四月底至今已經跌掉二○%,是否能夠守住過去兩年來的支撐,也是金融安全的重要先行指標。

 

公債

 

西班牙

 

歐洲銀行

 

法國與德國

法國與德國目前仍是防堵歐債危機的核心,但面對國內局勢,雙方領袖也有各自的盤算與態度。(圖/Top Photo)

 

民粹主義抬頭政治是最大的變數

 

金融危機伴隨著政治動盪,是無可避免的孿生兄弟。第一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導因於國家經濟崩潰,民粹主義抬頭的結果。

 

過去一年的歐債危機中,愛爾蘭共和黨政府在今年二月倒台,葡萄牙也在六月底變天,這兩個國家的總理任期都還未滿,就被迫解散國會重新大選。愛爾蘭共和黨在過去七十九年中,曾經持續執政六十一年,但是二月的選舉卻只得到一五%的選票,徹底被人民掃入歷史垃圾堆;葡萄牙新執政的社會民主黨黨魁庫艾留今年只有四十七歲,五年前還是政治門外漢。

 

問題是,愛爾蘭與葡萄牙新政府,都沒能取得過半席次,只好以聯合政府的形態執政。新政府無預算、還須執行前任留下來嚴苛的公務員裁員、退休金縮水方案。七月中旬,愛爾蘭公債被穆迪公司打為垃圾債券,讓新政府顏面無光,到底能夠執政多久,仍在未定之天。

 

接下來西班牙要在二○一二年三月舉行國會大選,現任首相薩帕特羅(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已經宣布不競選連任,法國總統薩科奇(Nicolas Sarkozy)則將在一二年四月爭取連任,一三年五月有義大利大選,醜聞纏身的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已經不可能連任,但是能否撐到一三年,還有變數;作為歐盟最後堡壘的德國,則在一三年五月改選,在此之前,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必須戰戰兢兢,每次出手救援歐豬五國,都必須先確保德國人民的利益。

 

在失業率高漲、經濟衰退的大環境下,所有國家無可避免地都會出現保護主義、民粹抬頭的政策。去年八月,法國強力驅逐吉普賽游民,就讓人想起十四世紀黑死病肆虐,歐洲人無情地打擊猶太人、外邦人與乞丐的那段歷史;今年三月,英國宣布縮減移民配額,從目前每年二十萬人,一口氣凍結到只剩數千人。即使是北歐的丹麥,也重啟對德國與瑞典的邊防,過濾入境的訪客與移民。

 

歐洲的政治局勢相當詭譎,短期內,德國與法國作為核心,連手英國,設法堵住歐豬五國的「金融黑死病」蔓延,架構仍然穩定。如果規畫中的「布雷迪方案」得以通過,以歐盟的信用來轉移希臘等國倒債的風險,應該可以讓歐洲稍微喘口氣。然而,歐豬五國龐大的失業人潮,將是瞬間爆發的政治火藥庫,明後年的歐洲大選將陷入強大的民粹壓力,希臘街頭的暴民,只是歐洲全面政治動盪的序曲!

 

債務

▲點擊圖片放大

 

■新聞辭典
法國提案解決希臘違約的「布雷迪方案」:建議希臘債券到期後
1.50%之到期資金續買入新發行的30年期希臘政府公債,利率暫定5.5%,並視希臘經濟情勢酌予提高,但不逾8%。
2.20%之到期資金投入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所發行之零息債券(30年期)。
3.剩餘30%之到期資金則由債券持有者收回(認賠)。

延伸閱讀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黑天鵝盤旋歐洲上空—— 面對希臘變天+歐洲QE的撞擊

2015-01-29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2013-07-17

希臘危機解除了嗎?

2013-07-17

義大利「七%危機」啟示錄

2011-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