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三大危機 預告日本模式不可行

三大危機  預告日本模式不可行
老化程度最嚴重的日本,已無法避免巨債留子孫,經濟前景仍堪慮。

楊政諭

國際瞭望

Top Photo

834期

2013-07-15 10:40

自歐債危機爆發以來,各國政府的財政赤字引發市場高度關注,台灣即使國家債務屢創新高,但政府官員仍在粉飾太平,不時拿日本債務更嚴重卻沒破產為例,來讓民眾安心;但日本的財政危機讓他們付出經濟停滯、政治不穩的代價,台灣還想複製日本之路?

日本正邁進第三個失落十年,經濟還找不到出路。但是,台灣卻將日本視為指路明燈,不怕危險地亦步亦趨跟著;其中,財政赤字問題就是一例。

台灣財政赤字嚴重嗎?認為情況還好的一派多半從日本找到佐證。從數字看,日本國債占GDP二三○%,遠比希臘一八○%高。然而,希臘發生了信貸危機,日本卻顯得風平浪靜。許多人想:「也許台灣也會像日本一樣,躲過厄運之神的襲擊!」

財政部長張盛和就曾表示,台灣沒有向外國借一毛錢,政府債務全部都是內債。就像與自己的兒子借貸,若付不出,兒子不會提兌,也不會拍賣房子。「政府絕對不會破產,請大家放心。」希臘是因為向外國人借錢,被迫限期還錢才有危機,台灣不會走進相同困境。

 

日本

 

日本

 

台灣

 

危機1  二○一九年瀕臨破產臨界點


更何況,台灣國家債務占GDP比率約四○%,遠低於同以內債為主的日本。反正這代舉債可以讓子孫還,子孫還不出來還可以繼續舉新債還舊債,就像日本一樣,不會發生太大問題。

然而,未來真能一帆風順?事實上,從各種跡象看,實在無法令人感到樂觀,原因是看似風平浪靜的日本經濟體,其實是接近沸騰的水煮青蛙,面臨崩潰破產邊緣。

根據日本總合研究所研究指出,若日本持續照現在的收入支出發展下去,到了二○一九年,光是債務利息一年就要付出二十四兆三千億日圓,已占歲收的一半。屆時,若日本發不出公務人員的薪水,人民不敢買政府公債,一夕之間日本就會破產。

危機近在眼前,日本終於正視赤字問題,開始一連串的開源和節流措施。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蔡增家指出,由於日本社會老年化,稅收來源減少,因此日本將矛頭指向消費稅。今年野田政府將消費稅從五%提高至八%,三年內更希望提高至一○%,是原來的兩倍。節流方面,日本政府在三一一地震後,各部會全面齊頭式削減一○%預算,讓各部會自己去想辦法縮減開支。

即使做了這些措施,效果還是很有限。日本租稅調查會審議報告,日本必須每年經濟成長三%以上,且消費稅要增加到一八%,才有可能在二十年內達到財政平衡;若經濟成長沒有三%以上,則消費稅要高達四○%,才有可能財政平衡。

 

危機2  加稅政策激化對立、壓抑消費


日本經濟疲軟多年,要年成長三%談何容易,尤其提高消費稅造成國內政治對立,光是六年來日本就換了六位首相,每年換首相讓政策無法延續,加劇人民對政府的信任危機。自民、民主黨政權都沒能凝聚國內向心力。

但這樣的增稅措施是雙面刃,日本國內消費需求會因加稅更形降低。而支出縮減措施帶來的衰退,也讓日本政府對經濟的影響力降低,蔡增家說,日本人自己都覺得「日本將退化成中型國家,不再是國際上所謂的大國了。」

就像癌症病人動刀,越接近末期副作用越大,效果卻越有限一樣。日本正陷入改革的痛苦深淵中,台灣難道也要像日本變成末期病患才來解決?

 

危機3  四大舉債有利條件開始惡化


日本之所以可以拖這麼久不像希臘陷入破產危機,原因主要有三點。首先,公債孳息趨近於零,償債成本低廉。其次,內債占九三%,在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比率最高。日本的償債資金主要來源是擁有約三兆美元資產、持有二○%政府債券全球最大的公有日本郵政銀行。最後,日本經濟依靠內債發行貨幣用於生產,使得供需平衡,物價穩定。

日本有利的舉債條件開始一一惡化,台灣也有類似情形。

一、人口老化,儲蓄率持續降低。
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今年十月的報告指出,日本雖然長期靠高額儲蓄和國內機構投資人買公債,才能一直以新債養舊債,但這樣的模式終究無法持續,日本家戶儲蓄率從十五年前的一○%降至現在約二%,人口老化限制公債的吸收能力。少子化的台灣是全球老化速度最快的國家,勞動人口依照經建會的推估,在二○一五年開始就會負成長,失去人口紅利的台灣,怎敢奢言子孫能夠續背債務。

二、貿易順差變逆差。
文化大學經濟系教授蔡宗羲指出,日本長年貿易順差累積高達一兆八千億美元的外匯存底,而且日本債信依然在高檔AAA級,才能夠做高舉債。但景氣差加上日本停用核電,進口能源大增,貿易收支呈現逆差已有半年之久;若貿易逆差維持太久,對於政府的財政將更加危險。

三、若低利率反轉,債務負擔將更難以承受。
政大財政系教授黃明聖認為,日本政府之所以能夠一直發債,是長期零利率讓發債成本極低,但只要利率一反轉,龐大的利息支出將會加速日本財政惡化。IMF更警告擁有大量日本政府債券的日本銀行業,因為他們公債占銀行資產比率五年內將成長三三%,使得日本銀行面對風險時非常脆弱。

 

四、本國吸納公債有限,終需外國資金。
蔡增家認為,因為○九年金融風暴,日本國內企業和銀行都不敢貿然投資,只好去買最安全的日本公債。但現在日本因為日圓升值,向外投資的意願提高,不一定會想要買日本政府發的公債;若需求消失,日本公債只好轉向賣給外國人,像中國就已經開始大舉收購日本公債。

 

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認為,日本遲早需要外資來填補財政虧空。一旦外資成為日債重要資金來源,日本公債就會從死火山變活火山。

 

貿易

 

看看日本  台灣不該覺得會比日本幸運

 

日本只用二十年,就讓國債從占GDP的七○%,跳升三倍至二三○%,讓日本每人平均負債七七一萬日圓,已經高於日本家戶平均年收入五三八萬日圓。

 

反觀台灣,若加總潛藏負債,債務已經高達GDP的一五○%,不可能有二十年時間讓我們揮霍。

 

「日本經濟規模比我們大得多,基礎比我們要好,我們只是淺碟型經濟。」蔡宗羲說。日本債務危機對台灣來說是殷鑑不遠,台灣經濟富裕與社會發展的程度都比日本低,若讓財政赤字不斷惡化,債務會越滾越大。在少子化速度全球最快的台灣,面臨的衝擊將比日本更大,未來政府對人民加稅、大刪社會保障、公共投資等必不可免,如此一來,人民生活將受到嚴重影響。

 

前財政部長李述德曾說「中華民國財政世界最好」,這樣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態,才是讓台灣步步走向破產危機的主因。 

延伸閱讀

洪秀柱沒搞懂 台灣會希臘化的真相

2015-07-16

民國120年

2011-11-10

台灣會是下一個義大利嗎?

2011-07-21

四大財政幻象拐走你的納稅錢

2012-12-13

日本拖不過第三個失落十年

2012-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