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看懂世界經濟的五個關鍵指標

看懂世界經濟的五個關鍵指標

莊芳

國際總經

攝影/陳俊銘

836期

2013-07-15 16:37

美國失業率、財政懸崖、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這些都是近年來國際社會持續關注的議題,也將是影響未來全球經濟的重要關鍵。在新的一年到來前夕,《今周刊》彙整出投資人不可不知的五項重大指標,幫助讀者釐清方向。

編按:全球經濟變動快速,各種消息不時充斥報章媒體,讓人常常分不清好壞。對於未來的市場走勢,或許沒人能說得絕對,但至少,可以藉由了解重要的指標與議題,更進一步學得經濟知識、掌握全球情勢。《今周刊》特別專訪曾任職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經濟學家華而誠,解說當下必懂、必知的經濟相關重要資訊。

 

指標一:美國財政緊縮程度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無論美國兩黨對於「財政懸崖」的協商結果如何,財政緊縮已難避免,究竟應該如何評估美國財政緊縮對於經濟成長的殺傷力?

華而誠答(以下簡稱答):財政懸崖包含加稅與減少政府支出等兩大項目,目前總規模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四%,而一般預測美國明年經濟成長率則為二%;簡單計算,若兩黨協商毫無結果,明年財政懸崖造成的財政緊縮達到GDP的四%,那麼,美國經濟成長率就會從正二%變成衰退二%。

從這樣的計算看來,如果財政緊縮的規模能控制在GDP的二%以內,就不必太過擔心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尤其,別忘了美國雖然在財政政策上必須緊縮,但聯準會主導的貨幣政策卻正以極度寬鬆的手段在刺激景氣,聯準會的動作,等於是對財政緊縮政策提供了緩衝效果。

因此,如果你看到美國政府對財政懸崖的協商結果是「財政緊縮規模不到GDP的二%」,那麼,應該就不必對美國經濟太過悲觀。

問:各界都在關注美國失業率的變化,藉以衡量經濟復甦情況;但美國失業率究竟改善到什麼程度,才算是好消息?

 

指標二:美國失業率改善情況


答:就過去的觀察,美國聯準會在失業率六%以下,一定會採取加息政策,避免通貨膨脹壓力上升。而聯準會日前也提出必須達到充分就業,至少失業率降至六.五%,才考慮升息。

一般人看來,六%左右失業率似乎仍不低,怎麼算是充分就業呢?這要從就業市場的特性來解釋,主因是美國就業市場本身流動性很高,就業彈性也高,經濟學上稱為「摩擦性失業」,因為轉換工作、找尋雇員而產生的短期現象,並非完全沒有工作機會存在的長期性失業。

至於同樣身為成熟市場的歐洲國家,平均約一○%以上的失業率,西班牙甚至達到二五%,則因其勞工市場流動性偏低。歐洲國家的法律制定,對於勞工特別保護,從企業角度來看可稱作「請人容易送人難」的情形,因此企業雇人必須非常小心謹慎,「不敢」隨意聘請員工。

而台灣屬於發展中的國家,通常來說,發展中的經濟體工作機會較多、經濟成長率較高,所以失業率自然不若成熟市場嚴重。

 

指標三:QE熱錢效應


問:美國聯準會日前再次加碼提出量化寬鬆政策(簡稱QE),對全球經濟有何影響?

 

答:首先我想強調一點,許多人稱QE製造大量流動性,使得熱錢流入亞洲部分國家,推升股匯雙漲,這並不是實際情況。假使美國真有大量金錢流入市場,那麼自己的經濟早該好轉。

現在的問題在於,當地銀行對於放貸標準仍然保守,就連聯準會主席柏南克也說抵押貸款放款標準「過於嚴格」,阻礙經濟復甦;而消費者受到先前的金融風暴影響,則嘗試儲蓄、還債的生活。換句話說,這些資金還留在銀行裡,沒有流入市場。

而現在投資人所看到的股市、部分債市高漲,說穿了就是因美元貶值、減持美元資產後,為了找尋較高收益,才出現的「資金潮」。這麼一來,弱勢美元衝擊其他國家貨幣面臨升值壓力,直接影響國家出口產業,對於發展中國家而言,難以抵擋,只好採取各種資本管制;或者,加入印鈔競賽,不讓本國貨幣升值,但將遭遇物價上漲引起的通膨壓力,形成資產泡沫。

所以,QE或許有助於推升資產價格,但更該關心的是,是否造成全球進入新一輪的貨幣戰爭,各國貨幣在競貶的過程中,造成資產價格更趨泡沫化的結果。

 

指標四:中國PMI指數


問:先前有研究機構藉PMI(採購經理人指數)創新高,來衡量中國股市有落底跡象,這項指標準確性高嗎?

 

答:經濟有三大部門:農業、服務業與製造業,其中農業在相對落後國家的指標意義較高,而服務業的波動較小。唯一短期波動較明顯的就是製造業,因此經常成為用來衡量經濟活動的指標。

但說穿了,這也只是眾多參考指標之一,反映短期製造業的表現而已,不見得是領先指標。想要評量股市表現好壞,追根究柢仍要看上市公司的獲利情況。可是看中國A股前三季表現,光是十六家銀行獲利就占全部二千多家上市公司逾五成,顯然除銀行業以外的上市公司獲利並不佳,股市自然好不到哪裡去。

在中國市場方面,另一個可參考的指標則是經濟成長率。以前總有人說股市是經濟的先行指標,我並不認為符合每個國家情況,但在過去幾年,中國股市和GDP成長率走勢就頗為吻合。中國經濟成長從○九年第一季度六.二%起爬升,一直達到一○年第一季約一二%以後又開始走下坡,和中國上證指數走勢頗為相近。


今年以來經濟成長率和股市皆一路往下,反映出經濟現況很差,未來能否扭轉情勢向上發展沒人說得準。不過,股市已經跌至二千一百點左右水準,我想下行風險降低很多,現在進行投資,賠錢的機率也減少很多。

 

指標五:歐豬國家公債殖利率

 

問:歐洲國家政府十年期公債殖利率的警戒點在哪裡?原因為何?

 

答:六%到七%之間。上次愛爾蘭、葡萄牙出現危機時,正是債券殖利率達到七%之時,四處借不到錢,只好向IMF求助。

 

為何是六%到七%呢?這得從一個國家的償債能力開始說起。簡單來說,經濟成長率代表一個國家賺錢的速度,通貨膨脹率可看成是「債務貶值」的速度,如果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率是二%,通貨膨脹率是三%,那麼,公債殖利率(國家向外借錢所須付的利息利率)必須控制在五%以下,理論上才能「還得出錢」。

 

以當年的愛爾蘭、葡萄牙來說,經濟成長率不到二%,再加上通貨膨脹率約三%,卻有七%的十年公債殖利率,根本無法負擔、還不出錢。所以,經濟成長率加上通膨率合計不可超過殖利率才行。

 

經濟

▲點擊圖片放大

 

中國股市

▲點擊圖片放大

 

華而誠
現職:世新大學經濟系客座教授、中國包商銀行顧問
經歷:中國建設銀行、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經濟學家
學歷:美國康乃爾大學經濟學博士 

延伸閱讀

陶冬:談經濟全面回升 為時尚早!

2013-07-15

魯比尼:美國失業率改善前 不該對景氣樂觀

2010-11-04

QE3效應全解讀

2012-09-20

該向QE說Bye Bye了!

2012-09-13

美國過得了財政末日嗎?

2012-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