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馬丁沃夫:剝奪年輕人未來 這件事很難被原諒

蔡曜蓮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攝影/石震達

1019期

2016-06-30 10:41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夫,是評論英國脫歐的不二人選,在本刊的獨家專訪中,他指出,英國脫歐下一步最明智的作法就是:冷凍公投結果。

馬丁沃夫(Martin Wolf)是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也是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固定成員,他不僅與世界重要國家央行總裁幾乎都有交情,甚至產、官、學界從美國財政部前部長蓋特納、PIMCO前執行長兼投資長伊爾艾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都推崇他的財經專業與敏銳度,他幾乎是公認「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專欄作家」。


定居倫敦的他,因為地理位置使他對英國與歐盟的政治矛盾有深切體悟,再加上他對經濟金融的獨到洞察,使馬丁沃夫成為評論英國脫歐的不二人選;脫歐公投結束後,他隨即行程滿檔,本刊原定的採訪時間也因此數度延後,沃夫於百忙中接受專訪,以下為採訪紀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曾經想過英國真的會脫歐嗎?


馬丁沃夫答(以下簡稱答):當然,從我們決定要舉行公投的那一刻開始,這就是一個可能的結果。但老實說,一直到前幾個星期,我都還覺得英國十之八九會留歐。


公投前兩周,離開歐盟的聲浪越來越高,我心裡非常沮喪。到投票當天,我覺得機率大約是一半一半,這個結局很震撼,但我沒有太過驚訝。


問:幾乎所有分析都指出脫歐不利英國經濟,那麼在你看來,人們為何會做此選擇?


答:總的來講,長期以來,媒體關於歐盟的陰謀論一直甚囂塵上。再來,很多保守派人士認為,歐盟侵犯了英國的主權,減少英國自主的權力,他們希望享有更大的控制權。


第三是經濟因素,金融風暴後,人們收入幾乎沒有增加,失業率一度嚴重惡化,人均收入和生活水準好不容易才回到風暴前的水平而已。第四,公私部門掌權者無能處理金融風暴,讓他們失去人民的信任。


最後也是最主要的因素—— 大量移民。過去二十年來,移民數量來到歷史新高,英國政府始終無力阻擋移民潮。以上種種因素加總,使多數人相信,我們必須離開歐盟,才能重新拿回控制權;阻止移民,才能讓生活回到二十、甚至三十年前的好時光。

 

如何影響全球經濟?
體質弱國家 須採激進行動止血


問:英國脫歐將如何影響英國、歐洲,甚至全球經濟?


答:老實說,我們真的不知道,真的、真的不知道!我不想要誇大這次事件的影響,但它真的影響深遠。


英國身為全世界相當重要的經濟體,倫敦更是主要的金融交易中心之一,它和世界、歐洲經濟都連動甚深,所以,英國的經濟動盪將對世界經濟造成巨大影響。


金融市場現在一片混亂,金融業在股票市場已經受傷慘重。我認為英國經濟會步向衰退,我還不知道這場衰退會有多嚴重。


最重要的是,它激起很大的不確定。我們不知道英國經濟會發生什麼事,我們不知道英國未來和歐洲的關係會怎麼演變,再加上我們也沒有完全從金融風暴中復原;市場利率還是很低,貨幣政策正常化還很難,英國、歐洲與全世界的經濟本來就已充滿了不確定,脫歐又讓不確定因素大增,人們更不知道該怎麼辦。


英國脫歐不致在歐元區釀成災難,但歐元區成長的步伐一定會因此更沉滯。接下來,歐洲央行會採取必要手段刺激經濟,某些財政體質較弱的國家,例如義大利,甚至必須採取更激進的行動止血。歐洲之外,美國升息可能延後,貨幣政策維持一貫寬鬆路線。

 

但是,最難預料也最令人擔憂的影響,其實是政治方面。英國脫歐對民粹、反全球化支持者來說,無疑是個勝利,例如美國的川普(Donald Trump)、法國民族陣線黨魁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等極端分子,他們掌權原本是令人難以設想的一件事,但既然英國脫歐都能真的發生,現在想像這些人當選也不是那麼不可能,但我還是覺得可能性不大。


不過,如果川普在英國的話,可能真的會當選吧(編按:沃夫語氣始終正經嚴肅,聽來不像是他的英式幽默)!只是他們一旦真的掌權,將讓經濟部門相關人士非常緊張,可能導致全球經濟嚴重衰退,其他的政治效應則是非常難以衡量。


問:公投結果是年輕人大多選擇留歐,老年人則否,這其中顯示的世代差異,您怎麼看?


