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希臘倒債效應 3套劇本衝擊全球

希臘倒債效應 3套劇本衝擊全球
(圖片/Bloomberg)

楊紹華

國際瞭望

Getty

967期

2015-07-02 11:11

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一,希臘銀行不開門,ATM關機一天,依目前計畫,直到以公投決定是否接受債主條件的七月五日以前,這裡的銀行都將大門深鎖,ATM每天最多也只能吐出六十歐元給你,相當於四張雅典生態動物園的門票售價⋯⋯。

這個慘況,只是希臘瀕臨實質破產的第一場景。

六月三十日,歐元區對希臘的紓困到期,積欠IMF(國際貨幣基金)的十六億歐元(約合新台幣五百六十億元)確定賴帳,一連串的效應正式啟動。首先,依據希臘在今年二月間所簽訂的紓困延期合約,一旦對IMF的債務跳票,歐洲金融穩定基金(EFSF)就有權要求希臘「立即」償還過去所有的紓困金,這筆錢,超過一千四百億歐元。

如今連十六億歐元都拿不出來的希臘,當然懶得理會這筆天文數字爛帳;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對IMF耍賴,依據作業準則,歐洲央行(ECB)已經有充分的理由,切斷對希臘的緊急流動性支援(ELA)。

這條血脈一斷,希臘的資本管制絕不可能只是短期措施,國庫空虛加上銀行沒錢,各種民生物資與公共服務的供給瞬間短缺。接下來,沒有歐元可用的希臘被迫得重新發行過去的貨幣「德拉馬克」,正式退出歐元區,而雅典工商會主席已提出警告,當希臘重拾舊貨幣,這個國家的購買力將在一日之內減少四成,數周之內減少七成,人民生活困苦可以想見。

當然,因為積欠的外債一路違約跳票,希臘往後也幾無可能發行債券,再跟其他金主伸手借錢。

希臘的悲劇無可避免,那麼,它對這個世界的經濟、金融,又會造成什麼樣的衝擊呢?不斷歹戲拖棚的「希臘脫歐」戲碼,這回還能轉危為安嗎?機會不是沒有,但它掌握在一個失去耐心的女人、以及所有希臘人的手中。

 

劇本一:公投通過改革,660億救命錢馬上撥出


事情是這樣的,雖然六月三十日已對IMF違約,但若依照管理作業準則,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最慢可以在一個月之後,才將希臘違約的情節上報理事會,在此之前,IMF的紀錄簿上還不會標記著希臘「違約」,僅是「滯納」,前面所提到的種種效應,如歐洲金融穩定基金開始要債、ECB切斷金流等,也暫時不會發生。

「拉加德願意延緩上報違約事實,這是希臘災難不致惡化的先決條件。」德意志銀行在最新報告中如此強調。只要拉加德「配合」,希臘的政府與人民還有時間覺悟。

但是,時間真的不多了。一方面,除了已經被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搞到怒不可抑的拉加德之外,沒有人有把握IMF何時會正式宣布希臘「違約」;另一方面,同樣讓人沒把握的是七月五日的公投結果。

根據希臘媒體初步民調,在公投議題拋出後,過半數民眾表達願意接受債權人條件;如果這份民調最終能反映在公投結果上,希臘悲劇或許還能延緩上演。

原因在於,只要希臘民眾明確表態,對歐元區領袖來說,就代表希臘與各債權人有達成協議的強力基礎,至少可先獲得七十二億歐元的紓困金。這筆紓困金無法迅速到位,其中多數需要經過歐元區各國議會通過,但有一筆來自於歐洲央行「證券市場計畫(SMP)」的救命錢,卻能立即撥出。

這筆錢,是歐洲央行在二○一○至一一年間購買希臘公債所產生的獲利,金額約達十九億歐元(約合新台幣六百六十億元),只需歐元區財長同意即可動用,不需經過議會的冗長討論。十九億歐元不算多,但足以償還IMF的欠款,若此,希臘短期內不算正式違約,ECB仍會輸送金流,歹戲再度成功拖棚,短期之內轉危為安。

不過,這套劇本的關鍵在於公投結果,而德意志銀行分析,「齊普拉斯在日前宣布公投時,他的談話明顯是呼籲民眾投下反對票,反對債權人的改革方案。」在此之下,樂觀劇本能夠上演的機率,各界其實並不看好,太平洋資產管理公司(PIMCO)前總裁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就已公開表示,在齊普拉斯宣布公投之後,希臘脫歐的機率已升高到八五%。


希臘

 

劇本二:公投不支持改革,歐洲央行出面滅火


希臘脫歐是希臘人的悲劇,但會不會造成全歐、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的動盪呢?


