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元存亡殊死戰

歐元存亡殊死戰
「與那群人相比,我寧可關心非洲國家的孩子。」IMF總裁拉加德對希臘人的評語,也正反映此刻世人對這個國家的觀感。

乾隆來

國際瞭望

Top Photo

806期

2012-05-31 11:32

歐洲不斷面臨生死存亡關頭,到六月十七日希臘國會大選之前,包括愛爾蘭公投、法國國會大選在內的三次政治考驗,將是歐元區無法避免的關卡,也會是未來幾個禮拜揮之不去的夢魘。

歐債危機爆發後,希臘淪為危害全球金融安定的惡棍,希臘的民主選舉淪為失業民眾對歐盟國家的勒索,國際媒體不斷以「全面貪腐的政府」、「無止境的暴民抗爭」、「毫不羞恥的集體逃稅」,乃至「製造全球混亂的流氓」等評語形容希臘。

 

企圖逃避債務  希臘淪為國際惡棍


厭惡希臘的情緒,已經升高到歷史高點,IMF(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五月二十五日接受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專訪,根本不想掩飾她對希臘的厭惡,拉加德說:「與那些希臘窮人相比,我寧願去關懷非洲國家失去教育機會的小孩!」

拉加德罕見地直言不諱說:「你知道嗎,當大家提到希臘的時候,我總是想到那些逃稅的人,想到希臘失敗的政府。」當《衛報》的記者問她,是不是覺得希臘還在過好日子,而現在該是還債的時候了?拉加德回答:「是的!」

悲哀的是,至少六月十七日前,不論贊成或者反對希臘退出歐元區,大家還是得緊盯歐洲瞬間變化的情勢,設法避免自己的財產再次淪為金融海嘯的波臣。

的確,在六月十七日希臘第二次國會選舉之前,還有許多變數必須掌握。

首先愛爾蘭在五月三十一日舉行的全國公民投票,公投的議題是三月二日簽署的《歐洲財政公約》,《歐洲財政公約》旨在對歐盟成員國施行更嚴格的財政紀律,若否決,意味愛爾蘭將失去向歐洲穩定機制貸款的資格。議案只有「贊成」或「反對」兩個選項。

 

付諸全民公投  愛爾蘭將對撙節方案重新投票


愛爾蘭是僅次於希臘,歐洲第二個接受緊急援助基金的國家,不過,愛爾蘭貫徹撙節方案的成績遠勝希臘。愛爾蘭去年獲得歐盟高達八五○億歐元的緊急援助金後,宣布有史以來最嚴厲的財政緊縮措施,其中也包括大幅刪減政府支出、調降公務人員薪資等,使得愛爾蘭同樣出現類似希臘的失業潮與反政府情緒。

因此,愛爾蘭五月三十一日的公投,就被操作成了對撙節方案的信任投票,例如反對黨新芬黨的訴求,就是「撙節無效,公投選『反對』」。

根據愛爾蘭《獨立報》在五月十七日所做的民調,贊成的民眾有三七%,反對者有二四%,另外有三五%的選民尚未決定或不投票,愛爾蘭的公投仍存在一定的變數。

歐洲如果能順利度過愛爾蘭公投的關卡,下一關則在六月十日舉行第一輪、十七日舉行第二輪的法國國會大選。

法國國會選舉的兩輪制設計,第一輪是得票率超過一二.五%的候選人,可以進入一周後的第二輪投票。歐蘭德雖然在總統大選中獲勝,但是他所屬的左派政黨社會黨在五七七席的國會席次中,上一屆只拿下一八六席次;而前總統薩科奇所屬的右派政黨人民運動聯盟則掌握了三一三席,遠遠超過二八九席的過半門檻。

因此,歐蘭德與他的社會黨黨魁馬汀奧莉(Martine Aubry)必須設法爭取過半席次,以避免歐蘭德成為跛腳總統。

至於希臘,左右派各政黨也正極力爭取選票。三十七歲的極左派SYRIZA黨魁齊普拉斯(AlexiaTsipras)最近大幅修正主張,他不斷強調「希臘必須留在歐元區」,但是「撙節方案必須重新談判」;然而,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以及一票歐盟官員都不買單,他們強調是否續留歐元區由希臘人民決定,但撙節方案不可能重新談判。

 

希臘政府出手  主要銀行取得一八○億歐元


另外,右派新民主黨則打出希臘崩潰牌。被視為老派貪腐政客大本營的新民主黨,黨魁沙馬拉斯(Antonis Samaras)大聲疾呼,若希臘不遵守已簽訂的撙節方案,「破產情況將會失控,人民的生活水準,將會只剩下目前的四分之一!」

