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巴馬將在莫斯科複製阿拉伯之春

歐巴馬將在莫斯科複製阿拉伯之春
克里米亞公投結果,96.77%贊成「重新加入俄羅斯」,這是俄羅斯與歐美紛爭的結束,或是另一個開始?

乾隆來

國際瞭望

Getty

900期

2014-03-20 13:13

普丁曾在喬治亞取得軍事勝利,俄羅斯經濟卻在其後的金融海嘯中全線潰敗,普丁雖想在烏克蘭複製喬治亞模式,但其在金融戰場的節節敗退,與國內反對勢力的高漲,似乎已為普丁這場烏克蘭危機大戲,定調為困獸之鬥。

二○○八年八月八日,俄羅斯第五十八師將坦克車開進了喬治亞共和國的南奧賽提亞省,接著以不到一周的時間,俄羅斯軍隊輕易占領了喬治亞的四個主要城市。

當時的喬治亞總統沙卡什維利是普丁的眼中釘,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娶了荷蘭太太,孩子參加iPad打字大賽得到冠軍,能操流利的英、法、俄、烏克蘭以及西班牙語,並且,他表明希望推動喬治亞成為歐盟成員國,被美國與歐盟定位為西方堅定的盟友。

 

普丁

為準備與西方的最終一戰,普丁用盡方法清除反對勢力,收緊政治權力。(圖片/達志)


烏克蘭危機,喬治亞翻版


盟友遭到軍事入侵,當時的美國總統布希,緊急在白宮召開國安會議,所有部長與委員們都主張美國必須採取具體行動,群情激憤下,國安會顧問海德利突然提問:「在座各位,有人願意為出兵喬治亞的軍事行動『負全責』嗎?」結果,沒有任何一位部長出聲,會議主題立刻從軍事轉為外交制裁。缺乏西方實質支持的喬治亞,只好向莫斯科低頭認錯,美國主導的外交制裁,也雷聲大雨點小。

一四年的烏克蘭危機,表面上類似當年的喬治亞戰爭,都是附庸國想要叛逃歐盟,普丁也使出同樣的戰術,以軍事行動拿下對方的戰略省分,逼迫烏克蘭就範。三月十六日,原屬烏克蘭境內自治國的克里米亞舉行「回歸俄國」公投,一如預期的,投票結果壓倒性的同意「入俄」,一切看來似乎都在普丁仿照喬治亞模式的盤算之中。


軍事勝利,經濟卻全面潰敗


但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德國總理梅克爾,甚至連普丁自己都已心知肚明,俄羅斯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普丁已經被逼到牆角,烏克蘭危機是普丁的困獸之鬥。

所謂「實力大不如前」,要從喬治亞戰後的一個月開始說起。普丁雖然獲得勝利,但是一個月後爆發的金融海嘯,讓俄羅斯的經濟受到了根本傷害;更糟的是,原本與俄羅斯密切結盟的北非、阿拉伯政權,紛紛因為經濟衰退而導致政權崩潰,一一年埃及、突尼西亞爆發革命,這個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迅速波及葉門、敘利亞、約旦等十六個國家,革命群眾推翻的,都是俄羅斯多年盟友的老政權。

同樣在金融海嘯中滅頂的,還有爆發歐債危機的歐豬五國,希臘、西班牙、義大利等國家的舊政權,在面臨財政崩潰之前,也都曾向北方的俄羅斯尋求援助,但是最終都被歐盟以IMF(國際貨幣基金)為先頭部隊的西方國際組織所收編,徹徹底底遠離了俄羅斯的雷達圈外。

普丁在喬治亞的小規模軍事戰爭中獲得勝利,卻在金融海嘯之後的經濟、金融戰爭中全線潰敗。

在三月十六日的公投之前,克里米亞毫無疑義已經是俄羅斯的屬地了,現在的問題是,普丁還要取走多少烏克蘭的省分?會用什麼方式拿走?會在什麼時候拿走?

普丁強硬的立場,在俄羅斯內部獲得高度的支持,根據國營民調公司 VTsIOM在三月初的民調顯示,就在國會通過授權出兵克里米亞的議案後,普丁的支持率飆升到六七.八%,創下他在一二年回任總統之後的最高支持度。

普丁能夠強勢進軍克里米亞、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公投,收回克里米亞主權,不是臨時起意的衝動。早在一二年總統大選勝利之後,普丁就不斷收緊政治權力。


普丁極權,為與西方決戰


去年秋天,普丁找回前任助理幕僚長蘇可夫(Vladislav Surkov)重新回到克里姆林宮,擔任他個人的特別助理,之後就發動對俄羅斯國營媒體的大整肅,最後並強力干涉兩家獨立營運的媒體 Dozhd電視台、Moskvy廣播電台的營運,徹底清除反普丁集團的媒體運作空間。