首先必須了解的是,對於希臘來說,歐洲央行是目前最重要的資金紓困來源,然而歐洲央行繼續救援的前提,是「希臘財政可預測」;換言之,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固然說過「不計代價(Whatever it takes)捍衛歐元」,但若希臘公投決定反對改革,造成脫歐成真、財政命運不見光明,那麼德拉吉的「不計代價」,就只能針對抑制希臘脫歐效應擴散的危機處理。

在六月二十六日的報告中,花旗銀行對危機擴散的程度預測,提出一套「震度勉強可接受」的劇本。

花旗銀行分析,目前希臘的剩餘債務雖高達三一五五億歐元,但其中多數債權屬於歐元區官方機構,來自民間的債權僅占一七.五%、約五五○億歐元,以這個數據來看,花旗銀行認為,希臘違約連環爆或許只會是歐元區大頭們的麻煩,其餘債權人受到的傷害「不算太大」,「負面衝擊應該能夠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報告強調。

除數字分析外,花旗銀行仍把希望寄託於德拉吉的「不計代價」之說,「我們相信,德拉吉的這句承諾仍然有效!」一旦希臘脫歐的效應有失控擴大的可能,德拉吉不排除會以加碼QE的手段,建構更高大的防火牆。

事實上,德意志銀行也有提出「希臘脫歐不致感染全球」的論點,依據資料,若與一○年希臘債務危機發生之初的時間相比,如今,歐洲民間金融機構對希臘的曝險部位已「戲劇性地降低」。

 

希臘

IMF總裁拉加德(左二)是希臘短期內是否宣告違約的要角,但她已對齊普拉斯(右一)失望透頂。

 

希臘

 

劇本三:葡萄牙受波及,歐債危機重演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在德意志銀行的數據中,雖然民間金融機構對希臘的曝險部位大幅降低,但對於其他同樣曾被貼上「歐豬」標籤的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等國,曝險狀況卻沒有明顯減少。

於是,希臘脫歐對於全球金融有著這樣一套最具「黑天鵝」色彩的劇本:若市場風險意識開始拉高歐豬國家的債券殖利率,這些國家會不會也將開始出現償債困難的風險,進而對金融機構造成大規模的衝擊?

在希臘倒債危機高升的六月下旬,市場的確也開始關心葡萄牙的財政狀況;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六月二十三日的報導,葡萄牙正因嚴格的撙節措施,面臨四十年來最險峻的經濟衰退,報導引述專家說法:「若希臘違約,葡萄牙的公債殖利率將首當其衝。而該國目前的經濟狀況,顯然無法對抗這波衝擊。」

攤開預估數據,希臘今年的財政赤字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率為三.六%,葡萄牙則是三.一%,更加令人擔心的是西班牙,財政赤字估計將占GDP的四.六%;此外,當年一度傳出償債困難的法國,也達三.八%。

幾年前,各界探討歐豬危機時所常用的指標:歐盟成員國的財政赤字占GDP比率不得超過三%;在希臘破產的此際,上述國家盡皆破表,自然增加了市場對其加速抽資的可能性。

而若這套劇本如實上演,希臘連續違約導致歐豬國家公債殖利率急升,那麼,對於這個世界的衝擊又是另外一套故事了;在世界的彼方,美國,末日博士魯比尼已提出警告,如果歐元區領袖沒有妥善處理希臘危機,美國股市恐怕也將開始急轉直下!

直至目前,歐豬國家的公債殖利率仍未出現急升走勢,現階段希臘脫歐的戲碼仍以「能接受的震盪」可能性最高,至於未來,則要看ECB的應變、IMF的態度,當然,還有希臘人七月五日的重要決定。

延伸閱讀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民粹與激情的代價

2015-07-09

歐盟為何放棄希臘 三張圖表告訴你

2015-04-23

黑天鵝盤旋歐洲上空—— 面對希臘變天+歐洲QE的撞擊

2015-01-29

全球經濟危機時刻

2013-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