他甚至拿經濟崩潰的阿根廷做比較,「阿根廷在二○○一年破產,當年阿根廷還有充足的食物、大量的穀物與肉品可以外銷。如果我們不遵守既有的條約,希臘幣值大貶,負債一夕暴增數倍;我們沒有食物、沒有燃料、沒錢買機器設備,希臘將陷入長期黑暗。」

正如同《今周刊》前期所描述,六月十七日希臘國會選舉,選民只有「災難」或「貪腐」兩個惡劣的選項,這發生在民主發源地的希臘,特別令人感到悲哀。

不過,在惡劣的政治局勢下,歐盟卻悄悄加大維持金融安定的力量。熟悉金融市場運作的專業人士觀察,即使全球媒體每天報導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危機,但希臘卻沒有爆發嚴重的銀行擠兌潮,除了五月十四日那一周曾出現一天八億歐元的提領之外,希臘銀行相對平靜。

在媒體炒作下竟沒有觸發全面擠兌,不是希臘人太懶惰,連排隊領錢都不願意,而是希臘政府適時在五月最後一周,向四家龍頭銀行發出一八○億歐元(相當於新台幣七千二百億元)的巨額紓困金,其中五十億歐元由希臘政府自籌,另外一三○億歐元則是今年三月簽署撙節方案,獲得歐盟金援的緊急援助金。

 

過去幾年,希臘銀行藉著合併度過危機,整個金融體系已經剩下國民銀行與歐洲銀行兩大銀行體系,加上皮洛斯與阿爾發兩家規模相對較小的銀行。這次政府注資規模,已遠遠超過這四家銀行淨值,強化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也確保銀行繼續經營的能力。

 

法國

法國總統歐蘭德(左)與所屬政黨黨魁馬汀奧莉,能不能在六月國會大選中率領左派陣營取得多數席次,攸關未來法國對歐元問題的立場。

 

加速打銷壞帳  西班牙銀行打呆規模史無前例

 

另外,西班牙第四大銀行Bankia,五月二十五日獲得政府高達一九○億歐元(約合新台幣七千六百億元)的巨額注資,連同之前以可轉債形式挹注的四十五億歐元,西班牙政府總共向這家受房地產壞帳嚴重拖累的銀行,注入超過新台幣九千億元資金。政府注資之後持有Bankia九成以上股權,等同國有化。

 

在西班牙總理拉荷的命令下,受到房地產拖累的西班牙銀行,加速打銷壞帳的動作,今年二月已經決定認列五三八億歐元壞帳,五月再增加三百億歐元;也就是說西班牙銀行體系今年預計一口氣打掉八三八億歐元、折合新台幣超過三兆三千億元的不良資產。這個規模超過台灣所有銀行放款餘額總和,堪稱史無前例。

 

Bankia需要政府紓困的消息,從四月底就已經在歐洲金融市場流傳,也是五月歐債危機的地雷之一,在五月十八日甚至傳出 Bankia一天之內遭到擠兌九十八億歐元訊息,在獲得政府注資後,西班牙的金融市場將暫時鬆一口氣。

 

在希臘與西班牙銀行暫時止血的同時,一個由義大利總理蒙提(Mario Monti)主導的歐洲銀行穩定基金(European Rescue Fund)暗中啟動。

 

歐洲

 

義大利總理主導  「歐洲銀行穩定基金」啟動

 

根據本刊取得資訊顯示,蒙提與梅克爾、歐蘭德以及拉荷,將在六月十七日希臘選舉結果出爐之後,最短時間內在羅馬舉行四國高峰會議,主題就是釜底抽薪的歐洲銀行體系穩定方案。

 

研擬中的銀行穩定基金,將針對歐洲銀行開徵金融捐,以金融捐的收入成立一家存款保證公司,再由歐洲央行或者是歐洲穩定機制支持強化信用,目的是以歐盟國家加上體質健全銀行的集體力量,結合起來鞏固所有歐洲銀行的體質,特別是體質孱弱的西班牙、愛爾蘭、葡萄牙、希臘與義大利等歐豬國家的銀行。

 

風雨飄搖的歐洲,又一次面臨生死存亡的煎熬,到六月十七日希臘國會大選前,包括愛爾蘭公投、法國國會大選在內的三次政治考驗,仍干擾金融市場的安定,這些令人厭煩的「必要之惡」,令人惱怒的「希臘」,仍將是未來幾個禮拜揮之不去的夢魘。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希臘倒債效應 3套劇本衝擊全球

2015-07-02

希臘豪賭 將喚醒歐債危機怪獸?

2014-12-18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2013-07-17

「變形蟲」齊普拉斯的政治勒索

2012-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