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歐盟為何放棄希臘 三張圖表告訴你

歐盟為何放棄希臘  三張圖表告訴你
齊普拉斯

乾隆來

國際總經

Getty

957期

2015-04-23 14:46

齊普拉斯是希臘二十年來民意支持度最高的總理,但面對國家債務崩盤在即,歐盟決策官員們也不願再給轉圜空間,找中國、俄羅斯援助也無濟於事。﹁錢﹂途堪慮的希臘,該何去何從?

一位獲得人民高度支持,卻被金融市場唾棄的總理,會把希臘一千兩百萬人民帶向何方?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非常認真,他夜以繼日拚命找錢,希望能夠帶領希臘度過迫在眉睫的倒債大限,在付掉四月底十七億歐元的退休金以及部分公務員的薪水之後,雅典的國庫已經空空如也,剩下的現金,如果拿去還即將到期的IMF〈國際貨幣基金〉欠款,五月公務人員薪水就發不出來了;如果選擇發薪水,就等於跳票、退出歐盟以及經濟崩潰。

齊普拉斯是希臘二十年來民意支持度最高的總理,在元月底大選勝利後,齊普拉斯的新內閣立刻提出一連串「惠民政策」,重新提高被前任總理刪減的退休金、立即調升基本工資達四五%、喊停用來償債的公產出售計畫。另外,還對低收入戶給予食物補貼以及免費供電,軍人的薪水不只回升到債務危機之前的水準,還外加過去四年減薪的補償。

 

希臘債限

 

擁七成支持率的總理忙軋錢


安內之後,立刻爭取外援,齊普拉斯親自拜訪德國總理梅克爾以及所有歐盟的一級決策官員,迅速在二月與歐盟簽訂意向書,希臘將對歐盟重新提出新的經濟改革方案,交換歐盟最終的七十二億歐元貸款。接著,齊普拉斯與他的閣員們像陀螺一樣在歐洲、美國與亞洲奔跑,三月底副總理帶著外交部長跑了北京,四月八日齊普拉斯更親自北上莫斯科找普丁。

快速安內與積極爭取外援,讓齊普拉斯獲得全民擁戴。選後一周的惠民政策出爐後,齊普拉斯支持度創下六八%的新高,一直到三月底剛公布的最新民調,即使國家債務崩盤在即,他的支持率還創下將近七○%的新高。

天天跑三點半的齊普拉斯雖然焦頭爛額,卻堅持高度的自尊,他說:「希臘不是到處向人借錢的乞丐,經濟危機不只是希臘自身的問題,更是整個歐洲的危機。」成為全球媒體焦點的希臘財政部長瓦魯法奇斯〈Yanis Varoufakis〉,也駁斥持續不斷的「退出歐盟」〈Grexit〉傳言。四月十八日,他在華盛頓拜會歐巴馬時又說:「退出歐盟是反歐洲的攻擊,……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用盡睡覺以外的每一分鐘,與債權人達成合理的償債協議。」

瓦魯法奇斯說得感人,但是,他與齊普拉斯能夠睡覺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德國股市在四月十七日一天暴跌三一○點〈二.五八%〉,單周重挫五%,連帶紐約股市也跌近三百點,原因之一正是希臘大限將至,歐盟財政部長預定四月二十四日將在拉脫維亞聚會,希臘原本應該提出具體的經濟改革方案,但是,齊普拉斯至今沒有動作,德國財政部長、IMF總裁拉嘉德,還有一干歐盟財長都發表強硬談話,最終的審判日,即將來臨。

歐盟決策官員從來就認為齊普拉斯是麻煩人物,梅克爾已經不再發表任何對希臘的評論,德國財政部長薛伯勒、拉嘉德、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口徑一致,希臘只有一個選項:依照合約還債,絕對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薛伯勒說:「沒人知道齊普拉斯要做什麼……,他跑去找俄羅斯、中國借錢,我沒有意見,只要照合約還債即可。」德拉吉也說:「能救希臘的,只有希臘自己!」他還強調,歐洲央行已經有充足的工具,來因應可能的金融動盪。

至於金融市場,根本就沒人相信齊普拉斯,最敏感的希臘股票市場從去年五月,齊普拉斯聲望拉高之後就不斷下跌,至今瀕臨腰斬;希臘三年期政府公債利率在去年十月升破五%,最近已經突破二五%;史坦普信用評等公司在四月十五日將希臘政府債信評等打入垃圾等級;而希臘債券的違約信用交換合約,早就飆破兩千點〈二○%〉,等同預告希臘破產。但是,齊普拉斯還是繼續認真跑三點半,跑給希臘選民看。