答:年輕人對移民到來之前的英國並沒有概念,從他們出生開始,移民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他們對歐盟的存在很自然,也將歐洲當作個人求學、工作發展的選項;因此,脫歐將對年輕人造成嚴重的影響。


老年人,尤其快退休的老人,他們不需要擔心工作或經濟,同時也比較懷舊。


問:你覺得公投之後,世代差異會擴大嗎?


答:有可能。過去五十甚至一百年來,在成熟國家中都能觀察到顯著的世代差異。但是我只想強調一點,世代戰爭中,年輕人永遠是勝者;隨著老年人逐漸凋零,他們將繼承這個國家,戰場將轉變成他們和他們的小孩、孫子,這就是人類社會的現實。不幸的是,離開歐盟,剝奪了這群年輕人的未來,我想這是很難被原諒的一件事。


問:英國脫歐將促使其他國家起而效法嗎?


答:很有可能。


荷蘭自由黨反移民領袖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很可能會贏得下一次選舉,他很可能要求脫歐公投,也很可能贏得公投;法國除非瑪琳雷朋當選總理,不太可能真的舉行脫歐公投,雖然可能性很低卻也不能完全排除;但要是真的發生,實在是非常駭人的事。丹麥、瑞典也很可能要求公投。所以,英國脫歐確實有可能增加歐盟分裂的機率。


歐盟會因此改造嗎?
問題不在英國 是內部權力不平均


問:如果英國要維持經濟政治的影響力,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答:我認為英國的下一步就是「不要啟動離歐機制」。最明智的作法就是冷凍公投結果,也不用急著否定它,先觀望這場經濟災難怎麼展開,然後對英國選民說,「嘿,看看這比我們當初想像的還糟,失業率越來越高,經濟越來越慘,我們不能繼續下去,我們必須改變作法。」


公投並沒有法律效力,它只是諮詢性質,議會不一定要執行。可以說,我們打算要離開,但還沒有要離開。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已於公投後提出辭呈)已經說了,這將留給下一任首相決定。我想下一任首相會是保守派領袖,會經由全民選舉產生,約十月時籌組新政府。新政府最好可以要求舉辦第二次公投,看那場公投的結果如何。


問:英國脫歐有改變你對民主的看法嗎?


答:這倒還好。英國民主百年來很少舉行全民公投,上一次公投是一九七五年。其實在英國,公投有點被視為是獨裁者的工具。所以,它基本上證實我原先的看法:太複雜的政治議題,不應該交付公投。


問:你覺得英國脫歐可能是重新改造歐盟的契機嗎?


答:英國是歐盟的重要會員,這個結果可能讓它重新思考一些重要政策。但是,歐盟最棘手的問題和英國無關,而是來自於歐元區內部的權力不平均,德國權力遠大過其他會員。不過要是英國走了,其他國家也想走,歐盟可能就得採取一些必要措施。但我不認為歐盟會因為英國脫歐,而產生太大的變革。

 

MARTIN WOLF
馬丁沃夫(Martin Wolf)
出生:1946年
現職: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學歷:倫敦政經學院榮譽經濟學博士,諾丁漢大學榮譽文學博士,牛津大學納菲爾學院經濟碩士
成就:RTZ David Watt卓越財經評論獎(1994年),大英帝國司令爵士勳章(2000年),英國十大卓越財經記者獎(2003年),《Foreign Policy》雜誌2011年全球百位思想家

延伸閱讀

再次取得國會過半 蔡英文的連任之路仍面臨2大挑戰

2020-01-11

防「武漢肺炎」若引發勞工權益爭議怎麼辦? 3類民眾應對方法請看這

2020-01-23

吃薑母鴨進補卻長針眼?眼科醫師:容易長針眼有這5個原因

2020-01-31

「拜託,待在家裡!」 清明連假訂房爆滿 台大醫師憂疫情大爆發

202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