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認錯經濟學.韓國

鄧麗萍、陳前康

國際瞭望

2016-03-30

出口、GDP衰退;企業面臨紅潮衝擊;青年承受低薪壓力;這不只是台灣的痛處,也是韓國的困境。韓國總統朴槿惠3年前提出「創造經濟」政策,試圖糾正過去50年獨厚財閥的錯誤,替經濟與社會結構轉骨。《今周刊》跨海追蹤,一窺這個深陷危機的國家如何改變。

貧富差距大
自殺率飆升
失業率攀高
繁華的韓國


過去,韓國扶植財閥⋯⋯
財閥在每個年代藉著不同產業振興韓國經濟,
紡織、重工、電子和高科技等產業,都有他們的身影。
後來,更使韓國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
2012年,財閥占GDP比重達到82%。
但是,經濟繁榮卻帶來社會苦果⋯⋯


現在,沒有比台灣好⋯⋯
韓國社會分配不公的影響逐漸顯現,
貧富所得差距在8年間,從5.57倍拉大到7.34倍。
自殺人數每天平均近40人,是OECD成員國之最。
甚至經濟每況愈下⋯⋯



宏偉氣派的高樓,櫛比鱗次地聳立,這裡,是韓國首爾最繁華的江南區,就像台北的信義區。
對台灣人、乃至全世界來說,江南區因〈Gangnam Style〉一曲點擊率超過二十億次而暴紅,它不僅擁有全韓國最高的房價,也是超級豪宅和有錢富豪的聚集地。

早上八點多,江南地鐵站十一號出口,可見許多身穿黑色大衣套裝、西裝筆挺,邊走邊看手機的上班族,準備進入各大企業的宏偉大樓工作。

但特別的是,也有不少輕便裝扮、一襲襯衫牛仔褲的年輕創業者,背著筆電穿梭在人群中。新創公司Toss Lab創辦人之一李永福(Lee Young Bok),就是其中的江南「新住民」。創業之前,他曾在三星電子服務將近六年,卻在二○一四年毅然離職,與三名韓國年輕人共同創業,開發了企業通訊軟體「JANDI」,目前有三萬個來自台灣、韓國和日本的企業用戶。

認錯一〉扭轉「地獄朝鮮」
政府統整企業資源 輔導青年創業


以前的韓國年輕人,大學畢業的前三個工作志願是大企業、公家機關、智庫。但現在,他們有了更多選擇。這批江南新住民,約莫三年前,搭上韓國「創造經濟」新路線的快車,開始停泊在這裡、形成創業聚落。

一三年二月,韓國總統朴槿惠上任後,大力推動「創造經濟」政策,由政府帶頭,統合大企業的資源,為年輕人搭橋鋪路,要讓創業公司成為韓國經濟的新驅動力,其背後的原因是,韓國已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這三個數字,透露出韓國當前的困境:
首先,出口金額連續十四個月呈現衰退,創史上最長衰退紀錄。
第二,去年GDP僅二.六%,創三年新低。
第三,青年失業率高達九.二%,創十五年來新高。

過去,韓國財閥掌控了國家經濟,包括三星、現代等前三十大財閥,營收竟然占GDP的八成,韓國甚至被畫上「三星共和國」的等號。而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正是當年扶植三星等財閥起飛的推手。
但,朴槿惠卻公開承認錯誤,並致力於扭轉過去政策造成的偏差。

一二年競選總統時,朴槿惠疾呼:「必須改正之前『最大限度發揮大企業優勢的政策』中的錯誤之處。」並承諾勝選後,將推出發展中小企業和新創的振興經濟政策。一四年就職一周年,她再度重申:「如果不能改變經濟結構和錯誤的慣行,韓國就沒有未來,就不能阻止持續的低成長。」

因為過去扶植財閥的代價就是,貧富差距擴大、中小企業消失、青年失業率飆高。此時,韓國處境,就像國旗上的太極圖案,光明面和黑暗面並存,當韓國上一代享受經濟富裕果實,年輕人卻籠罩在「找不到工作,買不起房子,連自己都養不活……」的「地獄朝鮮」裡。

當台灣年輕人為低薪、高房價而苦悶時,韓國的處境並沒有比台灣好,但危機感和憂患意識,讓韓國人更加急迫創新和改變。最近,彭博就把韓國評為「全世界創新能量最強的國家」,贏過德國、瑞典、日本和瑞士等國,理由就是:「韓國對創業的重度投入、焦慮感和迫切感」。