 

希臘經濟

 

希臘經濟

 

希臘經濟

 

找中、俄籌錢都救不了火


三月二十五日,希臘副總理茲拉加薩基斯與外長柯恰斯訪問中國,這是希臘新政府上台後首次訪問中國。去年李克強訪問希臘,責成中國中遠國際買下比雷埃夫斯港六七%的股權,作為中國「一帶一路」最重要的地中海中繼港,但是齊普拉斯元月勝選之後卻片面喊停,讓李克強顏面無光。這回到北京叩拜,說願意完成交易,齊普拉斯面子裡子都輸。其實就算交易順利完成,最多也就帶來八億歐元的資金,填牙縫都不夠。

四月八日,齊普拉斯找普丁談「對等合作」,本質上就是籌錢。可能的財源有四個,一個就是普丁直接借款,替希臘補足七十二億歐元的歐盟借款缺口;第二則是普丁將希臘排除在歐盟農產品禁運名單,買點希臘農產品;第三個則是希臘同意轉買俄羅斯的天然氣,用未來採購換現金;第四個則是將希臘第二大城市的港口薩隆尼卡〈Thessaloniki〉賣給普丁。

自己有財務危機的俄羅斯,根本沒有救希臘的能力,但是,齊普拉斯自己送上門來,對普丁來說是一枚可以玩弄的活棋,特別是在中國搞亞投行,把美國弄得灰頭土臉之際,如果能把落在歐美手中的希臘,叫回莫斯科的談判桌上,無疑是普丁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又一次勝利。

可想而知,齊普拉斯盤算的四個財源,都碰了軟釘子,普丁特別叮嚀,雙方只講「建立相互尊重的互惠關係」。最終希臘片面放話給反對梅克爾的德國媒體,說希臘將要買俄羅斯天然氣,並可從購買天然氣的合約裡,「預支」三十至五十億歐元的現金。

其實,不論是中國或是俄羅斯,都不可能出手救援希臘,歐盟已經投在希臘高達二千四百億歐元,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承接得了這麼龐大的債權,普丁與習近平頂多從中撈一點利益,如此而已。

齊普拉斯其實也知道他沒有選擇,跑莫斯科、北京、華盛頓,只是做給希臘選民看。他甚至動到獨立於政府之外的希臘正教〈Orthodox Church〉頭上,去拜訪大主教希望能夠共體時艱,把教會資產拿出來避免財政破產。

 

五月十二日大限將至


四月十八、十九日,希臘與歐盟、歐洲央行的官員在巴黎召開臨時會議,看看能不能在四月二十四日歐盟財長會議之前,磨出具體的經濟改革方案。四月底,發出十七億歐元的薪水與退休金,五月六日,償還IMF一億八千六百萬歐元的到期債務,之後就沒錢了。

走到這裡,齊普拉斯只能再次訴諸選民,也就是舉行全民公投。

方案之一是公投接受歐盟既定的償債方案;方案之二是違約,退出歐盟、推倒重來。前者違背齊普拉斯承諾「一定重新議約」的選舉支票,後者則意味著經濟大倒退、金融體系崩潰,連退休金都化為泡影的悲慘未來。

人類的歷史總是充滿了集體愚蠢的錯誤,當希臘伸手從歐盟獲得二千四百億歐元借款的那一刻,希臘已經喪失了國家主權。雅典大學的教授哈濟斯〈Aristides Hatzis〉描述得極為貼切,他說:「齊普拉斯最大的問題,就在他SYRIZA政權裡,有太多業餘的新人,他們根本不了解全球經濟是如何運作,只關在家裡,幻想債主會慷慨把二千四百億歐元的債務一筆勾銷。」

希臘悲劇裡的代表人物伊底帕斯,是位正直、聰慧、熱愛城邦與人民、勇於承擔責任的英雄,他有崇高的道德,卻在無知及命運捉弄之下,犯下亂倫娶母、自衛弒父的人倫悲劇。

二十一世紀的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正在認真地帶領他的國家與人民,重蹈先祖所寫下的一齣又一齣、像噩夢那樣揮之不去的希臘悲劇。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希臘悲劇最終回:全民淪輸家

2015-07-16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民粹與激情的代價

2015-07-09

「變形蟲」齊普拉斯的政治勒索

2012-06-14

生活沒更好?希臘經濟復甦的真實面目

2018-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