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楊紹華、莊芳

國際瞭望

法新社

805期

2013-07-17 13:54

從來沒有一場選舉,會像6月17日的希臘國會選舉一樣,如此絕對的牽動世界金融安危、經濟榮枯。選舉的結果,恐將造成希臘正式破產,波及「大到不能倒」的西班牙、義大利,進而引發全球經濟核災。金融防火牆能不能阻斷銀行崩潰的火線?歐盟領導者能不能及時找到鞏固信心的方向?都是未來觀察重點。「每張選票都是關鍵!」這不是競選催票術語,而是攸關全球經濟生死的真實寫照。

是什麼樣的民族,即將造成全球金融「核彈爆炸式」的災難?

「就在不久之前,我的一位希臘朋友結婚了,他的婚禮極度奢華,問題是,他根本沒有錢,他的花費幾乎都是向親朋好友借來的。」住在希臘的「台灣媳婦」Lulu這麼說。

Lulu是在二○○八年金融海嘯發生前嫁到希臘,一○年,希臘債務危機浮上檯面,此後,這個國家不斷成為金融市場的頭痛角色,甚至開始被國際媒體羞辱,「但我至今仍看不出希臘人有什麼改變。」

即使是在今年年初,希臘政府為了換取紓困金,而被迫接受嚴苛的撙節條款之後,「希臘人民的生活還是沒有改變。」長住希臘十年的當地華文媒體《中希時報》總編輯汪鵬說。

 

歐債

 

希臘脫歐有如「佛地魔」  重擊金融市場


他向《今周刊》表示,為了籌措財源,希臘政府的確已經多管齊下,例如乍聽之下令人不可思議的「租借警察當保鑣」,這項政府的新業務並非傳言,而是確有其事,「就我了解,『警察出租』的重要客源之一是當地華人。愛存錢的華人,或許開始擔心自己的身家財產安全。」

其實,汪鵬最近頗有煩惱,在希臘經營華文媒體的他,原本擁有不少華人讀者市場;但過去一年,因為擔心這個國家的未來前景,在希臘的華人已經大量減少,「這裡的現況很混亂,但是,相較猶如驚弓之鳥的華人,希臘人的生活步調,一點都沒改變。」汪鵬說。

「這是一個不值得被拯救的國家。至少,到目前還看不到他們應該被救的理由。」Lulu這麼作出結論。

然而,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希臘該不該被拯救;歐債危機走到今天,問題的層級遠遠超過一個國家未來的興衰,而是全球金融與經濟未來的生死!

經過五月六日希臘國會選舉、主要政黨席次未過半數以來,希臘可說是處在「無政府」狀態;六月十七日,這裡即將再次進行國會選舉,以目前情勢分析,主張「反撙節」的極左派陣營勝出有望;若此,極可能,就是對全球金融市場投下一枚毀滅性的核彈。

反撙節,意味希臘將推翻之前為了換取紓困金所承諾的改革協定,也代表希臘不再能夠繼續獲得歐盟支援,超過四千億歐元的外債必將違約,造成希臘必須退出歐元區。

「希臘退出歐元區」,過去就像《哈利波特》故事裡的「佛地魔」一樣,在歐元區領導者之間一直是個禁忌詞彙;但在近期,從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到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都不再避諱這個話題。事實上,「Grexit」,這個代表希臘退出歐元區(Greek Exit)的新創單字,甚至已成為國際財經界近來最潮的字眼。

不能避諱,是因為Grexit的威力,的確就像「佛地魔」。

 

希臘

 

劇本一:信心危機重創義、西  「大到不能倒」的國家倒地  全球大崩壞


五月十八日,在奧運發源地的希臘雅典競技場中,希臘將奧運聖火傳交給今年主辦國英國的代表安妮公主,兩國代表在場中接受群眾熱烈歡呼,五輪相連的世界一家精神,終究是最崇高美好的普世價值;諷刺的是,就在兩天之前,英國官方才對希臘問題發表了極度悲觀、也極度不爽的評論。

