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杜特蒂是強人總統,還是獨裁屠夫?

杜特蒂是強人總統,還是獨裁屠夫?

乾隆來

國際瞭望

達志

1028期

2016-09-01 11:51

上任兩個月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大力掃毒,槍殺逾兩千名嫌犯,多數是社會底層人士。究竟杜特蒂的鐵腕,是否會把菲律賓從民主變成獨裁國家?全世界都在看!

六月三十日,菲律賓新上任的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在首都馬尼拉的總統府宣誓就職,一反過去煽動激情的風格,在就職大典中,引用美國前總統羅斯福以及林肯的名言,呼籲全民用「感同身受的關懷」推動菲律賓「真正的改變」。

隔天,杜特蒂就開啟了「真正的改變」。

他的頭號目標是「毒梟與販賣者」,七月一日他火速任命在納卯市(Davao)跟隨他多年的羅沙,出任全國警察總長,杜特蒂對警察說:「執行你們的掃毒任務,如果必須要槍殺一千名嫌犯,就放手做吧,總統會保護你們!」

杜特蒂公開授予羅沙以及警察,對嫌疑犯展開強勢逮捕,甚至現場執行槍決。暴力掃毒行動啟動七個禮拜後,警察總長羅沙在國會作證,打擊毒販行動中,已槍殺七百五十六名嫌犯,另外有一○六七人則死在地方自衛隊的槍下;到本文截稿前,已槍殺逾兩千人。杜特蒂就職才兩個月,平均每天就有三十六人死於掃毒的槍下。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在國會作證後兩天,羅沙向一千多名自首的吸毒者放話,號召他們「殺光毒梟,放火燒掉這些人的房屋。」

 

菲律賓

菲律賓全國警察總長羅沙(右二),展開史上最暴力的掃毒戰爭,甚至號召吸毒者「殺光毒梟、放火燒屋」。(圖片來源/Getty)

 

監獄罪犯爆滿 八百人獄所竟擠進四千人


七月底,法新社記者獲准進入馬尼拉市郊的奎松看守所(Quezon City Jail),這個監獄原本規畫的囚犯容量是八百人,現在卻擠了五倍多、將近四千人,暴增的囚犯連在體育場打地鋪,都無法伸展手腳。菲律賓的司法體系原本就效率低落,有些被告關押長達十五年,仍無法定罪,如今看守所及監獄又湧入大量的毒犯,不論是衛生、醫療,甚至供餐都成了問題。

菲律賓是亞洲老牌的民主國家,杜特蒂兩個月在街頭槍殺兩千名嫌犯,許多都是在社會底層的市井小民,成為反對黨攻擊杜特蒂最有利的素材,不論是美國CNN電視台、《時代》雜誌及世界各國的媒體,都大幅報導菲律賓警察公然行刑的新聞。但杜特蒂不僅不改強硬的口吻,還威脅反對黨的國會議員,或者國際人權組織,如果膽敢公然對抗掃毒警察,照樣格殺勿論。

甚至,杜特蒂把掃毒無限上綱,八月二十六日,以「毒販的資金會流入鄉長選舉,選出毒販控制的鄉長」為由,要求延後預計在十月舉行的全國鄉村基層選舉。


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審視,杜特蒂這兩個月的掃毒行動,規模與力度已經是世界各國絕無僅有的了。根據國際組織Harm Reduction International的調查,攜帶毒品會判處死刑的,除了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外,還有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與印尼,全都是亞洲國家。而杜特蒂的「殺無赦」作風,已超越亞洲其他國家使用強權打擊毒犯的「績效」(詳見下表)。

 

菲律賓總統

 

人權組織警告 毒品問題沒官方所說惡劣


國際人權組織對杜特蒂發出強烈警告,他們引用聯合國、世界銀行,以及國際刑警組織的統計,說菲律賓的治安、毒品、謀殺等問題,並沒有杜特蒂描述的那樣惡劣。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的調查顯示,菲律賓的毒品問題頂多只能算是中段生,在十五歲到六十四歲的人口,菲律賓的吸毒比率只有○.○五%,而美國高達五.四一%,是菲律賓的一百倍,澳洲則是三.三%;另外,吸食古柯鹼的比率,菲律賓只有○.○三%,而英國是二.四%、澳洲是二.一%,菲律賓的吸毒人口比率只有英國、澳洲與美國的七十分之一。

菲律賓比較嚴重的是便宜的安非他命,但每百人吸食率二.三五人,也只略高於美國的二.二人,還遠低於澳洲的二.九人。

杜特蒂的目標雖然是幕後操控的大毒梟,但是警察槍殺、逮捕的對象卻是大量的窮人,菲律賓的媒體報導,過去五年,菲律賓十五大城市平均每年有一二○二人死於謀殺案,杜特蒂兩個月內手下亡魂,已遠超過謀殺死亡的人數了。

杜特蒂顯然決定硬幹到底,他在競選期間曾向毒犯聲明「忘了那些人權的法律……,我必將置你們於死地,把屍體丟進馬尼拉灣,餵飽魚群。」

在街頭槍殺兩千名嫌犯、接受七十萬吸毒者自首、全國監獄人滿為患之後,菲律賓警察總長羅沙說,全國的犯罪率已經顯著下降,今年七月的重大刑事犯罪,相較於去年同期已經大減三一%。不過菲律賓媒體卻發現,七月發生的謀殺案件,比去年同期暴增了五六%,杜特蒂的掃毒打擊犯罪戰爭,成效還未顯現。

 

一般民眾力挺 總統支持度高達九一%


菲律賓

馬尼拉監獄囚滿為患,犯人在開放式的體育場席地而睡,仍是擁擠到手腳都無法伸展。(圖片來源/CFP)


不論外界如何批評,杜特蒂高舉為民除害的大旗,的確獲得一般民眾熱烈的支持,七月底的一份總統支持率民調顯示,杜特蒂竟然獲得九一%的超高支持度,讓他擁有強烈的信心繼續推動暴力掃毒,並在內政與外交上採取強硬的立場。

八月二十六日,菲律賓政府代表杜瑞札與菲律賓共產黨代表賈蘭杜尼,在挪威奧斯陸簽署了無限期停火協議,終止了長達五十年的軍事對立;菲南的伊斯蘭獨立組織,前任總統艾奎諾三世誓言推動和解、給予伊斯蘭莫洛獨立國更高的自治地位,在羅慕斯任內遭到阻礙,杜特蒂也採取積極的談判來徹底解決歷史問題。這對一個才剛上任兩個月的新政權來說,團結全國、終結對立的成效的確顯著。

杜特蒂是個反傳統、不斷以極端情緒的言詞鼓動民眾的政治領袖,在他身上,我們很容易找到歷史上大獨裁者的身影,但是他也成功滿足了菲律賓人民對於改革的期望,兩個月的時間或許還太短,杜特蒂依法有長達六年的任期,或許不必多久,他到底是「鐵血宰相」,或是獨裁屠夫的真面目,就會揭曉。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亞洲川普」杜特蒂 南海爭議最大變數

2016-05-19

用愛救回瀕死的城市

2014-02-13

巴西能否藉奧運經濟再起?

2013-11-28

巴西川普躺病房競選 民調照樣跑第一

2018-10-03

司法正義不能沒有他 法庭上的「傳譯天使」

2019-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