韓國和台灣,就像一對難兄難弟,正面對相同的經濟和社會困境。但,這也是台韓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的最關鍵時刻。重振經濟,都是亞洲兩位女總統朴槿惠、蔡英文上任後的第一要務。

朴槿惠上任三年,雖然「創造經濟」政策仍未有驚人成果,但韓國已開始出現有別於以往的改變:
過去的首爾江南區,原本是有錢人出沒、財閥大樓林立之地;現在,卻成了孕育年輕人創業的「車庫」。原本拿盡政府好處的大財閥,現在卻必須出錢出力,扶植中小企業和年輕創業家。江南區的改變,象徵著韓國「擺脫重工,鼓勵新創」的經濟新路線。

認錯二〉財團吐出資源
提供資源資金 年輕人輕鬆創業


「這是韓國史上,年輕人創業、投資韓國新創公司的最佳時期。」首爾江南區功能最多元、規模也最大的科技育成聯合辦公區「夢園」(D. Camp)總經理金光鉉直言:「原因是,政府推動『創造經濟』政策全力支持。」

有別於美國矽谷的車庫創業文化,韓國新創的特色是,政府拉大企業一起合作,拿出一堆資源與資金,讓年輕創業家進駐首爾黃金地段的江南區。年輕創業家只要帶著腦袋來這裡上班,一切設施免費。

矽谷花了三、四十年,慢慢建立起創業生態體系及創業文化,韓國卻希望用三年時間全部到位。現在,無論是基礎建設、法規、股權架構、資金、創業生態體系,韓國政府在短時間內就已萬事俱備,為新創產業提供支持。

法規上,除了提供稅務優惠,鼓勵新創企業之間的購併外,也放寬企業監管法律,讓大公司能把資金用在購併新創公司,活絡創業生態。一三年七月,韓國政府更為小型企業推出第三個股市Konex,並鬆綁新創公司上市相關財務限制,幫助他們更容易到市場上募集資金。

「這些都是台灣看不到的。」台灣新創競技場執行長黃蕙雯發現,韓國政府擁有統合資源的魄力,大企業也意識到必須出錢出力的使命感,加上韓國團結的民族性使然,更容易動員、形成集體行為,政策執行度也更高。

整個韓國,就像一個大型的新創育成中心,或者「全世界最大的新創公司」,六成的創業投資是政府支持的。而成功的新創公司,也開始回頭拉拔新秀,展現韓國人善於打群架、彼此拉抬的共榮思惟。

走進位於首爾江南區現代集團大樓的谷歌(Google)首爾創業園區,約六百坪的寬敞空間,飄著咖啡香。早上十點,已有約五十名年輕人聚精會神地坐在開放式活動區,聆聽超微半導體(AMD)主辦的課程。

曾在矽谷創業、現為谷歌首爾創業園區負責人林晶民指出,「韓國去年新設企業創紀錄,逾九萬家,主因是政府積極培育新創企業。」這也是為何,即使谷歌在韓國市占率僅四%,卻在首爾設立亞洲第一個創業園區的主因。

一一年以來,科技新創公司的數量增加了八○%,科技育成公司更超過五十家。然而,韓國政府和大企業傾力扶持的創業模式,到底是母雞帶小雞,還是揠苗助長?

「政府過度扶持可能會造成一些殭屍企業。」新創者聯盟(Startup Alliance)董事總經理林正郁如此坦言,但依然樂觀說,「整體而言,有了韓國政府的大力支持,韓國的創業生態體系近年來發展得更完善。」

初春的首爾,仍是接近零度的天寒地凍,創業風氣卻格外火熱,被寄予厚望,成為帶動產業轉型的下一步。

過去,韓國和台灣以硬體製造和設計代工為主,但現在,韓國已快速轉向,愈來愈多新創如電商Coupang、社群軟體Kakao等,加入「獨角獸俱樂部」(市值逾十億美元的未上市企業),都可看見韓國創業蓬勃發展的成果。

從首爾驅車往南,來到三十公里外,位於京畿道的板橋科技谷(Pangyo Techno Valley),如同新北市之於台北市,平日車程約二十分鐘,但塞車就要花上三倍的時間。

認錯三〉重工帝國轉向
打造新科技園區 提供租稅優惠


這裡被稱為「韓國矽谷」,是仿照英國的「科技城市(Tech City)」概念所打造,並作為遊戲產業、金融科技和物聯網等新科技的育成園區。

很多人以為,韓國輸出文化產業最多的是影視或音樂,但遊戲實力不容小覷。去年韓國遊戲業市場規模突破十兆韓元(約二九六○億元新台幣),線上遊戲年產值是台灣十倍,每年推出線上遊戲新品,更是台灣二五○倍。