在五月十六日的例行報告中,英國央行總裁金恩(Mervyn King)意有所指地說:「在情勢艱困的此時,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歐元區,卻正在自我撕裂,而且,他們毫無辦法解決問題。」他強調新的金融風暴即將來襲,英國央行因此被迫將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從一.二%調降至○.八%。

「我能理解央行總裁的無奈,事實上,每個國家都要為希臘退出歐元區做好準備。」太平洋資產管理公司(PIMCO)倫敦辦公室主管安德魯表示:「最大的問題,是當希臘退出歐元區,世人將不再相信歐洲領導者能妥善保護葡萄牙、西班牙,甚至義大利。」

於是,希臘退出歐元區、重新使用舊貨幣「德拉克馬」(Drachma)的結果,固然會因為德拉克馬的匯率驟貶而造成希臘銀行擠兌潮;但在此同時,其他財政疲弱的歐豬國家銀行,一樣可能出現恐慌性的擠兌,造成銀行體系的全面崩潰。

 

姑且不做人性走上極度恐慌、到底會產生什麼後果的判斷,單從「希臘銀行欠誰錢」的角度分析,同樣可以看出「希臘銀行破產」所引燃的火線效應。

 

以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數據來看,希臘民間銀行仍欠德國銀行一三四億美元,欠法國銀行四四四億美元,甚至是本身也已陷入嚴重危機的西班牙銀行業,亦持有希臘銀行近十億美元的債權;當希臘銀行爆發破產潮,上述債權恐一夕歸零,火線自此延燒到歐洲其他銀行,也將造成德、法兩大歐元區強國「搶救自家銀行業」的嚴重負擔。

 

歐洲

▲點選圖片放大

 

民間銀行欠很大  政府債務也不遑多讓

 

民間欠款的部分之外,在政府債務方面,據《彭博商業周刊》統計,希臘政府尚欠歐洲央行(ECB)一三四○億歐元,欠歐盟一一三○億歐元,欠國際貨幣基金(IMF)二二○億歐元,欠其他國家公債持有者五五○億歐元。這些總數超過三千二百億歐元的債務,也有可能全數遭到希臘「賴帳」。

 

誰最倒楣?無論是ECB或其他歐元區紓困機制的主要出資者,依序都是歐元區的四大經濟體: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與法國或許尚能支撐這樣的損失,但同屬歐豬一族的義大利與西班牙,這兩個被認為是「大到不能倒」的國家,難保不會因此而再受信評機構施予調降評等重擊,進而造成公債殖利率飆高,導致走入國家破產危機。

 

隨著火線一路延燒、引爆的連鎖效應結果,是歐洲國家與金融體系崩潰,區域的信貸市場宣判死刑,全世界最大經濟體——歐元區的經濟活動停頓,接下來,就是全球性的經濟衝擊。

 

世界經濟會不會演出以上這套悲慘劇本?金融市場的「佛地魔」會不會現身?就看六月十七日的希臘國會大選結果。但若選情真如悲觀預期,那麼,會不會出現能夠扭轉局勢的「哈利波特」呢?

 

或許,不無機會!

 

歐盟的行動重點之一是「阻斷擠兌潮」,這部分,仰賴市場信心的維持,關鍵則在於歐元區「防火牆」的強度,是否能夠撐起市場信心。

 

依目前狀況,歐元區的主要防火牆有兩道,首先是EFSF(歐洲金融穩定工具),屬於臨時救助性質,總計約有四四○○億歐元的銀彈,但其中已有二千億歐元投注於西班牙、義大利等國;其次是將在七月實施的ESM(歐洲穩定機制),手中握有五千億歐元資金,屬於永久性的救援機制。

 

高峰會

G8峰會中,美國總統歐巴馬(右五)倡談刺激成長,觀點與身旁的法國總統歐蘭德(左四)相符,但坐在邊緣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右二),顯然另有打算。

