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川普未來五道試題 怎麼走下去?

川普未來五道試題  怎麼走下去?

乾隆來

國際瞭望

達志

1058期

2017-03-30 11:05

共和黨全面執政、民意也支持廢除歐巴馬健保,看起來穩當的一役,竟然意外潰敗。後續還有減稅、貿易戰,這次挫敗可能讓川普後續政見支票,更被打上大問號。

醜媳婦終究還是要面對公婆的。

三月二十四日下午三點三十一分,已經與川普總統戰到你死我活的《華盛頓郵報》記者考斯塔(Robert Costa)手機響起,對方親切地稱他的小名:「嗨,羅伯,我是川普,我們剛才把美國《健保法案》撤銷了。」

川普連珠炮地將失敗原因,歸咎於「民主黨人的抵制,」因此他決定撤案,而且要「等著歐巴馬健保法爆炸。」川普同樣打電話給《紐約時報》也叫羅伯(Robert Pear)的記者,講了同樣的訊息。就在幾個星期前,川普才大罵兩報是「假新聞」製造機器,但是,在挫敗的第一時間、在全國記者會前,卻先打電話給兩報記者認輸。

 

歷經兩個月衝刺 敗在內部分裂 最終一字未改


這是川普上任後第六十四天,他的「百日新政」第一張考卷就不及格,而且還不是五十九分那種,是零分。

下一張考卷是降稅,預計的交卷日期在八月。金融市場對於降稅期待甚高,更是股價大漲的關鍵動能,川普信誓旦旦要調降中產階級稅率、調降企業所得稅至一五%,並且鼓勵企業海外獲利匯回美國。共和黨人對降稅意見一致,沒有《健保法》的歧異,至少目前是如此。就在川普大挫敗的當天,主導降稅方案的財政部部長穆欽(Steven Mnuchin)在一場訪談中強調:「降稅方案一定會在今年通過,預計在今年八月,就算有所延遲,也必然會在秋天落實。」

川普在去年十月二十二日接近投票日前,模仿林肯,以及領導美國走出大蕭條的羅斯福,在賓州蓋茨堡發表他的「百日新政」計畫,詳列了政治、經濟以及安全法治三個領域的改革大政,並強調這份計畫「是我與美國人民的契約」。

一月二十一日,川普上任的第一道行政命令,就是廢除「歐巴馬健保法」。誓言在最短期間另起新版美國《健保法草案》,動員共和黨參眾兩院的議員全力衝刺。

川普擺出必勝的陣仗,歷經前後兩個月聲勢浩大的改革,卻因共和黨內部分裂而自行撤案,歐巴馬健保法一字未改。

簽署廢除「歐巴馬健保」行政命令的當時,一切看起來都有十足的勝算,共和黨這次是全面執政,川普不須說服任何一個民主黨議員,光靠共和黨員就可以通過法案。

民意也支持廢除歐巴馬健保,因為該法實施後,保費高達薪水的九.五%,對許多年輕的受薪階級形成另一層的剝削。根據美國勞動部統計,美國勞工家戶的平均年收入目前約為新台幣一六○萬元(五萬三千美元),原本已有三成要拿來要繳所得稅、退休金以及法定的保險,在歐巴馬健保實施之後,每月又得多繳新台幣一萬多元的全民健保費。以台灣為例,以月薪四萬元的個人勞工為例,健保費每月自繳五六四元,公司雇主負擔一八一七元,政府負擔三○三元,合計二六八四元的健保費用,約占投保薪資的六.七%。

昂貴的歐巴馬全民健保實施後,讓基層勞工怨聲連連,中小企業的雇主更是哀鴻遍野。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許多觀察家認為,歐巴馬健保成為希拉蕊競選包袱之一。

原本十拿九穩的考卷,怎麼會考了零分?三月二十四日之後,各種分析出籠,主因當然是共和黨眾議院的次級團體「自由黨團」(Freedom Caucus)的叛逃,這個在四三五席眾議院內掌握三十一席的極右派團體,反對新版《健保法》,在川普以及眾議院議長萊恩多方勸說下仍不願投贊成票,造成僅有兩百票支持,無法過半。另外,根據國會預算辦公室的報告,估算新《健保法》實施後,明年會有一四○○萬美國人失去基本健保、累積十年將有二四○○萬人被健保系統「拋棄」。龐大的數字,嚇壞了議員。

還有許多媒體評論集中在川普「說大話」的毛病,《健保法》案潰敗後,後續還有減稅、貿易戰、基礎建設投資等改革,讓懷疑的情緒大幅升高。民主黨的參議院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直接發了一紙聲明,說「川普健保法的失敗,導因於川普政權的兩個基本特質:無能,與背棄諾言。」

 

川普政策

▲點擊圖片放大
 

下個考驗是「稅改」 可望獲對手黨支持 八月分曉


川普內閣原本「三大革新法案」的時間表是,一百天內先把新《健保法》推過;之後擬定全方位的減稅方案;下半年完成稅法改革後,明年再推一兆美元的基礎建設投資方案。在健保法案夭折後,財政部部長穆欽被迫站到第一線,將稅改的時程大幅往前提。

減稅方案有可能爭取到民主黨議員的支持,但據穆欽說法,最快八月才能通過國會立法,未來半年還有許多的細部規畫須落實,眾議院議長萊恩也承認「《健保法》的失敗,的確增加減稅法案的困難度。」

川普在競選期間宣示的減稅目標非常戲劇化,巨幅減少的稅收,必須仰賴經濟成長才能支應,不同部門的政府預算評估,認為減稅將造成聯邦赤字暴增,幅度在二.六兆至七兆美元間,許多共和黨議員則堅持,減稅方案必須要以「稅賦中立」(不增加政府預算赤字)為目標,另外,減稅必須政治正確,要降低中產階級的負擔、不能讓超級富豪成為受益者,更不能擴大貧富差距。

另一個重大的挑戰,是「邊境稅」是否要併入減稅方案討論,邊境稅主要是要吸引美國企業回國投資,將生產線從中國與墨西哥等地搬回美國,川普的顧問們估算,邊境稅開徵可以多收到一兆美元的稅金,可彌補所得稅減免的損失;但是這個高度爭議性的法案如果併入減稅方案討論,勢必讓情勢變得更為複雜。

在川普競選團隊扮演要角的眾議院前議長金瑞契就認為,白宮應該先推可促進投資的一兆美元基礎建設方案,再來處理複雜的稅法改革,這樣可促成共和與民主兩黨的合作,在稅法改革上才不至於觸發你死我活的毀滅戰。不過,金瑞契的建議未被採納。

的確,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堪稱是有史以來最慘烈的戰爭,川普雖贏得大選,共和與民主兩黨的分裂卻也來到史上空前的對立。

一個言詞劇烈的總統,導致極端分裂的兩黨對立,川普能團結美國,彌補裂痕嗎?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川普政策

▲民眾在美墨邊境「假長城」前,抗議川普移民政策。(圖片來源/Getty)

延伸閱讀

上任71天全紀錄 狂總統如何改變世界?

2017-04-06

川普要你 重新懂美國

2016-11-16

柏南克決策逆轉 凸顯美國財政迫切危機

2013-09-26

美國大選後 「財政懸崖」效應大解析

2012-11-01

川普送錢稅改 是禮物還是災難?

2017-10-12