因此,韓國政府將遊戲產業作為板橋科技谷的發展重點之一,試圖重振因中國崛起而委靡不振的遊戲產業。韓國最大遊戲公司NEXON,就設在板橋科技谷。

走進落成不到兩年的NEXON大樓,每層樓都擺放著他們出品、家喻戶曉的遊戲角色模型,包括:跑跑卡丁車、楓之谷、爆爆王等。不僅如此,從員工餐廳、健身房、藝廊、展演廳、睡眠室、托兒所、空中花園等,一應俱全,堪稱「幸福企業」。

近晚時分,踏上NEXON頂樓的空中花園,只見三兩員工在慢跑,也有人抽菸透氣,彷彿是加班前的過渡時光。從頂樓望去,盡是一棟又一棟嶄新落成的大樓,NEXON全球業務部本部長李炳旭一一指點,毗鄰是韓國第三大遊戲公司NHN Neowiz、東南方則是韓國第二大遊戲公司NC Soft等。

「韓國政府祭出誘人的租稅優惠,吸引許多遊戲公司進駐板橋科技谷。」李炳旭解釋。除了NEXON外,韓國前十大遊戲公司,就有八家進駐板橋科技谷,並帶進許多小型遊戲開發商,被喻為「遊戲產業的誕生地」。

認錯四〉大企業釋出專利
預計育成五千家新創 邁向國際


這座拔地而起的科技谷,也是「京畿道創造經濟創新中心」的所在地,而它,僅僅是散布在韓國各行政區域、十七個創造經濟創新中心的其中一個。

短短一年半,韓國成立了十七個創新中心,由十五家大型企業「認養」,功能類似育成中心,為新創和中小企業提供資金、技術支援,並以「一中心一特色」模式,活絡地方經濟。舉例來說,最早運作,也最成功的「大邱創造經濟創新中心」,由三星資助,以物聯網、自動化技術研發為目標。除了提供設備外,三星還派駐工程師,每年為二十家企業進行技術升級。

韓國政府推動產業升級的魄力,展現在整合大企業及新創團隊的合作共生上。朴槿惠更是跑遍大江南北,親自出席了每一個創新中心的成立儀式。

肩負韓國產業政策研擬的重要智庫、韓國產業研究院(KIET)研究委員朱大永指出,「在政府發起『創造經濟』政策之前,韓國財團對於扶持新創公司沒什麼興趣,但現在這些大企業的態度已經改變。」政府不僅號召大企業出資,還鼓勵他們釋出專利,其中,三星已開放三萬六千筆專利,免費讓中小企業使用。

而簽下多項自由貿易協定(FTA)的韓國,創造經濟的最終目標是瞄準海外市場。根據未來創造科學部的規畫,一七年底之前,透過這些創新中心,育成五千家以上新創公司,並協助他們把業務推向國際。

經濟新動能一〉物聯網

打造實驗城市
力拚IT產業躍進


「在原有的科技基礎上,提高附加價值和創造新產值,是創造經濟的核心理念。」朱大永表示,十七個創新中心,代表的是韓國產業升級政策的落實。而物聯網、生技保健、化妝品、新能源、機器人、遊戲和文創等,將扮演韓國經濟的新成長引擎。

五個月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韓國,特別走訪「京畿道創造經濟創新中心」,並參觀了物聯網技術實驗室。

在京畿道創造經濟創新中心,有物聯網實驗室、3D列印實驗室、移動通訊實驗室、金融科技支援中心等設施,例如:動輒四萬美元至十萬美元(約一三二萬元至三三○萬元新台幣)的3D列印機,統統免費讓新創公司使用,公共辦公區也是全天二十四小時開放,大大降低了創業成本。

這個在去年三月設立的創新中心,由韓國電信巨頭KT出資建設,除了瞄準遊戲、金融科技等創新服務之外,也背負著物聯網發展的使命。

物聯網產業,不僅是各國推動製造業升級的兵家必爭之地,更被韓國視為「經濟救命丹」。原因是,以資訊與通訊科技(ICT)產業為命脈的韓國,ICT不但在一五年呈現零成長,甚至未來前景也不太樂觀。當ICT衰退之際,唯有物聯網產業仍能保有高成長。