 

劇本二:歐洲央行宣布無限提供流動性  防火牆鞏固信心  阻斷希臘破產連鎖火線

 

以目前總計約七千億歐元的防火牆規模,對比於希臘目前四千餘億歐元的債務,看似足夠,但若考量信心問題,則顯然仍有向上擴充的必要。從穩定信心的角度出發,不少專家認為,一旦希臘宣布退出歐元區,歐洲央行必須立即宣布「無限制提供流動性」。

 

簡單地說,歐洲央行必須對市場放出強烈訊息,「只要你想在歐洲的銀行領錢,就一定可以領得到錢。」這樣的訊息,是阻斷恐慌擠兌的必要條件。因此,歐洲央行能不能善用本身掌控流動性的地位,跳出來放出穩定軍心的訊息,將是面對希臘離開歐元區的重要觀察指標。

 

不過,與其說是「能不能」,問題其實更該說是「願不願」。畢竟,歐洲央行背後主導者德國、法國在經歷了救援希臘血本無歸之後,願不願繼續「無限提供流動性」給其他歐元國家,恐怕仍須經過一番對內對外的政治角力。

 

五月二十三日,歐元區領袖將舉行緊急高峰會,目前排定的討論重點包括讓ECB無限度收購義大利及西班牙公債,以及動用ESM的五千億歐元銀彈直接為銀行注資。若這些方案能有正面進展,可視為防火牆的有效補強。

 

防火牆的擴充或許能阻斷初期的金融火線,但在失去希臘之後,歐盟領導者如何讓世人看見「問題國家的改革之路仍能走得下去」,這是讓市場恐慌心理進一步降低的另一關鍵。

 

「市場信心出現動搖的根源,是問題國家的改革無法獲得政治上的支持。」世界銀行總裁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如此評論。他的邏輯很簡單,「改革很痛苦,所以,改革的同時必須獲得強國的支持,否則無法持續。」因此他強調,除了防火牆外,政治上的有效協商才是扭轉歐債危機的關鍵。

 

佐利克主張,應該對擔負歐洲經濟成長使命的歐洲投資銀行(EIB)追加資金,並且進一步對弱國進行投資,藉此,緩衝問題國家改革過程的種種痛苦。「歐盟領導者應該告訴西班牙人和義大利人,他們的撙節犧牲,可以立刻換來相對的外來投資。」

 

事實上,類似的概念也將在五月二十三日的歐元區領袖峰會中提出討論,如果能有具體結論,即使不能喚回瘋狂的希臘人重新走回撙節道路,至少,也能讓市場對於西班牙、義大利「跟著希臘走」的預期心理降低不少。

 

透過無限擴充的防火牆與有效的政治協商,或許真能阻止一場核彈爆炸式的金融災難。然而,如果希臘在六月十七日的投票結果是選民「迷途知返」,一切的悲劇就能因此畫上句號嗎?

 

情節或許和緩一些,但是,老問題仍然存在。

 

「我不認為希臘會離開歐元區,但這不算是什麼了不起的好消息,因為,當前歐洲的經濟困局並不會因此改善。」耶魯大學教授、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如此表示。

 

理由很簡單,當「反撙節」聲浪最高的希臘都決定留在歐元區,那麼,高舉「反撙節」大旗而登上法國總統大位的歐蘭德(Franois Hollande),恐怕也得被迫調降音量,使得「追求成長」的聲音更難成為歐盟當前政策主調。

 

愛爾蘭

5月31日愛爾蘭對撙節路線的公投結果,或許也將牽動歐盟未來的政策方向。

 

劇本三:希臘人「迷途知返」  緊縮路線勝出  成長路線難成氣候

 

在上任之後,歐蘭德的第一個行程就是前往德國拜會梅克爾,試圖說服梅克爾調整其緊縮財政撙節路線,強調「歐盟決策官員應該提出刺激成長措施」;而梅克爾的回應則是:「如果成長是藉由舉債而來,那麼,我們將會重新回到這場危機的起點。」

