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印度 下一個中國

楊紹華,研究員/吳沛璇、蔡曜蓮

國際瞭望

攝影/林育緯

952期

2015-03-19 16:39

2014年7月,聯合國宣判印度是貧窮人口最多的國家;不到半年,它卻又被西方資本市場捧為最閃耀的經濟亮點。超越中國、取代中國、世界新工廠,這是古老印度最迷人的新題材,題材背後,是一套翻轉12.5億人命運的經濟藍圖,結局仍然未定,但2015年,印度人的確已經站在翻身起點。

印度經濟

 

印度經濟

 

印度經濟

註:2015年、2016年為預估值。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IMF)

 

印度經濟

註:勞動人口為年齡在15歲至59歲間。資料來源:德意志銀行

 

印度經濟

註: 一般常用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來衡量通貨膨脹率,核心CPI則為扣除價格波動大的食物、能源類價格,所得出的消費者物價指數。資料來源:印度央行

 

印度經濟

▲新德里的捷運工程加緊趕工;這個印度第二大城,基礎建設實仍落後。

 

人行道上沒有太多路燈,主要光源來自於零星攤販。晚間十點,鎢絲燈泡發出黃白光,照在攤子上滯銷的水果及小販漠然的臉。

車子駛在三線道馬路的外側,因為塞車,我們被迫暫停在這攤子前。我的右手邊是小販,還有一排年久失修的磚瓦住宅;左手邊是瘋狂鳴按喇叭的擁擠車陣,還有一片鐵皮圍欄;圍欄圈住了幾台重型機具,以及正在大興土木、象徵著美好明天的捷運工程。

冷冷看了我們一眼,小販很快地撇過頭去,彷彿,我左手邊的世界與他無關。

這裡是新德里,印度首都、政治中心,也是印度第二大城。小販大概不知道,他所在的城市、這個國家、在我左手邊所呈現的一切繁華與希望,已經成為全球資本市場眼前最具亮度的聚光焦點。

 

取代中國論,一夕變身世界焦點


二○一四年十二月,高盛證券發表報告,預言這個國家會在一六至一八年間成為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大國,也就是,「超越中國(overtake China)」。

一個月後,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IMF)分別公布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不約而同都出現同樣的主要亮點:「印度超越中國」;另一個將印度與中國比擬的重要論調,出現在一四年九月。德意志銀行全球策略分析師Sanjeev Sanyal表示:「印度有機會取代中國在過去十年所扮演的角色─世界工廠。」他並強調:「如果成功,印度將改寫世界經濟的既有模樣。」

超越中國、取代中國、新世界工廠、改寫世界經濟⋯⋯,過去半年來所有「印度翻身論」的起點,同樣源自去年九月。當時,印度新總理莫迪對著世界宣示:「出口製造救印度」,政策宣示的背後,是一份利用印度超強人口紅利打造全新世界工廠的野望,更是一套要讓地球表面一七%人口、共十二•五億人命運翻轉的宏大工程。

股票市場急著為「下一個中國」的夢想下注,印度SENSEX指數過去一年漲幅逼近四成;在一片看好聲中,我們決定飛越四千三百公里來到這個古老國度,循著工業走廊的藍圖,縱貫一四八三公里,探究這個已讓資本市場瘋狂簇擁的新興題材,究竟是魔幻?或者寫實?

從德里機場開往市區的路上塞車嚴重,車陣中,一頭牛緩緩走過路中央,兩旁的房子多半殘破,直到看見了大型購物中心,這座由三棟建築連結而成的購物城,是以華麗炫目的LV旗艦店為終點;再往前開不到一公里,則是城裡最大的貧民窟。

車與牛、貧與富、精品店與貧民窟、繁華與落寞,不可思議地被擺放在同一空間。這個國家正以一種奇妙的節奏行進著。資本市場聽見了它的搖滾,我們身在市井的感受卻像藍調:是有很強的生命力,但仍被壓在略帶無奈情緒的基調裡。

