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義大利公投後 歐洲川普將撕裂歐盟?

義大利現任總理倫齊推動政治改革,卻意外為五星運動黨的執政鋪上了紅地毯,若修憲公投失敗,他將失去政治舞台。

乾隆來

國際瞭望

達志

1041期

2016-12-01 15:30

十二月四日義大利憲改公投登場,若五星運動黨的葛里洛勝利,將衝擊全球金融市場;而奧地利的第二輪總統大選,可能選出極右派的領導者。兩大選舉,使歐盟再度陷入危機。

川普勝選美國總統後,全球政壇的下一個焦點,就鎖定在義大利公民投票,以及同一天投票,可能選出類納粹總統的奧地利。奧地利選舉具有高度政治象徵,義大利則可能陷入另一場大到不能倒的金融危機,一場政治上與經濟上的雙重審判,將在十二月四日宣判。

義大利政客喜歡把簡單的事情搞得複雜無比,而且義大利政府經常像走馬燈般換人,從二次大戰結束至今,已換了六十五個政府,平均十三個月換一個政府。十二月四日的公民投票,內容很複雜,也可能再次導致現任總理倫齊(Matteo Renzi)下台,重新舉行大選改組新政府。

說到義大利政客「搞複雜」的功力,看看修憲公民投票的題目就知道了,選票上印的投票議題是:「你贊同國會所批准、發表在二○一六年四月十五日國會第八十八期公報,關於改變兩院平等制度、減少國會議員人數、縮小機構成本、抑制國家經濟與勞工會議、《憲法》第五條第二款修正案嗎?」

更厲害的是,義大利政客先把題目搞得複雜無比,然後要求所有公民在「Yes」(贊成)或「No」(反對)做出二擇一的選擇,再經過複雜的政治程序與黨派鬥爭,把公民投票操作成統獨之類的終極對決。

包括《紐約時報》等國際主流媒體都描述,這個公投「可能導致歐元的崩解」、「是歐盟解體的前兆」。美國經濟學家史迪格里茲則警告,歐元區正在朝向一個「大災難事件」邁進。歐洲著名的評論家法瑞更說,假如公投「No」陣營獲勝,義大利銀行將發生擠兌,歐元區會再度陷入危機。

公投結果與衝擊的推論很長,變數甚多,假如反對倫齊的「No」派勝利(目前看來機率甚高),之後倫齊依照先前的誓言辭職(看來也很可能),現有的國會議員也推派不出新總理(成分太複雜,目前難以斷言),那麼義大利就必須在兩個月之內舉行大選。

右派、反歐元的五星運動黨若在選舉中大勝(定義是獲得四○%以上的選票),依據倫齊自己搞出的「贏者全拿」國會席次分派新制度,五星運動黨將會因此拿到國會絕對多數的席次,然後五星運動黨再推動「脫離歐元公投」,徹底毀滅歐元體系。


恐慌的深層,其實還不僅來自義大利,還有旁邊那個嚴謹的內陸國家,奧地利。

 

義大利修憲公投

▲點擊圖片放大
 

奧地利〉大選生死鬥 歐洲恐出現類納粹總統


奧地利與義大利同一天,在十二月四日投票選舉總統,為了這個選舉,奧地利已沸騰了一整年,所有不可能的事情都發生了。奧地利總統在《憲法》上具有提名總理、部長、大法官、三軍總司令等無上的權力;但多年實務運作的結果,總統被拱成虛位領袖,從二次大戰後至今的七十一年期間,每六年一次的總統大選,鮮少有意外。

但是,今年四月的總統選舉卻爆發史上首見的生死格鬥,聯合執政的兩個政黨推出的候選人,得票數竟淪為第四、第五名,領先的是極右派的奧地利自由黨議員霍費爾(Norbert Hofer),這個政黨的創始人是前納粹成員,至今整個黨的政策核心堅持極右派的民粹主義,四十五歲的霍費爾選舉的主軸是「奧地利優先」,時時刻刻以英國前首相柴契爾為師,並高聲批評大量的難民,消耗奧地利的社會福利。

去年四月,奧地利第一次投票,霍費爾與綠黨的貝倫取得前兩名最高票,五月進入第二輪投票,貝倫以些微票數獲勝,卻旋即發生選舉爭議,雖然沒有作票的證據,但是選舉瑕疵一路告到最高法院,迫使最高法院判定選舉結果無效。

十二月四日的最終對決,霍費爾與貝倫依然呈現五五波的態勢,雙方在五月的投票,差距僅有○.六%,半年後的民調差距,仍然沒有拉開,奧地利全國對立情緒高漲,沸騰指數爆表。

霍費爾非常可能成為歐盟第一位極右派、反移民的總統,他是極強與極弱的奇特合體,霍費爾反對接納難民、強力支持人民的擁槍權,認為在大量難民入侵下,「擁槍自保」是自然的需要;他是意識形態強烈的疑歐派,說如果土耳其被允許加入歐盟,他就要立刻啟動脫歐公投;他旗幟鮮明地反對回教徒,說「奧地利沒有伊斯蘭的空間。」