 

有此一說,在德國,「經濟學」是隸屬於「倫理學」的一個分支,在經濟的考量之前,德國人要求更多的,是正直和紀律。如果六月十七日希臘投票結果,是乖乖地重新回到緊縮路線,那麼,無疑是德國法則、梅克爾路線的一大勝利,也將更加強化她對這條艱苦路線的堅持。

 

歐蘭德有沒有機會重新調高音量?五月底的愛爾蘭公投,以及六月十日的法國國會第一輪選舉,都是觀察指標。

 

G8暗潮洶湧  德法不同調

 

愛爾蘭公投決定「反撙節」聲浪消長;而在法國選舉中,歐蘭德所屬的社會黨能夠獲得多少選票,某種程度上也將決定歐蘭德的未來角色:究竟是要站在德國這一邊,或是要與歐豬五國的人民站在同一邊。歐蘭德會從此認清必須向德國低頭的現實,或者,仍有機會再次高舉成長之旗挑戰既有路線。

 

五月十八日,八大工業國(G8)領袖舉行高峰會,在眾人合照之際,出現頗令人玩味的場景:梅克爾與歐蘭德分別站在美國總統歐巴馬兩旁,而當歐巴馬帶頭向民眾揮手致意時,歐蘭德同時把手揚起,並且和歐巴馬談笑風生;但在另一端的梅克爾則是板起臉孔,她也是現場唯一沒有跟著歐巴馬揮手的G8領袖。

 

高峰會中,歐巴馬暢談「成長」的重要性,在解決歐債危機的路線上,顯然,他與歐蘭德站在同一邊,梅克爾則在對立面。只可惜,獲得歐巴馬的支持也無濟於事。

 

精準地說,成長路線要在歐洲取得像樣的政策地位,需要利用歐元最大經濟體德國的信用擔保,也就是,終究需要德國點頭。

 

整體而言,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世界將面臨金融與經濟的核災;如果希臘選擇留在歐元區,那麼歐盟政策上加入成長元素的可能性恐將下滑。不論走或留,都是難題。

 

「所以我說,這是全球同時恐慌的時代。」在「日圓先生」榊原英資最新的分析中,「至少未來兩年內,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離開歐元區。希臘不會、德國也不會。」他認為,在政治考量底下,歐元區的問題將繼續「歹戲拖棚」。

 

接下來,「就像我之前說的,歐元區經濟陷入衰退,美國只能勉強自救,中國與其他新興國家,則會因為歐美需求急凍而面臨出口減少的問題。」榊原英資不改其悲觀本色,「全球經濟將同時衰退!」他說。

 

該走或該留?希臘人將在六月十七日做出決定,整個世界也正屏息以待這場猶如「生死宣判」的投票結果;但無論結果如何,擺在眼前的路都不好走。德國財政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日前表示,「歐洲金融市場的動盪,恐怕還要持續兩年。」這個「恐怕」,或許已是最樂觀的一套劇本了。

 

歐元區未來重要政治議程

 

5月31日:愛爾蘭舉行公民投票,決定是否批准《新財政協定》
6月10日:法國國會選舉第一輪投票
6月17日:希臘國會重新選舉、法國國會選舉第二輪投票
6月28日:歐盟領袖高峰會
6月30日:希臘追加財政赤字削減法案最後期限
6月30日:ESM(歐洲穩定機制)法案通過最後期限
7月1日:ESM正式實施
7月3日:法國總統歐蘭德召集臨時國會 

延伸閱讀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黑天鵝盤旋歐洲上空—— 面對希臘變天+歐洲QE的撞擊

2015-01-29

歐債問題最怕「成長路線」上訴成功

2012-05-10

「變形蟲」齊普拉斯的政治勒索

2012-06-14

歐元存亡殊死戰

2012-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