「別懷疑,印度經濟一定會起飛!」大概是看出我們的質疑眼神,辛夏倫(Shailendra Singh)加重語氣篤定的說。

他是印度商工部產業政策及推廣司司長,對比於眼前不算稱頭的辦公室,辛夏倫充滿信心的說法令人直覺有些過度:「投資機構預估我們的經濟成長率會到七%、八%,我覺得未來可以衝到一○%以上。」

接受採訪時,他後方的牆上掛著一幅雄獅圖騰;自一四年九月開始,這個圖騰已經成為印度新象徵,它代表著莫迪最具煽動力的新政:「MAKE IN INDIA(印度製造)」。

「印度的經濟問題其實很明確……」,辛夏倫娓娓道來「印度製造」計畫,這個要讓十二.五億印度人翻身的大工程。

「首先,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比印度更年輕、更有發展製造業所需要的勞動力。」印度目前的人口平均年齡是二十六.六歲,明顯低於中國的三十六.二歲。「但是,世界上也很少有國家像印度一樣,製造業產值僅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一五%。」根據世界銀行資料,亞洲國家如中國、韓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製造業占GDP比率至少都比印度高出十個百分點。

兩個世界之最,得出一個最簡單答案:製造業。

 

印度經濟

股市,往上衝!

螢幕上,代表股市指數的箭頭往上直衝,行人停在證交所大樓前熱論。股市是經濟的指標,印度人民或許也隱隱感到未來將有不同。

 

「印度製造」計畫,要讓印度從鈍象變雄獅


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莫迪正式發表「印度製造」政策,記者會現場聚集了世界多國的部會首長,莫迪很清楚,老外們眼裡看中的是印度龐大消費力,於是他先這麼說:「非常歡迎你們把產品賣到印度,」但很快地,他就鏗鏘有力地提出要求:「然而,也請你們讓這些產品能在印度製造。」

計畫端出來了,「二○二二年以前,製造業占印度GDP比重必須從目前的一五%拉高到二五%!」這是核心目標。依循這個目標的附加效果,「是在七年之內創造出一億個新增就業機會。」想像中,為數多達一億、人口數相當於一個大型國家的製造業全新生力軍,就是辛夏倫認定印度將有雙位數經濟成長的原因。

但是,怎麼做?「我們正在同時打下四根柱子。」不愧是肩負推廣政策重任的官員,談起作法,辛夏倫的論述層次分明。

「新法規、新流程、新產業,還有打造新的工業走廊。」前三者,是為了營造友善的經營環境,至於工業走廊,則牽涉到整套計畫最困難、也最重要的部分:基礎建設。根據印度ELARA資本管理公司估計,整個「印度製造」計畫相關的基礎建設商機高達一.二五兆美元,將近四十兆新台幣。

 

印度經濟

印度經濟

 

印度經濟

古爾岡/德里近郊的古爾岡,被金磚之父歐尼爾評為新創企業發展中心。

 

印度經濟

▲阿美達巴/阿美達巴近郊沙南工業區,已發展為製造業重鎮。

 

印度經濟

▲孟買/印度第一大城孟買,市容及建設已具國際都會水準。

 

六成農村人口,卻只貢獻四成GDP

 

在「印度製造」計畫中,一共包含五條工業走廊;攤在地圖上,五條蜿蜒的曲線包圍了四分之三個印度,而其中占有最核心角色者,是連結兩座最大城市、全長一四八三公里,由印度政府與日本政府共同合作的「德里—孟買工業走廊(DMIC)」。「它將帶領印度經濟持續成長二十、三十年。」政府官網上如此說明這條走廊的巨大影響力。

對於「印度製造」政策的成敗、對於印度人的未來,這一四八三公里彷彿就是一條翻轉窘困宿命的生命線。如果成功,至二○一九年,這條走廊就將貢獻全印度四五%的GDP,全國四○%的勞工和工廠都將在此聚集,囊括印度五七%的出口值。

生命線的起點是德里,負責這條工業走廊整體規畫的總部,也就設在新德里。在德里—孟買工業走廊開發公司(DMICDC)執行長庫馬眼中,他的任務不只是推動製造業,更重要的,是讓印度「城市化」。