韓國未來創造科學部公布的「二○一五年物聯網產業實況調查」指出,去年物聯網產值高達四.八兆韓元(約一四二四億元新台幣),較一四年成長了二八%。因此,韓國政府決心要為物聯網量身打造合適的育成政策。

物聯網產業包羅萬象,主要可分為裝置產品、網路、平台和服務四項,現階段裝置產品占最大宗,幾乎占物聯網總產值的一半。但韓國政府打算把育成重心放在平台和服務,因為在紅色供應鏈追擊下,裝置產品的技術落差很快就會消失,而且裝置產品很快趨向飽和,反倒是平台和服務的成長空間相當大。

今年韓國財政預算分配,物聯網產業將獲得六.二兆韓元(約一八三九億元新台幣),比去年的四.八兆韓元(約一四二四億元新台幣),足足增加了近三成,可見韓國政府大力扶持物聯網產業的迫切性。除了在松島市打造物聯網實驗城市之外,京畿道創造經濟創新中心瞄準兒童安全、遠距醫療、智慧家庭為主的物聯網服務。

國際電信聯盟(ITU)最新報告指出,韓國高居「資訊通信技術發展指數」(IDI)排行榜全球第一名,是加速推進物聯網發展的一大利基。目前,韓國共有一千二百多家物聯網公司,其中有近五成是提供物聯網服務,已成為推動韓國新經濟的主力產業。

經濟新動能二〉新能源

電動車電池技術已領先
目標市占超越日本



新能源是未來大勢所趨,也是韓國政府瞄準的亮點產業。在許多人印象中,電動車電池的生產和技術,主要由日本廠商把持,事實上,韓國已經後來居上。

「韓國在電池方面的技術優勢至少領先十年,暫時沒有人能超越。」德國最大的應用科學研究機構──弗勞恩霍夫協會的材料專家菲力克.荷奇(Felix Horch)指出,現在世界上最好、最便宜的電動車電池技術,就掌握在韓國公司手裡。

據日本具權威的調查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 資料顯示,過去全球電動車電池有過半由日本企業供應,尤其是日本松下(Panasonic)幾乎一枝獨秀,但近年來,韓國電動車電池市場市占率卻不斷攀升。

就連日產汽車(Nissan)進軍電動車市場,合作的對象不是最大的松下,而是韓國的LG化學。目前LG化學市占率為一一%,為二十家汽車公司生產電池,包括通用、VOLVO、戴姆勒、福特、現代和起亞等。

去年十月,消息傳出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也要找LG化學供應電池,帶動LG化學股價大漲超過六○%。再加上,LG化學積極進軍中國,在南京擴建十萬輛電動車電池產量,市場預料,到二○二○年,LG化學將扳倒松下,篡位為王。

在政策上,韓國政府把電池技術當作戰略支持產業,一五年投入一兆八千三百億韓元(約五四九億元新台幣)於電動車及能源儲存系統等新產業領域。

目前全韓國已設有上千個充電站,未來將加速布局,一八年以前,首爾將增設十萬個路邊充電站,可望領先全球,成為充電站最普及的國家之一。

經濟新動能三〉生技、化妝品

財閥先後卡位
搶攻全球保健商機


來到距離首爾一小時車程外的烏山市佳長產業園區,這裡是占地六萬多坪的愛茉莉太平洋故事館和廠房,冬末春初,雖然花樹皆落葉,卻一點都不見蕭瑟。

那是因為,愛茉莉太平洋生產線滿載,去年更全年無休,年產一萬五千噸化妝品,甫出廠就送往國內、中國、日本等地。這個韓國最大美妝集團,正瞄準歐美市場。

不僅如此,愛茉莉太平洋首席戰略官金昇煥受訪時指出,醫療保健市場是高齡化社會中最有潛力的產業。「除了繼續拓展美妝品牌銷售外,我們也積極進軍保健食品。」

在全球景氣蕭條、紅色供應鏈威脅下,韓國重工業和製造業陷入成長停滯的困境,生技和化妝品是少數逆勢成長的產業,扮演著新的成長引擎。

這也反映在股價上。亞洲股市去年表現最好的十家企業中,有七家是韓國企業,其中,完成肺癌與糖尿病治療臨床實驗的韓美科學及旗下韓美藥品、開發關節炎藥物的 Celltrion等,股價漲幅數以倍計,都是生技相關產業公司。