奧地利總統選舉的得票形態,與美國川普有高度的一致性,讓所有政治觀察家與媒體記者倒抽一口冷氣,如果霍費爾勝出成為歐洲第一位極右派的總統,將是歐盟統合的再一次重大挫敗。

今年四十一歲的義大利總理倫齊,是銳意革新的改革者。他在短短兩年內,改變了全國選舉制度、推動勞動制度自由化、簡化民事訴訟程序、在天主教徒為主的義大利建立了同性民權聯盟、同時推動經濟振興方案、大量刪除多如牛毛的各種徵稅,最終在這次公投,要徹底解決參議院與眾議院長年以來相互掣肘的病灶,提升政策的效率與品質。

倫齊的改革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如果成功,將徹底解決小黨林立、被迫採用分贓式的聯合政府決策模式、終結政府不斷更替的陳年痼疾。最重要的就是,今年七月正式實施的《國會法》規定,在國會大選兩輪投票中,獲得四○%選票、也就是得票最高的政黨,將可立即獲得三四○席、高達五四%的下議院席次,剩下的二七八席,再依照得票比率分配席次。

 

奧地利政治

▲極右派的霍費爾主張奧地利優先、師法柴契爾以及高聲反移民、反伊斯蘭的競選手法,與美國的川普相似度百分之百。(圖片翻攝自網路)

 

義大利〉五星運動崛起 現任總理淪卡麥隆翻版


如此一來,獲得四成以上選票的政黨,就可以組成穩定的內閣,貫徹政見。這個選舉法的改革,堪稱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重要的政治制度革新。

然而,倫齊的改革卻意外為五星運動黨的執政鋪上了紅地毯,原本沒沒無聞的五星運動黨突然崛起,不只奪走羅馬、杜林市長寶座,全國的民調更暴增到與倫齊領導的民主黨平起平坐的地位。

倫齊發起十二月四日的公民投票,更成為他自己的全民不信任投票,給五星運動黨搭了一個大舞台,如果「No」勝出,倫齊因此下台,並且觸發國會全面改選,五星運動黨全力衝刺四○%的選票,可能因此瞬間變成義大利有史以來、國會席次最多、權力最集中的執政黨!

倫齊推動政治改革,最終可能因為啟動《憲法》公投而失去政治舞台,令人想起六月二十三日之前的英國首相卡麥隆,兩人相似度極高,歷史的巧合,令人唏噓。
葛里洛(Beppe Grillo)領導的五星運動黨,被標籤為極右、反移民、反歐洲統合的民粹政黨,但是他的崛起絕非單純民粹操弄,葛里洛持續十餘年,不斷創新高的聲勢,絕非偶然。

葛里洛二十餘年前曾經是火紅的電視政治名嘴,專門以辛辣的口吻揶揄取笑台上的政客。過去十餘年,葛里洛每天經營義大利文、英文與日文三種語言的部落格,多次被選為「全球十大最具影響力的政治部落格」。

葛里洛的訴求,對於每天黏在網路上的青年,有著無可抗拒的魅力,他反對義大利傳統的黨派利益分贓、反對密室協商、不斷踢爆老派政治人物的勾結,而且所有的主張與行動都從網路出發,他要建立一個直接民主的新社會。


葛里洛

▲點擊圖片放大

 

葛里洛

▲葛里洛(前排)將網路自主媒體操作到淋漓盡致,他從網路部落客出發,迅速晉身主流政黨,甚至可望攻下義大利總理寶座。(圖片來源/Getty)

 

全球〉極右派當道 脫歐、反移民陣營掀動蕩


這種極端、堅壁清野的訴求,把所有政黨都當成敵人的險棋,卻讓五星運動黨日益強大,○九年十月才成立,一三年就在全國國會大選拿到二五.五%的選票,今年奪得羅馬、杜林兩大城的市長寶座。

十二月四日,奧地利的總統大選與義大利的公民投票結果,將會深刻影響全世界的未來。歐洲民主國家從未選出一位極右派的總統或總理,而且霍費爾多年來意識形態堅定,不會出現川普那樣的髮夾彎,如果當選總統,將是疑歐、反移民陣營的大勝,必然刺激歐洲各國的政黨更右、更民粹。

相對於奧地利,義大利公民投票直接的衝擊則在經濟與金融市場,歐洲金融市場擔憂,五星運動黨的勝利,將引爆銀行擠兌、甚至歐元體系再次面臨崩解危機。
金融市場喜歡大驚小怪、借題發揮,其實倫齊的失敗,也可能會收到塞翁失馬的效果,到底是真實的危機或是議題炒作,答案很快就會揭曉了。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中國手機品牌陷危機 三星趁勢強攻?

2020-02-19

光碟機案交鋒 美上訴法院裁定惠普可取得廣明所有資產

2020-06-06

從雲端跌落 一代拳王給投資人的一堂課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