「印度有六○%的人住在農村,以農業為生,他們對GDP的貢獻僅四○%,土地和勞力的生產力都太弱了。」把農村的土地變城市,把人民搬到城市生活工作,這是德里—孟買工業走廊的基本精神。

在一四八三公里的長廊上,庫馬必須按照計畫陸續打造二十五個數位化新城市,基礎建設的投資額估計達到一千億美元,但若根據合作夥伴日本政府的估算,整體投資額更將高達一千四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四.二兆元。

在這張翻轉印度的宏偉藍圖裡,有理所當然的願景、有合乎邏輯的作法,也蘊藏了讓世界各國不可忽視的無限商機,於是,新德里動起來了。

二月二十六日,新德里國際展覽中心,「國際工程技術展」盛大舉行。一條長長的紅毯鋪展在場館門口,迎接貴賓的陣仗氣勢十足;然而,紅毯上卻也有隻百無聊賴的野狗正享受日光浴……,又是一個充滿矛盾與衝突的畫面。無論如何,十分鐘之後,這裡將有來自日本的代表舉行剪綵儀式。這一回,日本包下一整個場館,最醒目的攤位是新幹線,他們必須搶下印度第一條高鐵的商機。

 

印度經濟
製造業,向前走!假日,新德里的熱鬧商圈湧入消費人潮,為數多達8億的勞動力人口不僅是消費主力,也是印度讓製造業大步向前的寄託。


莫迪經濟學發跡地,印度最強示範城市

 

展場四處懸掛著象徵印度製造的雄獅圖騰,吸引外商投資的企圖鮮明。但對於所有外來投資者而言,更重要的展示中心不在這裡,而是位於新德里西南方九三○公里的一座新興城市。

阿美達巴市(Ahmedabad),是德里—孟買工業走廊第一階段的示範城市之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九月曾經造訪;今年一月,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也曾率團來此參加投資峰會;然而,更具意義的頭銜,它是「莫迪經濟學發跡地」。

阿美達巴是古吉拉特省(Gujarat)第一大城,在莫迪擔任省長的十三年間,該省經濟累積成長率超過五○%,人均所得成長超過兩倍。走出阿美達巴機場,立刻就能看到莫迪的大型招牌,標示著這個城市之於莫迪經濟學的看板意義。

比起新德里,這裡的市區景象更加現代化,道路兩旁的新式商業大樓與中產階級住宅相對密集;塞車固然難免,但一條有模有樣的BRT(快捷巴士),已讓車流失序的亂象減少許多。據官方說法,全省九七.三%道路都已完成現代化,比率位居印度之冠。「你所聽到有關印度經商不易的問題,在這裡,情況多半相對輕微。」台商盟立阿美達巴辦公室主管蔡維倫說。

他在這裡住了三年半,「最了不起的是,我沒有遇過停電。」根據統計,印度有三億人至今缺乏正常的電力來源,供電不穩更是印度所有製造業者的最大困擾;但在古吉拉特省,自二○○一年以來不但幾乎從未斷電,甚至成為全印度唯一擁有過剩電力的省。

基礎建設催動製造業的效果,在古吉拉特省顯而易見。距阿美達巴四十分鐘車程的沙南工業區,除了有印度最大汽車製造廠塔塔的生產基地,美國的福特汽車、德國的汽車零件大廠Bosch、瑞士的雀巢、日本日立,這些世界級的製造業A咖,都進駐於此。

「但是,印度需要更多的古吉拉特省……。」在印度三年半,蔡維倫幾度騎著重型機車走訪大小城鎮,在他眼中,「印度製造」計畫是一個由點、而線,再到面的工程,先要建設更多新興城市吸引投資,再來要有足夠的道路相互連結,才能形成製造業大國的氣候;「計畫有了,但執行面還有一段很長的路!」

 

印度經濟

▲古吉拉特省第一大城阿美達巴,是「莫迪經濟學」的最佳展示櫥窗。一條BRT,說明了基礎建設的相對進步。


印度製造預算登場,一一三億美元搞建設


「的確需要時間,而且,需要錢!」身為政府重要經濟智庫成員,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院院長卡圖里亞(Rajat Kathuria),對印度經濟的評論一針見血:錢從哪裡來?