韓國未來創造科學部的資料則顯示,二○二四年之前,全球生技保健市場規模將成長至二兆六千億美元(約八十五.八兆元新台幣),超越半導體、化學、汽車等韓國主力出口產業的市場規模。因此,韓國政府成立了KIST(Korea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基金工程中心,並設立科學園區,積極與先進國企業建立合作聯盟關係,將未來發展目標鎖定在生技業。

面臨智慧型手機銷售落漆的三星、LG等大財閥,也大舉布局生技業。三星旗下生技製藥事業已斥資新台幣約二四三億元,在韓國建造新廠,預計一八年完工後,可望躋身全球最大代工藥廠,並把生技視為新的成長動能。

陷困境〉年輕人求職競爭
求學起努力補習 就業後工作超時


從生技美妝、物聯網、新能源、遊戲等產業創新計畫,韓國政府不惜砸大錢、開新路,替經濟轉骨,其背後的驅動力,是為了解決年輕世代的困境。

由於經濟成長不如預期,沒保障、沒福利的兼職與派遣職缺比重增加。官方研究機構韓國勞動學院資料顯示,去年獲得工作的韓國青年,近三分之二是兼職或派遣工。

二十六歲的金希珍,畢業於排名前二十大的韓國淑明女子大學,她和許多韓國年輕人的期許一樣:畢業後能在大公司找到工作。然而,激烈的求職競爭,卻讓金希珍足足花了一年半時間、第二次申請、通過三關面試,才順利進入韓國時裝品牌龍頭集團衣戀(E-Land)擔任經理。

回想起漫長的求職路,金希珍坦言,待業在家一年半,壓力非常大,面對父母的期待和找不到好工作的煎熬,經常躲在房間以淚洗面。「為了提高競爭力,我還去考了英文和中文檢定。」費盡心力擠進大公司的金希珍,現在年薪約四千多萬韓元(約一二○萬元新台幣),高出新鮮人平均年薪約二千萬至三千萬韓元(約六○萬元至九○萬元新台幣)的近一倍。

採訪這天是星期日早上,前一晚金希珍午夜十二點才下班,也是韓國上班族的寫照。韓國人工作時數之長,工作壓力之大,在已開發國家中一直名列前茅。即使再累,金希珍慶幸自己找到理想工作,依然對職場躊躇滿志。但,大部分韓國年輕人不見得能像她一樣進入好公司,只能陷入領低薪、買不起房子的地獄牢籠裡。

進好公司的傳統定義,就是收入高、公司穩定,讓父母臉上有光。為了擠進大企業,韓國人從識字開始就要很努力,補習、考上知名大學,甚至整型。金希珍指出,大學學費昂貴、找工作困難等問題,都讓年輕人感到焦慮。

提解方〉心靈、政策雙管齊下
推死亡體驗課程 老員工薪資遞減


長期面對競爭壓力,韓國人不如意時,比其他國家的人容易厭世,平均每天近四十人死於自殺,是OECD國家中最嚴重的,甚至被冠上「自殺王國」的汙名。

為了解救水深火熱的年輕世代,朴槿惠上任後,不僅推動創造經濟政策、鼓勵年輕人創業,甚至還撥款給首爾一家療癒中心,定期主辦免費的「死亡體驗課程」,透過拍遺照、寫遺囑、穿壽衣、躺棺木、舉辦告別式等過程,企圖激發年輕人的重生意志。

不僅如此,朴槿惠還提出「薪資遞減制」,也就是資深員工到了一定年紀後,將開始減薪,但保障可工作到退休或延退幾年,而多出的資金則用於招募年輕新血,提高就業市場的流動性。「現在正是為我們的子女和國家前途,做出重要決定的時刻。」朴槿惠率先在政府部門推行這項新政,許多大財團也開始跟進。

「未來幾年,將是攸關大韓民國成敗的關鍵時刻。」朴槿惠憂心忡忡,因為距離她二○一八年總統任期屆滿,剩下時間不多。

到底,韓國政府傾一國之力,扶植年輕創業家,會扭轉產業困境、帶來新動能,還是會造成資源配置的扭曲,再次將人民推向對立的兩極?這個不斷在危機中重生的國家,正在用時間來驗證成果。

延伸閱讀

第二十五屆國家品質獎「卓越經營獎」企業得主-順德工業 以五金文具生產為基礎 躍升高功率導線架全球第一大廠

2019-01-08

身教重於一切!「女兒奴」吳尊:若要選,我一定為了家庭放棄事業

2019-01-31

蔡明忠欽點 40歲林之晨接台灣大總經理

2019-01-31

微雕桌椅課本 拿下藝術首獎

2019-02-1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