被視為最能挑戰普丁的反對黨領袖納發爾尼(Alexey Navalny),從○九年以來不斷用部落格等網路工具,高聲指責俄羅斯當權者的貪腐,並且以網路與社群發動多場反政府大遊行,一二年普丁勝選後,立刻對納發爾尼出手,以挪用公款等罪名將他逮捕,至今軟禁在家中,禁止納發爾尼使用網路,也不能接受媒體採訪。

令人訝異的是,已經取得絕對權力的普丁,在處理克里米亞回歸的問題上,獲得人民高度的支持,卻沒有真正清除反對勢力。三月十五日在莫斯科市中心出現兩場針鋒相對的遊行,讓外界看到了俄羅斯複雜的面貌。

支持普丁的群眾高舉「支持克里米亞」、「反法西斯」的遊行,聚集了一萬五千人,在遊行終點的革命廣場,身穿紅色夾克的遊行者將廣場染成一片紅海,喚起解體之前蘇維埃的回憶。

另一組則是反普丁的大遊行,抗議者高舉「和平大遊行」(March for Peace)標語,數量龐大的俄羅斯與烏克蘭國旗讓遊行隊伍看起來非常壯觀,中間夾雜了大量的「普丁滾蛋!」「爭取你我的自由」「反對戰爭」等標語。俄羅斯官方電視台全面封鎖了反普丁遊行的新聞,官方媒體宣稱「遊行人數約為三千人」,但是所有西方媒體都估算,至少有數萬人參加了反普丁的遊行隊伍,「是一二年普丁連任以來,人數最多的一場反政府遊行。」

人數龐大的反普丁大遊行,赤裸裸在莫斯科的市中心示威,喚起了人們對「阿拉伯之春」的記憶,美國與歐盟不在軍事上與普丁較量,他們把戰場放在金融市場、以及俄羅斯內部的反普丁勢力之上。

說到金融戰,克里米亞完成了獨立公投,但是卻也立即面臨到烏克蘭的金融制裁,烏克蘭的銀行全面凍結了克里米亞的資金,公投之前,克里米亞的提款機已經領不到現金,當然,在俄羅斯全面支持的承諾下,克里米亞的金融危機很快可以平息,真正的金融戰場,在美國與歐盟即將宣布的經濟制裁。

經濟制裁的極端,是伊朗與北韓式的全面凍結,俄羅斯國營企業與銀行的資金鏈將瞬間斷裂,輸往歐盟的天然氣是俄羅斯的命脈,如果德國願意犧牲,美國國會也快速通過頁岩氣輸出法案,德國用北歐挪威與美國的頁岩氣替代,俄羅斯一年將會損失超過一千億美元,普丁政權必然瞬間倒台。

 

入俄公投

 

入俄公投

在克里米亞入俄公投前夕,莫斯科市中心出現兩組遊行隊伍,一 組身穿紅色夾克,支持普丁重新取回克里米亞,另一組高舉烏克蘭旗幟,公開反對普丁發動軍事行動,顯見俄羅斯國內支持與反對普丁的兩股勢力,正在激烈拉鋸。


關鍵中國,成最大受益者


有趣的是,中國可能是烏克蘭危機的最大受益者。從軍事、外交、聯合國、以及金融市場,中國在每個領域都是普丁最後的盟友,相對上,美國與歐盟也必須拉攏北京,至少讓北京維持中立。

今年飽受疆獨、昆明車站殺人事件、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困擾的習近平,突然在烏克蘭事件上找到透氣的窗口,因此在剛結束全國兩會之後,立即在三月下旬啟程訪問歐洲,安排與梅克爾等領袖進行一對一的會議,習近平只要維持模糊的中立,就能從美、歐、俄的角力中獲得實質的利益。

至少,原本虎視眈眈,想要攻擊中國金融市場的對沖基金,如今一股腦全轉向對準了普丁,俄羅斯在金融海嘯之後,外債暴增至七千二百億美元,股市本益比跌到剩下四倍,通貨膨脹從三%倍增到七%,實體經濟已經連續數季緊縮,實質國民所得持續衰退,加上本土資金與外資聯袂外逃,成了對沖基金最佳的攻擊標的。

普丁在克里米亞的小戰場上,贏得軍事的勝利,實際上卻面臨金融市場全面的放空壓力,他能夠挺多久,很快就會有答案了。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全球剉咧等! 深度解讀俄羅斯金融危機

2014-12-25

普丁是全球股市下半年最大變數?!

2014-08-14

美女富豪將掀烏克蘭政治風暴

2014-03-27

普丁真正的毀滅性武器是金融

2014-03-12

台灣面臨的「克里米亞困境」

2014-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