印度有財政與貿易赤字問題,「另外,這個十二.五億人口的國家,每年竟然只有三千萬人繳稅。印度的租稅負擔率只有一一%,稅收嚴重不足,如何建設?」據德意志銀行在一四年九月的估計,印度目前計畫中的基礎建設,實際完成僅有三%;「稅制必須調整,銀行體系和民間投資也要動起來。」他語氣急切地說。

不過,卡圖里亞畢竟還是樂觀的,「至少,新的政府看來非常專注於執行面,而不是空有政策。」二月二十八日,卡圖里亞的期待獲得了重要的落實。

這一天,印度財政部長傑特利公布了二○一五財政年度(二○一五年三月至一六年三月)預算案;這是莫迪政府上台以來第一份完整的預算案,全印度、全球資本市場都在高度關注,也被認為是一九九一年印度前波經濟改革以來最重要的一份預算案。

新預算案決定增加一一三億美元投入基礎建設,宣布實施全國統一的銷售稅,取代目前各地稅率不同的怪象。此外,即使基礎建設及社會福利增加,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卻仍控制在三.九%的合理水準。整體而言,這份預算案被當地媒體冠上一個別名:「『印度製造』預算(Make in India Budget)」。

當天晚上,新預算案成為所有印度財經電視台的「唯一」話題。正反兩派陣營的來賓,火力十足地爭論不休,唯一能讓兩派陣營同時點頭的發言,是其中一位來賓說出這樣一句話:「無論如何,現在是印度翻身的最佳甜蜜點!」

油價、金價大跌,五成能源仰賴進口且為全球最大黃金消費國的印度,不但經常帳赤字有機會獲得改善,在財政支出上得到喘息空間,而且有效壓抑印度過去不斷惡化的通貨膨脹,也讓印度央行(RBI)能夠暫時撇開通膨疑慮,有了祭出寬鬆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的難得空間。

今年以來,印度央行分別在一月十五日及三月三日兩度調降利率,但在兩次降息之間,二月七日,央行則宣布調降銀行流動性比率(SLR)兩碼,相當於○.五%。「一般人可能不清楚,SLR其實是央行超好用的寬鬆貨幣工具。」印度央行新德里分行行長迪帕.辛格(Deepak Singhal)說。

根據他的估計,「調降一%,就相當於釋放出八兆元的盧比。」SLR是指銀行必須持有政府公債或黃金的法定比率,比率愈高,銀行就有愈多資金卡死在這些資產,而不能對外放貸。「我們現在的SLR仍然高達二一.五%,還有很大的下調空間。」

國際原物料價格下跌,彷彿給了印度一段「財政假期」,誇張一點來說,財政吃緊的印度,至少能利用這段假期放手撒錢。然而,民間投資及銀行放款意願,仍然仰賴企業體質的有效改善,「這部分,就是我們的重要任務。」孟買證交所執行長查汗說。

三月四日,我們走進孟買證交所,大樓外的巨型螢幕底下,聚集不少民眾交頭接耳;這天,印度央行總裁拉詹突然宣布降息,孟買證交所的SENSEX指數迅速衝高,一度突破三萬點大關,改寫歷史紀錄。

在全球瘋印度氛圍下,孟買證交所過去一年交投熱絡,股市總市值已躋身全球第十大證交所,而這樣的榮景,其實也是印度經濟改革的「甜蜜點」之一。「印度的企業偏小,股票市場是讓企業成長的重要管道,我們必須利用這段股市榮景,打造更多有競爭力的企業。」查汗說,目前手邊已有五到六家小公司,準備在孟買證交所的SENSEX指數主板掛牌上市。

對於西方資本市場一片樂觀看待,卡圖里亞說,印度的確值得世界關注,「說難聽一點,我們未來三年的經濟成長展望樂觀,是因為全世界總體經濟的客觀環境有利印度,而不是印度做了什麼偉大的事。」

 

印度經濟


基礎建設動了多少,人民生活就能改變多少

 

這個說法,得到印度政府前首席經濟顧問迪帕.納亞(Deepak Nayyar)的呼應,「未來三年,印度經濟成長率的確有機會超越中國,但是,經濟不會『自動』成長。」他認為,客觀條件給了印度最好的翻身機會,西方資本市場的樂觀不是沒有道理,但印度必須動起來。

「基礎建設,這絕對是印度抓住翻身機會的第一件大事!」在他看來,有條件、有政策、有預算,印度儼然已經站在擺脫窮困宿命的轉折點上,「但,我們不能只有三年的榮景,人均GDP成長率七%,要維持十年才能讓所得翻倍。其次,經濟成長的果實也必須確實能讓印度人的生活改善,這是政府未來必須思考的事。」

說到這裡,他提到了印度的最後一個甜蜜點:「我們的人民,真的夠窮了!」窮,一方面代表人力成本低廉,有利於整套翻身工程力拚製造業的主軸;另外,這也代表了印度人有強烈的翻身企圖。

我們的最後一站是孟買,印度第一大城與金融中心,國際都會元素隨處可見;不過,屬於印度特有的矛盾節奏也仍然存在。

行駛於市區,司機先生不時介紹這個讓他驕傲的城市,「這裡是全世界最美的海灣……,看左邊,那有全世界最貴的豪宅。」但有那麼一回,他要我們向右看,「進去一點,就是全亞洲最大的貧民窟……。」

塞車的情況比新德里更加嚴重,喇叭音量也不遑多讓。司機先生每天工作八小時,每月收入大約新台幣四千至五千元,和印度一般中學畢業程度的上班族相當,「不會想太多,日子過得去就好。」

據說是因為長久以來根深柢固的種姓制度使然,印度人還算能夠安於現狀;但即使如此,我們的司機還是忍不住按了一長聲喇叭,嘴裡跟著碎念一番。

我想,他和所有印度人的內心裡,終究是期待擺脫一些什麼樣的宿命吧!「超越中國」是資本市場的題材,對於市井小民的真正意義,還是擺脫貧窮,站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點,二○一五年,是他們最接近夢想實現的一個新起點。

 

印度經濟

年輕人,看未來!

十年後,印度勞動力人口將比目前再多1億人,只要年輕世代未來都能就業,雙位數的經濟成長率,絕非幻想。


他們眼中的印度困境

 

印度經濟
尼米.寇斯勒
亞米堤大學MBA學生

印度的貪汙情況太嚴重了,不只是高官,不只是政府,我的感覺是幾乎所有人都會貪汙。聽過學長姊說,找工作必須給錢、想升職加薪也得用買的。這種環境,我不認為能夠留得住有企圖心、有能力的年輕人。

我不是說自己多有能力,但我現在的確是想到海外謀求生路。

 

印度經濟
辛夏倫
印度商工部產業政策及推廣司司長

在政府部門,扭轉觀念是最困難的。

印度政府長期以來習慣把管制當成管理,對每項開放都保持戒心;現在,我們的政策是開放,是營造友善的投資環境,但政府的每個環節能不能改變長久以來的思惟,從管制導向變成效率導向,這是一個必須克服的問題。

 

印度經濟
迪帕.納亞
印度政府前首席經濟顧問

印度的教育仍不普及,在教育政策上,我們的政府太相信市場機制,以至於私立學校林立,他們通常只收相對家庭收入富裕的學生。

政府必須改善一般民眾接受教育的機會,否則,未來我們有的只是足夠的人數,而不是足夠的人力資源。

延伸閱讀

台灣應注意2020中日新關係

2020-02-24

央行表態考慮降息 謝金河:恐怕只有心理作用

2020-03-12

0056、00878...高股息ETF躍居台股人氣王!一文掌握7大挑選技巧,教你賺股息又賺價差

2020-08-24

陶朱隱園18億成交實價查不到 專家:踢到鐵板了

2020-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